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七十章 悠闲
    贾环陪着白荷去了趟城南庄子,受到了她那波师兄弟师姐妹们的强烈欢迎。

    他们一波从小长到大的师姐妹们,甚至敢当着贾环的面问白荷有没有受欺负。

    这是在冒着生命危险……

    看着白荷微微湿润的眼睛,贾环笑着安抚,说这里的地盘已经有些小了,虽然已经往外移走了几个作坊,可地方还是不够用。

    所以,她这波会精巧手艺活儿的师姐妹们,等到过完年后,就可以搬到城里去,就住在宁国府后面的一溜平房民宅里。

    新修的园里需要大量的精雕装饰手艺活儿,若是出去另外购买,那就是白花冤枉银子,索性就用她的这班师姐妹们发动巧手去做。

    而且,他这里修完园子,也会有其他人家要修。

    比如说奋武侯府,他家才搬回京城没多久,但以后都要住在这里了,肯定要花力气修整一个好环境。

    总之,她们一定会有好日子过的。

    白荷很满意,所以很幸福。

    等到第二天清晨,贾环又陪着她,再加上李万机、胡老八等数个匠户出身的仆役,一起去了北城郊外的坟地上,给白荷父亲母亲一起烧了些纸钱。

    当贾环陪同她一起给坟里的人毕恭毕敬的跪下磕头时,一直强忍哀痛的白荷,终于还是没有忍住,扑到贾环怀里痛哭出声。

    她父亲当年其实也不是什么太大的毛病,就是积年累月的过度疲劳,以及早年为了自保庇护徒弟,与人争斗甚至厮杀时失血太多。

    年轻时尚能依靠身体扛着,年纪大了就不好了,得要大补之药滋补,例如人参和冬虫夏草等,而只要慢慢调养,合理修养,也能养好。

    只是,白父说起来是大匠,手艺精湛,连皇宫的建造都参与过。

    可北城贱役的身份,却让他只能勉强混个温饱而已。

    哪有银子去买贵重的参药?

    所以,一干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一天天的熬死……

    这种剜心的伤痛,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绝对无法体会。

    因此,连李万机这样的昂臧大汉,和胡老八这样平日里不着调天不怕地不怕的莽汉,还有负责烧玻璃的那位,平日里沉默寡言,但性格非常坚韧的老十三,此刻一个个都趴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嚎啕大哭,像一群受了委屈做了错事却来不及悔过的孩子。

    可以看出,这件事应该一直都压在他们心底,从来没有忘记过……

    哭声之悲,连贾环和守在外围的韩家兄弟都被感染了,红了眼圈……

    不过,当贾环为了哄好白荷,安慰她可以在家里给二老立个灵位时,白荷刚摇头还没来得及说话,李万机就惊慌失措的止住了哭声,连滚带爬的跑到贾环跟前跪下磕头,不管贾环怎么说,就是不赞同。

    因为别说是妾,就是正室夫人,嫁入夫家后就是夫家的人,没有在夫家给娘家父母立灵位的道理。

    若是白荷不知分寸的应下了,日后怕是再难在后宅里立足。

    西边儿的老太太也绝对容不下这样不知轻重不知礼的人。

    贾环虽然不在乎,可见一群人跑来劝他三思,众人的注意力反而转移到这上面了,不由心中好笑……

    不过,不哭了就好。

    祭拜完毕后,众人准备返身回城。

    贾环看了看墓地周遭混乱破败的环境,犹豫了下,又问,是不是可以考虑给二老换个舒适幽美点的居住环境……

    得,一干人又自责愧疚的哭了起来……

    下午回城后,为了让心情低落的白荷重新高兴起来,贾环抱着她,轻轻的哼唱了许多许多小曲儿。

    直到夜里,贾环将她哄睡着时,她紧皱的眉心再次舒展开,嘴角又弯起了温馨的微笑……

    ……

    “三爷,您醒来啦?”

    白荷靠在床头,温婉一笑,舒展了下满头柔顺的长发,就要从床榻上下去,看到贾环睁开眼睛后,柔声笑道。

    贾环哪里肯舍得放她走,揽住她的细腰,将她重新抱回怀里,额头轻轻摩挲着她的脸,细细嗅着她的发香,道:“今儿心情好些了?”

    白荷有些羞涩,点点头,抿嘴笑道:“昨天听了三爷哼唱了那么多小曲儿,梦里都在听,心情好得不得了呢。”

    贾环看着她柔声道:“心情好了就好,我最喜欢看的,就是你的笑脸,我觉得我看一辈子都不够。

    所以我想趁现在你高兴的时候,和你做个约定。

    荷儿,下辈子,下下辈子,还给我做老婆,好不好?”

