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怀疑
    龙首宫,暖心阁内。

    赢历面色有些不自然的站在那里,躬身请罪道:“孙儿让皇祖父失望了。”

    赢玄轻轻的摇头,淡淡的道:“谈不上失望……其实若是换个人,你这一套法子,堪称高明绝顶。但你能收到的,只是臣子,而不是如同手足一般的心腹。”

    赢历很有些不解:“皇祖父,孙儿愚钝。不解皇祖为何一定要……

    不是每个君王都能成为高祖和皇祖这般雄才大略的圣君,也不是每代贾族子弟都是像荣宁二公那般,虽然惊才艳艳却依旧忠心耿耿的忠良之臣。

    万一……”

    其实这也是老话题了,之前这一对祖孙就谈过这个问题。

    当时赢历最终是以沉默答应为结局,但今天又忍不住了。

    这套帝王之策,在他看来实在是有些荒谬。

    千古帝王,何曾需要一个手足一般的心腹?

    赢玄微笑着看着他最器重的皇孙,见他说罢后有些不安,摇头道:“道理很简单,越是精明有能为的人,通常就越有一个通病,那就是自负。

    这样的人,通常只信自己,极少极少信任他人。

    尤其是当他取得不俗的成就后,整日间被臣子们奉承着,溜须拍马着,便也越来越听不进别人的意见。

    作为一个君王,到了这个时候,就很危险了,社稷也是如此,比如说,唐明皇。”

    赢历面色又有些不自然,但还是点点头,道:“皇祖说的是,只是,孙儿想,真到了这个时候,纵然有那么一个如手足般的心腹臣子在,说的话,怕也难听进去。”

    赢玄微笑道:“你说的没错,不过这个时候,这个如手足般的臣子并非是用来劝诫的,而是,用来匡扶社稷的。”

    赢历闻言一怔,细眉轻轻一挑,道:“清君侧?”

    “哈哈哈!”

    赢玄大笑出声,摇头道:“这岂是人臣所为?非也非也。你再猜,若隋炀帝杨广时,像朕有代善一般,也有一个这样的人在,而且还不遭杨广忌惮,那么,大隋还会亡吗?”

    赢历沉思了片刻,而后缓缓摇头,道:“若军队不乱,怕是不会……皇祖父,您之意是说,真到了君王自负如杨广那般,进而引得天下大乱时,但只要还有一个如手足般的心腹重将在,就能镇住军方,而后剿灭叛贼,安定天下?”

    赢玄点点头,道:“没错,这是最后的保证。”

    赢历犹豫了下,才道:“可……如何能保证,这个手足心腹的忠诚?”

    赢玄道:“所以,这才要看你如何参悟驾驭人心的帝王之道了。

    高祖皇帝,是以生死与共、肝胆相照的大气魄,收了荣宁二公的忠心。

    而朕,则是以兄弟亲情,以诚心换诚心,才与代善相交莫逆,换得他替朕征战二十年,最终,死在了捍卫朕之领土的战役中,朕心痛啊……

    至于你,就要靠你自己体悟了。

    哦对了,还有你父皇,呵呵,不过他没有朕幸运,更没有朕的能为,他只有一个瘸了的妖师邬先生,只会耍阴谋诡计,但他却没有告诉你父皇,没有兵权的皇帝,是坐不稳江山的。

    所以,你不要学他。”

    赢历闻言低下头,面色有些复杂,应了声后,最后问道:“皇祖父,若是……若是孙儿没有高祖皇帝和皇祖父那般高明的驾驭人心之道,或者,即使孙儿以诚心相换,最终却还不能保证他的绝对可靠忠诚时,孙儿该如何做呢?”

    赢玄闻言,细眉微微皱起,轻轻的叹息了声,眼神愈发幽邃,淡淡的道:“真要到了那个时候,那你也只能除了他……”

    ……

    秦眉,或者叫卿眉意,被立冬和有夏小心搀扶了上来后,一只素手扶着后腰,另一只沾染了灰泥的手则耷拉在半空,避免沾染到衣服上,不过其实也沾染的差不多了。

    宁国府的奴仆们太能干,虽说只让打扫凉亭,可他们将亭子下面的积雪也清扫光了。

    只是地面被太阳一照,霜冻一化,虽然没成泥塘,但也是湿哒哒的……

    “环儿,你怎么能这么粗鲁?你踢她……干吗?”

    林黛玉不悦的看着贾环,指责道。

    贾环一脸的“冤屈”,道:“我以为是哪里来的野小子,跑来抢我的风头……”

    “呸!”

    几个姊妹齐齐啐出口,连薛宝钗都忍不住说道:“我们姊妹们在环哥儿眼里,难道就这么不堪?会和一陌生男子……”

    “就是!”

    史湘云没好气的看着贾环,道:“我看你就是故意占秦眉的便宜,哪儿不好踹,非踹腚?轻.薄儿,浪荡子!”

    “噗嗤!”

