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五十九章 见父母……
    尤氏没有夸口,宁国府今日准备的晚宴确实丰盛。

    各种美味佳肴,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土里藏的……

    应有尽有,珍馐美味,色香味俱全。

    连林黛玉都没忍住美食的诱.惑,比平日里多进了半碗胭脂米。

    玩笑间,一通大嚼,酒足饭饱后,天色已晚,众人便都告辞了已经疲倦不堪的贾母,各回各处了。

    贾环将贾迎春和贾惜春送回小院儿后,又对想回自己的小院儿的贾探春道:“三姐,我要去探望母亲,你一起去吗?”

    贾探春没想到贾环会忽然跟她说话,微微一怔,又看了眼他身旁的林黛玉和史湘云,略略一顿,便点头笑道:“正巧,我原是打算明儿再去,既然三弟现在想去,那就一起去吧,免得一天一个扰了姨娘。”

    贾环呵呵:“儿女去看母亲,还谈什么扰不扰的。”

    说罢,又看向身旁的林黛玉和史湘云,道:“林姐姐,云姐姐,一起去吧。”

    林黛玉和史湘云本来是两张素淡的脸,以为贾环是想借探母之事“逃跑”,逃避现实……

    可听到这句话后,两人脸上的平静瞬间打破了。

    这……

    这这……

    这可如何是好?

    两人甚至不约而同的开始整理起头发衣裳……

    有些慌张。

    “哈哈哈!”

    贾环见状大笑起来,道:“你们俩太夸张了吧?虽然是去见未来的婆婆,可又不是第一次见,下午不是就见过了吗?”

    “呸!”

    两人羞红了面,又一起啐了一口,可能又感觉两人太合拍很不自在,一人又哼了一声……

    贾环有些头大,贾探春则有些目瞪口呆。

    虽然从昨天贾环让林黛玉给他喂饭时,众人就隐隐觉得很不对了。

    可大家还是没太敢往上面想,今天看他们的眼神虽然也不大对,可还是觉得不大可能。

    可现在……

    怪不得,今天在会芳园时两人你一眼我一语的斗起嘴来,说的却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现在看来……

    竟是一出娥皇女英的故事吗?

    说来也好笑,若是贾环单独邀请哪一个去看赵姨娘,她俩多半都会打退堂鼓。

    太不像了。

    她们与赢杏儿不同,身份不同,性子更不同。

    赢杏儿那种大气绝伦的性子,别说在女孩子里,就是男人当中,都少有能及的。

    这与她从小生存的环境和受到的教养有关。

    林黛玉和史湘云自然无法像她那样,敢于大方自然的跑到未婚夫家做客,还几乎反客为主……

    矜持,和羞涩,让她们没有勇气去单独面对未来的婆婆。

    但现在情况又不同了,贾环同时邀请了两人,两人谁也不想先露怯。

    而且她们还担心,万一她说不去了,她却去了,怎么办?

