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对手
    看见水溶等人被围,贾环心中当真矛盾。

    毫无疑问,琪官蒋玉涵就是隆正帝之人,看情况,居然还是水溶的“好朋友”……

    他是琪官,也是棋子。

    否则,若无人在背后操控相助,他一个唱戏卖笑的,还能躲开忠顺王府的耳目,能在与贾宝玉相会后忽然消失?

    而他这样做的唯一后果,就是挑起贾家或者说贾环同忠顺王府的斗争。

    不过……

    连贾环这种粗脑筋都能想通的事,琪官背后的人难道会以为忠顺王那边会想不通?

    这些暂且不说,此刻目睹水溶一行人被围困起来,似乎正被逼交出琪官,贾环有些迟疑了。

    帮还是不帮?

    帮,太过憋屈!

    被人如此算计,还不得不委曲求全,和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有什么区别?

    可若不帮……

    一来,水溶待他不错,两家交情颇深,见死不救有些说不过去。

    这倒是小事,关键在于……

    贾家真正的大敌,并不是隆正帝和水溶,而是忠顺王那边。

    忠顺王之所以如此忍让,甚至甘愿将王长史交出来任由贾环处置,不是说他怕贾环。

    而是因为他不愿两面作战,更不愿让隆正帝得到贾环这个助手。

    再有就是,贾环现在说白了只是一个纨绔,手里没有半分实权,所以忠顺王也没什么借口用他最强的力量去弄贾环。

    否则的话,怕早有无数的奏折将贾环弹劾成筛子。

    如果说贾家在军中能影响到六成以上的军中重将,那忠顺王便能影响到七成甚至八成以上的朝中文臣,这才是他真正的立身之本,也是他让隆正帝活的无比憋屈的根基。

    而他之前之所以不用这些重臣弹劾贾环,一来是因为贾环有太上皇护着,二则是因为,他丢不起这个人。

    用朝廷重臣去弹劾一个连半点子官职都没有的无赖纨绔,岂不成了千古笑柄……

    但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没有篡位成功。

    一旦他有朝一日真的侥幸成功了,那,等待贾家和贾环的,将是不要不要的酸爽!

    尽管贾环笃定,忠顺王一定难以上位。

    可正因为如此,他才要将宝压到必胜的那一边,因为这是必赚的买卖。

    只是,对于隆正帝今日的算计,贾环心里着实不痛快。

    因此,他有些难以抉择。

    思量再三后,依旧捉摸不定,贾环便回头,看向了队伍里跟在韩三后面的索蓝宇。

    索蓝宇没有多言,只是沉着着一张脸,对贾环点了点头。

    帮。

    既然索蓝宇也认为该帮,尽管贾环心中依旧有些不痛快,但他却没有再迟疑,掉转马头,跃马上前。

    乌远一手掌着黑云旗,一手控马,紧跟其后。

    而后韩大、韩三并帖木儿等一干家将亲兵紧随其后。

    待他们都转身后,忠顺王府的仆役们一个个都瘫软在地。

    方才的景况,差点没把他们吓死。

    唯有王长史发出一阵鬼哭狼嚎的哀嚎声,因为他被拖在博尔赤的马尾巴后……

    裘良等人看到贾环到来,面色隐隐有些难看。

    不过他还是一挥手,给贾环等人让出了一条道,并迎上前去。

    裘良上前拱手一礼,沉声道:“三爷,下官乃是奉了王爷谕旨和军机阁之令,前来拿人。

    王爷说了,有见不得人的无德之辈,在背后使了些见不得光的阴谋诡计,想引得两边厮杀争斗,而那无德之人却好坐收渔翁之利。

    可惜那人却不知,此等歹毒而又幼稚的计谋,又能瞒过谁?

    因此,特令下官前来将这棋子捉回去拷问,看看到底是何人指使。

    至于王长史,王爷说,此等不知天高地厚、善作主张的愚蠢废物,便交由三爷您随便处置便是。

    若是还不解气,王府还可以将他的家人一并交出。

    三爷,王爷交代说,这是我们的诚意,也有明珠郡主的面子。”

    贾环听到最后后,抽了抽嘴角,不过还是皱眉看向裘良,不耐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本爵半点都听不懂。

    废话少说,赶紧的,给北静郡王让一条路出来。

    娘的,还真是无法无天了,都没有王法了?

    王爷的路都敢拦,赶明儿是不是要到大明宫里去拦陛下的路?”

    裘良闻言,面色一沉,阴沉道:“三爷,请不要让我等为难。”

    贾环哼了声,道:“那你也别让我为难,我贾家满门,最是遵纪守法不过,也最看不得别人不遵守国法纲常。

    你们这一群臭鱼烂虾米的,也敢阻拦王驾?活得不耐烦了?

    忠顺王?忠顺王算老几,他的谕令能管的了北静王?

    北静王又不是宗室!

    娘的,一群法盲,还谈什么贤王,一点国礼都不知。

    都给我让开!”

