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哀求
    “什么?”

    贾母没听清,其实也听清了,因为她脸上的喜悦之色减少了不少。

    这个消息对她而言,喜归喜,却也算不得惊喜……

    但贾环不在乎,他只是想跟人分享这个喜欢而已。

    他高兴的走到姊妹们跟前,对贾迎春展示他手里的细颈白玉瓶,激动道:“看看,姐姐,快看看!这是当年大雪山大转轮寺的大和尚上贡给太上皇的贡品,是用大雪山山巅的万年冰莲和好多好多雪山秘药配制而成,说是有肉白骨生死人之神效,对你脸上的伤尤为有用!

    哈哈!姐,这下你不用再担心了吧?

    我说了嘛,我不仅要狠狠的惩罚那些欺负你的人,还一定要把你的伤给治好!

    一定要让你变成以前那样的漂亮!”

    贾迎春并诸姊妹们看着从未如此欣喜失态的贾环,一个个感动的眼圈儿都红了。

    什么叫赤子诚心,什么精诚亲爱?

    无甚于此!

    贾迎春落着泪,看着贾环笑着,点头道:“谢谢环弟。”

    贾环嘿了声,道:“咱们家的姊妹兄弟,说这些作甚!走走走,我现在就去喊太医,赶紧给你换了药!杏儿说,越早效果越好!”

    说着,牵起贾迎春的手,回头给贾母打了个招呼:“老祖宗,一会儿换了药,孙儿再来给您老请安!哈哈哈!今儿孙儿做东,你们一个都别少,大餐伺候,绝对的大餐伺候!今儿我真是太高兴了!老祖宗,拜拜了您内!”

    说罢,拉着贾迎春就往外走。

    “环哥儿先等等……”

    贾母本来也不愿做“恶人”,打扰了贾环的兴致。

    可她身旁王熙凤的一双眼睛都快哭瞎了,眼泪一直都没停过。

    王熙凤自嫁到贾家来后,对她这个老祖宗一直都毕恭毕敬,孝顺有佳,更是替她掌管着家宅内务。

    而且还从未真正求过她什么。

    今日她哭惨成这般,贾母若是没个说法,实在让人寒心,她自己面子上也过意不去。

    尽管她知道,贾环肯定心里也已经有了数,不然不会有刚才那句“狠狠的惩罚欺负你的人”了。

    贾环看在她的面子上,已经答应了不再追究贾琏并王夫人以及王熙凤,这差不多已经是极致了。

    再让他放过外人,贾母都不知该怎么说,可是却也不得不说。

    “老祖宗,若无甚大事,孙儿先去给二姐姐换药去了,等会儿再给您老请安。”

    贾环顿住脚,回身对贾母恭敬说道,只是脸上的笑容已经淡了许多。

    贾迎春站在他身边,非常不安的拉了拉他的胳膊。

    贾环回头给了她一个无事的微笑。

    贾母看了眼都想要再跪下哀求的王熙凤一眼,深叹息了声,道:“环哥儿,你先过来说,再耽搁,也耽搁不了什么。”

    贾环笑容变冷,正想拒绝,但身旁的贾迎春又拉了拉他的胳膊,眼神有些责备了。

    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亲祖母……

    贾环无奈的看着她,只好答应,在众人的注目下,拉着贾迎春又回到堂上,看着贾母道:“老祖宗也真是,什么烦心事都要操心,整天和姐姐妹妹们玩乐享用多好?”

    贾母闻言,叹了口气,道:“摊上你们这些不省心的儿孙,老婆子我没气死就算好事了,还想什么享乐受用?尤其是你,最不省心了。皇太孙和郡主不是说要在你那边留饭吗?怎么又走了?”

    贾环闻言嘴角抽了抽,道:“太上皇那边还在等信儿,他们就先回去了。”

    “那你这药,是你自己求来的恩典?”

    贾母又问道。

    贾环摇头道:“我都不知道有这药,是皇太孙从太上皇那里得来,送我做人情的。”

    贾母担忧道:“皇太孙的人情,怕是不好欠吧?”

    薛姨妈插口笑道:“老太太,别人和皇太孙只有君臣之情,也只有环哥儿有这个福分,让皇太孙赠他人情。怕是人家也不用他还,只要环哥儿心里知道就行。”

    贾母恍然,对薛姨妈笑道:“瞧我,都老糊涂了。”

    贾环在一旁看的只抽嘴角,都什么时候了,这老太太还不忘炫耀。

    这么简答的事,打死贾环都不信老太太会不知道……

    贾母又问道:“那皇太孙都跟你说什么了?”

    贾环虽然不耐烦,可一旁贾迎春监视着他,而且贾母毕竟是老人,他也不好不答,只能配合道:“我带他去花房看牡丹,他看了后非常高兴,就说:环哥儿,我们一人背一首诗吧。我说,四爷,你还是打我两拳算了,让我背诗还不如让我给你耍套拳!”

    “噗嗤!”

