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坑……
    第三百四十九章借势

    饶是现在气氛不对,贾环听了李武的话后,还是有些哭笑不得。

    回头和韩大对视了一眼,无奈……

    贾环回过头,对着对面叫道:“那你们就赶紧把路让开,都准备造反吗?”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琪官本身已经不算什么事了,对面要的,是一个面子。

    只是贾环看对面被围在里面的水溶,将蒋玉涵抱在怀里的那副神态,就觉得,他应该不会交出人。

    贾环也奇怪,既然感情那么好,怎么还允许他出来施展美人计?

    难道纯爱里没有贞洁这一说法?

    或许真没有,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同性爱人因此而患艾滋了……

    “贾环,这件事和你无关,你带着王长史走你的阳关道便是,也算是给你的交代。

    还非要掺和进来作甚?

    你若想找事,等此事了了,我在好汉庄擂台上等你。

    与他们为难,有几个意思?”

    方冲沉声道。

    有几个意思,估计是方冲在好汉庄里听来的口语,出自贾环,传入牛奔、温博耳,进而流行开来。

    方冲这话,让一旁的裘良很难看。

    与他们为难,有几个意思……

    这种居高临下的高高在上感,着实让裘良这样的落魄王孙感到心酸和心哀。

    贾环笑道:“和他们为难是没意思,可你和北静王为难就有意思?王爷是读书人,是斯文人,你为难他作甚?

    也别等此事了了再说,就现在来吧。

    我们一人出三个人,做过三场,谁输了谁带着人滚蛋。

    我这人既大气又实在,愿意吃点亏,就派一个人上场好了。

    不管是谁,只要能从我远叔手下走上三招,我二话不说,立马走人。

    要是你们走不了三招,就趁早滚蛋,老子还要去救我哥哥呢,张伯行那老头子太厉害。”

    方冲闻言脸上怒气一闪,道:“只要别让你身旁这位武宗高手下场,我应战。”

    贾环稀奇:“老方,你们知道我身边有武宗护着,昨天忠顺王还敢派老蒙杀我?

    还真是有趣,他难道以为,杀了我后,他就能活命?”

    方冲双眼在乌远身上打了个转,眼中闪过一抹忌惮,而后哼了声,对贾环道:“方东成那个蠢货,坐拥扬州兵备大营,却连个像样的信使都派不出。那个混账信使整整在金陵迷了一个半月的路,今早才把信送来。”

    贾环闻言哈哈大笑道:“我道你们怎么这么好说话,还让我把王长史带走。对了,那信使什么来路?这么有趣!”

    方冲面色一黑,道:“是方东成小妾的哥哥。”

    贾环又道:“那他人呢?给我引荐引荐,我可要谢谢他啊。要不是他,我还没机会除掉老蒙。”

    方冲又冷哼了声,道:“被我抓碎了天灵盖,扔进虎牢里喂饿虎了。”

    方家家传绝学《疯虎劲》,观摩饿虎扑食,对其修行有益。

    贾环闻言啧啧出声道:“老方,你们家也太没天理了吧?这么丧尽天良这么刺激的事也做的出来?你和你爹没少做吧?”

    方冲耐性耗尽,不愿再和贾环东拉西扯,他虽忌惮乌远,但他相信,贾环只要还没疯,就绝不会让乌远对他和李武等人出手。

    实际上此次争端,各方都有意识的控制了层面和范围。

    都不愿让背后那“无德”之人得逞。

    但一旦贾环让乌远对他们出手,就算不杀只伤,那斗争局势也将会立刻升级。

    实际上,义武侯方南天虽然倾向于忠顺王,但也只是倾向,并未投靠过去。

    方南天并其手下几员大将与镇海侯李翰,实际上属于第四方。

    如果贾环再与其开启大争端,非明智之举。

    今日方冲出面帮助裘良,并非看在忠顺王的面子上,而是看他父亲方南天的面子。

    虽然他不知道方南天为何会帮忠顺王下这道命令,但既然已经下了命令,方冲自然要帮他父亲完成。

    不然损失的将会是方南天的威望。

    不耐烦再拖延下去,方冲对裘良道:“你们自去上前捉拿人犯便是,记得,不要重伤了王爷。”

    言下之意,轻伤无妨。

    裘良闻言,面色大喜,转身就要调集人手,前去捉人。

    贾环嗤笑了声,阴森道:“裘良,你敢冒犯郡王王驾,我就敢让我远叔就地毙杀了你,你若不信,大可试试看。”

    裘良闻言,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虽然已是四十多的人,却巴巴儿的看着方冲。

    方冲黑着脸喝道:“蠢货,你是朝廷大臣,他敢杀你?”

    裘良被骂的脸色一阵青红变幻,可始终没胆子上前。

    贾环差点打废忠顺王世子,甚至当着忠顺王的面,骂他是狗的那一幕,给他留下的阴影实在太大了。

    裘良觉得,这世上怕是就没有贾环不敢干的事。

    方冲见裘良这般废物,气的虎头上的头发都快炸起来了,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没见过你这种废物!”

    而后又回头对贾环道:“有种你让那武宗来杀我!”

