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五十二章 父子
    第三百五十二章父子

    贾环眼神不经意间从贾环身后的门客身上扫过,然后无力的对贾政笑道:“爹,您太夸张了,儿子不过是昨日的伤还没好,今天有点累而已。

    其实我还是可以站起来走路的,就是……想着爹您也不是外人,心地那么好,那么慈爱,不会跟我计较那些俗世之礼,所以儿子就没起来站规矩。

    来来来,爹您也坐下说坐下说。”

    看着这顽劣的混账行子这般无法无天,贾政满腔的怜爱幼子之心,顿时变成了又好气又好笑。

    不过,看贾环虽然脸色难看,声音底气也不足,可眼神里并无灰败之色,贾政还是松了口气。

    顺势坐到了贾环旁边的椅子上,然后才有功夫看那忠顺王长史,被他不成人形的模样给惊了吓,干巴巴道:“环哥儿,你这是……”

    贾环体若无骨似得靠在椅背上,懒洋洋的道:“就是这个阉庶,脑子里进水了,跑到荣国府来冷嘲热讽,还敢将爹你气得吐血。

    儿子今天若是不能把场子找回来,以后还怎么在圈子里面混?”

    虽然贾政也是个不小的纨绔,但他从来自诩为读书人,对衙内圈子里的风气极度看不上,不悦的看着贾环道:“虽不读书,但连好话都不会说吗?”

    贾环嘿嘿一笑,道:“好好,我再来一次……

    呔!此腌臜阉庶者,胆敢气怒吾父,实乃无法无天之狂徒妄贼也。

    哇呀呀呀,气煞俺也!

    看俺杀他个……哎哟!”

    没作完,被贾政一巴掌轻轻的敲在了脑门上。

    不过,看着贾环那副小儿顽皮样儿,贾政自己先忍不住大笑起来,身后的一干清客们也跟着笑的极为豪迈……

    笑罢,贾政对贾环道:“罢了,既然他已经受到了教训,那就放了……”

    话没说完,忽地,从外面走来一门房,跪下道:“启禀老爷、三爷,外面来了一群人求见三爷,为首之人说他是忠顺王长史,特来求见三爷。”

    贾环闻言,眉尖一挑,看了眼跪在那里彻底面若死灰的前任长史,对面色讶然的贾政道:“这就是所谓的豪门无情吧,爹,咱们见见这个新长史?”

    贾政有些犹豫,道:“环哥儿,论国礼……”

    贾环心里好笑,面色端正,道:“爹,您放心,若是忠顺王亲至,儿子肯定给他施礼问安。可现在是他的一个长史,咱们就不用太怕了吧?”

    贾政辩解道:“为父不是怕……”

    贾环呵呵一笑,还不忘气喘两声,道:“那就见见,看他要说什么。”

    没一会儿,外面就进来一人。

    依旧是白白胖胖的富态相,一张脸上堆满了笑脸,不过声音没有之前的王长史声音尖锐跋扈,而是充满了谄媚和讨好:“奴婢桂喜,给贾爵爷和贾大人请安了。”

    贾环皱眉笑道:“娘的,怪不得是个死太监,一点文化都没有。

    有把老子放在儿子后面提的吗?

    你这样能有儿子才是见鬼了。”

    “环哥儿!”

    虽然心里熨帖,可贾政还是听不得贾环当人面说这种刻薄之言,极为不悦的喝了声。

    贾环无奈的抽了抽嘴角,笑道:“好好,我好好说话……

    桂喜,忠顺王派你来有何贵干?

    他宠爱的小受又不见了吗?”

    桂喜面色一阵青红,却不得不赔笑道:“爵爷说笑了……是这样,因为王烩自作主张,擅闯潭府,并险些气坏了老大人。

    王爷他老人家心中着实过意不去,言道你我两家实为亲家,既然结了秦晋之好,那么老大人也算是王烩的主子。

    而他这奴才却不懂得敬主,反而恶奴欺主,着实可恨。

    因此,王爷除却吩咐将王烩交由爵爷随意处置外,还派奴婢将他的家人老小都送来了,也任由爵爷处置。”

    本来老实跪在地上的前王府长史闻言后,“呜呜”呜咽了两声,却极有规矩的没有大声求饶,只是玩儿命的磕头,本来就血糊糊的脸,没磕几下就愈发血肉模糊了。

    “行了行了……”

    贾环自己倒是无所谓,他是从武出身,对人身体骨骼强硬度都有了解。

    知道额头乃是人体最硬的骨骼之一,轻易磕不坏……

    不过他见贾政皱起眉头,面露不忍之色,就阻止道:“磕头都磕的那么丑,吓谁?”

