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二十八章 酬功
    宁国府,宁安堂。

    皇太孙赢历坐在左侧贵位,贾环则坐在右侧,赢杏儿主动坐在他下手……

    “皇太孙殿下……”

    坐下后喝了口茶后,贾环面色稍微好了些,尽管还是那样的苍白,不过说话却已经连贯了,他拱手道。

    不过话没开头,就被赢历摆手打断了,赢历虽然细眉戏眼,面带女相,带气质却颇为不俗,沉稳而不失温润,他微笑道:“贾环,你出身不同,我们年龄又相差不大,而且,日后你还是我的姐夫……

    所以,我们就不要讲太多俗礼了。你开口皇太孙,闭口皇太孙,我们还怎么说话?

    那样的话,我也只能开口贾爵爷,闭口贾爵爷了。

    不若,你就直接称呼我为赢历便是,和我皇姐一般。

    我也直接唤你为贾环,如何?”

    虽然是商议的语气,但温润之下的强势,不宣自明。

    你称我,我唤你……

    贾环笑了笑,道:“殿下说的有理,不过,我却不能直呼殿下名讳,国礼不可违。

    这样好了,殿下在陛下诸皇子中排行第四,若殿下允许,我就斗胆称呼殿下为四爷,如何?”

    赢历眼中闪过一抹满意之色,口中却轻轻责备道:“太生分了,你贾三爷拳打赢朗,脚踹李梦菲他们的霸气哪里去了?不过是个名讳罢了,何须忌讳?”

    贾环苦笑摇头道:“我纵然再鲁莽愚钝,也该知道,他们又如何能与殿下相提并论?

    殿下乃是翱翔于九天之上的凤凰,他们则是杂草堆里挑虫吃的草鸡。

    只因草鸡想叨我,我为自保,才不得不打回去,哪里谈得上什么霸气……咳咳……”

    赢历细眼微微眯起,看着贾环轻声道:“都说你是莽三郎,和我十三叔莽十三有几分像,可我倒是觉得,你不像是鲁莽之人呢。”

    贾环摇头笑道:“鲁莽不鲁莽在下也不知,多半是鲁莽吧。身在这样的人家,仗着祖辈的功荫遗泽,有时候难免骄纵一下。

    但有一点,在下是肯定知道的,那就是一定要有底线和原则。”

    “哦?不知你所说的底线和原则又是什么?”

    赢历貌似很感兴趣道。

    贾环肃然道:“我的原则是,尽量不要触犯国法,国法乃治国之基。

    而我的底线则是……咳咳,如果有时难免小小违背国法,也不要紧,但却一定不能触犯皇权。”

    “……”

    赢历低下头,轻轻的喝了口茶,细眼中神色复杂难名,啜饮一口后,复抬起头,看着贾环笑道:“茶不错,似是雨前龙井。”

    贾环呵呵一笑,摇头道:“说实话,我不懂这些,几两银子一斤的茶和几钱银子一斤的茶,对我来说一个味儿。”

    赢历闻言,嘴角抽了抽,细眼眨了眨,看向贾环身旁的赢杏儿。

    几两银子一斤已经够恐怖了,还几钱银子一斤,一斤,当是喂牛的草吗?

    赢杏儿正在捂额,似是没脸见人,可看到赢历戏谑的目光后,顿时一恼,撒下捂额的手,挺起胸膛,一脸风光济月骄傲道:“这才是真男儿,谁像你,整天就知道赏花品茶?”

    “哈哈哈!”

    赢历闻言后不仅不恼,反而大笑起来,笑的仰前俯后的,他指着赢杏儿大声道:“我今儿才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一物降一物。

    皇姐啊皇姐,你也有今天啊!

    你自幼称霸宫中,整天欺负的我和赢昼躲着你走,如今,总算也有治得住你的人了。”

    赢杏儿罕见的没还口,而是看向了身边的贾环,目光有些娇羞。

    贾环微微一笑,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两人互读着彼此眼神中的缠.绵和情意……

    “咳咳!”

    “干吗?受风寒了就赶紧去找太医,别在这咳!”

    赢杏儿的温柔大概只留给贾环,面对皇太孙,跟训三孙子似得。

    赢历的胸怀应该非常宽广,面对堂姐的娇蛮一点都不恼,反而笑的愈发灿烂,看向贾环道:“贾环,我给你说,既然我皇姐对你这般好,那你就更不能欺负她了。

    你能为你堂姐怒发冲冠,打进宫里,要是我皇姐受了委屈,我的动静一定不会小于你的。

    到时候……”

    “四爷哪里话!我贾环这一辈子,只有两个人生目标。

    其一呢,自然就是希望能恢复一些先祖荣光,为我大秦征战沙场,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其二呢,就是希望家人平安、快乐、幸福、健康的生活。

    不怕四爷你笑话,其实在我心里,第二个目标,是高于第一个的。

    而第一个目标,其实还是为了能够实现第二个目标。”

    贾环一双干净清澈的眼睛,直视着赢历,真诚的说道:“所以,四爷尽可放心,在我家中,姊妹们都以欺负我为乐,杏儿自然也不例外。

    我或许给不了她太多的荣华富贵,但我一定能给她一个温暖的家。”

    赢历闻言后,很是安静了会儿,一双细眸一直盯着贾环的眼睛看,而他在贾环眼中看到的,满是真诚。

    又看了眼贾环和赢杏儿紧握的手,赢历点了点头,轻声道:“你若说话算话,那皇姐的荣华富贵,我来给。”

    ……

    “怎么样,环哥儿今天可还好?”

