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冤屈
    “老祖宗,咱就不说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了吧?姨妈和姊妹面前,您好歹给孙儿留些面皮!”

    贾环见众人不住的打趣他“嘲笑”他,更麻烦的是,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他不知道该先看谁,若是平常倒也罢了,可是今儿两人好像已经在闹小别扭了……

    着实有些撑不住后,贾环连连求饶道。

    “呸!”

    贾母啐了一口,既嗔又恼道:“你也知道要面皮?那你为何就不能给我省心一点?

    那镇海侯若是寻上门来,岂不是还要我陪着这张老脸替你背锅?”

    贾环拍胸脯保证道:“老祖宗尽管放心,镇海侯绝不敢来。

    他不但不敢上门找事,还得给我陪消气银子!”

    贾母有些凌乱道:“你打了镇海侯世子,他还给你赔消气银子?你有脸去讨?”

    贾环哈哈笑道:“我自不会去,这种事都是女人去做的……

    皇太孙说了,让我最近不要省钱花,杏儿会去镇海侯府帮我讨足养伤的银子的。

    所以,今儿孙儿大方一回,老太太,姨妈,还有诸位嫂子姊妹们,你们随便开口,随便点菜,府里做不了的让东来顺去做,东来顺做不了的,就到都中别家酒楼里去订!

    咱们今儿也吃一回大户,让镇海侯掏银子!”

    众人闻言,没有大笑,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干。

    画风不大对啊……

    刚还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大气概,怎么一转眼,成了吃软饭的了?

    我们又不是没饭吃,去吃你未婚妻从别人家敲诈来的黑银子。

    你不要脸吃软饭,我们还要脸呢。

    尤其是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个,都觑着眼斜瞄着贾老三。

    她是正妻,我们还是平妻呢!

    谁要吃她的银子?

    她们不乐意,倒是薛姨妈笑的灿烂,拉着贾母的手道:“哎哟哟,这敢情真是一家子啊!

    一个皇太孙小舅子,一个爵爷姐夫,再饶上一个郡主夫人!

    哈哈哈!这镇海侯府能不头疼,敢不掏银子赔不是吗?”

    贾母闻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心里对赢杏儿绝对是一万个满意,却跟薛姨妈“抱怨”道:“杏儿郡主原是不会做这些事,都是跟着我们家这个小泥腿子学浑了。

    人家堂堂的金枝玉叶,哪里会做这种事?还不是被我这三孙子给教坏了?”

    薛姨妈闻言哈哈大笑道:“老太太,我看啊,你心里喜庆的不得了呢!

    这么会把家的孙媳妇,又那般贵重,哪儿找去?

    可不正是兴业旺家的福兆?

    环哥儿那边,也正缺这么一个能镇住局面的内当家,真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贾母被拆穿后,也不再装了,笑的很爽朗,道:“谁说不是呢,杏儿多好的丫头啊,能相中环哥儿,是他的福气,也是我贾家的福气。

    不是我夸她,我家里这么多孙女孙媳妇,哪一个都比不得她。

    这满府的丫头里,我看,就你家宝丫头和她有些像哩。”

    薛姨妈闻言,眼睛一亮,却连连摇头道:“宝丫头哪能和郡主比,老太太过赞了,过赞了。

    她啊,性子古怪的紧,远不及府里的丫头,更没有郡主大气。”

    贾母摇头,对薛姨妈感慨道:“论大气,这世间还有哪个女子能和杏儿郡主比?

    一开始,她许是有些私心,怕被朝廷指婚,去抚蒙古,或是去抚西边的缠回、南边的番王。

    国朝以来,为了安抚周边,朝廷嫁出去的公主郡主还少了?

    可有哪个是长命的?多活不过二十来岁就去了。

    唉,想来也是她年纪快到了,心里怕,这才草草的相中了环哥儿,然后托太上皇压了下来。

    我不怕给你说,当初我虽然也觉得是喜事,但心里也还是有些疙瘩,怕她进门后端着郡主的架子,不仅不给我们做长辈的立规矩,还得我们去给她行国礼,那府里哪还有安宁?日子也不受用。

    环哥儿当初更是反对不愿意,说他心里已经有人了,说别说是郡主,哪怕是公主他也不要。

    还是老婆子我苦口婆心劝他,既然身为大家子,就要承担大家子的责任,更何况你如今还是族长!

    环哥儿是个懂事的,逼不得已,当时是含着泪,咬着牙,这才应了下来。

    可谁也没想到,杏儿郡主竟是这般好的一个丫头,初次来我屋里,便坚决不让我这个老婆子行国礼。

    就连她们姊妹们,也只让初次见面行一次礼就罢,日后只以家礼相见。

    你说说看,这等教养,多好,多难得啊!

    环哥儿以前夸口,说他是天生富贵,我原以为他是在大吹法螺,如今看来,可不正是天生的大富贵?”

