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五十七章 虎皮和大旗
    曾几何时,在她面前连头都不敢抬起、上不得台面的熊孩子,如今已然成了整座贾府的支柱,可以当面硬憾于她,甚至,凌压于她……

    这段掷地有声的话,将王夫人逼到了角落里,也让堂内众人,看向贾环的眼神愈发异彩连连。

    谁敢?

    这是何等自负,何等自信,又何等霸气的宣言!

    戏文里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想来也不过如此吧?

    只有王夫人心里恨的咬牙,先不说族人有没有这番能耐,就是有,他敢到贾环跟前说这番话吗?

    怕是今晚刚说完,明天就可以出殡了。

    王夫人出身的王家也是世家豪门,既然是世家豪门,里面的阴.私事就绝不会少。

    为了利益,为了上位,别说手足兄弟之间相残,纵然父子之间,有时都难以幸免。

    更何况所谓的族兄?

    王夫人觉得,贾环这是吃的灯草灰,放的轻巧屁……

    不过,事已至此,对方势大,又有老太太在后面杵着,她不得不避其锋芒。

    每次想起老太太今天说的那句,代她去后面庵堂瞧瞧的话,王夫人都会觉得遍体生寒。

    整个贾府里,除了老太太的那几个养在深院成年累月不见天日的老妯娌外,大概也只有王夫人切实的领教过老太太的手段。

    当年她刚进贾家门时,和古灵精怪的小姑子贾敏相处不谐。

    玩儿脑筋实在玩儿不过后,她忍不住动了几次阴.私手段,结果惹的贾母勃然大怒,当时差点就令贾政写下休书。

    也从那会儿起,王夫人曾经在娘家的泼辣能干的性子,和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处世法子,渐渐敛起。

    先荣国贾代善战殁后,太上皇赐予贾母的那柄玉如意并没有用在两府承爵人身上,因为他们都毕恭毕敬。

    但却用在了不少活跃蹦跶的贾族族人身上。

    想起那些人的下场……

    王夫人从此开始信了佛。

    所以,她绝不愿彻底激恼老太太。

    深叹息一声,王夫人不愿对贾环低头,而是看向贾母,道:“老太太,如果非让她给宝玉当屋里人,媳妇只有一个请求,想让她先到老太太跟前待上半年,让老太太好好调理调理。媳妇不会调理人,调理了十几年,结果调理出……只能看老太太的了。”

    众人闻言,再看向王夫人的眼神,都有些微妙起来。

    木头人也开始转心肠了吗?

    那以后……

    好话谁不愿听?

    尤其是很少说好话的人,拍起马屁来,让贾母的脸上都开始放光了。

    在贾家奔向和谐大家庭这一宏伟目标的前进路程上,最大的障碍,就是王夫人和贾环,尤其是王夫人。

    如果这两个人能相安无事,那贾母每天睡觉都能笑出来。

    那日子,该是多么的和谐美好啊。

    眼看着贾家每天都蒸蒸日上,贾家威名再次在大秦勋贵圈子里树立起来。

    最近上门来给她请安的勋贵命妇们也越来越多了,品级亦是越来越高。

    虽然有些不耐其烦,但就目前来说,她还是很喜欢这种感觉的。

    好像又回到了她年轻的时候,荣国尚在的时候。

    如果,王夫人再能转过弯来,别老是自己寻死,还拉着全家人都不痛快。

    那贾母觉得,人生差不多可以算是完美的了……

    所以,这个要求她可以答应。

    不过,她也不傻……

    “那就,先把名分定下来,然后再跟我一段时间,我帮着调理调理。

    我看着,其实还是个好丫头。

    能有那个烈性和心气,就不算坏的。

    环哥儿有句话说的很好,做不到的承诺,就不要轻易给出。

    所以也算是宝玉的错……

    不过,这件事就算是揭过了。

    环哥儿说的很对,在咱们这样的人家,哥儿到了这个岁数,本就是常事,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像他自己说的,他自己见到好的就想往锅里扒,宝玉和他比,已经算是好的了。”

    贾母一番话,说的也很有智慧,打一边捧一边,然而再反过来,捧一边又压一边。

    贾环在众人的戏谑目光和嗔怒目光中,嘿嘿一笑,抓了抓头发,道:“这个我以后肯定和宝二哥学,再不扒拉了,现在的就正正好,多一个不要,少一个不干!”

    “呸!”

    贾母啐道:“你还要脸说?你自己可记下了,这是你自己说的。这一个个的我心里都有数,要是再多出来,那我老太婆可不认了!”

    贾环拍着胸脯保证:“老祖宗,能上牌位的基本上都给您见过了,还有一个没见,是因为一些不方便说的事情……”贾环压低着声音,眼睛神秘的对贾母使了个眼色。

    贾母哪看的懂啊,可她知道,这个孙子在外面是做大事的,想来应该是和这些大事有关,或是和哪家权贵联姻?

    也不知日后她知道那位其实是个女反贼,该是什么样的心情……

    但不管怎么说,既然贾环给她使了眼色,她就不能拆台,严肃的点头道:“嗯,那我就心里就有数了,你不许再多了,才多大点年纪,怪不得给你宝哥哥说好话,怕是也在给你自己找借口吧?我竟没看出来,你一个小小人儿,竟是贪花好.色之徒!”

