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五十章 老辣非常
    第三百五十章老辣

    “方冲参见太孙殿下,殿下,贾环不是……”

    方冲迎上前见礼,十万分无奈的想解释清楚。

    赢历却没有听他解释的心情,微微一摇头,止住了他的话,也不理睬其他人的见礼,径自走到贾环跟前,伸手在他脖颈处听了听,松了一口气后,又看到了刚从马背上下来的水溶,细眉轻挑,道:“北静王来此何事?”

    单论皇子之尊,便已在郡王之上,只在亲王之下。

    更何况赢历身上还有一个皇太孙之位,尊贵非常。

    所以,纵然北静王年高于他,赢历还是居于尊位。

    不过听语气,他应该对北静王的好感有限。

    北静郡王水溶却是一个好性子,也不尴尬赢历话中的疏远和见责,他苦笑道:“闻讯而来,接一好友后正要回城,却不想被人给圈了起来。真真是……斯文扫地。”

    赢历闻言,细眉顿时紧皱,细眸中清冷的目光看向了跪在地上的裘良,淡漠的道:“裘大人,谁人给你的胆子,竟敢拦截王驾?”

    裘良闻言后,一头冷汗如暴雨一般往下淌,他以额头触地,不敢离开一寸,行五体投地大拜礼,诚惶诚恐道:“太孙殿下明鉴,微臣是受得军机阁方太尉之命,方才出兵拿人,此举绝非微臣私意啊!”

    赢历闻言,哼了声,目光扫过低眉顺目站在那里不言的方冲脸上,眉头皱了皱,却没多说什么。

    他对裘良道:“散开兵马,给北静王让路,简直无法无天。”

    “是,是……让路,赶紧给王爷让路!”

    裘良连连应声后,又回头对部下吼道。

    他手下那一伙子孬兵何曾见过今天这般阵势,平日里能见到一个这种等级的大人物都是了不得的大事。

    今日他们居然还拦了个王爷,还与宁国子贾环起了冲突,更见识到了传说中的黑云旗。

    老天爷,吓都吓了个半死。

    此刻再听到顶头上司的话,一个个慌慌张张的连滚带爬让开了路。

    看着这群兵卒的阵容,赢历看向裘良的目光又冷了三分。

    不过,赢历没有再理会他,而是对水溶道:“王爷先回城吧,今日之事,想来朝廷自有一个交待给王爷。”

    水溶闻言,连忙躬身一揖,致谢道:“多谢太孙殿下。”

    赢历点了点。

    而后水溶不再停留,又将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的琪官抱于马上,翻身上马,再对赢历一拱手后,便转身离去了。

    方冲等人见状,面色阴沉,却没敢说什么。

    赢历的气场,将这一干大衙内们压制的死死的,无人敢翻浪。

    而清醒过来的李武,看着躺在地上人事不知的贾环,再看看皇太孙,脸色那叫一个精彩……

    “贾环,贾环……

    青龙,看看环哥儿怎么样了,能不能醒来。”

    赢历又唤了两声后,见贾环依旧没有动静,便对一直静静跟在他身后的青衣男子吩咐道。

    青龙微微一躬身,应了一声后,从赢历身后绕出来,就要上前查探。

    却不妨一道灰色身影从后方突至,青龙见状面色巨变,不再靠近贾环,而是瞬间返身挡在了赢历身前,十万分戒备的看着前方。

    不过那道灰影并没有向这边走来的意思,而是停在了贾环身边。

    只见那人蹲下.身,并指为剑,在贾环身上几处大穴上点了点,最后又一指点在了贾环的眉心处,方才收手。

    一番周折后,贾环在众人瞩目中,缓缓睁开了一双茫然的眼睛,喃喃的道:“这是哪儿啊……”

    站在他身旁的乌远嘴角微微抽了抽。

    而更远一点的韩大等人,眼色也有些异样,韩三的一只手好像在疯狂的掐他自己的大腿……

    但在场众人的目光都被贾环吸引去了,没人看他们。

    “环哥儿,你这是怎么了?”

    赢历上前,屈膝半蹲,将贾环搀扶起来,关心的问道。

    贾环的目光渐渐聚焦,看清赢历后,似乎才彻底回过神,还要起身给赢历见礼。

    “诶……行了行了,你瞧瞧你的脸色,太医不都叮嘱过了,不让你动怒,也不让你用气吗?偏你不听医嘱。

    到底什么事,何以至此?”

    赢历不耐烦的制止了贾环装模作样的行礼,皱眉问道。

    他的话让附近站着的方冲和李武等人的脸色又是一变。

    方冲想的是,贾环何时与皇太孙的关系近到了这个地步?

    而李武则脸色煞白的祈祷,贾环这个三孙子别血口喷人……

    贾环听了赢历的话后,干咳了声,脸色出现了一抹鲜艳的潮红,但却愈发骇人,他眼神明亮起来,但气息愤怒,道:“殿下不知,今日竟有阉庶狗贼,闯进我荣国府,威逼凌压我……叔父。

    竟将他老人家气至吐血,现在正卧病在床修养。

    此等奇耻大辱,环若不报,又岂有颜面自称荣国子孙?还有何颜面再做一有血气的从武之人?”