    这件事上,是绝不能露了下风哒……

    所以,两人只能表情有些僵硬的,干巴巴的跟在贾环身旁,和面色同样古怪的贾探春一起朝东南院走去。

    ……

    贾宝玉院。

    贾宝玉被抬回来后,头就一直藏在枕头里,不肯露出来。

    尽管吃晚饭的时候,他笑的还算开怀,因为林黛玉和他一起挨着贾母坐的,还与他说了两句话,虽然不咸不淡……

    可他被婆子们送回来后,却有些无法面对屋里人了。

    不是不敢,而是……心虚。

    尤其是在贾环今日教导他的那番要有担当的话后。

    院子里气氛压抑的,有些瘆人。

    几个平日里负责在院子里清扫的小丫头子早早的被晴雯打发了出去,然后她也冷笑一声,不知是在笑贾宝玉还是在笑袭人,随之,摔了帘子出去了。

    平日里最温婉不过的袭人,此刻面色却和王夫人有些像,木木的。

    不过好在,她还知道自己的职责,手里端着一个盛满热水的黄铜脸盆搁在床榻边的架子上,洗了洗帕子,拧半干后,要给贾宝玉擦身子。

    她也不喊他,只是默默的将他的手拿起,用帕子轻轻的擦了一遍,放下,又擦另一只手。

    擦完手后,又将胳膊上的袖子轻轻撸上去,细细的擦胳膊。

    无言,温柔,但氛围却有些僵,贾宝玉也依旧不肯抬头。

    似乎像是闹别扭的夫妻,谁也不肯先伏低做小……

    本来袭人不该如此,可是……

    他答应过她,会抬举她做屋里人,如今却进了别人。

    宝玉房里的丫鬟从来都是以她为首,可等金钏进来后,她却要喊人奶奶……

    ……

    袭人擦完胳膊后,又小心翼翼的褪去贾宝玉的中衣,疼的他“嗳哟、嗳哟”叫了好几声,最后还是给她咬着牙褪下去了,因为还要擦屁股,擦腿……

    看着贾宝玉腿上屁股上那一道道青紫僵痕,袭人终于忍不住打破沉默了,长叹息一声,心疼道:“我的娘,竟然打的这般狠……

    你但凡能听我一句话,也到不得这般地步。

    为了那些没来路的人,也不知挨了多少遭骂了,偏你还是不听。

    幸好没动得筋骨,倘若是再打狠些,打出个残疾来,可叫人怎么样呢?

    值当吗?”

    贾宝玉也肯抬头说话了,他下巴枕在枕头上,轻轻一笑,道:“别说这顿打,就是再挨十回八回也值。

    为了他们,死也愿意。”

    “你……”

    袭人闻言,着实气结,摇头不语,落下泪来。

    贾宝玉感觉腿上一凉,扭着脖颈回头看去,赔笑道:“好姐姐,快收了眼泪吧。

    不是我不成器,不听你的话,实在是……

    如今,也只有他们肯同我一班,愿意跟我说说话了。

    也只有他们,才懂我的心。”

    袭人闻言,心里不觉也为贾宝玉凄然,一边轻轻的给贾宝玉擦着伤处周遭的地方,一边低声埋怨道:“姑娘们也太现实了些,三爷没起来前,一个个都围着你,现在却……尤其是林姑娘,当初若不是……”

    “好了。”

    贾宝玉声音微微加重了点,不过随即又和缓下来,道:“想来,林妹妹也是为了感谢老三陪她回扬州的缘故……”

    只是,面色到底黯淡了下去……

    他头歪在枕头上,目光透过雕花窗子,看见屋外一轮寒月升起,皎若玉盘。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似一朵轻云刚出岫。

    娴静犹如花照水,

    行动好比风扶柳。

    林妹妹……

    ……

    “咦,小鹊,干吗呢?端盆水,我娘洗脚睡下了吗?”

    贾环带着林黛玉和史湘云还有贾探春,一行四人走到了赵姨娘小院儿后,看见丫鬟小鹊端着一盆水往外走,顿时好奇道。

    小鹊如今虽然还是拿着三等丫鬟的月钱,一月五百钱,但这基本上只能算是赵姨娘的一点恶趣味吧。

    不说别的,单贾环每月给她的赏钱,都比她一年的工资还高……

    小鹊看到贾环一行人先是一怔,再一闻言,面色陡然火烧起来,支吾了两句后也没说清,最后只说了句老爷也在里面,就端着盆子匆匆离开了。

    贾环莫名其妙,撇撇嘴,便带着姊妹三人进了屋。

    屋内,赵姨娘正服侍贾政用茶,两人的神色都比在荣庆堂时好的多……

    见四人进来后,两人都是面色一怔,赵姨娘却随即高兴起来:“哟,姑娘们怎么想起到这边来了,那么远的路,快进来坐,快进来坐。”

    说着,赵姨娘竟绕过了笑的满脸灿烂的贾环,去招呼林黛玉和史湘云,尤其是史湘云……

    因为赵姨娘早已经听说,贾环相中了她。

    至于林黛玉,她还没听说。

    不过碍于贾母的面子,她倒也没有冷落。

    贾环为了不事后难做人,直截了当,开门见山的对赵姨娘道:“娘,林姐姐和云姐姐都是你儿媳妇,你别厚此薄彼啊!”

