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六十章 不正常的一家子
    “越发胡闹,她们什么身份,岂是能做妾的?

    老太太若是知道了,你还要你的皮不要了?

    真真是混账透顶!”

    到底还是心疼亲儿子,哪怕林黛玉是他的亲外甥女,可贾政还是压低了嗓音,才去怒斥贾环。

    还不是责备贾环无法无天,而是替他担心贾母的反应……

    这要换做是贾宝玉,那……

    贾环笑道:“爹尽管放心就是,我一早跟老祖宗说了。”

    贾政简直不可思议:“老太太会同意?”

    贾环笑道:“儿子给老太太承诺,日后定然马上封侯,搏得两个平妻之位,再将她二人一起娶进门。”

    贾政愈发目瞪口呆,道:“你马上封侯的目的,就是这?”

    这次声音就不小了,连赵姨娘她们都惊动了。

    不过除了赵姨娘和贾探春不大明白马上封侯为了什么外,林黛玉和史湘云心里都有数。

    为了的,怕是那两个平妻之位吧。

    虽然有如天方夜谭,但两人还是相信他,一定能取得侯位的。

    他说过,他从不骗自己女人的……

    贾环笑呵呵的点头道:“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愿望了,爹,儿子并没有太多的想法。

    论富贵,论权势,论银财,儿子什么都不缺,也不想再追求它们。

    这一生最大的所求,就是咱们一家人都能幸幸福福,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生活在一起。

    人生路上虽然一定会有许多波澜荆棘,会有许多坎坷甚至是惊险。

    但只要我们一家人能在一起,相亲相爱,相互扶住,再大的困难,再艰辛再遥远的路途,我们最终都能到家。”

    贾政面色古怪的看着儿子在那里慷慨激昂,又故作温馨、不伦不类的演讲,虽然话是在跟他说,可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却不时的悄悄瞄向旁边……

    贾政又气又好笑,齐人之福又岂是那么好享得?

    平常人一个正妻数个妾都闹的不可开交,例如他自己。

    贾环却搞的更复杂,真弄出个三妻四妾的名堂来,正妻还是个皇家的金枝玉叶,堂堂大秦第一郡主。

    本来这身份做儿媳已经够让贾政头疼了,可这边紧跟着又来一个嫡亲的外甥女和贾母那边的内侄孙女。

    真真是……搅和的贾政头疼不已。

    可谁让他是这混账的老子呢,见儿子为难成这般,贾政虽然心里气他没出息,可还得替他背锅。

    干咳了两声,将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贾政只觉得面皮有些发烧,心里别扭,总以为这是在配合儿子坑姑娘……

    可事到临头了,又能怎么着?

    又清了清嗓子,贾政沉着脸,目光严肃的看着贾环,道:“你自己向来都说,一定要做一个有担当的人,我一直以来也都信你,但这件事,你做的很让人失望。”

    贾环闻言,连忙站起身来,恭听教训。

    林黛玉和史湘云的脸色也变成了惴惴之色,该不会,贾政不同意她们的事吧?

    那……该如何是好?

    贾政见贾环这般懂礼,心中满意,面色却愈发肃穆,声音也愈发严厉:“她们一个是你的亲表姐,娘亲还是为父的嫡亲妹妹,身份尊重,也是你能欺负的?一个更是老太太的内侄孙女,堂堂侯门嫡长孙女,你也敢骗她?”

    贾环皱眉道:“儿子何曾欺负欺骗她们了?儿子是真心喜欢她们。”

    “还敢顶嘴!”

    贾政可能越来越有状态了,并指为剑,指着贾环厉声道:“你当为父是瞎子吗?为父一看就知,定是两个姑娘年轻不谙世事,才被你的花言巧语所蒙骗,竟相信了你。

    如今你的谎言出了漏子,所以她姊妹二人之间才会出现小隙。

    如今时日尚浅便已如此,待年月久远,小隙说不得就会变成大隙,甚至成为仇人,最后凄苦怨恨一生。

    适时家宅不宁,纵然你愿意效仿先祖奔赴边疆,可以你的性子,心里还会挂念家宅。

    为父虽未曾上过疆场,却也知沙场之上,稍有半点分心,便是丧命之地。

    如此,你害人害己,又岂是有担当者所为?

    我劝你趁早丢手才是,免得害了你的命事小,耽搁了两位姑娘的终身事大。”

    俺滴亲爹咧!!

    谁说俺爹是个腐儒书生不知变通?

    谁说俺爹名唤贾政实际上是假正经?

    呃……

    后面一种说法,好像也有点道理……

    不管了,总之,贾环心里快乐开花儿了。

    当然,他面色却极为严肃,缓缓的摇了摇头,沉声道:“爹,纵然身死沙场,儿子也一定会建立功业,搏得侯位归来,然后娶两位姐姐为妻。

    否则,儿子纵死而不瞑目。

    又所谓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何处不青山。

    所以,儿子宁死在沙场上,马革裹尸,也绝不会辜负两位姐姐的。”

    贾政站在贾环对面,被他这番狗屁不通的话给冲击的嘴角狂抽,差点就作假成真,真要拿起板子砸下去。

    这说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族学里随便哪个启蒙了的稚子,说的怕要都比这通顺!

    贾政如此以为,但林史两位女孩子却不同了。

    她们本来甫一被贾环直接曝光后,就方寸大乱。

    又遭受了赵姨娘的“猛烈冲击”,便已经处于了“半昏”状态。

    现在又经历了贾政的“勃然大怒”,更是被他发现了她二人“好妒不睦”!!

    天啊!