    一边大咧咧的说着,一边还晃了晃身子。

    在普通士卒眼中,看着像是夜里采阴过度,掏空了身子骨的浪.荡子。

    再加上他青白的脸色,妥妥的大纨绔!

    裘良对上这种大衙内,是打心底的发虚。

    这样的人,打不得骂不得,你动他一下,他身后就不知道有几百个叔叔伯伯跳出来,还一个比一个恐怖,一人一口唾沫都能将你踩成渣渣。

    若是他老子景田侯没有在战场上将爵位丢掉,裘良倒还敢凭借家世和贾环掰掰手腕。

    可是现在,他当真头疼。

    不过也还好,在场还有人不怕贾环,家世也不输贾环多少。

    虎头虎脑,打起架来如若疯虎,但平常气息却沉稳不凡的少年方冲,便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了。

    他双手抱于胸前,以腿驭马,缓缓而出。

    他目光淡淡的看着贾环,眼神又在乌远举着的那面黑云旗上顿了顿,而后他用他那低沉的嗓音对贾环道:“贾环,你不觉得你管的太宽了吗?北静王是郡王没错,忠顺王的谕令的确管不到他。

    可军机阁呢?

    你贾爵爷既然这般知法守礼,该不会不知道军机阁的命令,别说郡王,就是尊为亲王,也不得不遵守吧?”

    贾环闻言嗤笑了声,对方冲道:“方大脑壳子,少在我跟前装蒜。

    没错,按理说,军机阁的命令,北静郡王自然该遵守。

    可这种命令,至少要军机阁五位大臣中的三位以上一起附议盖印,方能生效。

    来来来,你让裘良将这样的公文拿出来给本爵看一看,本爵立刻掉转马头,就此离去,绝不停留。

    拿出来啊!”

    他能让裘良能拿出个锤子来。

    军机阁五位大臣,除了义武侯方南天外,还有镇国公府一等伯牛继宗,奋武侯府一等伯温严正,靖海侯施世纶,还有一位是御林军统帅,彰武侯叶城。

    叶城乃是真正的太上皇孤臣,就像当初的乌远于奉圣夫人一般。

    叶城之父叶轮少年时便是太上皇的发小好友。

    如果说,太上皇相交贾代善还有一些功利心思在其中,是被奉圣夫人指点的,那么太上皇与叶轮,则是真正的垂髫发小之交。

    只可惜,叶轮后来伴随太上皇御驾亲征时,为了保护太上皇,战死于军中。

    叶轮之爱妻在得知其阵亡的消息后,竟也跟着自尽殉了情。

    之后,叶轮独子叶城,便由太上皇带入宫中,亲自抚养长大,教导成才。

    叶城性格缄默,从不与外人相交,甚至也不与皇子相交,一心只为太上皇统御御林军。

    可以说,是太上皇最可靠的心腹。

    但也因此,他这个军机阁大臣只是挂个名,平日里并不在阁内。

    他在军机阁的意义,大概就是为了好有一个正大光明的名义,将军机阁内的诸多公文拿去龙首宫,给太上皇御览……

    所以说,军机阁实际上,只有四位主事的大臣,方南天、牛继宗、温严正和施世纶。

    这四人中,倒有三人与贾环有渊源。

    而贾环昨日又明确表态,将效忠于隆正帝。

    在这种情况下,裘良又怎么可能取得三位以上军机阁大臣共同盖印的公文?

    若能取到,方南天也不至于在军机阁内束手束脚了……

    “拿不出来?拿不出来在这跟老子扯什么蛋?滚滚滚,赶紧滚!”

    贾环纨绔大爷的脾性爆发,指着裘良的鼻子骂道。

    裘良一张脸憋成了猪肝色。

    “贾环,你不要太放肆!”

    可能被贾环的纨绔劲儿给感染了,方冲身上的脾性也起来了,看着贾环怒视道。

    他身后跟上一人,身着华丽,甚至瑰丽,一身金银玉器晃人眼,正是镇海侯李翰之子李武。

    别看他穿的骚包,就以为他只是一个无状小儿。

    他是大秦第四代武勋子弟中,极少几个能和秦风过招的衙内。

    他纵马上前,看着贾环嗤笑道:“贾环,怎么哪儿都有你这头大瓣儿蒜?

    哦对了,说起来有趣,告诉你一下。

    你那几个兄弟,就是牛奔、温博和秦风那三个傻老帽儿,刚才急冲冲的往这赶时,结果丑鬼牛奔居然把张伯行的轿子给撞翻了!

    哈哈哈!哎哟喂,啧啧,那老头子可不好说话啊,一脸的刚正不阿。

    他差点没把那仨土鳖给训成孙子!

    喂,我说你赶紧去救他们得了,我听说你和张伯行那倔老头儿还有点子交情。

    不是……不提这茬我都没发现,你还真是人脉宽广啊,施世纶那个老倔头你能交好也就罢了,他就是一个假清高。怎么张伯行那么难伺候的真清高的老头儿,你也能搭上话?

    赶紧的吧,你要是再不去,那仨呆瓜就真被拉去打板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