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滚!
    “我再猜一次,我再猜一次!”

    小惜春兴奋的脸蛋红扑扑的,映衬着脖颈处毛茸茸的狐皮白裘,愈发可爱怜人。

    此刻,她看着面前长的一模一样,连眉眼处的神态都一模一样的两个丫头,兴致勃勃的做猜人游戏。

    听了贾惜春的要求后,有夏和立冬一起噘了噘嘴,可不敢违背这个小主子的意愿,在她闭眼后,来回转了几圈后,一起脆声道:“好了!四姑娘可以睁眼了,猜猜我是谁!”

    “你是立冬?”

    摇摇头。

    “你是有夏?”

    摇摇头。

    “啊,我猜着了,你是有夏!你是立冬!”

    贾惜春高兴的直跳脚。

    “……”

    立冬和有夏对视一眼,眼神悲哀……

    “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好了!四妹妹,你让她们坐一会儿吧,都转了半个时辰。”

    贾迎春笑吟吟的劝道。

    贾惜春闻言,有些不甘,可还是选择了听话,对立冬和有夏点点头,道:“听林姐姐说,你们是三哥送给我的,太好了,等晚上的时候,咱们三个好好玩儿,你们说好不好?”

    这让人怎么回答?

    只能老老实实的一起答“好”喽!

    林黛玉坐在一旁,手里握着一个暖炉,看着贾惜春那稀罕劲儿,笑着泼冷水:“四丫头,立冬和有夏可是你三哥给你请的画画儿先生,却不是陪你玩儿的丫鬟哟!你再顽皮,当心你三哥来揍你小屁股!”

    贾惜春闻言,小脸儿顿时一红,羞恼的看着林黛玉道:“林姐姐,你越来越……像三哥!”

    林黛玉闻言,面色一滞,俏脸微霞,瞪了小家伙一眼,却不知为何,又高兴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谁像他了?那般黑!”

    正说话间,会芳园房门处,又走来一人,众人看去,眉头不禁纷纷皱起。

    竟是一翩翩浊公子打扮的男子!

    这里是宁国府后花园,谁人敢擅入?

    纵然是与贾环亲厚之人,也不便与内客相见。

    贾迎春等人站在亭里不知怎么办,贾探春却起身,迎了上去,清冷的声音斥道:“站住,什么人?里面有女眷,也是你能闯的?还不出去!”

    后面,史湘云也大步走来……

    而对面那公子闻言一怔,随即哈哈洒然一笑,玉树临风之态,竟是园内诸女从未见过的。

    他拱手一揖,道:“诸位姑娘有礼了,小生秦眉,见过诸位。”

    史湘云的回应很简单:

    “滚!”

    ……

    “老祖宗,孙儿怎舍得让林姐姐做妾?

    孙儿此生,誓取侯位!

    其实孙儿还是托祖宗的大福了,若非出身在这样的人家里,孙儿纵然有天大的能为和野心,也不敢去奢望公侯之位。

    但现在不同,有宁国公的封爵打底,孙儿只要立下功勋,自然就能提升爵位。

    太太她们将九边之地视若蛮荒死地,但对孙儿来说,那里却是我效仿先祖,建功立业之大福地。

    如今孙儿为一等子爵,待孝满之后,便入军中,争取一年后,便开赴九边重镇。

    两年内,定然立下功勋,则可升伯爵位。

    呵呵,以此而往,争取五年内,成就侯爵位。

    到时候,孙儿就有资格娶两位平妻了,云姐姐和林姐姐谁都不会亏负!”

    贾环得意洋洋的说道,贾母和鸳鸯却听的目瞪口呆。

    先不说你是不是将爵位想的太简单了,牛继宗干了这么多年,也不过是一个一等伯。

    你三五年就想升为侯爵?

    关键是……

    “你花费了这般大的心思,拼死立功升爵,就为了那两个平妻位?”

    贾母匪夷所思的看着贾环道。

    贾环还得意,嘿嘿笑道:“当然!名爵于我其实如浮云,江山哪有美人重……”

    “啪!”

    贾母抄起手边的野鸭子毛掸子,就朝贾环身上招呼起来,一边招呼一边气呼呼的骂道:“你个上不了高台的高脚鸡,我让你浮云,我让你美人,我让你……”

    “哈哈哈!”

    贾环一边忍着挠痒似得打,一边高兴的哈哈大笑,然后起身道:“老祖宗,你且歇好,孙儿去和姊妹们耍子去了。

    累了大半年,孙儿休息几天。”

    贾母闻言一怔,住了手,看着贾环苍白脸角上隐现的疲倦,心中一软,叹息道:“去吧,你也好好歇几日。我也歇一会儿,快被你这忤逆孙给气死了!”

    ……

    “唉!”

    马车里,看着一言不发,面色惨白的王夫人,薛姨妈深叹息了声,道:“姐姐,你这又是何苦呢?”

