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六十一章 没看错他
    贾环拉着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的手,一路狂奔,终于逃出了恼羞成怒后,誓要将小贼斩于马下的赵姨娘的追杀!

    等“逃出生天”后,贾环做作的跟着两女一起拍着胸口大口喘气,然后又引着一阵大笑。

    只是,笑着笑着,两女又渐渐不笑了。

    不过贾环还在那里大笑,妄想再带起一波节奏,没成功……

    “别笑了,傻子!”

    史湘云没好气的嗔道。

    贾环刚准备停下,却又听林黛玉娇声道:“我倒是最喜欢听环儿笑了,听着心里喜庆,爽快。”

    贾环这下可作难了,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只好笑一阵,停一阵,再笑一阵,再停下……

    “行了,别笑了!真是傻子呀!”

    林黛玉又气恼又好笑的白了贾环一眼,到底心疼,不愿太为难他,说道。

    偏史湘云这会儿反倒又哈哈大笑起来……

    贾环当真是一脑门子的官司。

    “噗嗤!”

    正当他头大时,贾探春慢悠悠的从后面走来,忍不住笑出声来。

    让林史二女的俏脸均是一红。

    贾探春笑着和两人点点头,然后看向贾环,戏谑道:“三弟,多咱时候,你想过你也有今日?”

    贾环头本来就够大的了,哪里还愿听她调.笑,不耐烦道:“三姐,没事你赶紧回去吧,我不送你了啊……”

    贾探春面色瞬时黯淡下来。

    “啪!”

    话没说尽,左右胳膊就同时被人招呼了一下。

    贾环“冤屈”的左右看了看,委屈道:“又怎么了?”

    林黛玉薄怒道:“怎么跟大姑……怎么跟三妹妹说话呢?”

    听到“大姑”二字,史湘云在一旁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大姑姐?

    这是被赵姨娘给带进坑儿里去了。

    林黛玉本已自知失言,在听闻史湘云的笑声后,一张俏脸登时犹如晚霞烧云一般,刹红刹红的,美眸中泪水也凝集起来了,眼看就要落下。

    却说史湘云听了林黛玉的话柄后,一时没忍住给笑出声,但随即她便也后悔了。

    史湘云并非真是那种为了争风吃醋,进而各种贬低讥讽“对手”的性子。

    她方才一笑,真的只是因为觉得有趣,仅此而已。

    但想到林黛玉小意的性子,史湘云又不免有些后悔。

    何苦再惹她哭闹,最后却逼的他难为呢?

    史湘云性子爽朗大气,虽不及赢杏儿那般妖孽,但在女儿堆里,却也算是少见的有气魄的。

    既然“错”了,那她也不屑去藏着扭着别着,看向娇如弱花般在贾环身侧委屈垂泪的林黛玉,史湘云展颜一笑,轻声道:“好姐姐,快别哭了,方才是我的不是,只是,却也不是在笑你。

    你想,我若笑你,岂不是也在笑我自己?”

    林黛玉闻言一怔,眨着泪眼看向史湘云,她也没想到,史湘云会有此等气魄,竟先向她伏低……

    不,她那不是在伏低做小,林黛玉看着史湘云那一双明亮清朗的眼睛,她看出,史湘云只是……她只是心中坦荡,仅仅为方才那一声笑赔不是而已。

    或许还有,她不愿让他太过为难……

    林黛玉心里叹了口气,想起贾环曾经耍宝逗她笑时说过的一句玩笑话:咱们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现在想来,却也有几分道理。

    只是,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她的心气也跟着上来了。

    就你是好人,难道我就是坏人,是不懂得体贴的人?

    罢了罢了,何苦再让三丫头看笑话,还让他心里为难?

    他为了我……们,连死都心甘情愿,我又如何能再让他难做?

    连她都肯为他让步,我再计较流泪,岂不是不如她?

