<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自在
    贾元春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位列后.宫四妃之一。

    这等泼天喜事,让荣国府高兴的大摆了三天大席,以待亲客。

    只是让许多宾客诧异的是,这等喜事,却只见荣国府众人,居然没有看到那位霸名赫赫的贾家莽三郎!

    这让许多想借机结交攀附一番的人都颇有些失望。

    同时失望的,还有大明宫的隆正。

    “邬先生,那贾环是个莽小子,你说,他该不会没想到吧?”

    隆正帝失望而又担忧的问道。

    邬先生依旧坐在轮椅上,微笑道:“他若没想到,就不会是这个表现了。”

    隆正帝一想也对,面色就更不好了:“他想赖账?”

    邬先生被隆正帝的想法给逗乐了,哈哈大笑起来。

    隆正帝面色一青,道:“你还笑,朕最近愁的都快睡不着觉了,眼看内库里的银子流水一样撒出去,却一点进项都没有。时间长了,可怎么得了?”

    邬先生摇头劝慰道:“陛下莫急,臣向陛下保证,一定不会断了银子的。只是……”

    “只是什么?”

    隆正帝忙问。

    邬先生笑道:“只是陛下近来,需多往德妃那里走走,可以适当的叹口气,诉点苦。”

    隆正帝闻言,眉头微微一皱,道:“德妃与贾环不同,和一般宫人一样,却也无趣的很……”

    见邬先生面色有些难看,隆正帝干咳了声,止住了这般肤浅幼稚不合身份的话,道:“朕不过发个牢骚,白话几句,先生哪里就值得生气?朕明白先生的意思,后.宫宠爱,从来与前朝分不开关系。

    只是,朕就算再在德妃面前诉苦,贾环也听不到啊。再说,他就算听到,会不会也不愿与朕一心?”

    邬先生笑道:“这点陛下完全不用担心,上回他已经誓言效忠陛下,更何况,他同父姊妹如今更成了陛下的贵妃,贾环一定是陛下这边的人了。

    他也不是贪财如命小家子气的人,那韩家子不过是荣国故旧,还不算亲近,他都舍得花费大笔银子助他们习武。

    可见,贾环并不是爱银子的人。

    既然他一定明白他是陛下这边的人,就不会吝惜银财的。”

    隆正帝还是不解:“那他是不知道朕缺银子使?”

    邬先生嘴角抽了抽,却点头道:“想来正是如此,所以,臣恳请陛下,多幸凤藻宫。”

    隆正帝有些抓狂道:“德妃身在深宫大内,给她说有甚用?”

    邬先生笑道:“当然有用,陛下可以准许德妃省亲啊!”

    “省亲?”

    ……

    “省亲?”

    贾环挑起眉尖,看着满堂大喜的人,问道。

    贾母乐的合不拢嘴,高兴道:“可不是嘛!真真是旷古未有的隆恩啊!”

    下头贾琏也在,虽只训练了几日,可贾琏如今的气色却比先前强了许多,人也精神了许多,不那么娘了……

    他正色笑道:“三弟不知,当今陛下贴体万人之心,世上至大莫如孝字,想来父母儿女之性皆是一理,不是贵贱上分别的。

    陛下自为日夜侍奉太上皇、皇太后尚不能略尽孝意,因见宫里嫔妃才人等皆是入宫多年,抛离父母音容,岂有不思想之理?

    在儿女思想父母是分所应当,想父母在家若只管思念女儿竟不能见,倘因此成疾致病甚至死亡,皆由朕躬禁锢,不能使其遂天伦之愿,亦大伤天和之事。

    故启奏太上皇、皇太后,每月逢二六日期,准其椒房眷属入宫请候看视。

    太上皇、皇太后大喜,深赞当今至孝纯仁体天格物。

    因此二位老圣人又下旨意说,椒房眷属入宫,未免囿于国体仪制,使得母女不能惬怀。

    竟大开方便之恩,特降谕诸椒房贵戚,除二六日入宫之恩外,凡有重宇别院之家,可以驻跸关防之外,不妨启请内廷鸾舆入其私第,庶可略尽骨肉私情天伦中之至性。

    此旨一下,谁不踊跃感戴?

    现今周贵人的父亲已在家里动了工了修盖省亲别院呢!

    又有吴贵妃的父亲吴天家也往城外踏看地方去了,这岂不有八.九分了?”

    贾环笑道:“那咱们府上也要造一座省亲别院?”

    贾琏点头道:“正是此理。”

    贾环笑道:“却是好事。”便住了口。

    众人闻言一怔,这就完了?

    贾母有些诧异的看着贾环,直言不讳道:“环哥儿,这件事你要负责起来,你链二哥以前也没经过这种事,你爹虽是工部的官儿,可究竟怎样你心里也明白……

    你当初起家就是靠那些泥啊砖啊的,这次正好都用上。”

    贾环笑道:“老祖宗,这些小事还用您放在心上,你只管和姊妹们高乐受用就是,其他的事下去我和二哥谈……

    罢了,不说清点您老还不放心我。

    咱们本来就准备起园子了,各行匠役,一应金银铜锡,砖瓦木材都差不离儿备齐全了,方便的紧。

    园子的图纸也由一名唤山野子的园林大匠在考察绘制,快成型了。

    其余的一应花烛彩灯并各色帘栊帐缦,孙儿自江南时并已经差遣人买好了。

    还有其他园内的该有的各色物什,天南地北的,都已经开始使人去买了。

    老祖宗,这下您可放心啦?”