    薛姨妈闻言,也连连点头赞叹道:“都是好孩子,都是好孩子。”

    贾环在一旁,一开始听的还高兴,可后来发现林黛玉和史湘云的脸色越来越不自在,顿时听不下去了,赔笑插口道:“老祖宗,姨妈,您二位能不能等说私房话的时候再夸我,我是个面皮比较薄的人,很容易害羞的。”

    “噗!”

    原本心中又开始自怜身世的林黛玉,听闻此言后,没忍住给喷笑出来。

    姊妹里,或许就属她和小惜春最喜欢听贾环不着调的满嘴胡言,觉得贾环这般大有趣。

    史湘云也敛去了伤感,她倒是没有伤感自己的身世凄惨,远不如赢杏儿。

    她是在伤感贾母那句贾环“逼不得已、含着泪、咬着牙,才答应下来”给打动了。

    贾环从未给她说过这件事,她也没想过,贾环会因为她而流泪。

    尽管贾母没说贾环心里的那人是谁,但史湘云确信,那就是她!

    眼前这个笑的没脸没皮,没羞没臊的男孩子,居然曾经为了她拒娶郡主,更为她而流泪,可想而知,当时他心里是怎样的煎熬和艰难,但他却从没跟她说过……

    史湘云感到心疼。

    不过,她的性子比较爽朗,不会让悲伤留在心里太久,只将美好的记忆藏在那里。

    看到那张脸笑的那般灿烂,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如果说林黛玉如同清泉边的一株水灵灵、脆莹莹的水仙,那么史湘云,则是一朵空谷幽兰。

    哪怕身边环境尽是一些枯枝败叶,她却依旧能笑迎朝阳春风。

    ……

    贾母也喜欢贾环的胡闹,她先指了指贾环,却又忽然指向一旁站在下方的王熙凤,“怒视”道:“环哥儿早先不是这般,我早晚弄不明白,他怎么会成这样。

    现在想来,怕不是都跟你这个二嫂学的吧?

    如今竟也成了泼皮破落户!”

    “哈哈哈!”

    这就太可笑了,多咱时间能看到王熙凤这般冤屈过?

    众人忍不住大笑起来,贾宝玉也趴在那里偷偷笑的打跌,只有当眼神扫向姊妹间的林妹妹时,神色才会黯淡下去……

    王熙凤多会配合,一脸窦娥似得冤屈感,却更有喜色,娇诉道:“好祖宗诶,您可要看仔细了再断案!

    您要是这般断案,那断出来的可都是冤案哪!”

    说罢,又对笑个不止的薛姨妈抱屈道:“姨妈,您给评评理!

    我要是有老三那般能干,怕不早也娶个郡主?

    就是郡主娶不成,县主也成啊!”

    众人闻言,愈发喷笑,贾母更是笑的快上不来气了。

    正要再说些什么,却见堂外一阵招呼声,而后门帘掀起,尤氏提着一个食盒进来,身后跟着贾惜春,也学着端着一个小点的食盒,再后面就是一长溜儿的丫鬟婆子。

    人虽多,但走路时却连裙角都扬不起,更没什么声响了。

    这让很重规矩的贾母看了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对屈膝一福的尤氏道:“你这是做什么?还都装到这边来。”

    尤氏笑的灿烂,道:“我们爷多咱功夫就叮嘱过,那边做了甚好吃的,就多拣好的送到这边,给老祖宗进用。只是之前三爷一直很少在府上用饭,我们也就没做甚稀罕的好吃食。

    今儿恰好姊妹们都过去了,三爷嘱咐我多做些好的。却不想快做好了,姊妹们转眼间又都去了。

    这不,那么些个好菜,原也准备先各挑选一些给老祖宗送来,如今干脆就全端来了。也算是我们进的一份孝心。”

    尤氏说罢后,贾环连忙声明:“老祖宗,提前说好,孙儿是几次三番恳求大嫂,唤我老三就是,偏她不听,人前人后的喊什么三爷。您今儿可得好好说说她,不然我实在不好意思。”

    贾母摆了摆手,道:“说她什么啊?这是原本就是我的意思。

    你年纪太轻,一个人在那边支立门户,还担着一个族长的位子,本来就是爷。

    不立好规矩,怕谁都不服你。

    你尤大嫂子是个明理的人,知道你心里敬她就好,不在这个,你也别不自在那些。”

    贾环咂摸了下嘴巴,点点头,无语。

    老太太话虽这么说,可其他人谁不是明白人?

    贾母的心中,怕是第一个担心不服贾环的人,就是尤氏,才特意让她称呼贾环为三爷,压着她。

    不过尤氏却也是个明白人,听贾母这般说,脸上一点违和的神色都没有,笑的还是那么灿烂,道:“到底是老祖宗,考虑事情深远,也是老祖宗疼三爷呢。”

    贾母呵呵笑道:“我的亲孙子,我不疼他疼哪个?

    好了,都起来收拾收拾,咱们也别辜负了他们的一番心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