    王夫人不言。

    薛姨妈见状苦笑道:“你就是要闹,总也要挑个好时机吧?你明明都听说了,东边儿又是郡主又是皇太孙的,背后还站着太上皇,这般生发了得,你也只顾着闹……老太太但凡有一点脑子,她又怎么可能会向着你?你纵然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宝玉多想想啊。”

    王夫人闻言,不再无动于衷了,眼中落下两滴清泪,哆嗦着没有几丝血色的嘴唇,道:“我还不都是为了宝玉?若没有他舅舅扶持,他日后还不被那野.种欺负死?”

    听王夫人说的这般难听,薛姨妈皱了皱眉,道:“照我看,你是魔怔了,满心思都是要和那个骚蹄子斗。那个女人确实不是什么好货,可说实话,她这个儿子,却没那么坏。”

    “你居然真信那个野.种的话?以为二哥和王仁是别人做的祸?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替他说话?”

    王夫人尖声说道。

    薛姨妈头疼:“姐姐,我替他说话?我替他说哪门子话?其实以你的心思,不难看清事情。偏你……

    唉!罢了,只是,这件事无论是谁做的,可你要明白,现在能解开扣结的,只有环哥儿。

    哪怕是为了仁哥儿和二哥,你也不能再和他别了。

    你难道没听出老太太最后那句话的意思?”

    提及此,王夫人原本就苍白的脸,愈发霜白了,她一双手紧紧攥着,眼中怨毒之色看的薛姨妈都吃惊,可是,除了怨毒外,更多的,还有无力和哀伤。

    薛姨妈见之,心中难免心疼,也理解王夫人为何无力和哀伤。

    虽然她这个姐姐有夫有儿还有女,可是丈夫偏宠小妾,对嫡妻却不假以颜色。

    有儿……

    想起那块如宝似玉的宝玉,薛姨妈就忍不住苦笑……

    有女,却在深宫大内中,虽即将贵为贵妃,却又有何用?

    连皇帝都在结好环哥儿……

    这大概就是妇人的悲哀吧,再有能为,也只能拘于小小的后宅内,依附着父亲、夫君和儿子过活。

    纵然能在后宅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出了那片小小的天地,她们又能怎样?

    “姐姐,别闹了。连一个面都没见过的姐姐,他都能洒出大把的银子,他又怎么会薄待宝玉?

    宝玉是个好孩子,让人心疼。可他却没法担起贾家偌大的家业啊!

    如今连二哥都……

    你若再折腾,他一恼,日后再对宝玉……

    你拦得住吗?”

    薛姨妈苦口婆心的劝道。

    “他敢?不过一个奴几生的孽障!”

    王夫人咬牙切齿的寒声道。

    薛姨妈劝的都有些心灰意懒了,她有些无法理解道:“他有什么不敢的?如今连老太太都快制不住他了,你能怎样?

    若是他当初没出府,没有机会从武,那你收拾他不比收拾一直猫狗费力。可他出府后,就像是龙归大海,虎入山林。

    再承袭了爵位,重新竖起了贾家大旗,让贾家的威望一日比一日高。

    这个时候,他的根骨已经够硬了。再加上他与诸多顶级勋贵结好,又得明珠郡主相中下嫁,现在更连皇太孙都与他成了朋友。

    姐姐,你说说看,他凭什么不敢?

    链哥儿也是他哥哥,只因为忤了他的意,打的个半死,链哥儿又能怎样?如今还不是老老实实的?

    你……”

    “够了!”

    王夫人眼神有些疯狂,她切齿道:“不要再说了,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可是……可是我就是不心甘!

    凭什么,凭什么一个奴几生的野.种,就能在贾家兴风作浪?贾家不是他的!

    他跟他那贱人娘一样,都该死!

    不过……

    你说的也对,不能再蛮干下去了,不能再蛮干下去了。

    要缓缓,总要等他势头衰落下去后再说。

    我就不信,他能兴一辈子!

    一个野.种!”

    ……

    阵阵朴拙悠扬的箫声荡漾在会芳园中。

    站在亭边身量笔直,迎风而立,飘然若仙的翩翩浊公子,贾家的一应姊妹们,都静静的看着,眼中满是钦佩和欣赏。

    连贾环从后面走来都没发现。

    直到贾环满脸醋意,从后面一脚踹到那位玉树临风吹洞箫的公子的臀上,将他踹下凉亭。

    “哎哟!”

    “喂!你干吗?”

    “太过分了!”

    “环弟……”

    “臭三哥!”

    恍若捅了蚂蜂窝一般,惹的一群蚂蜂围着贾环嗡嗡嗡的叫个不停,还有人拎他耳朵,还有人点他脑门……

    “停!”

    贾环脑子快爆了,大喊一声,没用……

    没人怕他,还是责备,以史湘云和林黛玉为主。

    “再不停我……我亲人了啊!牟……”

    “哗!”

    众仙子被恶心的退避开来,但还是围绕着一个圈儿,面色不善的看着贾环,还抽空看看跌落在亭外的“佳公子”。

    贾迎春善良:“秦姑娘,你没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