    贾环笑吟吟的问道。

    贾母闻言大喜,白了贾环一眼,但脸上却尽是满意的笑容,嗔道:“我不过白问几句,你就笃笃笃的说了这么一大通,跟你二嫂一样,牙尖嘴利的。”

    众人大笑,薛姨妈道:“环哥儿,我怎么听着,你竟是提前将所有都准备好了,你这是未卜先知,还是未雨绸缪啊?你链二哥竟连点活计都没了,帮不上忙哩。”

    众人又笑,贾环道:“哪里算什么未卜先知,原就打算给老太太和姊妹们起园子的,这不正巧赶上嘛,链二哥自也有他的活计。

    老太太和家里的姊妹们都喜欢看戏,我寻思着老从外面叫班子总不是那么方便和顺心。

    所以,咱家干脆就自己起一台班子,到时候老太太喜欢听什么戏,就让她们排演什么戏。

    等大姐姐回来了,也能清爽的瞧上一场。

    这下姑苏聘请教习,采买女孩,置办乐器行头等事,我想就劳烦链二哥负责吧。”

    说罢,许是因为涉及了人口买卖,多少有点不自在,便没有心思再继续这个话题。

    也没看喜出望外的贾琏等人,贾环转头看向贾母,道:“对了老祖宗,上回入宫回来孙儿也没来得及问,大姐姐在里头可还好?”

    贾母闻言,面色微微一滞,随即又笑道:“好,怎么不好?那可是宫里呢!再说,又有你上下打点着,杏儿郡主也去看过她,这些贵妃都跟我们说了,她还夸你有能为,能干呢。”

    贾环看起来很高兴,点头笑道:“那就好,我就担心大姐在宫里过的不痛快。

    孙儿以为,不管嫁给谁,最重要的还是要快乐。

    过日子嘛,不是给别人过的。

    若是过的不开心,就是做了皇后也不值当。”

    这番话真真是让堂上众人动容不已!

    如今,满府上下都在为贾家出了一个贵妃而感到骄傲自豪时,居然还有人能想到贾元春过的好不好。

    别说贾母和薛姨妈面面相觑,连王夫人都眯了眯眼睛。

    这个问题,她都没有想过……

    贾母拉着贾环的手,眼睛有些湿润,道:“你大姐姐说了,待她有机会回家来,一定要好好感谢你这个好弟弟。

    这些年若不是你泼水一样的往宫里撒银子,大到大铛尚宫,小到黄门宫女,她怕是熬不过那段苦日子……

    她还夸你有能为,有担当,能担起贾家的天呢。”

    贾环呵呵笑道:“大姐过誉了,都是孙儿该做的事。不过……”

    贾环话音一转,又看向下头的贾琏,正色道:“二哥,有句丑话说到前头。

    大姐姐当了贵妃,咱们贾家,也就算是皇亲国戚了。

    这确实是一件大喜事,我见从上到下一个个都眉飞凤舞,神采飞扬的。

    喜庆!

    不过我也发现了个问题,怎么丫鬟婆子还有小厮们,走路都快用鼻孔看天了。

    在府里尚且如此,在外面是不是更过分?

    会不会有人打着皇亲国戚的牌子肆意招摇,或者是去坑蒙拐骗,插手司法?

    这种事,不得不防备。

    我那边已经给李万机下了死令,谁敢在外面举止轻浮无状,或者做了歹事,给我贾家脸上抹了黑,就绝不是打几板子能了账的了。

    你这边也注意一点,不要让人笑话咱家爆发户一样,更不要给大姐姐脸上抹黑。

    若是这种模样传了出去,传进宫里,让宫人们怎么看大姐姐?”

    贾琏还能说什么,看了眼王熙凤后,嘴角抽了抽,点头应下了。

    然后觉得没他什么事了,就退下了。

    待贾琏离去,贾政也没兴趣待下去了。

    走之前,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眼神应该是很满意的表现,而后也离开了。

    他们走后,场面上的气氛又渐渐活络开了。

    薛姨妈对贾母感慨道:“真真不是我眼皮子浅,没有见识,着实是再没有见过环哥儿这样好的哥儿了。

    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竟然都想的那么周全,打理的妥妥当当。

    老太太,你说说,娘娘当年进宫的时候,怕是都没怎么见过环哥儿吧?

    那会儿环哥儿才多大一点?

    就这样,他都能想到我们都没想到的事,好孩子,好孩子啊!”

    贾母谦虚道:“不过都是他应该做的,姨妈却别再夸他了,贵妃是他的亲姐姐,一个老子,他不关心谁去关心啊?

    好容易安稳了两天,姨妈一夸,他别再出去惹事,到时候,又不知哪家的王孙公子要倒霉呢!”

    “哈哈哈!”

    满堂大笑。

    贾环也有些无奈的苦笑。

    薛姨妈却还是拿一双眼睛盯着贾环看,眼神炙热,看的贾环颇不自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