    泪花儿缓缓的收回眼中,林黛玉轻轻的哼了声,道:“方才是灯灰迷了眼,并不曾真的在哭,我如今已经越发少哭了。”嗯,有点骄傲!

    “对对对对!林姐姐最近基本上都不怎么哭了,真是好样的!林姐姐以后最好再莫哭了……”

    贾环闻言后连忙褒赞,并提要求道。

    林黛玉白了他一眼,道:“凭什么?我偏爱哭。”

    “因为每次林姐姐哭,我心里都会疼的要死。”

    看来贾环也沾染上了这个臭毛病,动辄谈生死。

    只是,不止林黛玉吃这一套,就连一旁看戏的贾探春,和心里发酸的史湘云也吃这一套。

    林黛玉刚收起的眼泪,瞬间又流下来了……

    “哎呀!快,快,谁来救救我!”

    贾环八流演技爆发,捂着心口,满脸痛然道。

    林黛玉又不是傻子,拎着小拳头追打:“你就是这样心疼的要死吗?”

    贾环一边“逃”,还不忘一边演戏,歪歪倒倒的往史湘云身上撞去:“云儿,快,快救救我。”

    史湘云冷着脸,道:“你离我远点。”

    贾环怎么会离远点,不仅不离远,还将脑袋狗皮膏药似得沾在她身上,绕着圈儿躲林黛玉。

    他的身高……

    嗯,低着头的话……

    反正他将头靠在史湘云背后顶着,然后绕了一圈,所以臭脑袋正好顶在……

    “环儿,你这坏蛋!看我不打死你!”

    满脸羞红的史湘云恼羞成怒,捏起秀拳,一拳打在贾环面门上,准确说,是眼眶上……

    千万不要小瞧了史湘云,和弱不禁风的林黛玉相比,她真的很壮的!

    而且,羞恼之下她也舍得打!

    贾环挨了一记重击后,好容易站直身,晃了晃脑袋,然后在三女的惊呼声中,直愣愣的朝后栽倒过去。

    还好,三人一通玩闹,已经跑出走廊,来到了下面雪地上。

    贾环栽倒过去后,躺在一片雪上,虽不算厚,但也还行。

    “环儿,你怎么样?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史湘云也被贾三登徒子的动作唬了一跳,连忙上前抱起他的头,轻抚着眼眶……

    林黛玉和贾探春也围了上来,担心的看着贾环。

    贾环嘿嘿嘿的傻笑起来,越笑声音越大。

    “完了,该不会是被我打傻了吧?”

    史湘云担心道。

    贾环闭上好的一只眼,睁着乌青的一只眼,看着史湘云笑道:“云儿,你可真……哈哈,你可真是温柔!”

    “呸!”

    见贾老三无恙,还敢打趣她,史湘云大恼,将怀里抱着的那颗臭脑袋又丢地上了……

    贾环脑袋扎在雪地上,也不在意,又对正嗔视着他的林黛玉道:“林姐姐,你以后也可以跟云儿学学,只要不打脸就成,就当锻炼身体,我保证不还手。”

    “我就打你这厚脸皮!”

    林黛玉看着他的乌青眼圈,心疼的嗔恼道。

    说归说,小手却轻轻的抚着他的眼睛,心疼的泪水居然又开始凝集。

    史湘云见状,实在看不下去了,站起身,对旁观了好久的贾探春道:“我们走吧。”

    贾探春也有些看不下去了,点点头。

    贾环忙道:“云儿,你去哪儿?我还要送你回去呢。”

    其实还是托贾环的面子,史湘云如今在贾府也有一个单独小院儿了。

    史湘云白了他一眼,道:“今儿不回了,我去跟三姐姐挤一挤,不用你送。”

    说罢,便拉着贾探春走上走廊,借着廊下灯笼里的光离开了。

    两个修长的背影愈走愈远,在一红一白两条鲜艳的大氅下,显得愈发挺立,不像寻常女子般娇弱,倒都有些英气……

    “哼!”

