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欣喜若狂
    “意思?在这里……不够郑重吧?”

    贾环有些迟疑道。

    赢历面色古怪的看着贾环,道:“我是让你再给我皇姐做首诗,你以为是什么意思?”

    贾环闻言,老脸一红,咳咳了声,看着俏脸微红的赢杏儿,道:“我以为是让我在这里求婚呢。”

    “噗!哈哈哈!”

    赢历是真的快要笑傻了,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指着贾环道:“你……你……你真是……你不都和皇姐定过亲了,还求什么婚?”

    赢杏儿也面色怪异的看着贾环,苦笑不得,不知该说什么才是。

    贾环打了个哈哈,道:“那是长辈们定的,不算……也算数,不过我自己还想再求一次。”

    赢历毕竟还是个少年,也还没大婚,对这种说法简直不要太新奇,问道:“婚姻大事皆为父母尊长之命,你自己求?怎么求?”

    贾环“嗯哼”了声,清了清嗓子,接着从身旁一盆牡丹花盆中摘下了一朵最艳的大红牡丹,而后转身正对面相有些讶然也有些期待的赢杏儿。

    忽地,他单膝跪下,右手献上鲜花,款款深情道:“赢杏儿郡主,请问,无论是在顺境或逆境,无论是富裕或贫穷,无论是健康或疾病,无论是一起快乐还是一起忧伤,你都愿意让我坚定不移的陪着你,伴着你,爱着你,不离不弃,直到永远吗?”

    从来都以大气、尊贵、睿智和飒爽著称的大秦第一郡主赢杏儿,在这一瞬间紧紧的捂住了嘴,一双明亮若骄阳的大眼睛微微泛红,眼中却擎满了幸福的泪水,在这一刻,她彻底心甘情愿的变成了一个小女子。

    她颤着手接过那朵艳色无双的大红牡丹,而后自己轻轻的插在发鬓耳际,待贾环起身后,便一下扑到他怀里,紧紧抱住后哽咽道:“我愿意,我愿意陪着你走过一切顺境和逆境,我愿意伴着你度过富裕和贫穷,我愿意祈祷你日日健康,更愿意在你生病时服侍你,我愿意和你一起度过无论是快乐还是忧伤的春夏秋冬,我会洗净繁华铅尘,为君素手调羹。”

    看着一对紧紧相拥的人,赢历十分欣慰。

    当一头猛虎有了羁绊后,他有十足的把握,将其训成听话的猎犬。

    ……

    “不是说好了一起进一次午膳吗?四爷这点面子都不肯给?”

    贾环牵着赢杏儿的手,有些“不满”的说道。

    赢历似乎与贾环更亲近了,不轻不重的擂了他一拳,笑容还挂在脸上,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赢杏儿一拳擂了回来,傻傻的站在那看着赢杏儿,一脸的悲愤莫名……

    赢杏儿才不憷这位皇太孙,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后,却回头对贾环温柔道:“皇祖父还惦记着你的伤,我们不好多待,让他老人家着急惦念。这次送来的几支老参,虽然没有昨天那支年份久,却也有三百年的年份。你好生用了,早日养好身子才是正经。”

    贾环笑着点点头,应下了。

    赢历又上来插嘴,不过这次,他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许多,眼光再次“高端”了起来,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贾环,道:“贾环,高祖皇帝起兵之时,便有荣宁二公相助,这才抵定了大秦的万里江山。

    皇祖太上皇,亦有你祖父二代荣国公相助,他们一起继承了高祖遗志,坐稳天下后,更拓土万里。

    你贾家可以说是满门忠烈,世代簪缨。

    所以我希望待到将来时,我们也能效仿先人,同样成就一段能够流传千古的君臣佳话。”

    贾环闻言,敛去笑容,腰背笔挺,正色看着赢历,沉声道:“皇太孙殿下,虽然我心无大志,最大的愿望就是让亲人安宁康泰,幸福快乐的生活。

    但是,我亦是与大秦休戚相干的武勋子爵,是荣国子孙、宁国传人。

    只要大秦需要,只需太上皇、陛下和皇太孙一道旨意,我愿随时奔赴九边,哪怕只为一小兵,也敢与罗刹、与鞑子、与番鬼拼死作战,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环,誓死不坠先祖荣光,更不会坠下黑云旗之威名!”

    赢历闻言,一双细眸紧紧的看着贾环,贾环丝毫不退缩,坦荡的回视着他。

    良久后,赢历伸出右拳,置于两人胸前之间,贾环嘴角浮起一抹微笑,亦伸出右拳,撞在了赢历的拳上。

    击拳为誓!

