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斩草除根?
    第三百三十四章斩草除根?

    整个荣庆堂里的气氛都凝固了。

    连王熙凤都忘记哭了。

    全都怔怔的看着贾环……

    这得多绝决的心啊!

    如果说大秦的上下,还有哪个地方比西北更荒凉,那大概就是黑辽了。

    黑辽之地,并非单指山海关外东三省,疆域要宽广的多,更要往北,往北,往北。

    一直到苏武牧羊之地,北海!

    那个地方,一年倒有多半时间处于冰天雪地中。

    而即使在夏天一日十二个时辰里,也是夜里盖棉被,早上穿袄子,正午穿单衫,下午套毛衣,傍晚再穿袄……

    这种地方,在世人眼里,其实就和未开化的亘古蛮荒之地一样。

    被打发到那里去,真的,还不如被打发到西北吃沙子好……

    尤其是南方出生的人,去了那里,和去死差不多。

    王夫人一张脸煞白煞白,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面色淡然的贾环。

    双手紧紧的攥着,指甲深入手心……

    “好一个歹毒的孽障!”

    王夫人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的说道,模样,甚至微微狰狞。

    贾环闻言竟轻轻笑了出来,他直视着王夫人,淡淡的道:“二叔母,你最好明白你自己的位置,然后再开口说话。”

    “我的位置,我什么位置?”

    王夫人的声音出奇的尖锐。

    贾环淡淡的道:“很简单,你首先是我贾家的媳妇,其次,才是王家的女儿。既然进了我贾家的门,就要为我贾家的利益着想,而不是往你王家搬东西。”

    “你浑说!我几时往王家搬东西了?你说清楚!”

    王夫人颤抖着身子,指着贾环尖叫道。

    贾环声音却不变的淡漠:“若只是些银财,我自不会在意。我贾家最珍贵的,不是那点银钱,而是,我荣宁先祖,留给我们的余荫。

    王家人想借着你的关系,搭上我贾家的门路往上爬,你这不是叫吃里扒外,又叫什么?”

    这么赤果果的利益分析,恍若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扇在了王夫人的脸上。

    没有留一丝一毫的情面。

    不止是王夫人,还有薛姨妈,还有王熙凤,还有薛宝钗,脸色都很难看。

    “环哥儿!”

    贾母发话了,她沉声道:“你这叫什么话?真真是越来越没礼了。只靠你一个贾家,只靠你贾环一人,你就能站的稳?王家与我贾家,乃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是当年先国公在时说的话,你也敢质疑?”

    贾环适可而止,顺坡下驴的赔笑道:“老祖宗息怒,孙儿这也不是觉得冤枉吗?”

    “你冤枉什么?就算冤枉了你,这话也是你能说的?传了出去,我贾家还要不要做人了?而且,你让姨妈怎么看你?”

    贾母依旧“气势汹汹”道。

    贾环“嗨”了声,懊恼道:“我这不是冤屈坏了,口不择言浑说了嘛!老祖宗,姨妈,您二位想想,要说调王仁去西北,我勉力还能做到。可是将一个京营节度使调到黑辽军团,就凭我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就能办到?

    是,我是比较混,打了这个打那个,还都是挺了不得的大人物……

    可这些事毕竟不干涉朝政国事,那些朝堂上的大人物也只当是一个纨绔子弟在混闹。

    真要是涉及到政事,您二位若不信去打听打听,谁还能真拿我当一回事?

    别的不说,就我牛伯伯、温叔叔他们,我要去给他们下命令,指点他们怎么怎么行军打仗,他们还不直接把我给踹出去?

    更何况涉及到三品大员的调动!

    姨妈,您说说,我刚还准备答应你们,去帮王仁活动活动,别调西北了,就留在京营里好了。

    这一事还没了结呢,太太就怀疑指责我这个孽障,坑害王家人了,我也是气糊涂了,说了些错话,姨妈您大人大量,别跟我一孩子一般见识。”

    贾母、薛姨妈等人虽然也算心思了得之辈,包括薛宝钗。

    可是她们精通内宅一切宅斗技能,却对朝堂大事陌生的紧。

    只知道朝堂上的事都是了不得的大事,所以听贾环这么一解释,好像还真有理。

    尤其是,贾环还说了,要帮王仁活动一下,留在都中。

    尽管又出了王子腾一事,可王熙凤还是暗喜不已,心中竟对贾环隐隐心生感激……

    只有王夫人,只有王夫人对贾环的话一个字都不信。

    要说这一切不是贾环搞的鬼,她宁愿去做鬼……

    世上会有这般巧合的事?

    王仁早不被打发,晚不被打发,非这个时候被打发去西北?

    现下已经到了年关,哪家衙门还会折腾官员的升调?

