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忠孝
    秦风听到这么酸的话后,只是对牛奔竖起了根……无名指?

    牛奔瞪着一双绿豆眼看了看那根无名指,两只眼差点对成斗鸡眼,而后便勃然大怒!

    你好歹给根中指也强些啊,你给根无名指,你他娘怎么不竖一根脚拇指?

    是可忍孰不可忍!

    怒吼一声,牛奔冲向了秦风……

    没成功,被贾环拦下了。

    原因很简单,这里是正堂,不是演武场。

    让他们折腾一场,整座屋子差不多也就被拆光了。

    贾环简单的给他们说了下乌远的来路后,众人就再没什么想法了。

    又问了问扬州之行,得知白莲教和明教的覆灭其实是因为自相残杀,贾环和韩家兄弟并没有大杀四方、威风八面后,一群鸟人顿时满意的不得了,一人拉了一车苏扬土产,各自回家了。

    连韩家三兄弟都是如此。

    韩让本来还想带金凤回去,但被贾环劝住。

    没做好准备工作前,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带回去,贾环怕韩德功连解释都不听,直接打折他儿子的狗腿……

    韩让的正妻早早就定下了,那就是韩大的妹子,韩三的姐姐,韩二妹。

    不管韩让怎么说,他只是将她当亲妹妹看,都没有用……

    这也是韩大和韩三没有计较韩让看上金凤的原因。

    而且韩让日后是要接手定军伯府的,也不可能只娶一个正妻。

    一众兄弟走后,几个丫鬟进来,将一片狼藉的饭桌收拾了,李万机也带着贾芸进来了。

    贾芸进门后,快步走到堂下,对着贾环跪下就磕头。

    “什么毛病?”

    贾环眉头皱起,不悦道。

    贾芸抬起头,眼睛却已然红了,嘴唇都微微颤抖起来,道:“三叔,看到三叔大安,侄儿心里终于踏实了。昨儿听人说,三叔重伤回府,几至……侄儿心如刀割,恍若天崩。三叔……”

    说至此,竟哽咽难语。

    贾环和李万机见状,纷纷动容。

    看得出,他不是作伪的。

    贾环道:“行了,也不是小孩了,赶紧起来吧……你昨儿得了信儿就赶来了?”

    贾芸闻言,面色有些不安,没敢起,摇头惴惴道:“昨儿侄儿回家后,母亲问起三叔的情况,侄儿当时心中不安,一时不慎就说漏了嘴,母亲当时几欲昏厥。而后,便催着侄儿前来府上候着,看能不能伺候三叔。母亲她……她……”

    贾环见状心里一沉,皱眉喝道:“五嫂怎么样?”

    贾芸垂着脑袋低声道:“母亲在抄血经……”

    “砰!”

    贾环闻言大怒,上前一脚将贾芸踹倒在地,骂道:“混账东西,你就看着五嫂这么做?”

    贾芸被踹倒后,又重新爬起跪好,磕头哭道:“三叔,侄儿岂敢如此不孝。既然侄儿尚在,又……又岂能用母亲的血来抄经……”

    贾环闻言一怔,上前拉起他的袖子,只见手腕处缠绕着一圈白纱,有斑斑血迹渗出。

    李万机在一旁很是倒吸了口冷气。

    尽管他也知道,这位廊下芸二爷和他娘,都是靠贾环的赏识才过上好日子的。

    若非贾环,他们冬里来怕是连冬衣都穿不起。

    可……

    可只一报恩的名头,也做不到这个地步。

    也只有诚心所致了。

    “愚孝!”

    将贾芸拉起来后,贾环又骂了句:“用血抄经书有用,还要郎中做甚?”

    贾芸闻言,讪讪一笑,用袖子擦了擦眼泪,笑道:“这不是……三叔就好了吗?值!”

    贾环心里虽然不信这套,可还是被感动了,捶了贾芸一拳,道:“你倒会揽功!怎么样,近来生意还好?”

    贾芸如今不止是在分管东来顺酒楼了,更是分管了城南庄子里的几多产业,包括玻璃。

    说到正事,贾芸立刻变了一个人一样,沉稳了许多,他将这两个月来的收支细细说了遍,数额之巨,连李万机都再次震惊了。

    只是,最大的大头,玻璃制器的分账还没入库。

    贾环没有被巨大的却还是那个样子,道:“我既然回来了,银子差不多也该送来了,李万机注意接收入库。”

    李万机点头应下。

    贾环又对贾芸道:“行了,见我也见了,回去好好休息一天再去做事。”

    贾芸躬身道:“是,不扰三叔休息了。”

    贾环摇头道:“都是自家人,扰什么扰……对了,昨天宫里赐下了些东西,你走时拿一些回去,给五嫂挂帐子用。

    李万机,让后面送一匹烟纱碧霞宫罗和一匹白金牡丹烟罗软宫纱来,给芸儿带走。

    还有好参也备一份,这个憨货也不知放了多少血,给他补补……

    再牵一匹御马给他,以后免不了要和一些王公贵族打交道,有匹御马傍身办事也轻快些,不然难免有瞎了狗眼的东西扰事。”

    “这……这使不得,三叔,这万万使不得啊!”