    众人一阵哄笑,之前的压抑一扫而空。

    就连贾宝玉都趴在枕头上颤着脑袋偷笑中……

    史湘云哈哈大笑,明显在嘲笑贾老三。

    而林黛玉,则羞颜如花的抿嘴嗔视着贾环,可不就是个色.痞子吗……

    其他姊妹们都纷纷掩口偷笑。

    在这个时代,其实这真非什么难堪之事,只要不要像以前贾珍贾蓉父子俩那样乱来,说不定还能得一个风.流的美名。

    贾环则有些哭笑不得的喊冤道:“天地良心啊老祖宗,您又不是不知道,孙儿武功大成前,是不能那啥的!

    所以不管怎么算,也不能把孙儿看成贪花好.色之徒吧?”

    “呸!”

    “呸呸!”

    “呸呸呸!”

    除了贾宝玉外,满屋子女人都羞红了脸,在啐贾环。

    不过气氛也愈发喜庆,大家一起啐完后,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贾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也跟着大笑,模样自得。

    薛姨妈大笑罢,非常感慨的对贾母道:“看起来,家里还是要有一个能抗的起事的哥儿才好,前面儿还闹的让人揪心,可几句话就又让大家高乐了起来。难得,难得!”

    贾母闻言,瞪了眼自得不已的贾环,对薛姨妈连连摆手道:“姨妈快别再夸他,快别再夸他了。

    哪天他不给我找点事,惹点祸,老婆子我就要烧高香了。

    我现在都不敢问他,最近又打了哪家的子弟,只怕这颗心承受不住!”

    堂上众人又是一阵大笑,林黛玉抿着红润润的小嘴巴,美眸柔软的看着贾环,笑道:“环儿,你最近还算老实,没再欺负人吧?”

    众人闻言,赶紧看向贾环。

    贾环闻言,对林黛玉尴尬一笑,嗔道:“林姐姐瞧你,老祖宗刚才说了不想听,偏你又问……”不过看到林黛玉小嘴撇起时,立刻又动摇,退步道:“等咱们下去了悄悄说。”

    “呸!你爱说不说,谁和你悄悄说!”

    林黛玉俏脸通红,嗔了贾环一眼,羞恼道。

    众人又一阵笑声,贾母却不笑了,狐疑的看着贾环,道:“你才回来两天,昨儿还在宫里大闹了场,环哥儿,你真又跟人动手了?”

    众人也不笑了,安静下来看着贾环,不过,除了贾迎春担忧的微微皱起眉头外,其他的姊妹怎么看着一脸的期盼呢?

    难道说,妹纸喜欢爱打架的男孩儿,古便有之?

    贾环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对贾母笑道:“也没甚大事,就是把镇海侯世子给捶了两下。”

    “啊!”

    一阵惊呼,好像还夹杂着点兴奋……

    贾母不兴奋,她年纪大了,最受不得刺激,皱眉沉声道:“打的可严重?”

    贾环连忙解释:“不算严重,就打了两下。”

    贾母再问:“打哪儿了?”

    贾环嘿嘿干笑了两声,道:“好像是……打脸上了。不过老祖宗您放心,虽然打出了点血,但真不严重。

    不过他后来是挺惨的……”

    “那又是怎么回事?”

    贾母闻言又是一惊,连忙问道。

    贾环笑道:“后来皇太孙也来了,听孙儿说李家那小子不像话,他大怒之下,又让人把他给捶了一顿。

    老祖宗您想啊,像孙儿这么善良的人,下手自然不会有多重,了不起流点鼻血也就是了。

    可皇太孙多狠哪,使人差点没把李家小子那张破嘴里的牙给敲光,嘿嘿嘿!”

    众人闻言,彻底麻木了……

    这什么人哪?

    打个架还能找皇太孙帮忙?!

    镇海侯世子到底倒了几辈子的霉,才会和这个不讲理的霸王打架?

    堂上众人都巴巴儿的看着在那里故作羞涩的贾环。

    薛姨妈的眼睛明亮,盯着贾环看了半晌后,又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她那面色一阵青红不定的姐姐王夫人。

    姐姐啊,贾环都到了这个地步,你一个内宅妇人还想和他较劲,不是自找不痛快又是什么?

    噎了好一阵后,贾母又道:“那最后呢?”

    贾环笑道:“后来皇太孙让人压着李武那小子去镇海侯府了,皇太孙警告镇海侯李翰,若他儿子再猖狂,李家未来堪忧!”

    “嘶!”

    懂得这句话分量的人都不禁倒吸了口冷气。

    说此话的人,可是未来的天下至尊啊!

    真要让他给惦记上了,那李家未来能有好日子过?

    床榻上的贾宝玉不知怎地,心中生起了与李武同命相怜的感觉,想来,那镇海侯世子,如今也跟他一般,趴在床榻上忍着痛吧?

    不得不说,贾宝玉太天真了。

    镇海侯比较能生,有三个嫡子,还有三个庶子。

    但镇海侯位却只有一个。

    折了个儿子,他还有五个,哪怕五个都折了,他还能再生。

    但镇海侯,一旦丢了,就再也没了。

    所以,李武的下场,比贾宝玉凄惨百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