    王子腾更是位列京营节度使要职,身上干系那么重,若真是因为政事考虑才调动职位,早早就会有风声传出,何来如此仓促?

    可是,明白归明白,王夫人又能怎样呢?

    贾环死不承认,还哄的老太太和她那个傻妹妹一愣一愣的,她能做什么呢?

    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死死的盯着贾环,像是想用眼神杀了他一般……

    “环哥儿,姨妈再厚着面皮求你一遭儿。

    我那兄长毕竟也有了春秋了,年近花甲。这么大的岁数,再往黑辽去,怕是走到一半人就没了。

    你人路广,有太上皇宠着,陛下也疼爱于你,如今连皇太孙都和你交好,与皇家这般大的情意……

    你看能不能帮着求个情,能不能就……就让我那兄长,乞骸骨,致仕吧。他也不在京城滞留,直接去江南老家养老。

    若能成,一切打点皆由我王家出,王家上下也定然承你的情,对你感激不尽。”

    薛姨妈脸上挂着非常柔和的请求之意,说的话也非常中听,得体。

    让贾环心中对她的评价再次高了许多。

    如今看来,贾宝钗的冷静,很大一部分应该都得自薛姨妈的教导。

    这个妇人,有润物细无声的本领。

    贾环闻言后,还真就动心了。

    其实他本打算,是彻底打掉王家这一支的。

    因为王家于他没有丝毫用处不说,还会成为贾家的累赘。

    不过,贾母的话也提醒了他。

    如果他真的这么做,王夫人在贾家必然再无容身之处,薛姨妈一家更是无法在贾家停留。

    这些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贾家的名声,可真要臭大街了,尤其是在文人中……

    贾环倒无所谓,反正他的名声在文人中不比茅坑的石头好闻多少。

    但贾家却不能沾染上这种名声。

    这个时代,对姻亲之义非常看重。

    所以大多豪门世家才会以结亲的手段,拉近关系进而形成共同的利益网。

    也就是所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

    如果贾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将贾家的姻亲给灭了……

    那日后谁还敢和贾家结亲?

    而且,明白的人,都会看出,贾家摆脱王家,是因为王家的没用。

    这就太功利了。

    谁家还没个潮涨潮落的时候?

    真等到低谷,通常也就指望姻亲这些关系了。

    要是都像贾环这么来,那……

    太不像!

    这也是贾环在贾母的眼神暗示下,“幡然醒悟”的原因。

    做人不能太功利。

    当然,贾环的本意并非如此,他原本虽然也准备将王子腾换下,但也给他预备了一个肥缺儿,金陵都督府副督察之位,下辖江淮两地的军备力量,乃是富的流油的职位。

    可是贾迎春一事发生后,贾环恨不得将这些涉及的人全都砍了脑袋。

    还肥缺,肥他娘的缺!

    实际上,王子腾在这件事上只是受了牵连,受王夫人及王仁的牵连。

    但对贾环而言,是一样的,因为他们是一体的。

    所以,才有了这般大的动静。

    军机阁的调令,其严肃性要远高于吏部的调令。

    吏部选官不顺,还能告个病假,赖着不上任,再大不了就辞官,总能有条活路。

    可是军机阁的命令,乃是军令,军令如山!

    从某种意义上说,甚至要高于圣旨。

    因为官员有时还能抗一下旨,但没听说过谁敢违背军令的……

    抗旨顶多下大狱,违抗军令,可就地斩首!

    若无转机,王子腾必须要上任!

    而若无意外,年近花甲的王子腾,怕是要埋骨于白山黑水间了……

    所以,薛姨妈作为王子腾的亲妹,不得不拉下颜面,再次开口相求。

    只是,这个请求当真让贾环感到为难。

    军令如山,不是说着玩儿的。

    哪里能朝令夕改?

    真当贾环是无所不能的赛亚人了……

    贾环苦笑道:“姨妈,我实话实说,我刚才的话真不是在糊弄老祖宗和姨妈您。您想想,涉及军机阁的调令,我一个身上一官半职都没有的少年,哪里能管的着?

    军机阁里是有我的长辈熟人在,可军机阁首席大臣,当朝太尉,是义武侯方南天。

    他和我贾家并无太深的交情,甚至,他还和忠顺王府亲近……

    姨妈您说,我哪有那么大的颜面,去命令一个当朝太尉,还说调就调,说收回就收回?

    这军令不是儿戏啊!”

    其实这倒不是关键,关键在于,贾环憷牛继宗和温严正捶他,还少不了一顿臭骂。

    斩草不除根,留待后患吗?

    妇人之仁!

    尽管王家八成是没什么后患了,因为除了王子腾外,王家族中着实没什么人才了。

    但这代没有,下代呢?下下代呢?

    谁敢保证王家不会出一个惊艳的人物,而贾家的后人就一定能代代昌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