    贾芸闻言后,急的面红耳赤,连连推拒,道:“侄儿是来探望三叔的,没带东西来本已是失礼,岂有再拿东西的道理。

    回去后,母亲也会斥责侄儿不懂事的。三叔,这使不得……”

    话没说完,被贾环的眼神给瞪住:“哪儿那么多矫情的废话,长者赐不敢辞的道理都忘脑后了?”

    “不是,三叔……”

    贾芸还是不安。

    贾环瞪着他道:“什么不是?小家子气,不过是些穿的用的,值当个什么?

    只要你上进,日后还有大用。和那些比起来,这点东西连台面都上不了。

    婆婆妈妈的,再啰嗦当心老子捶你。

    带上东西赶紧滚,五嫂在家里不定多担心,要是有个好歹,仔细你的皮!”

    贾芸是个心思通透的人,虽然贾环骂在口中,可他却暖在心里。

    说来荒唐,明明他比贾环还要大几岁,可此刻,他竟真切的感受到了父爱。

    一揖到底后,贾芸泪眼把擦的哽咽了句“三叔保重”,然后就抹着泪走了。

    李万机看着他的背影,感慨道:“是个好孩子,知道感恩,知道忠孝。”

    贾环点点头,道:“偌大个贾家,总不能都是一群乌龟王八蛋吧?五嫂教育的好,她于我贾家有大功。芸儿若能起来,也能帮我一把。”

    李万机闻言,有些同情的看着贾环道:“三爷,你也别太苦了。这么大的家业,都落在你一人身上……”

    “我苦?”

    贾环嘴角抽了抽,眼神古怪的盯着李万机道:“我说,你不是在嘲笑我吧?”

    李万机面色一滞,然后拍了拍脑门儿,赔笑道:“对不住,对不住,三爷,我想多了……”

    “我踢死你!”

    贾环作势欲踢,李万机赔笑着躲闪。

    贾环笑骂道:“行了,去吧,让人给芸儿套好车送回去。对了,让人找一只拐杖送过来。”

    李万机闻言一怔,看着贾环不明所以。

    贾环没好气道:“三爷我要装病,懂吗?快去!”

    李万机应声而去。

    ……

    “三……三爷。”

    回到后宅的路上,第一个和贾环打照面的居然是香菱。

    这个外貌酷似秦可卿,但因为截然不同的气质和韵味而使人绝不会将两人搞混的丫鬟,站在穿庭走廊下,俏脸微红,颇为不好意思的垂着臻首,唤了声。

    她这般作态自然不是因为暗恋贾环,而是因为今儿早晨,贾环这个主子都起床了,她这个应该在跟前伺候的人还在呼呼大睡,直至天明后被另一个了不起的睡神小吉祥给唤醒吃饭……

    “香菱,睡醒了?”

    装模作样拄着一根黑滕拐,站在走廊中,贾环笑眯眯的看着香菱道。

    香菱本来微红的俏脸,顿时刹红一片,愧疚的垂下头做检讨:“三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贪睡了……”

    “没事没事,美女嘛,都爱睡觉。越睡越美,不然怎么叫睡美人呢?”

    贾环心情不错,口舌花花道。

    香菱原本刹红的脸,听到这么凑不要脸的话后,又红成了蒸笼里的螃蟹,火炉似得散发着热气。

    要是贾环说几句直白粗俗的浪话,或许她还能免疫。

    因为薛大傻子说的多了……

    可贾环说出这么“动听”这么“悦耳”的话来,反而让人更加不自在。

    “呀~叔叔这是怎么了?”

    一道浸人心扉的香风从后面扑来,伴随着的是那道令贾环心颤而又想逃避的声音。

    秦可卿带着丫鬟瑞珠从后面走来,虽然是在关心贾环,可眼神却落在了香菱身上。

    香菱也是呆呆的看着秦可卿。

    虽然香菱跟着薛姨妈来到贾府已经有些日子了,却还未曾与秦可卿碰过面。

    只听人说过,东边儿府上有个和她长的非常像的大少奶奶。

    饶是心里有了准备,今日一见,还是被两人的相似程度给惊住了。

    尽管她自己还青涩的多,身量也不如秦可卿丰.润,可脸庞却几乎是一模一样。

    秦可卿也怔怔的看着香菱,出神了好一会儿后,才反过身,看着贾环嗔道:“叔叔啊,你若想让媳妇服侍你,便只说就是,媳妇自然会尽孝心。

    何苦费心思,找一个这般像媳妇的人来代替?”

    贾环左右瞅了瞅,发现走廊两端只有他们四人在,怪不得这妖精这般大胆。

    贾环只觉得浑身长嘴也说不清,只能老实道:“可卿想多了,香菱是薛姨妈送来的,我原也不知这世上会有这般巧的事……咳咳,我还有事,回头再聊吧。”

    或许到底因为有别人在,秦可卿没有像两人单独在时那样撩人,她轻轻一笑,却依旧妖娆满目,看着贾环道:“三叔若是行走不便,可要记得招呼媳妇哟。”

    贾环讪笑了声,道:“一定一定!”

    说着,提起拐棍健步如飞的离去……

    娘咧,真真是个天生的妖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