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二十四章 美好的生活……
    “不要啦,起来了,不然一会儿大奶奶就要来了,三爷啊……”

    白荷一边婉拒,一边轻轻的挣扎着。

    好在贾环舍不得欺负她,违逆她的意,就放她起床了。

    白荷绯红着俏脸,理顺了胸前亵.衣后,眸光似水的白了眼得坏笑得意的贾环。

    然后又看了眼横在床里面,呼呼大睡的小吉祥,套好外裳,道:“三爷,我去准备洗漱热水,你再歇会儿?你身子还不好……”

    贾环头枕着反抱的双臂,笑眯眯的看着白荷,道:“没大事了,磕了支太上皇珍藏的五百年年份老参,差点都要虚不胜补了。”

    白荷微微觑着柳叶修眼嗔视着贾环,但语气还是那样的轻柔,道:“昨儿受得那么重的伤,一夜就好了?”

    贾环哈哈得意轻笑道:“要是你不推我,多让我吃两口,说不得我现在都可以去出操了呢!”

    “哎呀!”

    白荷将将恢复成正常颜色的脸,霎时又通红一片,直到耳际,水汪汪的眼睛横了贾环一眼,转身离了去。

    “哈哈哈!美好的生活!”

    贾环刚感慨完,房门就被打开,尤氏在外面和白荷说笑了两句后,带着丫鬟银蝶便走了进来。

    她先看了眼床榻里头还在呼呼大睡的小吉祥,而后看着贾环抿嘴笑道:“难怪丫鬟们都说三爷最知道疼人了,如今一见果然不差。连主子都醒了,偏两个小蹄子一个比一个睡的香。”

    回头看了眼小吉祥,小小人儿睡的正酣,又想起昨夜迷迷糊糊跑来跑去折腾了半宿的香菱,贾环好笑道:“她们年纪还小,正是贪睡的时候,让她们睡吧,左右也无甚大事。”

    说着,贾环撩开被子起身。

    尤氏见状,连忙上前,从旁边的衣架上取下衣裳,要替贾环更衣。

    贾环笑着婉拒道:“大嫂,这种事你也来,不怕别人骂我没王法吗?”

    尤氏笑道:“你都喊我大嫂了,我服侍你换个衣裳有什么值得说嘴的?你又惯着自己的丫鬟,可不就得我这个大嫂亲自来服侍你?”

    贾环闻言一笑,索性就随了她去,一边着衣一边道:“大嫂,府里这两月没甚大事吧?”

    尤氏摇摇头,道:“除了老爷过世外,就没其他大事了。”

    贾环闻言,嘴角抽了抽,瞥了眼尤氏身上的白孝,道:“给我也换一身吧,一会儿还要去拜祭一下。”

    尤氏回头对银蝶道:“去,给三爷取一身孝服来。”

    说罢,又对贾环道:“备好的有,很快。”

    银蝶出门后,尤氏又将贾环身上方才套了一半的衣裳扒下来。

    也不知是不是多想了,贾环总觉得怪怪的,尤氏的手,好像在他身上留顿的时间有些长……

    总算将半身衣裳扒下来后,银蝶就气喘吁吁的跑进来了,手里抱着一身白孝服。

    尤氏这次中规中矩的帮贾环穿好后,笑道:“我们三爷好身量!”

    银蝶在一旁小声笑着,点了点头。

    贾环嘿嘿一笑,又回头看了眼还在呼呼大睡的小吉祥,轻声道:“别喊她,让她继续睡吧。昨儿也吓的不轻,咱们出去吧。”

    路过暖阁,又隐隐看到碧莎橱里一个人影也睡的正香。

    贾环笑了笑,就出走过外间,来到正堂时,刚好瞧见白荷端着一个小架子走来。

    架子上除了一个黄铜水盆外,还有帕子和一套瓷具,旁边还有一小罐子。

    这一套除了可以洗脸外,还有净口漱口的家伙,青瓷小罐里装的就是上等青盐。

    就着小架子,随意清洗洗漱了番后,贾环对尤氏和白荷道:“我去前面宗祠拜祭一下,你们忙吧。”

    尤氏有些不放心道:“三爷,要不跟个人去吧,万一你到时候哭……”

    话没说完,她自己也觉得挺没意思的,说不下去了。

    贾环怎么可能哭得不能自已呢?

    他在里面待着不笑就是大孝了……

    讪笑了声,尤氏道:“那我让厨房给三爷准备早点,一会儿送前面去?”

    贾环点点头,道:“也好。”

    又对白荷笑了笑,道:“回来再说话,乖!”

    白荷的脸“唰”的一下又红了,却没有扭捏低头,当着尤氏的面,也只盈盈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

    温柔而大气!

    若不是尤氏在场,贾环估计会忍不住再抱着她啃一会儿,真是爱进骨子了。

    ……

    贾环在祠堂内没有哭个昏天暗地,甚至没有多待。

    普通豪门和书香世家或许如此,但在武勋亲贵之家,这种做法只会让人嘲笑。

    将门出虎子。

    讲究“父死子上阵,兄亡弟披甲”,哭能哭来富贵,能哭出门楣不倒吗?

