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六十七章 鸡腿
    别看贾环跟方冲说出的那番话,牛气冲天,好像很了不起的模样。

    但其实,还真没什么了不起的。

    大秦国内承平安泰的日子太久了,连边疆都足足有三十年没有发生过大规模战争,大秦腹地就更别提了,连个敢造反的蟊贼都没有。

    连白莲教和明教这等反贼邪.教,也只敢在暗地里发展教徒而已。

    至于九边之地,倒是隔三差五发生几起小摩擦事件,但多不过是那些丘八们穷疯了,没银子喝酒了,又出去打劫了。

    因此,现实给人一种感觉,似乎真的已经到了刀兵入库,马放南山的时候了。(比如原著中的贾宝玉即此等心思)

    既然刀兵可以入库,战马亦放归南山去吃草了,那军队的重要性,也就相应的直线下跌了。

    而军方不得干政,又是太祖立下的铁律。

    这就让军方的立场再尴尬三分。

    甚至还有些读书读傻脑袋的书呆子以为,是不是裁撤掉军队,何必花费那么多军费养那么些“没用”的人呢?

    虽然这是痴蠢之言,但也可以反映出,军方如今在朝廷里的局面……

    这也是忠顺亲王缘何那般不重视军权的原因之一。

    所以,或许在军方这个体系内部,贾家,或者说贾环的影响力,非常可观。

    但放在整个大秦朝局来说,他真还没一个状元值钱……

    甚至连贾环昨日打出的那面贾家云旗,也只能在体制内,或是当年幸存下来的老兵眼中,产生了强烈的震撼。

    远不如今天状元御街夸官来得轰动。

    一个朝代太平的久了,总是难免重文轻武。

    这是历史规律。

    当然,贾环并不在乎这一点,因为他并没有想着取得多大的权势,可以掌控天下大权。

    他所求很简单,没人能随便欺负他就行了。

    前世做不到的事,今生有此等根基,若再长不出一张不受欺负的脸,他也就白活了……

    贾环起身,和赢杏儿两人走到了一个单独的临窗窗口前,并肩而立,俯视着下方熙熙攘攘的人群,看着人们在疯狂的追捧着御道上骑着高头大马的状元郎。

    “昔日纨绔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遍长安花。”

    赢杏儿淡淡的诵读了一遍唐代诗人孟郊的《登科后》,而后笑道:“下面的状元、榜眼和探花,在殿试之后,皇帝赐下大金榜,便由三位内阁大学士亲自送至午门外,然后再由礼部尚书亲自引路,顺天府尹,长安县令和蓝田县令,亦是亲自牵马坠蹬,行御道,夸高官。

    不知多少士子,苦熬到白头,所求者,也不过是今日的荣耀罢了。

    只可惜三年才出一次殿试,就算再像今年一般,恰逢上皇整寿,加开一次恩科,平均下来,十年内也就四次。

    也难怪他们那般得意。”

    贾环撇嘴道:“可惜,自古而今,从状元位至宰辅者,寥寥无几,也不过一时风光罢了。”

    赢杏儿呵呵一笑,点点头,没再说话,更不会嘲笑贾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御马缓缓踏步过来,许是感应到了什么,最前头由顺天府尹亲自引驶,那匹头戴金花的御马上的状元郎,忽地朝东来顺楼上望来,并且,眼神出奇的好,第一眼就看到了他不知咬牙切齿咒骂过多少遍的恶贼。

    “哼!”

    轻轻的哼了声,当然只有他自己听的到,倒是那个轻蔑的眼神,大家都看到了。

    人群顺着状元郎的眼神也看向东来顺三楼,只看到了几个华服贵人在那里探头探脑,甚至还有个白胖子在那里大嚼。

    仇富心理自古有之,况且,连代表文华精粹的文曲星状元郎都鄙夷了,他们岂有不学而实习之的道理?

    并成功的发扬光大。

    “呸!”

    好大一口啐,唬的三楼众人齐齐往后退了一步,好像他们真能啐那么远似得。

    而后,就听见外面响起一阵轰天大笑。

    这就是民意啊!

    当头状元虽然收到了护行大佬,礼部尚书的警告眼神,也只抿嘴一笑,但憋在心里好久好久的一口恶气,终于散去了。

    仿佛,这比中状元更令他感到高兴一般。

    “啪!”

    正自得中,感觉已经达到了人生巅峰,可以快意恩仇的新科状元李梦菲,忽然觉得,一块油腻腻的东西“pia”到脸上。

    他心里一颤,颤着手伸到脸上,强忍着心里的恐惧和恶心,取下来,低头一看……

    “呕!”

    一根啃了一半的油腻腻的红烧大鸡腿……

    ……

    “我艹!”

    贾环见牛奔扔出去后,顿觉不妙,拉着赢杏儿就往外跑,跑了两步又停下。

    丢下兄弟逃跑算哪门子事?

    又赶紧对赢杏儿道:“快快快,你快混到楼下躲一躲,这事儿大了,算是被奔哥坑死了。”

    赢杏儿居然并不怕,还咯咯笑着摇头,正要开口说什么,面色忽地一变。

    “冲进去!把亵.渎状元郎的贼子抓出来!游街示众!”

