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年方几何?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梦想着偶尔一天,你我再相见

    从此我开始孤单想念

    想你时你在天边

    想你时你在眼前

    想你时你在脑海

    想你时你在心田

    ……”

    虽然冬风阵阵,但亭子下面烧着地龙,周围又多有假山等物遮挡,所以凉亭内并无寒意。

    众姊妹们倚着栏杆而坐,静静无言,一双双眼眸都仔细的看着贾环。

    听他唱这曲从未唱过的佳谣。

    林黛玉和史湘云二人,更是痴痴的看着贾环。

    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她们其实并不知道。

    但她们知道的是,即使贾环就近在咫尺,近在眼前,她们依旧很想念他,很想念他……

    “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在改变

    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

    我一直在你身边,从未走远

    ……”

    严格来说,这种曲儿,在闺阁内应当属于要被禁止的“淫词邪曲”。

    可是,曲儿里纯纯赤诚的感情,却连薛宝钗这般“正统”的人,也舍不得去拒绝。

    而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个,更是动容到想要落泪。

    她们都能听出贾环唱曲儿里蕴含着怎样的情意。

    一曲结束,满场寂静。

    “呼!哈……”

    “不许插科打诨,说俏皮话!”

    贾环刚舒了口气,还没来得及笑出口,说几句笑话,就被林黛玉提前堵住了嘴。

    她们像是还要再享受一会儿余韵的气息……

    看着林黛玉碧水冬泉一般的眼眸中,似缭绕着一层薄雾,满满是情意,贾环心头一暖,悄悄冲她抛了个媚眼儿,惹的佳人微恼,赏他一记白眼球……

    贾环又看向望着他怔怔出身的史湘云,灿然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史湘云虽然暗恼贾环先看林黛玉,可面对他的灿烂笑容,却又生不起气来,只好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却不想这没脸皮的笑的愈发灿烂,她也被传染了,忍不住抿嘴一笑,却还是瞪着他。

    贾环正要开口说几句开心的,逗姊妹们都开心,就看到园子门口,王熙凤带着平儿过来了。

    身后还跟着几个丫鬟婆子,抬烤炉的抬烤炉,拎肉脯的拎肉脯,还有抱着酒坛的。

    浩浩荡荡一大群人走来后,远远的,已经恢复了往日打扮和神态的王熙凤高声笑道:“哎哟,我就猜都在这里,怎么样,没错吧?你们姊妹们倒是会找地方高乐,偏不打发人告诉我一声。得!你们不告诉我,我自己来了!”

    经历过早上之事的众女们,看着面色与往常没有一点异常的王熙凤,不仅心中暗自钦佩,这才是做大事的人该有的脸皮,不愧是凤辣子……

    不过,也都了解她泼皮破落户的性子,念及她以往待她们这群小姑子们还算不错,也没人愿意给她难看,纷纷笑脸相迎。

    贾环也没有不给面子,也面带微笑的看了过去。

    王熙凤看见贾环竟然对她笑,心里暗松了口气,而后笑的愈发灿烂,一边高声招呼着丫头婆子们找空地儿摆放烤架,一边和众人打着招呼。

    不过当她看到秦眉时,却不禁一愣,眼睛一亮,笑道:“这位哥儿是……”

    “噗嗤!”

    众人不禁喷笑出来,薛宝钗没好气的恼道:“凤哥儿倒是和环哥儿一样,却不想想,寻常男子又岂能混到这来?真真没道理。”

    林黛玉娇笑一声,看着王熙凤掩口笑道:“二嫂,就算她是个公子,你眼睛这么亮作甚?不怕链二哥回去捶你?”

    “哈哈哈!”

    众人虽然惊叹林黛玉最近的尺度,不过也确实被这句话给逗的大笑起来。

    王熙凤俏脸一红,瞪着林黛玉道:“林妹妹,我就等着,等你进门儿后,看你怎么对付探春和惜春这两个刁钻的大小姑子!”

    “呸!”

    林黛玉闻言,一面如画般的俏脸登时红成了云霞,啐道:“就你会浑说!”

    王熙凤见状愈发得意:“哟哟,怎地,你还不愿?你少做梦!

    瞧瞧我家老三,论模样,论家世、论能为,哪样不是满天下里最出挑儿的?

    出了这个门儿,再到哪找去?

    你就心里偷乐吧,指不定多盼着什么时候给我们敬茶哩!”

    “哈哈哈!”

    除了林黛玉“泫然欲泣”外,众女更是乐不可支,连史湘云都觉得王熙凤说的简直大快人心!

    林黛玉可能是因为如今的眼泪少了许多,哭了半天没哭出来,恼羞成怒,作势要上前撕那张利嘴,反被王熙凤一把抱住,笑着讨好道:“好妹妹,可饶了二嫂这一遭儿吧,你就当可怜可怜我摊上这么一群厉害的大小姑子,咱们同命相怜吧……”

    贾探春不依了,挑着修眉道:“二嫂,你这话是怎么说的,我们姊妹怎么就厉害了?”

