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后起之秀
    贾环面色肃然的从贾探春院走出,瞥了眼过往的仆婢对他屈膝施礼,没有搭理,径自离开了。

    让后面的人很是诧异,这又是怎么了?

    往常三爷虽然规矩大,可对向他施礼的人都会点头示意。

    今儿却……

    还有,三爷怎么会从三姑娘的院里出来?

    他不是从来都没登过三姑娘的院门吗?

    面色还那般难看!

    难不成,这姐弟俩又闹别扭了?

    唉,想不通啊想不通,遇上这等了得的兄弟,三姑娘怎地还不好生巴结着,偏要闹个没完?

    难道还在做给太太看?

    可太太她……

    唉!

    ……

    贾环一路阴沉着脸走回宁国府后,没有骑马,而是上了帖木儿赶来的黑云马车上。

    韩大和韩三骑在马上,各率领五骑亲兵,护卫左右。

    一行人出了又宁国府,朝皇城外朱雀大街东来顺酒楼行驶而去。

    上了车后,贾环紧绷的脸色瞬间溶解,笑容那叫一个浪……

    不过,还是小心的甩了甩右手。

    右手虎口处,一个鲜明的牙印,隐隐渗出了血迹,可见咬的人有多用力。

    不过,这是贾环自找的,迈出的步子太大,太急,扯到蛋了。

    第一次接吻就应该纯纯的,暖暖的,轻轻的。

    可他却激烈的跟猪拱食似的,这倒也罢了,偏一双手还不安份,想攀越三五八高地……

    史湘云岂能容忍这等不尊重,没大耳刮子伺候就算是够容忍了。

    抱着贾环的这只安禄山之爪,狠狠的给他长了个教训。

    并言辞警告,下次再敢这等不尊重,剁手!!

    不过还好,看贾环垂头丧气沮丧的不得了,美人又补偿他了一个轻吻。

    嘎嘎!

    演戏还是有好处的!

    当然,以他八流的演技,浮夸的表演,想来人家也就识破了。

    只是不愿让他难堪罢了。

    都是蕙质兰心的好女子!

    贾环暗自发誓,一定要早日封侯,娶她们回家,今生相守不相负。

    啧啧,就差一个侯爵,这日子就完美了。

    贾环美滋滋的想着,从一旁小几上的果盘里拿出几颗干果,扔进嘴里咀嚼着。

    一路上哼着小曲,没怎么留意,时间飞快,就到了地方。

    下了车后,贾环环视了一圈,整条朱雀大街今日都站满了人。

    平常虽然人也多,但没多到今日这般,满满当当的都是,还齐齐挤在御道边。

    中间还多夹杂着孩子……

    此处不是说话的地,贾环没有多问,只摇了摇头,拄着黑滕拐,缓步进门。

    看起来腿脚还不利索,身子也很虚……

    如今东来顺的掌柜已经不是贾芸了,贾芸现在负责的盘子越来越大,自不能再整日留在东来顺。

    东来顺如今的掌柜名唤贾芷,亦是贾家子弟,属宁国一脉。

    他与贾芸是同年生的发小好友,虽看起来的腼腆秀气,但内里却颇为硬气。

    贾芸当年为了生计,还想着到荣国府混一顿好吃的,贾芷却从不。

    每次祭完祖后便径自离去回家。

    虽家境艰难,但也勤学,只是因为要考虑寡母生计之故,没有时间去族学里进学,只能闲暇时自学一二。

    贾芸生发后,曾想要接济他,他也不要。

    后来还是贾芸实在忙不过来了,求他帮忙,他这才接受。

    除了贾芷外,还有一个叫贾荇的,也不错,如今正被贾芸带在身边教导……

    贾芷之前也见过贾环一次,不卑不亢,目光纯正,贾环比较满意。

    想来也是,贾家这么大一家子,光姓贾的大几百号人,总不能都是乌龟王八蛋,总得有两个好人吧?

    面试通过后,贾环便让李万机拨下了一套后廊下的小宅院与他,让贾芷和他母亲居住,免去了他母亲冬寒之苦。

    当初贾环整理宁国府内务,着实清扫出去了不少身家丰厚的奴才。

    抄家之后,当年赏给他们居住的院落也都收了回来。

    所以贾环手里有不少这样的单独院落,还都不错。

    因为这件事事,侍母至孝的贾芷,对贾环很是感激。

    做事也愈发用心谨慎。

    “三叔安!”

    贾芷恭敬行礼道。

    贾环点头笑道:“起来吧,你母亲还好?”

    贾芷依旧恭敬,道:“母亲很好,时时教导侄儿,要记得三叔的恩德。”

    贾环呵呵笑道:“这算什么恩德?既然我是族长,就有义务拉你们起来。只要你们肯上进,就多的是机会。就怕那些个混账行子,整天只想偷奸耍滑,我看着都头疼。”

    贾芷闻言,笑了笑,没有接话,他的辈分太低,身份也不高,这种话他接不得。

    贾环见状却愈发满意,拍了拍他消瘦的肩膀,道:“多吃点,太瘦了……对了,牛奔他们到了没有?我也没看到他们的马。”

    贾芷点头道:“牛爷他们已经到了,郡主婶婶也来了,都在上面等着三叔您呢。”

    贾环哈哈笑道,回头对亦是微微起笑的韩大道:“瞧瞧,也不是死板脑筋嘛!”