    桂喜也是个有眼力的人物,不然也不会趁机“上位”,他看出贾政的不忍,讨好道:“老大人着实不必对此人心慈,大人出身公府,天生尊贵,不知外面俗事。

    说起来,这位王烩,真真不是个好东西。

    以往在外面,背着王爷,仗着王府的势,作威作福,是黑了心肝的索取贿赂。

    若他只是贪些钱财倒也罢了,可他明明只是个内监,却偏喜好女色。

    而且,还专喜欢官宦人家的闺秀。

    为了这,他不知逼的多少人走投无路。

    有的人委曲求全献上女儿,有的人刚性一些,不受威胁,他就打着王爷的旗号,使人整治此人,逼的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将人投入大牢后,他就不怕别人女儿不就范了。

    不过,也有烈性些的女人,被他用怪法儿折腾后,就上吊了。

    这样的人,他府上一年不知抬出去多少。

    还有他家人更……”

    “够了!这个无法无天的贼子,这个没有王法的混账,他怎么敢?他怎么敢?”

    贾政是个纯正书生,哪里听得这种事情,竟气的浑身打起摆子来。

    贾环好笑道:“爹,消消气,消消气!

    这大千世界既然有咱们爷俩这样的大善人,自然就会有他们那样的大恶人。

    爹您和他们置气做甚?

    打发了就是。”

    贾政听贾环说的轻描淡写,但内中寒意却又让他忍不住心软,不忍道:“环哥儿,你……你不会是想要……这不好吧?”

    贾环忍不住呵呵笑出来,先一步起身,然后回身轻轻的搀扶起贾政。

    贾政怕他累着,忙不迭的自己站了起来,反而招手要扶他。

    贾环面上的笑容愈发和煦,对贾政道:“爹,方才皇太孙替太上皇教训了儿子,说是,让儿子多长点心眼儿,做人别那么实诚,不要是个人都能拿我当枪使,儿子深以为荣,并深受教训……

    王烩作怪,是他还是忠顺王长史时做下的恶事,与咱们何干?

    咱们没必要为别人的过错去善后,对吧?

    而且,咱们又不是大理寺衙门,可以随意判人生死。

    就算他王烩十恶不赦,自有朝廷法度处置。

    咱可不能做知法犯法的事,这可不是咱家的家风。”

    贾政闻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赞叹道:“你要多谢太上皇和皇太孙的教导才是,能让你明白这些事理,真真是难得的皇恩浩荡啊!”

    贾环闻言后眨了眨眼睛,连连点头,笑道:“父亲所言甚是……”

    而后又回头对傻了眼儿的两任王府长史道:“行了,与我贾家有关的事算是了结了,你们去吧。

    对了,桂长史,劳烦你带个话给我岳父,就说小婿多谢他人家的好意了。”

    桂喜一张脸也不知是哭还是笑,干巴巴的皱在那里,不知如何交待。

    贾环却没有再理睬他的意思,对一旁的韩大点了点头后,便搀扶着哭笑不得的贾政往后宅走去。

    虽然心中焦虑万分,可给桂喜十个胆子也不敢喊住贾环,所以他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上任以来的第一个任务以失败而告终……

    “请!”

    面无表情的韩大对他大手一挥,送客。

    ……

    “爹,您先去老祖宗那里,我随后就到,儿子还要先去接个人,办喜事。”

    进了二门后,众门人清客退下,只有贾政和贾环父子俩继续往里走。

    到了贾母院前,贾环对贾政笑着说道。

    贾政闻言皱眉,道:“你身子骨伤成这般,还混闹什么?哪来的喜事?”

    贾环哈哈一笑,挤眉弄眼道:“爹你只管进去便是,保管是喜事。”

    贾政拿贾环无法,父纲不振久矣,只好对他白嘱咐一声:“你走慢点……”

    贾环笑着点点头,然后拄着黑滕拐棍,绕过贾母院,往后头走去。

    贾政站在贾母门口,看着儿子的背影,面上有些伤感。

    不知何时起,这个曾经让他颇为头疼的幼子,竟然承担起了整个贾族的重担。

    唉,真是苦了他了,看看他,才多大一点,连走路都需要拐棍了……

    咦?

    贾政的面色忽然古怪起来……

    一般情况下,只有腿脚不便的人才会拄拐棍。

    用手臂和拐棍的支撑力量,来减轻腿脚的负担。

    通常而言,拄拐时,拄拐那一侧的腿脚受力会减轻许多,但也因此,会显得有些飘,有些晃悠。

    可是贾政此刻却看到,贾环明明是右手拄拐,可怎么会是左腿左脚在飘忽呢?

    太古怪了吧……

    或许感受到了身后注视的目光,亦或是自己也发现了这个破绽。

    忽地,贾环在原地跳了下,左脚换右脚,走了两步,嗯,自觉和谐了许多,便继续往前走。

    走了两步后,又停下来,回头朝着瞠目结舌的贾政,灿然一笑……

    有些深色的俊脸,映衬着满口的雪白牙齿,在阳光下显得有些耀眼。

    再看对自己挤眉弄眼,贾政几乎气结,一张脸都微微狰狞了起来。

    想起方才他看到这孽子的惨样,心疼的只落泪,贾政此刻恨不得也把贾环按到地上,狠狠打一顿板子!

    可是看着那张赖兮兮的笑脸,贾政怒着怒着,却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哈哈哈!你这个混账行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