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六十九章 规划
    “哟,老祖宗,姨妈,姊妹们都在呐……吃午饭了吗?”

    贾环一张脸笑的格外灿烂,咧嘴露出一口耀眼的白牙,看向众人谄笑道。

    大家面色古怪……

    倒是贾兰在看到他三叔看向他时,小脸挤出了一抹讨好的微笑,可惜没被接受……

    贾母先是上下打量了番贾环,发现出了脸色苍白外,并无其他异状,心里悄然松下了另半口气,然后皱着眉头,沉着脸,看向贾环,道:“环哥儿,听说,你今儿又淘气打人了?”

    贾环连连摇头,真诚道:“老祖宗,谣言,绝对是谣言!

    孙儿今儿绝对没有动手,一根指头都没动。”

    对于贾环的话,贾母还是相信的。

    她知道这个孙子跳脱归跳脱,可却从不说谎。

    贾母面色再缓和三分,瞥了眼下头垂着脑袋的贾兰,微微皱了皱眉,又看向贾环,道:“那我怎么听说,你被人逼的跳楼,还被张伯行张大人给赶到了朱雀门外挨了廷仗?这也是没有的事?”

    贾环嘿嘿干笑了两声,不好意思道:“这倒是有……”

    “呀!”

    众姊妹们齐齐发出一声惊呼,目色关怀的看着贾环。

    廷仗啊!

    贾母面色又是一沉,有些难看道:“既然你今天没打人,那你跳什么楼,张大人那般的好官,你若没岔子,他为何要打你?”

    贾环苦笑着解释道:“真是误会啊,老祖宗,孙儿今天都快冤死了。

    是这样,今儿孙儿和几个兄弟吃酒,算是他们给孙儿接风洗尘。

    吃的正精彩,外面忽然一阵鬼叫。

    牛奔……就是镇国公府世子,他可能喝的有点多,听外面吼叫不停的声音觉得烦的很,就把嘴里啃了一半儿的鸡腿给砸出去了,看都没看……

    谁曾想,运气就那么不好,那鸡腿也是,哪儿不好去啊,偏偏就落到了那鸟……那新科状元的脸上。

    得,就惹了麻烦了。

    被人冲到楼上来,虽说都是一群手无寸铁的百姓,我们要还手的话,再来几百也不怕。

    可我们哪里又能和百姓动手,也不愿光挨揍不还手,只好从楼上跳下去。

    也是倒霉,早知道会落到张老头儿……张大人的手里,我们还不如被那群百姓揍一顿呢。

    张大人也不听我解释,那个新科状元也不知脑袋里哪根筋搭错了,非说是我丢的鸡腿。

    我给他说,我今儿茹素,不吃鸡腿,他死活不信,非赖我!

    得,就这样,解释不清楚,一群人就被张阁老赶到朱雀门外打了屁股。

    唉!

    老祖宗,您说孙儿多冤哪!”

    还说个屁啊,满堂人都笑的东倒西歪。

    连门外凑着耳朵偷听的丫鬟,也抱在一起笑个不停。

    贾老三啊贾老三,你也有今天!!

    被拉到朱雀门外打……屁股!

    贾母居然还在叫好:“就得让张大人这样德行高尚的人,来好好整治整治你。

    状元郎是文曲星下凡,御街夸官乃是天意,就是亲王宰相之尊今天都得避让。

    你们倒是好大胆,敢往……敢往人家脸上丢鸡腿!”

    说罢,老太太自己又笑的不成了,抓着身旁同样笑的打颤的贾宝玉揉啊捏啊……

    薛姨妈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轻轻拭去后,看着贾环好奇道:“环哥儿,明明是镇国公世子丢的鸡腿,怎么那状元郎偏偏认定是你做的呢?”

    贾环又干笑了两声,道:“姨妈不知,上回我揍李相家公子时,还揍了几个人。

    谁知道,被我揍过后,有一个居然中了状元。

    就是那个吏部天官李尚书的儿子。”

    “噗嗤!”

    林黛玉抱着贾惜春笑了半天,这会儿又喷笑出声,娇笑道:“环儿,那状元定是恨死你了,先头被你打了回,这次金榜题名,人生最得意时,竟被你丢鸡腿……咯咯!你要仔细着哩!”

    贾环目光“哀怨”的看着林黛玉,还不忘给贾惜春挤眼睛,道:“看你林姐姐,多会冤枉好人,那鸡腿明明就不是我丢的。”

    贾惜春被逗的大笑不止,靠在林黛玉怀里,嘴巴张的老大,贾环甚至能看到她的小舌头在里面打颤。

    见状,贾环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又和林黛玉并史湘云使了个眼色后,贾环对贾母道:“老祖宗,若没其他事的话,孙儿就先退下了。”

    贾母闻言一怔,道:“你身子骨还没好利落,有甚事要忙?”