    王熙凤指着贾探春对众人大笑道:“你们瞧瞧,你们瞧瞧,这就是我最厉害的小姑子!”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连贾探春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贾环面带微笑,从一旁唤过贾迎春,轻声道:“姐姐,她们高乐她们,咱们去里面,给你把药膏换上吧?”

    贾迎春闻言,有些犹疑,道:“现在走……会不会扫了大家的兴儿?要不,还是等夜里吧?”

    贾环好笑道:“姐姐,你也忒善良了些,她们自去玩她们的,有什么相干?”

    贾迎春又不傻,怎会不知众人关注的中心始终在她这个环弟身上?

    她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正要说话,不妨身后被人拍了一下,唬了她一跳。

    回头看去,却是林黛玉。

    林黛玉笑道:“可见真是亲姐弟,单有说不完的话?”

    贾迎春只是盈盈的笑,贾环解释道:“我要带姐姐去换药,她却怕饶了大伙儿的兴,不肯去。”

    林黛玉眷烟眉微蹙,看着贾迎春道:“二姐姐善良的也忒过了些……”

    贾迎春抿嘴一笑,温柔可亲道:“林妹妹的话竟和环弟方才的话一模一样哩。”

    林黛玉闻言一怔,俏脸微霞,觑眼看向一旁傻乐的贾环,没好气的一白,但眉眼间却满是幸福的光泽,她对贾迎春道:“二姐姐快去换药吧,孰轻孰重我们岂会不知?现在去还是悄悄的,若是让她们都知道了,定会哄二姐姐你的,到时候凤哥儿面上也不好看。”

    贾迎春闻言,竟有些自责的面色一黯,贾环见状,干脆拉起她的手,拉着她朝外走去,还对回头张望这边动静的众人挥手道:“都保重啊,我们取了真经就会回来的!”

    “呸!”

    几张绣帕飞来,伴随着几声笑骂:

    “猪悟能!”

    ……

    宁安堂上,一个胡子花白的太医在贾环刀子似的眼光下,战战兢兢的用“伏特加”将贾迎春脸上的旧药膏擦拭去,方才他想用自己备下的太医院出品的“酒精”与贾迎春擦拭时,差点没被贾环扭断胳膊……

    “环弟,没事,我不疼。”

    脸色比贾环还惨白,但贾迎春却依旧盈盈笑着,柔声安慰着贾环。

    贾环的心疼的要命,却也不能流露出来,只是连一旁的尤氏看着他的脸色都小心了起来……

    感觉经过了一段漫长的时间,太医最终努力的克制着手上的颤巍,将冰莲雪玉膏小心的上到了伤口处,并重新用新纱轻轻的包裹好后,双腿一软,竟坐到了地上。

    大冬日里出了一脑门子的大汗,水汽蒸腾的,跟快升仙了似得。

    贾迎春心底善良的紧,有些嗔怒的看着贾环,别让他的眼睛放刀子了。

    贾环看着也有些不落忍,连忙使人搀扶了起来,赔笑道:“老太医,方才是我的不是,您多多见谅。这样,虽然太医院的太医都是按俸禄供给,出诊不再收银子,但我破例,多给您老些银子,好压压惊,行吧?”

    老太医苦笑着摇头道:“我这把岁数了,儿女皆亡,就剩下一个孙女,要那么些银子做甚?爵爷若是想替老夫压惊,不如将贵府所酿的伏特加给老朽来一坛……”

    贾环闻言顿时刮目相看:“老太医,您老当真是老当益壮啊!这把岁数了,还能干伏特加?”

    老太医被两个婆子搀扶起来后,坐在椅子上休息,听了贾环的话后,嘴角抽了抽,斗胆没有先搭理他的话,而是对贾迎春道:“姑娘,你放心吧。这冰莲雪玉膏乃是疗养外伤之圣品,绝不会留下一点伤疤的。再换两次药,差不多就能好利索了。不过……下次换药,老朽还是让我那孙女来吧,她的手不抖……”

    说着,又对皱起眉头的贾环道:“爵爷,不是老朽自夸,我那孙女,一身杏林之道绝不下于老朽。就连王院正都直言,除了王家独门针术外,于医理一道,已经没有什么可教她了。我们杏坛,出了一个女圣手哩!

    方才老朽向爵爷讨伏特加,也并非贪嘴,而是以前我那孙女得到了一回,发现用伏特加清洗外伤的效果,好的出奇,比太医院专酿的酒更好!

    可爵爷这酒,除了供给好汉庄和寥寥几个公门侯府外,并不外售,就是外售,也不是寒家能够承受得起的。

    老朽孙女时时惦记着,只可惜,老朽几番寻找门路相求,亦是无能为力,心中颇为愧疚。

    明朝是老朽那孙女的生辰,又正巧老朽能以微末之力,效命于爵爷。

    所以,才厚颜相求,望爵爷不要见笑。”

    贾环闻言后,眼珠子转了转,哈哈一笑,道:“老太医这是哪里话?所谓医者父母心,乃是小子最为钦佩的职业了……

    对了老太医,不知令孙女,今年年方几何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