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方家虎妞
    都不是蠢人,略略一想就明白了贾环话里的意思。

    贾环作为荣国子孙,一个人打起那面云旗用用,没人会说嘴什么。

    所谓祖宗蒙荫,无过于此,谁都是这样。

    君不见孔子的子孙都传了不知多少代了,可他们还在打着老祖宗的名头混的风生水起……

    所以,即使再挑剔的文官,也不会拿这件事来说事。

    但若牛奔、温博和秦风三人带领着亲兵家将也聚在这面旗下,那性质立马就变了。

    荣国公可以打这面旗,那是经过太祖和太上皇认可的。

    贾环打这面旗,是因为血脉相承。

    可牛奔他们打这面旗,朝廷里哪个认可了?

    太上皇点头了还是陛下点头了?

    经过军机阁授旗了没有?

    没有?那问题就严重了。

    说轻点这叫私相授受,说重点,就叫揭竿而起,举旗造反!

    不过,尽管想明白了此点,牛奔还是埋怨:“那你也不用打出这面旗啊,直接让老三去好汉庄来喊我们不就完了?”

    老三,指的是韩三。

    贾环笑道:“那个蠢货不知死活的跑到我家里来指手画脚,还把我爹气的半死,我要不直接去寻他报仇,还算什么人子?”

    秦风也有些气不平,道:“你倒是往西边儿府上也留几个亲兵啊,再有这样的也好让政公直接吩咐打将出去。

    昨儿你倒是痛快了,我们三个受那个鸡毛的影响,被内阁张老头抓住好一顿训斥,我昨晚睡觉的时候耳朵里都是他的嗡嗡声。”

    温博也一脸后怕道:“这张老头儿怎么就这么能训人,拉着我们不放,在街上训了半个多时辰后,还不过瘾,又拉到他那座破相府里,又训了两个时辰。

    我的天哪,昨儿我真怕自己忍不住,给他一记奔雷拳!”

    贾环哈哈大笑道:“那就真完了,咱们哥儿几个现在也别在这里喝酒了,一起去给你烧纸吧。”

    “呸呸呸!”

    温博破口大啐了几下,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道:“真是晦气。”

    牛奔不耐烦道:“昨儿真是见了鬼了,我现在都想不明白怎么就……算了算了,就当昨天撞客了。不说这些了,今天专门给环哥儿接风洗尘,不说晦气的事。来,一起干一杯!”

    众人哈哈一笑,一起举杯,一饮而尽。

    “啧!”

    咽下后,温博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撇嘴道:“喝惯了伏特加,再喝这种酒,清汤寡水的,一点劲都没有。”

    牛奔斜眼道:“你倒是能喝,可环哥儿和弟妹能喝吗?没脑子的夯货。”

    “得得得!赶紧打住!”

    趁温博没暴怒动手前,贾环赶紧拦住,转移话题道:“对了,我那伏特加卖的怎么样?我才回来,还没机会问这些。”

    “我靠!”

    牛奔来劲了,一对细眉挑的飞起,绿豆眼放光道:“环哥儿,你这烈酒可不是一般的好卖啊!如今京里的武勋子弟们,哪个不视伏特加如仙酿?

    尤其是正开筋的,猛猛灌上几口,晕乎过去后,让长辈们开筋,等醒来后,差不多也就从药浴里出来了。

    竟一点苦都不受!

    哈哈哈!

    都卖疯了!根本不够卖!

    你的酒不对外发卖,只在好汉庄里供应。

    找我们哥儿几个托门路的人没快把我们烦死。

    别说我们这样的年轻子弟,就连我爹他们这样的武将,也都馋的要命。

    我爹和温叔叔那里有你提供着,自然没烦恼。

    可其他人那里就没有了,买都买不到。

    哈哈哈!

    现在我爹以前那些手下,成天往我家里跑,就为了蹭一碗烈酒!”

    温博笑道:“我家也差不多,尤其是从黑辽过来的,差点没疯掉,酒瘾大的吓人。还想把桶都抱走,被我爹拦下了,有意思的紧。”

    贾环闻言笑了笑,又看向秦风,道:“我写信回来,让人给武威的秦叔叔送去两车,秦叔叔可说还好?”

    秦风有些不好意思道:“可不好吗?又派快马专门回来催了,让再送去……咳咳,再送去十车。环哥儿,你若不提,我都不好意思跟你开口,实在是……”

    贾环哈哈大笑道:“那就再送二十车过去吧,西北苦寒,冬日里更冷。饮一口烈酒,也能暖暖身体。自家长辈在那里吃苦,我们做晚辈的自然要多孝敬些。”

    秦风闻言,点点头,洒然一笑,道:“那我就不多说谢了。”

    牛奔在一旁骂道:“谢个鸡毛,啰嗦个甚。”

    然后又对贾环道:“环哥儿,你就不能多酿些吗?这个供应量真不够。拒绝的人多了,也得罪人。别好事成了坏事。”

    贾环点点头,道:“我心里有数,等忙完这一段就加大生产。我……”

    话没说完,包厢房门忽然被人从外打开,众人一惊,牛奔站起来就要开骂,不过话到嘴边竟然又咽了下去。

    因为从门外走进来两人,后面跟着的大家都认识,义武侯世子,方南天的儿子方冲。

    也算是老冤家了。

    可前面大模大样走的那位身材瘦小的小姐,什么来头?