    “嘎!”

    赵姨娘脸上的笑容瞬间定格,一张樱桃口张的老大,一双好看的眼睛也睁的有些夸张,她猛然回头,满脸惊奇的看着贾环,不敢置信道:“真的?”

    贾环笑着看了看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火烧云似得脸,有些得意的点点头,道:“真的,都是。”

    “啪!”

    赵姨娘劈头就朝贾环得意洋洋的脑门上拍下,而后激动道:“儿砸,你真是太行了!”

    贾环有些憋屈的摸着额头,看着激动不已的赵姨娘埋怨道:“娘,你怎么越来越暴力了?以前你是只动嘴不动手的女君子啊。”

    赵姨娘哼了声,道:“我儿子那般了得,打了这个打那个,我这个做娘的也不能落后太远。我不能打别人,打你总可以吧?”

    说罢,不理一脸哭笑不得的贾环,拉着尴尬的不得了的林黛玉和史湘云去说话了。

    对赵姨娘来说,高高在上的赢杏儿怕是很难当她的儿媳妇,她也没指望那等金枝玉叶会认她一个妾,尤其还是出过府的妾做婆婆。

    就算赢杏儿肯,怕是贾母都不肯。

    所以,赵姨娘只能认贾环最初的目标,史湘云当儿媳。

    至于郡主是正妻,若是史湘云现在过门只能当妾的问题,在她看来根本都不算是问题,老娘还是妾呢,那又怎样?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贾环竟这般能干,不仅拐来了老太太的侄孙女,还将老太太的心尖子,她的亲外孙女也给拐来了。

    哎哟哟!

    多俊俏,多体面的两个儿媳妇啊!

    原本在赵姨娘的计划中,等贾环长大后,能找一个家里开当铺出身的儿媳妇就很好了,也算是再找一个出货渠道……

    现在看看,多好!

    只可惜她只长了一双手,又没有王熙凤那种八面玲珑的手段,招呼不过来两个人。

    这个时候她终于想起了站在一旁一段时间的亲生女儿了:“瞎站着干什么?没听你弟弟说吗,这两个都是你弟妹呢!你这个当大姑子的,还不赶紧招呼着?”

    贾探春嘴角抽了抽,埋怨道:“林姐姐是我姐姐,你别乱叫。”

    赵姨娘瞪她:“我不知道她是你姐姐吗?可以后她就是你弟妹了!

    啰嗦什么,你招呼云儿,我来招呼颦儿。

    云儿啊,你别多想,颦儿丫头身子骨弱一些,咱就多照顾她一些,是一家人呢,对不对?”

    史湘云有些傻傻的看着赵姨娘,点了点头,又摇摇头。

    其实从贾环开门见山的说她们是赵姨娘的儿媳妇起,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的大脑就直接宕机了……

    再看赵姨娘这般夸张离奇的表现,她们就更不知所措了。

    贾环也不救她们,既然跟了他,那就一定得适应他这个奇葩的娘……

    赵姨娘虽然现在是单住在荣国府这边,那是因为有贾母老太太在上面压着,不许她跟到贾环那边去做耗。

    可日后等到贾母驾鹤西去后,贾环早晚还是要将她接过去的。

    毕竟,赵姨娘是她的生母,没有让堂兄代养的道理。

    所以贾环乐得让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个,早早的和明显差几个阶级成分的婆婆接触一二……

    当然,他现在也没功夫救她们,因为贾政一张脸虽然还没成铁青色,却也合不拢嘴的怒视着他。

    这都是什么名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