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殷红!
    第三百四十四章殷红

    贾环没兴趣看韩让被打的稀巴烂的屁股,和韩大与韩三一并将他送回房,并使人去告知金凤,让她来伺候韩让,便径自回内宅了。

    “咦,大嫂,我二姐姐呢?”

    贾环回到宁安堂后,却不见贾迎春的人,只有尤氏坐在那里,正给几个管家婆子吩咐着什么。

    见贾环进来后,尤氏挥了挥手,那几个婆子对贾环一福后,悄然无声的退下了。

    贾环看着尤氏,微微皱眉问道。

    尤氏苦笑着对贾环道:“别提了,你刚走没多久,园子里就散场了,像是还闹出了点不愉快,有几个还掉了泪。

    二姑娘放心不下,就跟着一起过去了。

    我劝也没劝住,三爷要怪就怪我吧。”

    “我怪你作甚?大嫂子以后别那么多心,你是我大嫂,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让你没个下场的。”

    贾环一听,面色顿时一变,哪里还坐的住,对尤氏草草的交代了一句后,拔腿就走。

    尤氏却被他这一句话给惊住了,怔怔的站在那里出神。

    他……

    他竟然猜到了我的心?

    ……

    贾环急匆匆的出了门后,直接往西边儿奔跑去,没走正门,而是经天香楼绕过会芳园,从两府的夹道中越过,这样走近的多。

    虽然谈不上心急如焚,可他还是紧张。

    会是谁闹别扭呢?

    林黛玉和史湘云?

    还是林黛玉和薛宝钗?

    还是林黛玉和王熙凤?

    ……

    嘴角抽了抽,贾环速度之快,化作一团黑影,偶尔路过几个仆妇,她们甚至都没看清人,只觉一道风过去。

    默默的钻研推演了许久的《苦竹身法》,第一次全力施展,竟是为了化解争风吃醋……

    也不知道白莲教那位大能隐士若是九泉之下得知,会不会气得活过来。

    飞快的跑出了会芳园,再次走到那条甬道,却也来不及感慨年年岁岁花相似,就又从黑门里进了荣国府。

    不过,进了荣国府后,他的身影却猛然顿下,转过头,朝角落里的一口井口处厉声喝道:“干什么的?下去!”

    一边说,一边朝那边飞扑而去。

    一道曼妙的身影,无比绝决的从井口上跳下。

    “我靠,没让你往里下……”

    ……

    却说梦坡斋内,除了贾政粗喘的声音外,就是一阵“噼噼啪啪”的“木板炒肉”声。

    起初时趴在凳子上的贾宝玉还能叫唤几声,到了后来,却是连叫声都没了。

    门客们见拉也拉不住,劝也劝不停,只得打发了人去里面送信。

    没多时,王夫人就急匆匆的带着李纨、周姨娘并一干婆子丫鬟走来,并往荣庆堂送去了信……

    王夫人赶到后,一干门客小厮们连连退避,按着贾宝玉的两个小厮也忙松了手,退避出去。

    贾政原本打的已经快力竭了,可见了王夫人进来后,不知怎地,心中一股恼火又彭然而起,挥舞着木棍又狠狠的打了几下。

    待还要再打,却被王夫人拼命的抱住了木板,再也打不下去了。

    贾政气的面若金纸,看着王夫人厉喝道:“你还护,等来日他做出弑君杀父的事来,我却看你还护他不护?”

    说罢,身子摇摇欲坠。

    毕竟夫妻一场,到了这个时候,往日的怨恨放佛都忘记了,王夫人连忙上前,搀扶住贾政,哭道:“宝玉纵然该打,老爷也不能气坏了身子。再有,老太太这几日身子一直不爽利,倘若打死了宝玉,老太太一时不自在,那岂能是好的?”

    贾政闻言,仰天长叹一声,心痛道:“你可知这孽障都干了什么?与其留下他祸害整个贾家,不如趁今日找根绳子勒死,以绝将来之患。”

    王夫人此刻哪管贾宝玉做了什么,在她想来,了不起也不过是今日在她房里发生之事,或是在外面也有了男女之事,可这又能算什么呢?

    哪个豪门大家子不是这样过来的,你贾政就干净?

    若非今日心情着实不痛快,她都不会绝决的将金钏赶走。

    因为她知道,背着这样一个名头的姑娘,出了这门,就算不找根绳子上吊,一辈子也要在别人的指点中苟且,连个正经人家也嫁不得。

    王夫人抱着人事不知的贾宝玉,哭成了泪人,道:“老爷虽然应当管教儿子,可也要看你我夫妻的分上.

    我如今已将五十岁的人,只有这个孽障。今日要他死,岂不是有意绝我?

    既要勒死他,快拿绳子来先勒死我再勒死他吧,我们娘儿们不敢含怨到底,在阴司里总要有个依靠。”

    这话不只是在劝贾政,也是在倾诉她的委屈和怨恨。

    贾政闻言,看着发妻不知何时斑白的鬓发,心中一软,再看看被打的死活不知的贾宝玉,心中亦是一痛,向后坐在椅子上,泪如雨下。

    他又岂能不痛?

