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出卖
    “呀!宝玉,你这是喝了多少的酒?”

    荣禧堂外间,正躺在软椅上午休的金钏见贾宝玉歪歪斜斜的走了进来,还一身的酒气后,连忙起身,上前搀扶住他,埋怨道:“你胆子也太大,这么一身的酒气就敢来,要是让老爷看到了,可怎么得了?”

    金钏扶着他坐下后,又赶紧从桌上拿起茶壶,给他倒了一杯热茶,又怕热着他,便先搁在唇边细细的吹了一会儿气。

    间或间,瞅眼看去,只见贾宝玉正呆呆的看着她,俏脸一红,白了他一眼,嗔道:“你看什么?”

    满眼醉意熏然的贾宝玉傻傻一笑,伸手想拉金钏的手,却没够着,也不恼,依旧笑呵呵道:“金钏姐姐,为……为何你不去找老三玩?”

    金钏闻言,嘴角抽了抽,心道我倒是想去,可也要人家三爷跟我玩才行。

    不过这种话她自然不会说出口,轻轻哼了声,道:“三爷有什么了不起,人家干什么去找他玩?”

    贾宝玉简直爱死这句话了,见金钏捧着茶盅过来,双手干脆拢在了她的一双手上,感动道:“金钏姐姐,你真好。”

    金钏闻言,抿嘴一笑,道:“你才知道啊……对了,你小点声,太太刚回来没多久,才歇下。太太今日脸色不大好,你仔细着了。”

    贾宝玉愈发感动了,将金钏手里捧着的茶盅放下后,将她拉近些,嗅着她身上的香气,道:“金钏姐姐,你跟了我吧,咱们从小一起玩耍长大,我去跟太太要你,让你去我房里伺候我,你说好不好?”

    金钏闻言,双眼顿时发亮,心里高兴的快要唱曲儿了。

    没错,如今贾家最得意的子弟是贾环,可最难接触的人也是他。

    普通丫鬟在他眼里根本没存在感,他身边那些女人,一个个都是天香国色。

    两边府上的丫鬟,没少找机会去偷偷瞄一眼传说中拾了大运的白荷是何许人也。

    只是,原本还心有不服的丫鬟们,看见白荷的真容后,就再也没其他想法了。

    只那一双倾国倾城的眼睛,就足以将她们秒杀成草鸡粪渣渣……

    所以,大家虽然都艳羡贾环的生发,却很少有人敢做白日梦,想攀上他的高枝做凤凰。

    因为贾环的枝头上,已经有凤凰了,还不止一只……

    但贾宝玉就不同了。

    虽说自贾环突然崛起后,贾宝玉已经渐渐不再是贾家内宅的灵魂人物。

    贾母对他的宠爱也不再像过去那么唯一。

    但却也没有减少多少,贾宝玉依旧是凤凰一样的人物,如宝似玉。

    而且,他还不像贾环那般苛刻威严,动辄将人打个半死……

    最重要的是,贾宝玉身边虽然也聚集了一些丫头子,而且还有一个长相颇为不俗的晴雯。

    但也只是不俗罢了,比起白荷那种只敢遥望,甚至连攀比的心都生不起的程度,晴雯还差的远。

    还都没有名分。

    相比于贾环,贾宝玉身上可投资的地方就太多了。

    而且正如贾宝玉所言,他是和金钏一起玩耍长大的。

    金钏是王夫人身边的大丫鬟,从小便跟在她身边服侍她,十多年了,自然不会与贾宝玉陌生。

    两人小时候一起玩耍的时候,连袭人都不知在哪儿呢。

    因此听到贾宝玉的话后,金钏眼中往事浮起,心中愈发心动,她看着痴痴望着她的贾宝玉,抿嘴笑道:“宝玉,你还想不想尝我嘴上的胭脂了?刚擦的哩。”

    贾宝玉岂有不想之理,伸手轻柔的捧住金钏的脸,一双眼中饱含了无限柔情的看着她的眼睛,直把金钏的心都快看暖看化了,眼看着嘴唇就要印上去,只是,还未触及,就听“啪”的一声茶盅碎响,紧接着王夫人就从里间走出来,朝唬的面无人色的金钏脸上重重的一记耳光扇去。

    又是“啪”的一声脆响。

    “下作的小娼.妇,不要脸的狐媚子,好好的爷们儿都让你给教坏了。”

    贾宝玉一身的酒意都被一脸严霜的王夫人给吓醒了,见她动手,更是不敢多呆,悄悄的溜走了。

    原本守在外面廊下晒太阳的丫鬟们听到里面的动静,就准备进屋,再见贾宝玉一脸仓促张慌的溜走,登时不敢停留,匆匆进了屋,便看到金钏一张白净的脸上高高肿起,五道指印触目惊心。

    王夫人冲丫鬟里喊:“玉钏,去叫你娘来,带了你姐姐出去。”