    然后又回头对贾芷道:“之前你就是这般称呼郡主的?”

    贾芷有些羞赧的点头道:“是,侄儿没叫郡主婶婶,直接喊的三婶。”

    贾环哈哈笑道:“那她怎么说?”

    贾芷有些不安道:“三婶赏了侄儿一颗珠子……

    三叔,侄儿也不懂,可看着这珠子就太贵重,尊者赐,侄儿不敢不收,可收下也不敢胡乱处置,只能等三叔来了,交给三叔处置。”

    说着,小心翼翼的从袖兜里取出一个素淡的小荷包,打开后,又小心的取出了一颗龙眼大小的珠子,光彩夺目。

    不像是南珠润泽,倒有些像冬珠璀璨。

    贾环接过后瞧了两眼,又递回,道:“她既然赏你的,那你接好了就是。

    回头找个名匠穿好了,给你娘打个像样的首饰,也算是你的一片孝心。”

    贾芷闻言,有些为难道:“可……”

    贾环摆手止住,道:“你啊,心性谨慎缜密,还要胜过芸儿。

    但交往行事,处人待物,却又不如他娴熟大气,也不如他大胆。

    芷儿,日后多跟他学着点。贾家虽大,却没几个人才,你三叔这里太缺人了,尤其是信得过的族人。

    所以你要赶紧历练出来,还有大用。”

    贾芷闻言,连忙躬身道:“侄儿谨记三叔教训。”

    贾环呵呵一笑,道:“行了,你去忙吧。”

    贾芷又行一礼后,便退下了。

    贾环并韩大和韩三径自上楼,一路上,一楼二楼自忖能和贾府攀的上交情的人,都纷纷向他问好。

    贾环也不端着,一一含笑点头回应。

    又得到一片赞声。

    只是,着实太累。

    上了三楼,人便一下清净下来。

    进了地字号包厢后,房间内正在热聊。

    贾环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赢杏儿那一双明亮炫目的眼睛。

    或许赢杏儿的相貌不如林黛玉和史湘云她们,但是当她们所有人站在一起时,被人第一眼便留神的,一定会是赢杏儿的这双眼睛,还有她大气尊贵的气度。

    不过两人并没什么久别重逢后的亲密互动,只是彼此多看了两眼,眼神深意。

    韩大接过贾环手里的黑滕拐棍,顾自坐到了牛奔下位,韩三则坐在他大哥下手。

    贾环则笑着坐到了赢杏儿旁边的空位上。

    看着牛奔、温博还有秦风三人不善的脸色,笑道:“这是怎么了?一个个都跟被鸡毛了似的。”

    这是兄弟们的暗语,因为身份到底不同,有时还会有外人甚至女士在场,说粗话太不雅,有失.身份和体面。

    所以就约定,如果有一些比较火爆的词语,就用一些比较有趣的词代替,比如说黄瓜,比如说鸡毛……

    “噗!”

    赢杏儿自然知道此事,只是还是听的有趣,忍不住一笑,看着贾环道:“他们对你可是满腹怨愤。”

    贾环嗤笑了声,道:“我还对他们有不满呢!”

    牛奔阴阳怪气道:“你还有不满?不满兄弟们昨天没为你大展雄风去喝彩?没让我们目睹你威风八面的那一面,你心里很失落是不是?”

    “咦,奔哥,你好黄瓜哟!”

    贾环惊叹道。

    “哈哈哈!”

    赢杏儿又很给面子的笑了出来,还端起酒壶,亲自给贾环斟了一杯酒,递到他手上。

    牛奔愈发气急败坏,道:“你才黄瓜,你不仅黄瓜,还鸡毛,鸭蛋,狗宝,牛黄!”

    “哈哈哈!”

    众人一起大笑起来。

    笑罢,秦风道:“环哥儿,你昨日确实不地道。搞那么大的动静,也不先支会我们一声。太不拿我们当兄弟了吧?你就孤身一人冲上去。”

    贾环还没开口,温博又阴阳怪气道:“风哥儿你也忒实诚了些,他哪里是一个人冲上去?不提有远叔那个大高手在,还有亲兵家将韩家哥哥,只要他手里那面黑云旗在,他还能吃亏?李武那鸡毛昨天的惨况谁还不知?

    要我说,还是奔哥儿说的对,这小子就是想一个人耍威风!忒不地道!”

    贾环哈哈大笑道:“哪有那么复杂,小弟就是觉得,不过是一件小事。

    只不过因为牵扯到我那王爷岳父老子,不得不扯出一件大旗来傍身。

    只是正因为祭出了那面旗,所以也就不好去找哥哥们了。

    我还好,是贾家子孙,打出这面旗傍身是天经地义。

    可你们不同了,以你们的身份,要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都聚在这面旗下,问题就有点严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