    长相倒也一般,可派头大的吓人。

    眉毛稀松,淡淡的,下面是一双单眼皮细眼,小鼻子小口,脸蛋也小。

    其实也不丑,娃娃脸看久了应该还挺耐看,就是……

    脑门上扎了两个冲天髻,怪怪的。

    她迈着四方步走在前面,虎头虎脑的方冲居然只敢小步跟在后面,还不敢催快点。

    “哈哈哈!虎妞!”

    一直安静的坐在贾环身边,替他斟酒锏菜的赢杏儿,看到来人后顿时一喜,欢声叫了声。

    贾环一口酒没咽下,喷了出来。

    虎妞……

    虎妞显然根本不怕什么狗屁荣国子孙、宁国传人,她旁若无人的尖笑着和赢杏儿拥抱了一个后,转过头面色骤变,阴着脸看向贾环,声音还是有些尖锐,语气也有些激昂,道:“就是你坑了武哥哥?”

    一旁的赢杏儿笑着跟贾环解释道:“她是方太尉的爱女,方静。李武是她心上人……”

    贾环擦了擦嘴角的酒水,奇怪道:“昨天方冲不是让皇太孙早点把你纳入宫里吗?怎么……”

    方静身后的方冲差点没给贾环磕了。

    尼玛有这么坑人的吗?

    方静却不傻,一双单眼皮眼睛淡淡的扫过面色剧变的方冲,道:“你的事回去再说……”

    然后又看向贾环:“杏儿怎么会看上你这种阴险小人?”

    此言一出,众人面色都不大好看了,赢杏儿倒不在意,似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贾环看了赢杏儿一眼后,呵呵笑道:“方姑娘好大的脾性。”

    方静闻言只待发怒,一旁赢杏儿咳了声。

    她又压下怒火,只冷哼了声,狠狠的瞪了眼贾环后,绕到赢杏儿的另一侧,冲坐在右手第一位的秦风摆了摆手。

    秦风或许不愿和一个母老虎发生什么纠葛,连忙让位。

    还不让坐在第二位的牛奔往后移,他自己跑到最末尾,韩三下头坐下了。

    “哈哈!”

    贾环忍不住大笑出来,能让秦风这等侯门贵子这般避让不及的人物,着实有趣。

    以前居然没听说过,也是奇了。

    方静目光随着秦风移动,最后直把秦风看的脑袋不自然的垂下,而后才收回目光。

    又瞪了眼悄悄往旁边移椅子的牛奔,怒声道:“干什么?”

    牛奔脸色一变,声音也有些变了,赔笑道:“没,没什么,静姐,你好……好。”

    “好个屁!”

    方静骂了声后,端起一旁赢杏儿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却皱了皱稀松的眉头,抱怨道:“怎么不上伏特加?”

    说罢又一脸不屑的看着贾环,道:“真是越有钱越抠门,请东道连好酒都舍不得上。”

    “哈哈哈!”

    赢杏儿笑的愈发开怀,也不解释。

    可以看出,她确实比较喜欢这个虎妞。

    又灌了一杯酒后,方静直奔主题:“贾环,放过李武一马如何?算是给我方静一个面子。”

    贾环觉得好笑,这口气怎么跟良辰似得?

    他笑道:“我不是很明白方小姐的意思,昨日我除了揍了他两拳外,并无更多责罚,其他的都是皇太孙的事。方小姐若是想求情,也应该去找皇太孙才是。听方冲说,方小姐似乎……”

    “咳咳咳!”

    正在和牛奔虎眼瞪绿豆眼拼酒的方冲像是被酒给呛住了,拼命的咳嗽起来。

    “行了,这件事我们回去再算账。”

    方静只一眼,就止住了方冲“剧烈”的咳嗽,撂下一句话后,方冲彻底蔫儿了,都顾不上牛奔挑眉弄眼的嘲笑了。

    方静对贾环道:“明人不说暗话,昨天你既然拿出了黑云旗,又引.诱武哥哥说出了对荣宁二公不敬的话,纵然你不再说什么,可你们贾家的旧部却不能没有表示。

    我们刚从李家出来,今天自某个傻郡主去李家大敲了一笔给你买参的银子后,就再没断过人。

    镇海侯把一辈子的笑脸都快赔尽了都不够。

    再这样下去,武哥哥早晚会死掉。”

    贾环没兴趣关注李翰的笑脸和李武的死活,而是看向了一旁的赢杏儿。

    赢杏儿咯咯一笑,从袖兜里掏出了一卷银票,分出一半来递给贾环,笑道:“这一半是给你的,这一半得交给赢历那个黑心肝的。他说了,这是昨天你利用他的酬劳。

    这次是五五分,下次就要分了,欢迎你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