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多管闲事
    没人吩咐,韩三返身就跑,前去搬救兵了。

    没一会儿功夫,乌远就出现在了堂上。

    秦风等人甚至都没看清人影,他便已经到了贾环身侧,拿起他的手腕,手指搭上了脉搏。

    牛奔一双绿豆眼睁的溜圆,傻傻的盯着乌远。

    温博一对扫帚眉也挑的飞起。

    秦风正常点,但也张大了嘴巴……

    这就是武宗的速度吗?

    果然快若奔雷……

    只是,乌远的眉头为何紧紧皱起?

    众人的心不由又转移到了贾环身上。

    怎么看也不像有事啊……

    “奇怪。”

    乌远眉头紧皱,淡淡的道,不过语气里并未有什么紧张悲伤之意。

    “远叔,环哥儿的身体没事吧?”

    韩大沉声问道。

    乌远缓缓摇头,看着贾环的眼神有些莫测,不过语气依旧很平淡,道:“好的出奇。”

    “呼!”

    牛奔和温博两人同时大喘气!

    我艹!好的出奇你皱个毛线眉头……

    贾环真要有个好歹,甭管是不是因为刚才他俩那一扑闹的,最后牛继宗和温严正保管把罪名安他们脑袋上。

    而且,他们自己也会自责一生。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不过,没事有什么奇怪的?

    众人目光聚焦在乌远身上,疑问。

    乌远就如同前世痴迷探索发现的科研工作者一样,一双眼睛不住的打量着贾环,看得他毛骨悚然,干笑道:“远……远叔,你……你没事吧?你这样看我,我有点怕啊……”

    乌远闻言,这才收回了眼神,淡淡的道:“不管是什么原因,总归是件好事。不过,具体是只有此次受伤才这样,还是每次都这样,只能日后再细查了。

    这件事不要说出去,你要再做半月的病人,能留点秘密,说不得日后就能保命。”

    堂上众人闻言,不约而同的点点头,韩大看着贾环道:“远叔说的对,环哥儿,这几就不要出门了,在内宅里安静的待着吧。”

    涉及正事,贾环也不轻佻,点点头应下了,然后才对乌远道:“远叔,这三位都是我的生死兄弟,和韩家哥哥一样。

    他叫牛奔,家传所学《开碑手》,他叫温博,家传所学《奔雷拳》,他叫秦风,家传所学《黄沙劲》。”

    说罢,又对牛奔等人道:“三位哥哥,这位便是小弟下江南,路过江南甄家时,承蒙奉圣夫人慈爱,派了远叔保护于我,他也将是我贾家黑云旗下,云旗十三将的第一将。”

    “嚯!”

    牛奔等人闻言,肃然起敬,云旗十三将,对于他们而言,就是象征着忠诚、守护和武力的传说。

    能让贾环称之为叔,还能托付如此重任者,绝非只一个武宗就能说的通的。

    不过既然贾环已经做出决定,说明他看好此人,此人身上也拥有值得敬重的品质。

    所以三人一起躬身问候道:“牛奔、温博、秦风,见过远叔!”

    乌远自然不会完全不知道他们三人,在船上时,听贾环和韩家三兄弟说过很多次。

    心里大概对他们已经有个印象,至少,对他们的身份都清楚。

    无一不是公侯门第的公子,身份贵重。

    然而,此刻却这般知礼的与他行礼,相比之下,甄家的那位甄頫甄大爷,就……

    心里默叹一声,渐渐将甄家压在心底,或许等奉圣夫人不再之日,便是甄家彻底消失在心中之时……

    乌远点点头,道:“三位不必多礼,某身份卑贱,远不及三位公子……”

    牛奔等人礼毕后,抬起头来,牛奔一脸的讨好笑容,绿豆眼挤成绿豆饼,道:“远叔这是哪里的话,小子以前教导环哥儿做人的道理时,一直都叮嘱他,一定要记住,英雄不论出身这句话。如今看来,他领会的很……”

    “呸!”

    牛奔还没嘚瑟完,就被温博一把推开,啐道:“不要一张丑脸!那话是你教的吗?明明是人家环哥儿自己说的!真是不要脸……”

    温博骂完牛奔后,对乌远正色道:“远叔,自从环哥儿和我做了兄弟以后,就一天比一天懂道理,所以他才能说出这句话来,我……”

    “滚!”

    秦风一脚踹他屁股上,恨铁不成钢道:“胡闹也不分场合,昨儿回去过招没过过瘾是吧?在远叔跟前也没个轻重!”

    骂完两人后,没等两人还击,就对乌远道:“远叔,不好意思,因为他们打小资质不好,只能靠拼命练武来弥补。结果不仅没练出个名堂来,还练的又丑又傻。不过远叔您放心,他们的心还是好的。”

    “哈哈哈!”