    贾环很好的发扬了这种传统,只上了一炷香……

    完毕后,和看守宗祠的焦大聊了几句。

    焦太爷如今才是宁国府甚至是整个贾府中最逍遥自在的人。

    无论是李万机等人还是白荷小吉祥,都有人明里暗里的嫉妒,说怪话。

    但却没人敢说焦大的话。

    可以说,焦大是贾府重新崛起的第一功臣。

    宁国府里,无论是贾环还是尤氏,对焦大的称呼都是以“太爷”敬称的。

    焦大爱喝酒,爱看戏,还爱听说书的。

    贾环就给他买足了美酒,当然,为了他的身体健康所以是定量供给的,不然怕他会醉死。

    又买了一台小戏班儿,随时供他“点歌”……

    说书人自然也少不了。

    贾环还问焦大,要不要再给他找两个软妹纸伺候一下,结果被焦大一脚踹了出去。

    他说他更爱去城南庄子上,找老王庄头喝酒说话。

    个死老gay……

    ……

    贾环在前厅里吃着早饭,炖的大骨汤,里面放有人参……

    就着油条、馒头和香油拌的小菜吃。

    数量惊人……

    “三爷,今年在大孝期,过年就不能做什么。不过,也得准备一些……”

    李万机恭敬的站在一旁,一边看贾环吃,一边汇报着工作。

    贾环喝了口汤,咽下食物后,摆手道:“祭,就咱们府里祭,不要拉着城外庄户跟着一起冷清,没必要。”

    李万机赔笑道:“三爷,这不像……”

    贾环咂摸了下嘴,道:“人家辛辛苦苦忙碌了一年,好容易有个丰年,正准备过年时好好乐呵乐呵,总不能因为我死了老头子,就拉着千把号人一起干守着吧?

    我都照常喝酒吃肉,难不成还让他们茹素?

    就这么办!

    至于你们……”

    “三爷、三爷,城外也就罢了,城里的下人们是万万松不得,万万松不得,不然的话,纵然三爷不怪,西边儿老太太怕都要将我们都赶走。”

    李万机抹了把额头冷汗,连声劝道。

    贾环“嗤”了声,看了李万机一眼,道:“负责的摊子越来越大,胆子倒是越来越小。”

    李万机苦笑道:“以前看戏,见戏里的大官说话都慢吞吞的,只觉得可笑,觉得这些人连话都说不利索,也能做官儿?难怪搞的天下百姓民不聊生。

    可现在,我自个儿在外面说话的速度也越来越慢了,和戏里的大官一样。

    唯恐说错一句话,就会惹出乱子来。我自己倒不怕什么,就怕会耽误了三爷的大事。”

    贾环哼了声,笑道:“我有什么大事?神神叨叨!不过,谨慎一些总是好的。”

    李万机点头笑了笑,而后又道:“差点忘了,昨儿廊下的芸哥儿就来了,守在门口不走。

    我让他今儿再来他也不肯,还不让我惊动三爷,只在门口候着。

    进了腊月后,这门房处虽也有暖炉,可夜里还是冻的渗人,我就自作主张,让他进了客房。

    三爷现在若是得空,我去喊他来?”

    贾环闻言一怔,随即摇头笑道:“也不是个死脑筋啊,怎么做出这般傻事?

    你去叫他来吧,心还是忠厚的,很有孝道。”

    李万机笑着应了声,就出去了。

    不过没等他回来,就听外面呼呼啦啦一阵脚步声,还有争吵笑骂声,贾环闻声后,脸上的笑容瞬间加深。

    不一会儿,就进来了数人。

    牛奔和温博在抢第一,得亏门宽,不然就被两人给挤破了。

    打打闹闹,推来搡去,最后被秦风从后面一人给了一掌,两人差点趴窝。

    转身就要朝秦风招呼。

    被韩大和韩让一人一个拦在头里……

    “哈哈哈!”

    贾环大口猛嚼着骨头棒子,连渣都吞下,看到这亲切的一幕后,放声大笑起来。

    听到他笑声中气十足,众人的面色愈发喜庆,牛奔和温博也不想着干翻秦风了,一起朝堂上跑来,上下打量了番贾环后,面面相觑,一起怪叫一声,一左一右,扑向贾环。

    却也不见贾环动弹,但身影居然一分为二,分迎两人。

    “砰”、“砰”两声后,牛奔和温博竟然倒飞而回!!

    “我靠!什么名堂?”

    连秦风都镇住了,目瞪口呆道。

    贾环大口咬了口油条,一边嚼一边笑眯眯道:“一元二次方程!”

    秦风等人听他说这些鬼话就感到头疼,虽然极为眼馋这种身法,可是,天书真不是谁都能学的,只那些名头就让几人跟听天书一般,完全没有概念……

    旁人艳羡身法,韩大却皱眉看着贾环,道:“远叔说你的身子骨最快也要半月才能痊愈,你现在就动手?”

    其他人闻言一怔,随即面色都有些难看的看向贾环,尤其是牛奔和温博。

    这是能开玩笑的吗?

    贾环也有些奇怪,道:“我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按理说,以昨天的情况,别说半月,能一月痊愈就不错了,可今早醒来后,却发现内伤好个七七八八了。

    经脉虽然还未全部重塑完成,可也不耽搁内劲的流转。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