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三十三章 赔情
    “环哥儿,不是说好了吗,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再说,那是陛下的旨意,你让他们怎么办?”

    贾母不悦的说道。

    贾环点点头,笑道:“好好,不说就不说。不过,老祖宗,这说了半天,孙儿都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呢,二嫂,赶紧起来,家里姊妹们都在,你这个样子,让她们怎么看?”

    王熙凤闻言心都凉了大半了,哪里肯起来,哭的满脸是泪,还不敢大声,只是巴巴儿的看着贾环,求情道:“三弟,王仁真的知错了,他真的知错了,你就看在二嫂的面上,饶了他吧,你饶了他吧。我给你磕头好不好,我给你磕……”

    “二嫂!”

    贾环脸色阴沉的难看,喝住了作势就要磕下去的王熙凤,然后回头对旁边的李纨道:“劳大嫂先带姊妹们下去,我一会儿就来。”

    李纨面色为难,她倒不是不想听贾环的话,可又怕得罪王熙凤……

    贾环见她不动,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但没有强求。

    而后就转头对身旁脸色发白的贾迎春笑道:“你们看这个大嫂子,总是关键时候靠不住……

    姐,你和林姐姐、云姐姐她们一起先去我那边,太医也在那边府上候着。

    刚才我吩咐了李万机,使人把会芳园里的路清扫干净,亭子里的雪也扫尽了,生上了地龙,一点都不冷。

    你们先去那里玩着,我一会儿就去。

    我从扬州带回来几个很会乐器的人,一会儿咱们去唱曲儿。”

    贾环说的很美好,可贾迎春这会儿哪里肯走,她拉着贾环的袖子,轻声道:“环弟,不要闹了好不好,姐姐不怪他们的。”

    贾环笑的很灿烂,道:“不闹不闹,我哪有闹?我昨天回来,到今天才醒来,除了进了一次宫带姐姐回来,哪儿都没去,何曾见过二嫂的哥哥?二嫂她这是对我有偏见,总以为我是刁民要害人。”

    贾迎春被贾环的笑容感染了,脸上的担忧褪去,不过还是叮嘱道:“你别淘气,惹老祖宗生气。”

    贾环胸口拍的啪啪作响,担保道:“今年朝廷都快给小弟发一个孝子贤孙的表彰了,我怎么可能惹老祖宗生气,姐姐就会白担心!”

    “顽皮!”

    贾迎春嗔怪了声后,又对贾母道:“老太太,我和妹妹们先下去了。”

    贾母无声的点了点头,看着贾迎春蒙着的半张脸,眼神复杂。

    这么一个庶女,竟有这般福分,也是她的造化……

    贾迎春又对薛姨妈和王夫人道了一个福后,转身就要招呼姊妹们一起离去。

    然而这个时候,王熙凤却慌了,她不糊涂,今儿贾迎春要是走了,贾母绝对说服不了贾环松口。

    贾环不松口,就王仁那个怂货,怕是连武威都到不了就得死掉。

    他在神京都中都叫唤着太干太荒太冷,闹着要回金陵,最好去扬州。

    要是真去了大西北,王熙凤怕是真要和他永别了。

    王熙凤虽然心思狠辣,但那是对别人。

    对王家人,尤其是对她的胞兄王仁,她可牵挂的紧。

    王仁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怕是能去半条命。

    她知道,这个时候能说动贾环的,只有贾迎春了,所以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去。

    “迎春,迎春啊!你帮帮二嫂,你帮帮二嫂吧!”

    眼见贾迎春转身,王熙凤慌了,连忙哭喊起来。

    听到这声音,贾迎春哪里还走得,一脸为难的转过身,看着王熙凤。

    不止贾迎春,就连林黛玉等人,都面色不忍的看着可怜的一塌糊涂的王熙凤。

    “二哥,二嫂糊涂了,还不带她回去休息。”

    别人都可怜王熙凤,但贾环却冷漠的紧,他没有直接斥退王熙凤,而是看向了贾琏,冷声道。

    薛姨妈在贾母旁边坐着,心里叹息了声,难怪都说豪门无情。

    贾琏听到贾环的声音后,犹豫了下,可在贾环清冷眼神的逼视下,还是走上前,对王熙凤道:“走吧,回去吧,这事也不是环哥儿能做主的,是兵部的调……”

    “呸!”

    贾琏话没说完,就被王熙凤啐断,为了王仁的命,王熙凤也算豁出去了,指着贾琏骂道:“当初要不是你自己心动,想做个正经的国舅爷,才拉着王仁喝酒商量,王仁怎会给你出主意?

    他有罪,你就好?

    你不说帮我求情,还逼我回去,贾琏,你还是不是男人?”