    贾环笑道:“孙儿不是给老祖宗说过吗,要给老祖宗建一个和奉圣夫人那般的园子,做观赏游玩之用。

    老祖宗年纪大了,姊妹们身子骨也都不算太好,老窝在屋子里,身子骨只会越来越差。

    你们得多走动走动,身子骨才能好起来。

    孙儿建好园子后,每天进完饭,老祖宗都可以去园子里走走,赏赏景儿,也好消消食。

    往年夏天的时候,老祖宗和姊妹们身子弱,经不住冰块的寒气,只能硬挨着热风,夜里一宿一宿的睡不着,苦夏苦的孙儿心疼……

    等今年夏天,园子建好后,咱们挖上大湖,再多移栽些大树和花竹草木,到时候,保准凉快儿快儿的。

    定让老祖宗和姊妹们能睡一个清凉觉,过一个舒坦受用的夏天。”

    众人都不笑了,女人都是感性生物,哪里经的住这般“甜言蜜语”?

    贾母和薛姨妈的眼睛似乎都湿润了。

    姊妹们也都目光亮亮的看着贾环,尤其是林黛玉。

    她最怕暑热。

    贾母感慨着对薛姨妈道:“我这个孙儿啊,也没什么大能为,还整天蹿上跳下的惹人厌,打了这个打那个,跟恶霸一样。

    可就有这么一点好,他孝顺。

    也算有一点子好。”

    薛姨妈笑道:“百善孝为先,只要懂得孝顺的孩子,就是好孩子了。

    更何况,环哥儿可不止是孝顺,待姊妹们都这般体贴用心,又那么有能为,真真是……难得啊!

    环哥儿,你宝姐姐夏天时最苦夏,你建的园子里,可能给你宝姐姐也留一座小宅子?”

    众人面色纷纷讶然,看向薛姨妈,又看向也怔住了的薛宝钗,最后看向贾环。

    贾环笑的灿烂,道:“姨妈哪里话,家里的姊妹们有一个算一个,一人一座宅子,保证各不相同。等建好了,谁想要哪种就挑哪种。老祖宗自然是最好……”

    话没说完,被贾母摆手打断,贾母笑道:“我一把年纪的老太婆了,睡觉认生,哪里还能与你们一般折腾。

    不过,白天里没事的时候,倒是可以和你们姊妹兄弟们一起玩笑一回。

    姨妈倒可以搬进……”

    薛姨妈也是连连摆手笑道:“她们姊妹们在一起玩笑正好,我们年纪大的住进去了,她们不自在,我们也不自在。

    珠儿媳妇也可以带着兰哥儿住进去,偏凤哥儿却可惜了,她如今是名爵夫人,离不得正宅。”

    王熙凤连连叫屈笑道:“真真是没法说理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到时候,他们姊妹们住在大园子里,赏花赏月赏美景儿,吟着诗作着对,吃着瓜果看着戏。

    又凉快又受用,多舒坦哪!

    偏我不能住进去不说,还得好吃的好喝的伺候着他们服侍着你们……

    哎呀老祖宗哟,你可要给我评评理啊!

    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贾母早已经笑的不行了,还评什么理。

    姊妹们更是“幸灾乐祸”的笑成了一团。

    王熙凤从来都是贾府的笑果儿。

    这也是她这般受贾母疼爱的原因。

    笑罢后,贾环再次辞行,道:“老祖宗,近来正好没事,我去城南庄子上去看看,材料准备的怎么样了。

    若是齐备了,等年后雪一化,就可以动工了。

    争取入伏前,把园子建好,让姊妹们搬进去,老祖宗也能进去避暑。”

    “去吧去吧,只是说好了,不许在外面再打人了。”

    贾母正色叮嘱道。

    贾环苦笑道:“老祖宗,孙儿觉得自己老实的都跟小媳妇似得,哪里会……”

    “呸!”

    “哈哈哈!”

    ……

    热闹喧嚣了半天后,贾环乘坐在黑云车内,头枕在白荷的头上,安静舒适的享受着白荷给他眉间的按摩。

    白荷当真就如同一朵娴静的水中莲荷一般,静静的,不焦躁,不烦恼,随时嘴角都微微弯起一抹温柔的笑意,让贾环陶醉。

    这股娴静之美,甚至感染了贾环暂时遗忘了他脑瓜里的“肮脏”部分,学会了静静的欣赏。

    白荷被他看的俏脸微红,长柳叶般大眼睛中,平和的眼神微起涟漪,有些羞涩的轻声求道:“三爷,别看了。”

    贾环嘿嘿一笑,伸手抓住白荷抚在他额前的手,温柔的握在手心,柔声道:“荷儿,你整天在家里待着,也不去找我那些姊妹们玩,不闷的慌吗?

    我看着都心疼呢。你看小吉祥,天一亮扒拉两口饭,就带着香菱去找雪雁去耍,一天到晚开开心心的,多好!

    我希望你也能每天开开心心的呢。”

    白荷笑的很甜美,道:“我很开心啊,也不闲哩。每天画着各种图纸,还能闲下来钻钻过去想不通的难题。三爷你教我的那些数理知识,真的好有用。

    许多过去我爹都没法子解开的难点,用了你教的那些东西,居然都能解开。

    我真的好开心呢!”

    贾环闻言,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

    女学霸的人生,彪悍不需要解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