    收手后,赢历不再赘言,大内侍卫牵过御马,他翻身上马,扬鞭而去。

    赢杏儿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赢历的背影,而后对贾环歉意低声道:“委屈你了。”

    贾环哈哈一笑,轻声道:“我能理解,他没有恶意。他只是想定下君臣名分,这也是好事。可以看出,他未来会是一个明主。”

    赢杏儿见贾环确实没有心生芥蒂,便也高兴起来,点头道:“他自幼便被太上皇悉心教导,而且连太上皇都说,赢历的资质乃其毕生仅见,还赞他命格贵重,更甚于朕……”

    贾环眼睛微眯,点头笑道:“大秦能多出明君,乃是好事。”

    赢杏儿胳膊肘确实在向外拐:“可是自古以来,君强则臣弱。君王太强势,臣子的日子就不会好过……”

    贾环哈哈大笑道:“无事,反正我也没什么大想法大心思,只要咱们一家人能和和美美的过日子,比什么都强。

    我想,以我家先祖的遗泽,再加上我还是这小子的姐夫,他总不能不让我过好日子吧?”

    赢杏儿闻言,俏脸羞红,一双大大的明亮眼睛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而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半尺来长的细颈玉瓶,很郑重的将玉瓶交给贾环,道:“这是赢历托我送给你的。”

    贾环闻言一怔,道:“他送我东西,什么东西,刚才他怎么没亲自送?”

    赢杏儿叹息了声,道:“原本皇祖父的意思,是让他亲自将这东西给你,可他不愿意,不愿意用这种方式施恩于你。

    这是当年大雪山大转轮寺里的大和尚进京时,送给太上皇的贺礼,乃是用大雪山万年雪莲王以及数百种雪山秘药精炼而成的冰莲雪玉膏,相传有肉白骨,活死人之效用。

    能不能肉白骨活死人我不知,但对疗伤确实有大用,尤其是……对脸上的伤……”

    贾环闻言,眼神陡然明亮,眼中充满了狂喜之色!

    ……

    送走赢杏儿后,贾环身怀冰莲雪玉膏,紧紧的护在怀里,也不从内宅绕了,拄着黑滕拐棍直接从正门往荣国府走去。

    两府相差一箭一地,他拄着拐走的飞起……

    没多久就到了,而后便直接去了荣庆堂。

    欣喜若狂,真正的欣喜若狂!

    虽然没说,但贾迎春脸上的伤几乎成为贾环穿越以来最为心痛的事。

    他虽然安慰贾迎春,一定会治愈她脸上的伤。

    可贾环心里其实是知道的,他真没多大的办法。

    若是在后世,想要复原那种伤口,怕也是要植皮才行。而在这个时代……

    贾环真没有什么太好的法子,但他相信,能够秘藏于太上皇大内密库中的东西,一定都是世间最顶尖的宝物。

    既然赢杏儿说了,能够治疗贾迎春脸上的伤,那就一定能治好!

    尽管这次贾环欠了赢历天大的人情,可贾环并不觉得亏。

    只要能治好迎春脸上的伤,他愿意付出的代价,几乎不设底线……

    在这个世上,除了赵姨娘外,贾迎春是第一个给予他亲情的人。

    在贾环还没有半点势力,在他生死都掌控在别人手里时,即使贾迎春比他也好不了多少,但是面对着气势汹汹的王夫人和王熙凤,她还是挺身而出想要呵护住贾环。

    而与此同时,贾环的亲生胞姐,都没有勇气站出来。

    贾环不怪贾探春,因为他知道,即使她站出来,不仅无用,还会牵连到她自己身上。

    但是,这并不阻碍贾环对贾迎春的敬爱、敬重和亲近。

    赢历实在太骄傲了,他骄傲的认为,即使不用这些“小恩小惠”,他一样能驾驭的了贾环。

    因为他坚信,同代人中他是最强者。

    既然太上皇能够凭借自身的能为压制住贾代善,那他更有道理,能够压住贾环。

    这点赢历深信不疑。

    所以,他不屑于用这些“小恩小惠”。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今天他用尽手段,费尽心思,或打或压或拉拢,所有的高明手段加起来,所起的效用都远远不如这瓶冰莲雪玉膏。

    尽管乌远叮嘱过他,最好要再装病半月。

    可此刻的贾环几乎完全压制不住心里的喜悦,脸色虽然被逼的惨白,但眼神明亮,且满是喜色。

    一路上甚至主动和几个给他请安的丫鬟打了招呼,抛了飞眼儿,惹的人家小心肝儿砰砰乱跳,以为梧桐枝不远矣……

    等进了荣庆堂后,老远的,贾环就高声叫道:“大喜,大喜!老祖宗,大喜啊!”

    堂上的气氛并不好,有些沉闷,但众人还是被贾环的失态给吸引了。

    何曾见过贾环这等欣喜若狂过?

    “是何喜事,竟把你高兴成这般?莫非皇太孙许了你什么金印?”

    贾母又将王仁之事给忘了,被贾环脸上灿烂无比的笑容给感染了,笑着问道。

    贾环也没发现气氛有什么不妥,就算有什么不妥他也不在乎,他从怀中拿出那支小玉瓶,高声道:“二姐姐的脸能治好,能治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