    荣庆堂上,贾母看着鸳鸯道。

    方才她派鸳鸯去了宁国府,探望贾环。

    薛姨妈今日也早早的过来陪着说话了,此刻一并看向鸳鸯。

    鸳鸯笑着道:“听尤奶奶说是已经好多了,可以下来走路了。”

    “听她说?你没见着环哥儿?”

    贾母皱眉不悦道。

    下首坐着的王夫人淡淡的哼了声。

    鸳鸯连忙道:“不是三爷不见我,是他现在没有功夫……”

    “这叫什么话?”

    王夫人皱眉道:“老太太派你去探望他,他没功夫见你?”

    上侧矮榻上,薛姨妈看着王夫人微微摇了摇头,暗自叹息了声,这个姐姐啊……

    贾母则看着鸳鸯道:“他可是有客来了?”

    鸳鸯点头笑道:“说是太上皇派了明珠郡主和皇太孙来探望三爷,还赏下许多名贵药材。现在三爷正在堂上和郡主还有皇太孙说话呢,听说中午还要在东边儿吃饭。”

    “当真!”

    贾母闻言后,惊喜过望,猛然站起身来问道。

    薛姨妈也是又惊又喜的看着她……

    王夫人则面色寡淡的看着鸳鸯,手里的帕子被攥得变形。

    鸳鸯点头笑道:“这种事如何有假?奴婢还听说呀,三爷伤还没好利索,走路都要拄拐,把郡主心疼坏了,还把东边儿的大管家李万机教训了一通,责问他,三爷既然还这般病着,你怎么不早做禀报,那样他们就可以进去宣旨,不用再折腾三爷了。听说李万机当时冷汗吓得满脸都是,连话都说不出来呢。”

    贾母闻言愈发欣喜了,对薛姨妈“埋怨”道:“也不知我这孙子哪点好,整日里闹个鸡飞狗跳不停歇的,惹人厌。谁知,竟入了郡主的眼了。真真是……让人想不到,也想不通啊!”

    这话自然不能当真,薛姨妈笑道:“老太太哪里的话,我虽没见过多少世面,远比不得老太太,可环哥儿这孩子,算是我见过所有孩子中顶好顶好的了。

    别的不说,就我家那匹没套嚼嘴的野马,比环哥儿还大好几岁,可比起环哥儿,能有万分之一我都知足了!

    那明珠郡主是太上皇跟前最得宠的孙女,自幼便由太上皇亲自教导,跟在太上皇身边,见识的都是天底下最拔尖儿的人物,眼界怕是要比我们这些年长的妇人强出百倍。

    我尚且能看出环哥儿的好,更何况是她?

    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有好眼光,一眼就相中了环哥儿!

    说起来,这不止是环哥儿的福气,又何尝不是她的福气?”

    贾母闻言,笑的愈发开怀了。

    而在她们说话时,李纨带着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并林黛玉、史湘云、薛宝钗并贾宝玉一干姊妹正好进来。

    当听到皇太孙和明珠郡主正在宁国府里与贾环说话时,几个女孩子的眼睛中都闪过了一道异彩。

    再到薛姨妈夸赞贾环的话出口后,她们眼中更是异彩连连。

    更有几个,甚至面带骄傲。

    何止赢杏儿的眼光好,姐们儿的眼光也不差哩!

    唯有贾宝玉的一双微微红肿的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悲哀之色。

    俗啊!

    都是俗人!!!

    ……

    贾环与赢杏儿和赢历讲话时,贾母和薛姨妈在荣庆堂夸赞贾环时,军机阁内,也正在发生着一件趣事。

    “牛大人,这个调动,有必要么?王子腾并无差错。”

    大秦太尉,义武侯方南天眉头微皱,拿着手上的公文看了眼后,对牛继宗淡淡的道。

    牛继宗瞥了眼那份公文,面色同样寡淡,声音无甚感情的说道:“韩德功晋京营节度使一职,乃是出于京.畿稳定考虑。王子腾虽然并无甚差错,却也无甚建树,且他非武人出身,尸位素餐罢了。韩德功乃定军伯后人,又久在军中历练,颇知兵道,正是京营节度使不二人选。”

    义武侯闻言,眼中怒气一闪而过,心中对这些军中老山头益发忌惮,只是,暂时却也无能为力。

    对方的跟脚实在太硬……

    不过,却也不能这般容易,他沉声道:“牛大人所言过之,王子腾忠稳厚重,此非过也。不过,既然牛大人已经意定了,那就这样吧。只是,王子腾需有个交代才是。”

    温严正从旁走过,似无意闻言,而后笑道:“王子腾倒有个好去处,黑辽军团那儿正好有个缺儿,三品归德将军,提他一级,也算是酬他厚重之功了。”

    方南天闻言,瞳孔猛然一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