    白荷俏脸一片羞红,但并未低头,一双足以媚惑众生的眼睛里,目光是那样的平和,但又充满了暖暖的情意。

    她回视着贾环,轻轻的点点头,道:“荷儿此生一定多行善事,多积阴德,不为日后黄泉下少受些苦难,只求来生,还有福分再服侍三爷。”

    从贾环四年前来到这个世上后,多是他用情话打动姑娘的心,但此刻,贾环却被白荷的这句话给深深的打动了。

    “好,三爷准了!”

    无以为报,热吻献上!

    ……

    有些扫兴,甜蜜的气氛被小吉祥给打断了。

    她不甘当看客,也要……

    其实小吉祥也不小了,和贾环同岁。

    只是,许是被贾环和赵姨娘一起给宠着的缘故,虽然身子长开了许多,可心还是小孩子一样。

    贾环也乐意当小孩子一样养起来,而在城南庄子时,赵姨娘待小吉祥,可能比待探春还亲,是真当女儿在养。

    并且为了她以后的幸福,还亲自将她摸索多年的《姨娘心经》传授给了小吉祥……

    不过贾环虽然也很喜欢这个小萌妹,可还是太小了。

    胡里麻堂也亲了亲噘着小嘴索吻的小吉祥,贾环便逃了出来。

    占一个六年级小女生的便宜,贾环觉得自己有点太渣渣了,初一还差不多……

    ……

    出了门后,陡然闲暇下来的生活,让贾环有些不大适应。

    今日唯一的行程,就是去好汉庄,摆一桌子酒宴,然后接受李武的敬酒。

    当然,酒宴银子得李武掏……

    除此之外,贾环这个守孝中的“孝子”,就没甚大事了。

    其他同龄人,这个时候多已经在家里老子的威压下读书,或者开始习武了。

    但贾环不同,首先,他如今是宁国府里的“南玻万”,是作爷的,还是唯一一个爷,所有人都看他的脸色生活,没有敢逼他。说不定有些人还巴不得他整天高乐,那样她们的日子也好过些……

    其次,他的武功又到瓶颈了。

    自扬州归来的路上,得益于与武宗魔皇一战,而后又经另一武宗乌远调.教后,贾环与韩家三兄弟纷纷突破到了五品武人的境界。

    道理上来讲,突破五品武人后,应该就又到了一个长期积累的阶段,短时期内再想突破是不可能的了。

    但让贾环和乌远都想不通的是,情况竟然相反……

    贾环前日被九品大高手蒙石一掌击成重伤后,因体内蹿入一股极为阴毒的内劲,将他体内的经脉戳了个七七八八,几乎成为废人。

    虽然在天下第一练体武学《白莲金身经》奇妙无方的效用下,经脉又得以重塑,但也该修养很久很久才能康复才是。

    然而,另两人奇怪的是,贾环如此之重的伤势,几乎在一夜之间就恢复了七七八八。

    但之后,乌远在贾环胳膊上随意割开的一道小伤口,却并没有想象中飞快愈合的痕迹。

    说明,贾环并不是神话中的不死之身。

    但他的内伤,却又真实的好的差不多了。

    不仅如此,经过毁灭、重塑、再毁灭、再重塑后,经乌远检查,贾环体内的经脉宽度和坚韧性,几乎都达到了六品武人的标准。

    而通过对体内那股阴毒之劲的肆虐,以及与乌远度入的那股至阳至烈内劲的对抗,纠缠乃至最后的湮灭的贴切观察和感悟,贾环对劲的理解,似乎也一日千里,堪堪达到了六品的门槛,只剩下最后一层薄膜,只需一捅而破,他就能成为真正的六品武人了。

    但,这一层膜却又不是那么好捅的,绝不是磕几根人参吃一些鹿茸就能做到的事。

    乌远告诉贾环,这种武功的暴增,未必就是一件好事。

    不能对劲的理解深悟感触,日后再每上一步,付出的代价将会更大。

    所以他建议贾环,最好不要着急着去捅破最后那一层膜,而是去细细的感悟,感悟五品武人该有的劲道,究竟是怎样的。

    达者为师,贾环自然不会盲目自大,很谦虚的听取了乌远的建议。

    先放一放,用心体悟一番,再去练。

    ……

    无所事事下,贾环装模作样的拄着一根黑滕拐棍,慢悠悠的往荣国府走去。

    既然没事做,那就去看妹纸吧,顺便再想想,薛姨妈到底是几个意思……

    走在青石板铺就的石板路上,路面光洁的连缝隙中都没有一点雪迹。

    重生在这个封建时代,当真是活的奢侈啊。

    每天早晨天不亮,就会有数个健妇,悄悄的将庭院和道路清扫干净。

    若是以前,怕她们还会偷奸耍滑,随意清扫一遍就是了。

    可自贾环当家做主之后,辣手整治府内内务后,宁国府很少再能看到做事不用心的人了。

    有些自得的束了束脖颈处大氅的绒线,因为是在孝期,所以贾环只能穿一件银白色的大氅。

    当然,已经很风.骚了。

    贾环顺着小道,拄着黑滕拐,沿着青石板路走向了荣国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