    说罢,竟然掉转马头,想过去亲自擒拿琪官。

    贾环厉喝一声“博尔赤”,博尔赤从后面上前,贾环又道:“给我弓箭。”

    博尔赤将弓箭解下,交到贾环手上。

    方冲连头都没回,径自驱马往里走。

    贾环狞笑一声,搭箭拉弓,将三石强弓拉的犹如满月,而后照着方冲背后,松开弓弦,“咻”的一声,弓箭离弦而出,闪电般射向方冲。

    方冲早就防备这二货射他,听到弓弦响时,便闪身下马,跃到一侧。

    却不想,贾环并未射他,而是射向了他的坐骑。

    “胭脂!”

    看着屁股上插了根箭,受惊之下狂奔而去的爱马,方冲大怒。

    但他知道此时不是追马的时候,只让一家将前去追马。

    而后,他转身,朝贾环走去。

    “贾环,是荣国子孙你就下来一战!”

    方冲的虎气上来,指着贾环挑战道。

    贾环还没答话,韩三在后面嗤笑道:“你还真会挑好时候,昨日环哥儿才被老蒙给重创,你现在来挑战,你怎么不昨晚上就来挑战?”

    “喂,韩家假子,冲哥儿说话,你有资格开口吗?”

    李武双手抱胸鄙夷道。

    韩三闻言,面色陡然涨红,指着李武骂道:“你他……”

    没骂完,让韩大喝住了,将该说的话说出去便是,再多说便真是错了。

    韩三恨恨的看了眼李武,记在心里。

    李武嗤笑了声,摇摇头,轻蔑之意不言而喻。

    贾环皱眉看着他:“李武,你爹不过一个老贪.污贩子,靠给忠顺王送银子送女人混上的爵位,我都不明白,你骄傲个毛线啊?我韩家哥哥先父乃是为国征战而亡的国之英雄。

    来,你再嗤笑一个让我听听,笑!”

    最后一声厉喝,让李武笑不出了。

    因为连他们周遭的士卒看他的眼神都发生了变化。

    李武咽了口吐沫,道:“贾环,你少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我什么时候……贾环,你少放屁!你家才是给忠顺王送银子送女人封的……”

    “闭嘴!”

    没等他说完,方冲面色剧变,猛然回头喝止道。

    然而,为时已迟。

    贾环下马,从乌远手中接过那面黑云旗,并止住了乌远跟上来的意图,孤身一人一步步走到对面阵营里。

    他的身体看起来真的受到了重创,走路都需要拄着黑云旗的旗杆,但腰背挺的笔直。

    脸色惨白的吓人,嘴唇上也没有一点血色……

    但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随便一拳就能打倒的人,却让方冲和李武等人如临大敌。

    尤其是李武,一张俊秀的脸上脸色都变了。

    看着贾环手中的那面黑云旗,打心里感到压力。

    “贾……贾环,你……你不要不讲道理。明明,明明是你先说我的。你……你过来是什么意思?”

    李武咽了口唾沫后,结巴道。

    贾环一直走到了李武面前,也没人拦着。

    李武也完全不敢动弹了,因为这是他平生第一次距离那面黑云旗这么近。

    虎气冲冲的方冲,此刻也忌惮的看着贾环。

    心里腹诽道:麻痹的,你他娘的是在作弊啊!

    拿着这面旗子,追着龙子龙孙打都没人敢还手,这还让别人怎么玩儿?

    果不其然,这个想法刚起,方冲就见贾环冲李武脸上就是一拳,而后手顺势抓住李武后仰过去的脖颈,一把将他拉到黑云旗近在咫尺的位置。

    刚要暴怒反抗的李武,看到那朵只有巴掌大小的黑云后,怒火瞬间又消失了……

    “来,是爷们儿的,再对这面云旗说一遍,说我贾家的名爵是如何来的,来说,说!!”

    尽管在旁人眼中贾环的脸色愈发惨白,气色也愈发不好,可气势却愈发惊人。

    咄咄逼人的语气,让一旁想帮忙的方冲都开不了口。

    裘良更是没出息的一步步往后退,唯恐这群大衙内们发起飙来,他成了替罪羊。

    李武一身武功,此刻竟然没有半点勇气使出,他打算暂且吃了眼前亏再说,他就不信,贾环能随时都带着这面黑云旗。

    李武一张脸上带血,张口赔笑道:“环……环哥儿,我方才是在开……”

    玩笑两字没说出口,脸上又被贾环重重的打了一拳。

    这一拳不比方才那一下,刚才只是出了点血,这一下,李武整张脸都变形了。

    一旁的方冲再也看不下去了,就要出手先拿下贾环再说,而这时,后方官道上又出现了一阵马蹄声。

    方冲放眼看去,面色大变。

    因为为首之人竟然是皇太孙!

    忽地,方冲心中一凉,觉得有些不妙,果不其然,再一回头,发现贾环竟然歪歪斜斜的站不住了,嘴里吐出了一抹殷红之色,而后,竟然朝后倒去,唯有那面黑云旗,被他插入了地下,旗面迎风招展。

    方冲心头瞬时跑过两万头草泥玛,看着径自在那里摇头晃脑想清醒过来的李武,恨不得一拳砸死算了。

    可这个时候,皇太孙已然翻身下马,面色阴沉的走了过来……

    “环哥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