    乌远面色微微缓和的看着三人胡闹,贾环却忍不住大笑起来,道:“风哥,你也跟他们学?”

    牛奔和温博转移目标:“什么叫他跟我们学?是我们跟你学的!”

    贾环干笑两声,转移话题:“怎么着,昨儿你们还练了练手?”

    牛奔和温博闻言,顿时有些蔫儿了。

    秦风则笑眯眯的道:“昨儿听说你在宫里出事了,他们两人就要杀过去,被我拦住后,差点就……不,已经和我翻脸了,要不是你那里耽搁不得,他俩都准备和我玩儿命。

    虽然暂时压下了,可火都在心里藏着呢。昨儿从你这回去后,就直接去了好汉庄。

    哈哈哈!两个人被我好好教训了回。”

    “不是……你臭屁什么?欺负我年纪小怎地?有种你等我……有种等环哥儿好了和他比比?”

    “就是,别马不知脸长,显摆什么呀?我们那是让着你,想给你个面子,也给环哥儿一个机会。

    等你什么时候把环哥儿干趴了,再找我们过招吧!”

    牛奔和温博两人一唱一和的挤兑着秦风。

    秦风闻言面色一滞,看着贾环讪讪道:“你的根骨太硬,耐力太强,实在克制我的黄沙劲。再加上刚才那诡异的身法,我甘拜下风。”

    贾环“诶”了声,摆手道:“咱们兄弟并非江湖武人那样,以身手论高低。

    对于咱们来说,从武最大的目的不是为了成为绝世高手,而是在于,在从武的过程中,磨砺我们的意志和心神。

    如果我们连从武之苦都能忍受,那么在战争中,还有什么痛苦忍受不了呢?

    至于武功……别说我们,就是远叔,在十万级兵团大作战中,也无法像话本评书里说的那样,取上将首级如同探囊取物。”

    秦风等人闻言,一头,不过……

    “还是要勤休武道,因为没有止境的武道,和前方不断出现的强人,会告诉我们不要骄傲,一山总比一山高。一旦骄傲,就会止步不前。”

    说着,秦风又瞥了眼牛奔和温博二人,道:“最重要的是,习武还能告诉我们,永远不要认输。只要坚持下去,总能迈过一个个险关和门槛儿。不像某两人,只不过被打了两柱香的功夫,就撒腿跑路了。”

    牛奔和温博两人老脸一红,牛奔怒道:“我们起码还敢打,你有种再和环哥儿打一次!”

    秦风挑了挑剑眉,道:“我和环哥儿当初在擂台上打过了啊,我不是最后力竭而昏,才被抬下去的吗?这等高尚的武道风格,你们居然视而不见?”

    “哈哈哈!”

    贾环再次大笑,看着秦风道:“风哥越来越和我们合拍了,以前更像个书生。”

    秦风闻言,也是哈哈一笑,道:“我自己也经常反思自己的行为,再加上我爹专门写信派人送回来,警告我不要再像以前那样端着个臭架子。我想了想,也有道理。所以就不耻下问,和这两个泥腿子打成一片了。”

    “我艹!”

    牛奔和温博一起比划出一根中指,表示出十万分的鄙夷!

    贾环又哈哈大笑一阵,而后对乌远诚恳道:“远叔,这几位都是我兄弟,若远叔有时间的话,还望能够不吝指点。我表个态,只要不死不残不废,其余的都由远叔做主。”

    牛奔、温博、秦风还有韩家兄弟哪里还会耽搁机会,一同躬身一礼,沉声道:“皆由远叔做主!”

    乌远看了一圈后,眼中闪过一抹欣赏之色,他虽非贵人,但却出身豪门,太知道想在豪门贵府中保持这等心性是何等的难事。

    太多豪门贵公子,在长辈和尊者面前,表现的彬彬有礼,言谈举止几乎完美。

    但私下里,其嘴脸通常令人作呕,而且还视奴仆下人为猪狗,包括他……

    但眼前数位,明显不是这等货色。

    他点点头,沉声道:“你们各有传承,我不便多加指画,以免乱了你们自己的路数。不过,若有不嫌弃,我可以传授一些杀场经验与你们,或微有益处。”

    “谢远叔!”

    ……

    乌远婉拒了贾环的早餐邀请,逍遥而去。

    一副做派,让牛奔等人赞不绝口,这才是高人!

    秦风懒得搭理几个夯货,一边吃馒头,一边问贾环:“江南甄家虽说和你家颇有渊源,可也没好到将武宗随意送人的地步吧?里面还有什么勾当?环哥儿,你身份不同,要更加谨言慎行。”

    “干你屁事,要你来多嘴?这些话是我本来要说的!”

    和温博抢骨头棒子啃的牛奔在一旁听了后,极为“不悦”的看着秦风道:“你是他大哥还是我是他大哥?多管闲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