    王夫人何曾见过贾政这般作态,虽然流泪,却亦是真情流露。

    对于她来说,这已经是许多年前才有的事了。

    那个时候,他们也还算是一对恩爱的夫妻,举案齐眉之敬,闺阁画眉之乐,亦都体验过。

    只是,不知何时起,他们从相敬如宾,渐渐的成了相敬如冰……

    念及此,心中愈发悲苦,揽着被打的皮开肉绽的贾宝玉,嚎啕大哭起来,哭到伤心处,更想起了早逝的贾珠,愈发肝肠寸断,哭道:“珠儿啊,若有你活着,便死一百个我也不管了,我的珠儿啊!”

    听到王夫人喊贾珠的名讳,贾政只觉得心头一痛,喉头一股腥意涌上,嘴角竟缓缓溢出了一点殷红。

    陪同王夫人一起来的李纨,听到先夫的名字,再想起这些年她受的苦,亦是难忍心中悲痛,放声大哭起来。

    正没开交处忽听丫鬟来说:“老太太来了。”

    一句话未了只听窗外颤巍巍的声气说道:“先打死我,再打死他,岂不干净了!”

    贾政见贾母来了,一时又急又痛,连忙迎接出来,只见贾母扶着鸳鸯喘吁吁的走来。

    身后则跟着王熙凤并贾迎春姊妹数人。

    贾政上前躬身陪笑道:“老太太何必亲自走来?有话只该叫了儿子进去吩咐便是。”

    贾母闻言,止住步,喘息一回,厉声道:“你原来是和我说话!我倒有话吩咐,只是可怜我一生没养个好儿子,却教我和谁去……”

    “说”字未出口,却看到贾政嘴边的殷红,贾母瞳孔猛然收缩,身子都不禁晃了晃,震惊莫名的哀叹道:“何至于此啊?”

    众人听得贾母的声音不对,顺着她的目光,大家也看到了贾政嘴边的那抹骇人红线,纷纷捂口惊呼。

    王夫人更是怔在那处,连哭都忘了。

    她甚至不敢想象,若是连贾政都气死了,她们娘俩,还能不能活下去……

    贾政自己倒没有太在意,他知道这只是急怒攻心所致,正欲开口与众人解释,却见后面又来了一人,不是贾环是谁?

    贾环面色少有的难看,眉头紧皱。

    他走上来后,第一眼就看到贾政脸上的泪和嘴角的血。

    一张脸顿时愈发阴沉,甚至连几个妹纸关心的目光都没看,只与贾母点了点头,径自走到贾政跟前,沉声道:“爹,发生了何事?”

    贾政看到贾环,不知怎地,心中似乎一下有了底气,像是来了靠山一般,想起方才忠顺王长史的嚣张跋扈和自己受的气,他眼睛一酸,眼泪差点又落了下来,强忍着悲意,贾政摇了摇头,沙哑着嗓子道:“爹无事,快扶老祖宗回屋吧。”

    贾母却摇了摇头叹息了声,朝梦坡斋迈步走入。

    上一回她来这里,还是几年前为了帮贾环镇场子,让贾赦等人不得打贾环手中水泥的主意。

    这一次来,却已然物是人非了。

    王夫人进屋后,看到贾宝玉的惨样,又忍不住趴他身上痛哭起来,数落一句“不争气的儿啊”,又心疼一句“你倘或有个好歹,丢下我叫我靠哪一个”。

    贾环走上前,在众目睽睽之下,并起两指,搭在贾宝玉的脖颈处,略略一听,便对关心看着他的贾母和贾政点点头,道:“无大事,只是疼昏过去了,脉象还好,没伤着里面。”

    贾母和贾政两人闻言都松了口气。

    贾母见虽然确实打的狠了,不过却确实也只是棍棒外伤。

    贾政不过一个无力书生,又有了春秋,哪里能有多大气力?

    虽然也心疼的紧,可看到儿子嘴边的殷红,好歹没有再多说什么。

    只是招呼着王熙凤,抬了贾宝玉,一行人去了她的荣庆堂。

    待人都走后,贾环搀扶着贾政坐下后,皱眉道:“爹,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发这么大的火?”

    在贾环记忆里,贾宝玉挨打最重的一次,好像还是因为“他”向贾政告状,说金钏之死是因为贾宝玉强行奸.淫金钏不成,金钏负气投井。

    金钏乃是贾宝玉的母婢,淫.辱母婢,在这个时代几乎和乱.伦是一个罪名。

    但如今金钏未死,自然没有这个罪名,贾宝玉又如何会被打成这般?

    贾政方才当着贾母和诸多女眷的面,不好说,甚至当着王夫人,都没法说,总不能告诉她说,你儿子去泡倡.优了吧?

    泡的还是忠顺王宠爱过的伶优。

    但对着贾环,他却不得不说了,否则,他没法告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