    一声娇哼,让贾环收回了送别的眼神,当然,如果声音不够的话,她的抚在他眼处的小手就要上了。

    贾环回头看着林黛玉,不远处红灯笼里散发出的红光,与天上银月洒下的银辉交相呼应,将两人笼罩在月夜雪地中。

    林黛玉原本就清秀玲珑的俏脸,在月光的反衬下,愈发显得灵气盎然。

    四目相对间,贾环在林黛玉那双冬泉碧水般清洌的美眸中,透过漂浮着的灵动雾气,看到了满满都是的情意。

    贾环情不自禁的缓缓捧起了她微微冰冷的脸,脸缓缓靠近,最终,将嘴巴印上了她那如樱般的红唇……

    林黛玉缓缓闭上了似欲要滴出清泉的美眸。

    一朵云霞飘过,遮住了繁星中那轮皎皎明月。

    ……

    “小吉祥,小吉祥……”

    翌日清早,天蒙蒙亮,贾环一边享受着白荷温柔的服侍,更换衣衫,一边冲床里头呼呼大睡的小吉祥喊着。

    白荷有些诧异的笑道:“三爷不是说,她年纪小,正是贪睡的时候,还叮嘱我们不要喊她的吗?今儿怎么……”

    贾环太喜欢白荷的眼睛和性格了,忍不住在她脸上啄了下,笑着解释道:“想去夹道里活动活动身子骨,看看小吉祥想不想忆苦思甜一番。”

    “想!”

    呼呼大睡的小吉祥也不知是听到贾环亲白荷的声音后惊醒的,还是后面才醒的,她翻身一骨碌爬起来,大声应了声,然后就手忙脚乱的往身上套起衣服。

    白荷见状对贾环抿嘴一笑,俯身替他整理好下面的衣摆后,又上前去帮小吉祥穿起襦裙……

    贾环真的满意非常,要是搁在前世,抛开白荷倾国的容姿不谈,只这种性格,就会让无数成熟成功的人为之倾倒。

    因为成熟的人都知道,两人过日子,再美的容颜,时间久了,也会慢慢熟悉,耐受,看淡。

    但好的性格,却不会随时间而颓色,反而能让人时时感到的温暖和幸福。

    愈久愈醇!

    更不用说,白荷还是一个比印钞机赚钱还要凶猛的女财神!

    贾家如今泼天一般的财富,倒是有一大半都是她带动的……

    在白荷的帮助下,小吉祥总算利落的穿好的衣裙,然后也抱着白荷“叭”的亲了一口。

    看的贾环哈哈大笑,对俏脸微红但依旧自然大方微笑的白荷道:“荷儿,你说咱们仨多像一家三口?我是爹爹,你是娘亲,小吉祥是闺女……”

    “呀!我和你拼了!”

    小吉祥闻言大怒,皱起一对毛毛虫眉和小鼻子,呲着一对可爱的小虎牙,还真有些虎气的朝贾环冲来。

    贾环哈哈大笑着一把抄起顶着脑袋小牛一般冲过来的小吉祥,腾空而起的小吉祥顺溜儿的搂住他的脖子,脸上的恼火早就不见了,咯咯咯的开心笑了起来。

    贾环大声道:“走喽!”

    不过又回头对笑颜如花送他们二人的白荷道:“对了,荷儿,今儿中午我在外面吃。

    不过会尽早回来,然后带你去城南庄子上转转,见见你那些师兄弟师姐妹,你们也挺久没见了。

    然后咱们再一起去买点香烛纸钱,明儿赶早,一起去北城外给岳父岳母烧点纸钱。

    就这样。

    呵呵,我走了。”

    说罢,贾环扛着吱哩哇啦欢呼的小吉祥笑着出门了。

    身后,白荷不禁泪如雨下。

    爹,女儿真的没跟错人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