    金钏闻言,登时跪下哭求道:“太太开恩,太太开恩,奴婢再不敢了。

    太太要打骂只管发落,只求太太别叫奴婢出去就是天恩了。

    奴婢跟了太太十来年,这会子撵出去,奴婢哪有颜面再见人……”

    王夫人却不理睬,只是让玉钏去喊人。

    玉钏心里知道,定然是她这心高的姐姐方才和贾宝玉做出了什么丑事,想要上位,才触了王夫人的忌讳,再不可能有转机了,只得出去喊人。

    没多久,就带了她娘白媳妇进来,带着含羞忍辱的金钏出去了。

    ……

    荣国府,梦坡斋内,贾政皱眉看着对面的内监,只是他心中疑惑,因为贾环之故,贾家与忠顺王府势同水火,忠顺王府长史来此何干?

    不过没等他问,那王长史便主动开口道:“下官此来并非擅造潭府,皆因奉王命而来有一件事相求。看在王爷面上敢烦老大人作主,不但王爷知情,且连下官辈亦感谢不尽。”

    不管怎样,对方都是忠顺王府的史官,代表的是忠顺王,贾政不像贾环敢肆意妄为,国礼不可失。

    他陪笑起身问道:“大人既奉王命而来,不知有何见谕?望大人宣明,本官亦好遵谕承办。”

    那王长史本以为贾政会因贾环之故,不理睬他,或者直接端茶送客。

    不想贾政竟这般好说话,气焰便愈发嚣张,他冷笑一声,道:“也不必承办,只用大人一句话就完了。

    我们府里有一个做小旦的琪官,一向好好在府里。

    如今竟三五日不见回去,各处去找又摸不着他的道路。

    因此各处访察,这一城内十亭人倒有八亭人都说,他近日和贵府衔玉的那位令郎相与甚厚。

    今日还有人见他们在酒楼饮酒,好不快活。

    下官辈等听了,念及尊府不比别家,不可擅入索取,因此启明王爷。

    王爷亦云:若是别的戏子呢,一百个也罢了。

    只是这琪官,随机应答谨慎老诚,甚合本王的心意,断断少不得此人。

    故此求老大人转谕令郎,请将琪官放回。

    一则可慰王爷谆谆奉恳,二则下官辈也可免操劳求觅之苦。”

    说毕,微微一躬。

    贾政闻言,急怒交加。

    一则气这王长史口气逼人,二则,更怒嫡子不堪,竟然会狎倡.优之乐,连连喊人唤贾宝玉来。

    不多时,心里发虚,已经王夫人告状的贾宝玉战战兢兢的来到书房后,只见贾政面色阴沉,厉声喝道:“该死的孽障,你不在家好好读书便罢,为何要跑出去做出这等无法无天的事?说,那琪官何在?”

    贾宝玉唬了一跳,忙道:“父亲大人,儿子实不知此事,连琪官二字都未曾听说,如何能知其所在。”说罢,便哭了出来。

    贾政还没出言,那王长史便哼了声,蔑然道:“公子也不必掩饰,或隐藏在家,或知其下落,早说了出来我们也少受些辛苦,岂不念公子之德?若是一味隐瞒藏匿,哼!”

    竟在贾政的梦坡斋中,威胁起了贾宝玉。

    贾政闻言,怒火更盛,只是他惯不与人争斗,虽憋屈了一肚子的火气,却不知该怎么发。

    让一旁觑眼旁观的忠顺王长史愈发鄙视……

    那王长史听贾宝玉还是否认不认,不耐烦道:“现有据证,公子何必还赖?

    必定当着老大人说了出来,公子岂不吃亏?

    公子既云不知此人,那这红汗巾子怎么就到了公子腰里?”

    贾宝玉闻言,如遭雷击,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忠顺王长史眼中的狞笑和鄙夷,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咽了口口水后,干巴巴道:“大人既知他的底细,如何连他置买房舍这样大事倒不晓得?

    听得说,他如今在东郊离城二十里处,有个什么紫檀堡,他在那里置了几亩田地和几间房舍。

    想来……想来是在那里也未可知。”

    忠顺王长史闻言,阴森森的一笑,草草拱手一礼,对贾政道:“贵府果然好家学,出了一个敢打亲王世子的贾环,如今更又多了一个敢跟王爷抢戏子的衔玉公子,见识了,哼哼,见识了,老大人,告辞!”

    说罢,这王长史竟然顾自转身,扬长而去。

    见这忠顺王长史竟在贾府中这般跋扈放肆,贾政当真气得面如金纸,只觉得辱尽了祖宗的威名,竟被一阉庶欺辱至此。

    再回头看垂头丧气站在那里哭泣的贾宝玉,只觉得肺都要炸了,指着一干进屋的清客相公们道:“今日再有人劝我,我把这冠带家私一应交与他,让他与这孽障过去!

    我自寻个干净的去处自了,也免得这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

    来人,请家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