    一阵齐齐的怒吼从外面响起,贾环顾不得赢杏儿的意见,扛起她,跑出地字号包房,跑到隔壁最里头的天字号包房内,在一面白墙壁里摸索了一会儿,竟然打开了一道暗门,把她放进去后,看着赢杏儿依旧笑吟吟,还在好奇的打量着暗门后暗道的眼睛,道:“杏儿,别贪玩了。外面的乱民是小事,上头追查下来,少不得要打一顿板子,你想被脱光屁股被人打板子吗?”

    赢杏儿闻言,俏脸一红,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道:“就算打,我也是被管教嬷嬷在宫里打,又不跟你们一样,在午门外……咯咯!我到时候一定去看!”

    贾环不要脸:“要不是时间不允许,你现在想看都成……行了行了,这条安全通道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才开的,顺着楼梯下去,就是泰康坊里的一座小院儿,放心,就几个丫鬟老妈子在里头负责收拾,安全可靠。你等人群散了后再……呃!”

    许是黑暗的环境给了赢杏儿莫大的勇气,她红着俏脸,在喋喋不休的贾环唇上轻轻吻了口,堵住了他的嘴后,看着他的傻样儿,俏皮的娇笑一声,而后得意道:“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还是回去给你那些弱不禁风的姐姐妹妹们教吧,我……”

    贾老三岂是吃亏的人?报仇不过夜,当场就报,抱住赢杏儿就吻下。

    赢杏儿俏脸刹红,闭上了她那双明亮动人的眼睛……

    直到贾环被后面一股大力拉住,像丢一块破抹布一样的拖飞出去。

    “我艹!”

    有些惊魂的贾环定住神后,看到钻进暗门的那个娇小的身影和她不屑的眼神,情不自禁的发出一道国骂。

    居然是方静?!

    什么情况?

    不过听到楼下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贾环也没时间细究,他又赶紧上前,启动了关门开关。

    在他和赢杏儿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对视中,暗门缓缓关闭。

    等人走了后,贾环才回过头,刚松了口气,却被挤在门口的人头又唬了一跳,厚脸微红,道:“你们偷看个鸡毛?”

    “对,我们就是在偷看鸡毛。”

    温博阴阳怪气道。

    居然是博哥先开口,贾环下意识的看向一旁的牛奔,只见他一边儿耳朵居然夸张的红肿,脑门上还有一个不大但很清晰的巴掌印……

    牛奔对贾环讪讪一笑,道:“现在知道她为什么叫方家虎妞了吧?比她弟弟还虎多了,干不过她……”

    贾环想起方才身后那股大力,又看了看面色隐隐有些自得的方冲,想起方静那副尊荣,不由面色古怪道:“你们说,她像不像李元霸?”

    “噗!”

    众兄弟一阵大笑,方冲则黑着脸,刚要发怒,却又一怔。

    别说,还真挺像,在家里练武场上,方静不就最爱使一对重锤吗?

    再想想她那身令人不寒而栗的神力……

    秦风点点头,看着贾环道:“还真是,满神京的武勋子弟,唯一能让我忌惮的,就是她。说忌惮是好听,其实就是怕。被她打一顿没什么,可被一个这般瘦小的女孩子追着打个鼻青脸肿,实在是……”

    秦风很坦诚,苦笑着解释他方才为何会那么怂,直接躲到末座坐下……

    牛奔也想解释一二,可没时间了,房门被轰然推开,群情激奋的人群,好似在做一件多么邪恶但非常有趣的事一般,潮水一般的冲了过来。

    秦风等人相视一眼后,嘴角一抽,转头朝窗前跑去,没有半点犹豫的跳下。

    “嘎!”

    激动的快要燃烧了的人群们,就这样被一盆冷水浇下。

    逼死贵人了吗?

    完了,他们其实只想拉他们下去,作弄取乐一番而已。

    完了,这下闯大祸了。

    怎么办?

    跑!

    人潮比方才更快的速度,蹿下楼,甚至都不敢去看贵人们被摔死的惨样,四散逃开。

    还算幸运,居然没出现踩踏事件……

    当然,他们也没想错,贾环等人现在确实是挺惨的。

    牛奔、温博和秦风甚至甘愿和那群乱民们干一架,哪怕是被他们捶一顿也好……

    此刻,一群人耷拉着脑袋,被一个须发皆白,身着一身破旧紫袍,但浑身浩然正气四溢,目光如电的糟老头子,跟赶羊群一般的往午门处赶去。

    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哭哭啼啼抹泪的新科状元。

    李梦菲倒不是因为那块鸡腿哭到现在,而是被方才汹涌失控的人潮给吓坏了。

    从小到大,他何时见过这般纷乱恐怖的场面,人们红着眼睛,如同疯了一般失去控制……

    不管怎么说,今天这场新科状元御街夸官,最终都成了一场闹剧。

    传言,宫内隆正帝闻言后龙颜大怒,定要狠狠的教训这群无法无天的顽劣纨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