    薛宝钗被史湘云的话给逗喷了,抱着她道:“我看你们俩真是一家子,都一样。”

    林黛玉瞟了眼,轻轻哼了声,拉过身旁的贾惜春抱住,没好气道:“瞧你那两个丫头,惯会做好人。让她俩小心点儿,别再让环儿也给踹下去了。”

    贾惜春懵懂:“我三哥踹她们作甚?她们又没女扮男装。”

    听得懂的抽嘴角,听不懂的傻笑……

    贾环连忙岔开话题,看着秦眉凶巴巴道:“喂,谁让你跑这来的?再敢来打扰我家姊妹,你信不信我锤死……”

    “啪!”

    史湘云上前,拍了贾环一巴掌,嗔恼道:“你就这么和人家姑娘说话?”

    贾环冤枉道:“她做梦都想做我小妾,我不让她跟就要死要活的,所以只能对她狠一点,不然你们又吃醋。”

    “你们”二字,让两人的俏脸都红了红……

    “呸!”

    林黛玉啐了口,恼道:“那你也不能动手动脚的打人,还骂人!哪有对姑娘这么凶的?”

    贾环赔笑道:“我又不是宝二哥,咦,二哥呢?”

    其他人彼此看了看,贾迎春道:“方才他直接回他那里去了,我喊他也没听。”

    贾环呵呵了声,道:“那随他吧……行了行了,别在这杵着了,赶紧回去。我警告你,趁早离了我家,不然的话……”

    “环儿!”

    不止林黛玉和史湘云,其他妹子都不悦的看着贾环,哪有这般说话的。

    “秦姑娘,你家人呢?”

    薛宝钗上前,拿出绣帕替秦眉擦拭着手上的泥,柔声问道。

    秦眉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真真是“我见犹怜”,她泫然欲泣道:“奴家原本也是江南书香门第、官宦人家。

    只叹爹娘早早的就没了,族人为了侵占奴家家产,将奴赶出了家族,那时奴才五岁。

    后来快饿死时,奴被师父收养了,而后便跟着师父四处流浪卖艺。

    再后来,师父也没了。

    之后,奴家在江南卖艺为生,却被恶霸追逐,幸而得遇公子相救,才脱得虎狼之口。

    奴身无长处,唯有洞箫技艺,勉能入人耳,便想托身于公子,以求报恩……

    只可惜,奴家命薄,蒲柳残姿,难入公子贵眼。

    呜呜,罢了,奴家还是……奴家还是……来生再报公子大恩吧。”

    说罢,竟想再往亭外跳去。

    “诶!快住手!”

    一群傻丫头听得泪眼汪汪的,天啊,这种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的故事,不应该只发生在话本儿和戏里吗?

    谁能想到竟然能见到活生生的一出好戏!

    姑娘们听的热泪盈眶,偏又觉得太过瘾了,跟后世一群傻妞儿看虐心韩剧似得……

    此刻见秦眉欲要寻短见,一群人忙上去又劝又拉的。

    “环儿,你怎能这样?”

    史湘云颇有侠义之心,此等江湖义事,她岂能袖手旁观,责备道:“你既然从恶人手中将她救出,就应该负责到底,你应该……呃!”

    史湘云说不下去了,她总不能劝贾环纳了秦眉当妾吧?

    不过……

    “你应该把她送给我们姊妹,或是我,或是宝姐姐,秦眉,你愿意跟我们吗?”

    史湘云干脆不问贾环了,直接看向秦眉问道。

    秦眉感激不尽道:“只要能有一容身之处,奴家岂有不愿之理?”

    史湘云拍着胸脯道:“好,那你就跟我好了!你不是会吹箫吗?日后你就当我的吹箫先生,教我吹箫!你放心,再没人敢踹你!”

    “奴家多谢小姐大恩!”

    秦眉眉眼含情,屈身一福,感激不尽道。

    史湘云连连摆手道:“快起来,快起来,这不算什么……对了,你以后也别总是奴家奴家的了,听着难受。没有尊长时,家里的丫鬟和我们都是平着论的,你就自呼我就是了。”

    秦眉犹豫道:“这……怕是僭越了吧?”说着,拿眼神去看似笑非笑看着她的贾环,冷不丁打了个激灵。

    史湘云见状,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不过说实话,她对贾环能够拒绝这种美色的投怀送抱,还是非常满意的。

    她豪气万千,小手一挥,做主道:“这算什么僭越,你是我的丫头,我自然能做……呃,宝姐姐,怎么了?”

    史湘云话没说完,就被薛宝钗拉住了,她好奇问道。

    薛宝钗看着秦眉叹了口气,然后附在史湘云耳边耳语了几句,众人不得闻声,只看见史湘云面色忽地一变,脱口而出:“不会吧?”

    薛宝钗面色凝重,道:“万一呢?”

    史湘云面色顿时犹豫起来,看了看贾环,又看了看秦眉,忽地,她咬了咬牙,低声道:“秦眉,你以前是清倌人,还是……”

    “噗!”

    贾环闻言没忍住,一口喷了出来。

    开什么玩笑,魔教堂堂四大护教法王之青玉箫王,居然被人怀疑是接客的窑姐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