    赢历皱眉道:“不过一阉庶,猪狗般卑贱的东西,你自打杀了就是,也值得你这般?

    你气性这么大作甚,你就这点胸襟?”

    贾环惨笑一声,气色愈发不好,他摇头道:“太孙殿下不知,我原已经惩治了那奸贼,却不想,更有甚此贼者,竟污蔑……竟污蔑我贾家先祖的爵位,乃是用银子和女人换来的!

    咳咳,真是,真是……”

    “真是混账!!!”

    赢历闻言后勃然大怒,接过贾环未尽的话音,怒喝道:“究竟是何等贼子,敢口出此等妄言?”

    方冲闻言几乎气结,正想上前开口解释几句。

    可还没等他解释,站他身旁的李武就噗通一声跪下了,求饶道:“太孙殿下明鉴,太孙殿下明鉴啊,是贾环先口出恶言,我才……”

    方冲闻言,简直不忍直视,不忍耳闻的闭上眼睛转过头去。

    他想不通,李武这孙子的一身不弱的武功到底是怎么练成的?

    他是怎么熬过开筋锻骨之苦的?

    堂堂武人怎么就能这么熊包?

    “够了!”

    果然,赢历根本不想听他解释,人家只要他承认就好。

    以往倒也罢,可既然这次他们明目张胆的和忠顺王体系的人马搅和在一起,此刻送上了这么大一个把柄给人家,人家还要其他解释做什么?

    皇太孙虽然从不参与隆正帝和忠顺王一系的斗争中,但是,他与隆正帝毕竟是父子。

    隆正帝要是真被忠顺王干倒了,他这个皇太孙自然也就没戏了。

    所以,李武的话没说尽,就被赢历喝断,赢历冷冷的看着他道:“来人,将李武拿下,交予镇海侯李翰严加管教。

    告诉李翰,就说是本宫之意,若其子再敢对荣宁二公出口不敬,口无遮拦,李家未来堪忧。”

    “喏!”

    跟随赢历而来的队伍中走出两位英武的战卒,身着御林军服,手持秦戟,上前压解李武。

    李武面色大变,惊慌失措下还想解释:“殿下,我冤枉啊,殿下,冤……啊!”

    李武喊冤未尽,一位御林军挥起秦戟,用背杆一杆砸在他嘴上,将他的话砸下,而后两人拖着他退后,其中一人将软塌榻的李武横置于马背上,一起翻身上马,扬鞭而去。

    一番凌厉得体的处置后,方冲身后之人再无人敢多言。

    贾环心中对赢历的评分也愈高了。

    这一番处置,简直堪称神来之笔。

    再严一分则偏重,再轻一分则嫌松。

    若是赢历让人将李武拿下后,打入大牢,那么后续就会很麻烦。

    并且,很可能会导致镇海侯李翰彻底转投忠顺王。

    再说,只凭李武一句脱口而出、还未说尽的猖狂无知的话,尤其还是在贾环故意“引.诱”之下说出的不敬之言,其实并不能真将李武怎么样。

    在这种情况下,怎样处置李武,让他受到惩罚,其实是个很棘手的问题。

    而赢历能在短短的一瞬间,想到将李武交由镇海侯府自己处置,不得不让人钦佩不已。

    可以想见,李武在镇海侯府受到的惩罚,绝不会轻。

    这还只是其次,随后,李武今日之言传开后,军方一干大佬,甚至朝廷上的文臣们对李家的意见,才会真正让李武乃至其父李翰吃尽苦头。

    此举,端的老辣非常!

    处置完李武后,赢历又看向方冲,不过奇怪的是,他并未再发怒,脸上反而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他对方冲道:“至于你,我就不多事了,自有人去找你的麻烦。

    方冲,我皇姐的脾气,怕是……咳咳,据说她与你姐姐相交莫逆,情同姊妹。

    我就不晓得你能不能说服你姐姐,帮你求个情。”

    方冲闻言,面色一变,连方才赢历处置李武时,他的脸色都没那么难看,他咬牙切齿道:“太孙殿下,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将我姐纳入宫里去?我求求你,快点行吗?”

    赢历哈哈一笑,摇头道:“你家那头女猛虎,谁有能耐消受你去找谁,却是别指望我。行了,闹够了就赶紧回去吧,你也跟着胡闹。”

    方冲闻言,笑着点了点头,迟疑了下,又低声道:“殿下,今日之事,我爹怕也是情不得已。还望殿下海涵……”

    赢历脸上的笑容不变,点点头,道:“我心里有数,你去吧。”

    方冲闻言,笑着躬身一礼,而后又对旁边冷眼旁观的贾环点点头,从上前来的家将手中接过马缰,翻身上马,扬鞭而去。

    裘良见方冲也走了,撅着屁股又给赢历磕了几个头后,也匆匆而去。

    除了王长史外,忠顺王府的人试着跟着离开,发现贾环和赢历等人连看他们的功夫都没有,一个个欣喜若狂,逃窜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