    对出阁媳妇而言,这可是大罪名哩。

    早先姊妹们在闺阁密语时,就悄悄的嘀咕过,好妒是做妻子的大忌,甚至还在七出之列。

    虽然姑娘们心中都不忿,可世情如此,又能怎样?

    妒是免不了的,谁也不是圣人。只盼自己的演技能过关,不被人发现就好。

    可如今两人竟被严厉的“公公”当面指出,二人心中当真是又羞又愧。

    总之,两人的心彻底乱成了一团麻,哪里还有半分清明之地供她们思考?

    因此,她们竟被贾环这一番语无伦次,没有半点逻辑性的话给感动的眼泪汪汪……

    这个时代的闺阁女子,最受不得的就是生啊死啊这些。

    尤其受不得甘愿为她们去死的人说出这些话,当真会感动的无以复加。

    对了,贾宝玉的性格大概就是受了这股闺阁清风的影响,并有些扭曲的再发展了……

    总之,就算是要林史二人现在为了贾环去死,想来她们也是愿意的,而且还会觉得这是真爱……

    两个“冤家”对视了一眼后,一咬牙,一起走上前,在贾政跟前跪了下去。

    林黛玉泪眼巴巴的道:“舅舅明鉴,环儿并未骗过外甥女,是外甥女爹爹在临终前,才将外甥女并林家所有家俬都托付给了环儿,所以,他并没骗外甥女。”

    贾环闻言差点没忍住喷笑出来,什么叫做钟灵毓秀,什么叫做秀外慧中,什么叫做小心思滴溜溜的转!

    贾环敢担保,这句话林黛玉已经在心里准备了好久好久了。

    这也是她对上史湘云的一个优势呢。

    不过贾环又有些笑不出来了,史湘云怎么办……

    史湘云自然也不是傻子,或许她心里也早就盘算过两人的力量对比,和优劣势,心中早有了对策。

    果不其然,待林黛玉说罢,史湘云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贾政,朗声道:“老爷,环儿也未曾骗过侄女。

    其实早在明珠郡主相中他前,他就已经跟老太太提过亲了。

    若非老太太劝他,身为大家子,身为贾家的族长,他得承担起族长的责任,怕是早就同我……

    所以,环儿也并未欺骗过侄女。”

    贾政怔怔的看着地上的这两个儿媳妇,奇女子啊,真真是两个奇女子啊!

    谁家的闺秀,有胆子说出这番话来?

    这些话,也是未出阁的女孩子能说的?

    她们倒是真敢说!

    再想起那个为了嫁给贾环,直接让太上皇施压,还一个人跑来作客的郡主……

    哎哟,贾政的脑袋那叫一个疼啊。

    这几个儿媳妇,没一个省油的灯呐!

    环儿,不是爹不帮你,实在是,敌情太复杂啊!

    爹活了大半辈子了,几时也没遭遇过这般难的难事啊!

    对贾环投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后,贾政尽了最后一点力:“你们都起来吧……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盼望你们能和和睦睦的在一起生活……咳咳,这个为时还早。

    总之,若是环哥儿顽劣淘气,欺负了你们,你们自可来寻我,我给你们做主。”

    “对对对!颦儿啊,还有云儿,日后若是这蛆了心的孽障敢作孽,你们只管来寻娘,娘替你们做主,捶不死他个兔崽子!”

    赵姨娘越看两人越喜欢,拍着胸脯表态道,并自动升级为娘……

    得!

    这些老爹老娘都叛变了!

    看着赵姨娘在那里大咧咧的自称娘,脸上的神色简直光彩照人,好像得了多大的彩一般。

    贾环心里也高兴,又作死跟贾政奇怪道:“爹,您是饱读诗书的文化人,又是大家子里的贵公子,和娘完全不在一个阶级上啊!

    儿子就奇怪了,您当年怎么就看上她这样的底层人民了呢?”

    “噗!”

    林黛玉真是没忍住,一口喷笑出来,然后赶紧拿绣帕掩口,担忧的看向赵姨娘,唯恐她见责。

    不过她还是多虑了,不是因为她笑的那样轻,而是因为赵姨娘没功夫管身后了,她飞快踱步上前,准确无误的拎住了贾环的耳朵,几周旋转后,在他吱哇鬼叫的求饶声中恨恨骂道:“你这个混账行子,你什么意思你?

    要是没你爹相中我这个底层人民,今天会有你这个上等人站在这里笑话娘吗?

    呸!没造化的种子!”

    “哈哈哈!”

    看着小儿态毕露,不停讨好求饶的贾环,贾政心里说不出的熨帖。

    不管这幼子在外面怎样威风八面,可在父母爹娘面前,却能这般行彩衣娱亲之事。

    想那古来孝子,亦不过如此吧。

    所谓天伦之路,也无过于斯。

    许是被这不着调的儿子给感染了,劝住了在贾小三脑门上点不止的赵姨娘后,贾政看了眼赵姨娘,对贾环感慨道:“十几年了,你和你姐姐都长这么大了,可你娘却还是和当年一般,没有一点心机成算,天真烂漫,笑颜如花……”

    这一连串的夸赞,真真是让赵姨娘快晕乎了,俏脸艳若桃花,一双杏儿眼都快滴出水来。

    “老爷啊……”

    “哎哟俺滴娘咧,走走走,林姐姐,云姐姐,咱们快走!

    实在呆不下去了,碍人眼哩!”

    贾环拉起有些傻眼儿的林黛玉和史湘云,催着要出门。

    贾探春面无表情的跟在后面,心里悲呼:

    天啊!

    这一家子,彻底都不正常了吗?

    连老爷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