    贾环脸色铁青的看着这一出闹剧,回头对面色非常不安甚至有些自责的贾迎春道:“不干姐姐的事,也和我没关系,你带着姊妹们先走,惜春还小,别让她见这些,对她不好。”

    贾迎春面色为难的看了眼贾环,见他执意如此,便叹息了声,点点头,然后回头招呼着大家离去。

    王熙凤快疯了,高声喊起来:“迎春,迎春,二嫂求你了,二嫂给你磕头,二嫂记你一辈子好,你快求求环哥儿吧,你帮我求求环哥儿吧。”

    不管怎么说,诚挚的爱都让人感动。

    父爱、母爱,当然还有兄妹之情。

    王熙凤能为王仁做到这步,众人无不动容。

    看着砰砰磕头的王熙凤,贾迎春无论如何都走不了了,看着贾环的眼神充满了祈求。

    贾环苦笑起来,对她点头,大声保证道:“你放心,我又不是刽子手,我杀王仁干吗?我当年在庄子上连头驴都不敢杀。你带姊妹们下去,我保证,绝不会害人。”

    贾迎春闻言,这才松了口气,对贾环展颜一笑后,又对王熙凤道:“二嫂,你快起来吧,环弟从来都是说话算话的。”

    “好了好了,我跟她说行不行,你快带她们离去吧,你看小惜春都快吓哭了!”

    贾环笑着“轰赶”着贾迎春,睁着眼睛说瞎话。

    小惜春哪里快吓哭了,她红扑扑的脸蛋分明就是激动的好吧。

    一双大眼睛明显在说:臭三哥,好样的!

    三哥威武!三哥霸气!

    信三哥,得永生……

    回过头看贾惜春的贾迎春见她这幅兴奋的模样,连忙温柔的瞪了她一眼,让她收敛下去后,这才带着诸姊妹和垂着脑袋的拖油瓶贾宝玉离开了。

    等诸姊妹离去后,贾环回过头后,脸色又变成了清冷之态,看得王熙凤心又凉了半截儿,只能巴巴的用眼神哀求着贾环,希望他真的说话算话……

    贾环看了她一眼,而后又看了面色不喜不悲的贾母以及面带求情之色的薛姨妈一眼,还意外的瞥了眼留在薛姨妈身边没有离开的贾宝钗……

    眼神顿了顿,最后又转到王熙凤身上,他支着黑滕拐蹲下来,看着王熙凤轻声道:“王仁要去西北,你担心他会受苦,会死,你心很痛,是吧?”

    王熙凤巴巴儿的看着贾环,不解其意,但还是点了点头。

    贾环也点点头,淡淡的道:“知道痛就好,不然我还以为你们一个个都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没心没肺的呢。

    奇了,你知道你会疼,你怎么会不知道我也会疼呢?

    你可知,看到二姐被送进那座会吃人的宫里,看到二姐被那几个王八贼羔子欺负,我的心有多疼,你知道吗?”

    贾环的话,让王熙凤面色骤变,浑身战栗起来,她哀求道:“环哥儿,二嫂真错了,二嫂再不敢了,二嫂以后一定照顾好府里的姊妹们。

    环哥儿,求你了,你就放过我哥哥一回吧,二嫂真的,真的就一个哥哥。”

    贾母实在看不下去了,不管怎么说,王熙凤待她这个老祖宗始终都是毕恭毕敬,孝顺有佳的。

    尤其是,旁边还有外人在的时候,她不能再沉默下去了,贾母沉声道:“环哥儿,二丫头既然回来了,还有圣药疗伤,就是受了些惊吓。

    你收拾他们了一回,给他们长个记性,也就行了。

    你看看,你二嫂以往那么厉害的人,现在成什么样了,多可怜?

    她不是为了她自己,她是为了她哥哥,就冲这份孝心,你就成全了她吧。”

    薛姨妈也委婉的劝道:“环哥儿,凤哥儿她爹娘死的早,凤哥儿跟着太太长大,那个不成器的东西则是在族里长大。凤哥儿被太太管教的出众,可那个混账却被族里那起子不争气的给带歪了,失了管教,所以才走岔了路。

    万幸二姑娘没出事,不然的话,我也是没脸开这个口。只是……

    既然二姑娘有惊无险,不若环哥儿你开个恩,饶了那个畜生一回,我也代表我死去的哥嫂,给你道个谢,求个情。”

    说着,薛姨妈竟在薛宝钗的扶持下起身,冲贾环躬身一揖。

    贾环连忙避开,无奈道:“姨妈,你这是……”

    薛姨妈起身后,赔着笑脸道:“说起来,他还是我亲侄儿,他做差了事,我替他赔过也是应该的。”

    “诶,快坐下快坐下,这太不像,太不像了。宝丫头,快扶着你娘坐下,也不怕折了这臭小子的寿……”

    贾母连连招呼道。

    薛宝钗微笑着扶着薛姨妈坐下后,忽地开口道:“也难怪环儿生气,他最重姊妹亲情,这很好呢。

    我表哥王仁很不懂事,我娘替他给你赔一个不是,我也替他给你赔个不是吧。”

    说着,竟也径自屈膝一福,盈盈一笑。

    贾环无语的抽了抽嘴,还没开口,就见堂外忽然走来一个丫鬟,是王夫人身边最得用的,彩霞。

    她面色不大好的走进堂后,跪下给贾母磕了个头,然后便对王夫人道:“太太,舅老爷家派人传来信儿,说,说,说舅老爷从京营节度使上去位了,升了三品归德将军,调往黑辽……”

    “啪!”

    王夫人手中的念珠摔落在地,串线断开,散落了一地的佛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