    姊妹们闻言,纷纷抿嘴笑出声来。

    吟诗作对从来都是贾老三不得不说的痛事。

    贾母更高兴的不得了了,不过她的关注点不同:“皇太孙唤你环哥儿也就罢了,你怎么还敢称他四爷?”

    贾环腹诽,你当我喜欢叫他爷?我更喜欢叫他太孙……

    “孙儿也没法子,他非让我这般叫,说亲切。”

    贾环配合道。

    贾母终于心满意足了,对薛姨妈道:“这可不是天大的福分是什么?”

    薛姨妈一脸艳羡道:“谁说不是呢?环哥儿好福气,贾家也是好福气,别的不说,老太太至少又能享受一甲子的荣华富贵喽!”

    贾母闻言笑的极为酸爽,连连摆手道:“说不得说不得,谁知道哪天这猢狲还要惹什么祸,气着皇太孙了,那就不好说了。”

    薛姨妈赔笑道:“不会,纵然环哥儿不小心有些冲撞,可皇太孙何等人物,自然能够包容。”

    贾母笑着点点头,道:“是啊,越是大人物,就越要有胸襟,要有肚量,能容人,这样呢,才会得道多助。先国公在时,但凡有时间,就给政儿他们说,一定要学会做人。政儿那时还小,就问他父亲,怎么做才算会做人呢?他爹就跟他说,很简单,只要做到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即可。

    可惜啊,荣国去的太早,不然的话……”

    薛姨妈笑道:“现在也还好,国公爷在天之灵,看到子孙这般有能为,也会为他高兴的。”

    贾母摇头道:“高兴什么啊?小肚鸡肠的紧,睚眦必报。”

    说着,又对面色淡然的贾环道:“环哥儿,我且问你,你觉得你祖父的那句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说的对不对?”

    贾环点点头,道:“祖宗的话自然没有错,至今朝野上下,仍有人时时钦佩先祖的为人处世之道,孙儿远不如也。”

    贾母闻言,面色笑容多了几分,道:“那你能不能做到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这八个字?”

    贾环想了想,摇头道:“这需要岁月的积累还有教训体会才能做到,即使先祖,想来也是年纪渐大后才有此等心性修养。孙儿非圣人,自然不敢比肩祖父,但等到孙儿年过花甲后,想来也不会差太多……”

    “噗嗤!”

    这个时候敢笑的,大概也只有林黛玉了。

    贾环抽空朝她抛了个媚眼儿,得到一记白眼球……

    贾母差点没被噎住,面色愤愤的看着贾环,她费尽心思给他挖了一个大坑儿,结果这孙贼鸡贼鸡贼的,转头给她撂坑儿里了。

    贾母面色有些难堪,这个时候,贾迎春又悄悄的拉了拉贾环。

    贾环心里苦笑不已,这个姐姐啊,太过仁善了……

    贾环对贾母笑道:“老祖宗,有话您就直接吩咐就是,只要能办到的,不管多少银子,孙儿都舍得给老祖宗您花!

    孙儿给您说,这次下扬州时,路过金陵,去了甄家给奉圣夫人请安。

    好家伙!老祖宗,我原以为您就够受用的了,可和奉圣夫人一比,还真差一大截儿。

    别的不说,甄家修的那座甄园,啧啧,以紫金山为屏,以玄武湖为池,景色之瑰丽,当真冠绝人间。

    难怪奉圣夫人都九十多了,身子骨还那样康健,活在那样的神仙地,能不成活神仙吗?

    老祖宗,您不是老觉得孙儿不怎么孝顺吗?

    这回啊,我一定让您老人家见识见识,什么才叫大孝!

    我不给您老建一座更美轮美奂的园子,让您悠游养老,我就绝不罢休!

    到时候,老祖宗您每天和家里的姐姐妹妹们一起去园子里游耍赏玩,嘿,保证让老祖宗您超过奉圣夫人,至少要活到一百八十岁才成!”

    贾环的一番“忽悠”,当真让贾母听的眼中异彩连连,听到最后,嘴都快合不上了。

    就想和贾环好好商讨一下,到底怎么起园子,王熙凤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也不知是跪贾母还是跪贾环,反正就跪在那里,大声哭了起来。

    欢快的气氛一扫而尽。

    贾环眼神冰冷的扫过了王熙凤,对贾母道:“老祖宗,若没其他的事,孙儿就先去了。”

    贾母叹息了声,皱眉道:“你说有没有其他的事,环哥儿,你二嫂她兄弟有错,迷了心了,你打也好,骂也好,随意你,就是拉他来给你磕头赔罪都成。你给他条生路成不成?”

    王熙凤也哭着一张脸,看着贾环哀求道:“三弟,嫂子就那么一个不成器的哥哥,你就看在嫂子的面上,饶他一回吧,成不成?嫂子求你了!”

    贾环面无表情的看着王熙凤,看的她连哭声都不敢大声,可怜巴巴、小心翼翼的哀求着贾环。

    在她期待的目光中,贾环摇了摇头,淡淡的道:“你们带走二姐姐时,四妹妹这样求你们的时候,你们放过二姐姐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