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二十三章 薛大傻子!
    薛蟠馋香菱好久了,可薛姨妈一直都不松口,薛宝钗也护着,他便一直没得手。

    可谁知,念了那么久的一个美人儿,他都还没过手,就给送人了!

    这简直,简直就是在剜他的心啊!

    “娘,你要不是我娘,今儿我就……我就……”

    薛蟠赤着眼,跳脚喊道:“娘,你送谁了?是不是宝玉?他还成了宝天王了不成?不行,我去要去!”

    说罢,转身就要出门。

    薛姨妈在后面冷笑了声,道:“我送给环哥儿了,你要是能要回来,尽管去要。”

    “轰!”

    薛蟠闻言,只觉得五雷轰顶,他居然踉跄了几步,倒回来,又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欲哭无泪的看着薛姨妈,道:“娘,你怎么能把香菱送给那个三魔王呢?这不是……这不是……这不是羊入虎口吗?你这是把香菱往火坑里推啊!”

    薛蟠肝肠寸断间,想起了当年过过耳的几个文词儿,拽出来后,觉得他自己太他娘有文化了……

    “娘,你去要回来好不好?就说想香菱了,要回来再待一个月……半个月也成啊!”

    薛蟠哭丧着一张脸哀求道。

    没过过手,就这么送人了,他觉得快亏死了。

    薛宝钗或许听不出薛蟠话里的意思,薛姨妈是过来人,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她怒视了薛蟠一眼,道:“你说什么混账话?你有能为,自己去要!你要能要回来,别说半月,半年都归你!”

    薛蟠闻言,顿时垂头丧气了,耷拉着个大脑袋坐在那里,哭丧道:“娘,这好端端的,你给那魔王送人做什么?”

    薛姨妈叹了口气,道:“还不是为了你……”

    “为了我?”

    薛蟠粗浅杂乱的眉毛纠结在一起,想不明白道:“我和他是仇人啊,牙都让他给打掉了,才补了颗金的……你要是为了我,就更不该把香菱送他了。”

    薛姨妈闻言,有些悲哀又有些怜悯的看着他这个傻儿子,心里难过的不行,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薛宝钗在一旁旁观着,似乎能感受到她娘的心思,心里叹了口气,念了声可怜父母心,而后对薛蟠道:“哥哥,昨日你和别人吃酒,被人奉承,感觉可好?”

    薛蟠脑筋粗大,一提起高兴事儿,似乎转眼就将香菱给忘了,高兴道:“嘿,妹妹,我跟你说,真是太高兴了。

    咱们才来神京都中,那伙子王八羔子其实是看不起咱的,觉得咱不过是乡下来的土财主。

    他娘的,除了想让我花银子请席做东道外,背地里说不准还骂我是薛大傻子!

    还有舅舅家,王仁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贼头滑脑的,也就想从我身上捞好处。

    不过,他比我还不如,冯紫英他们认识他是谁?

    祖上不过一县公,靠卖女儿搭上了贾家,就觉得生发了,了不得了?呸!”

    “哥哥!”

    见薛蟠骂的起劲,薛宝钗简直又气又好笑,他难道忘了,他娘薛姨妈也是王家的人?

    如果王家将王夫人和王熙凤嫁给贾家是为了高攀情义,那当初王家将薛姨妈嫁给皇商薛家,为的又是什么?

    薛蟠看到妹妹的眼色,又看到薛姨妈竖起的柳眉后,这才恍悟过来,“哦哦”了两声,却也不怎么在乎,只绕过了这一茬,继续道:“王仁之前带我在神京城里绕了一遭儿,别说什么公侯伯府,就连正经的子爵男爵府邸都难登门。左右不过是一些落魄的宗亲之爵,饭都快吃不起了,就这还敢在大爷跟前端着架子!

    像冯紫英、陈若兰这等王孙公子,根本都不和他一道玩儿,觉得丢份儿!更别说秦风、方冲、牛奔这一干更厉害的衙内了。

    可是昨儿个,冯紫英他们这一伙儿专门寻到了哥哥,东来顺酒楼上开大席请哥哥吃酒。

    嘿!忒得意,忒风光了!”

    薛宝钗闻言后,嘴角抽了抽,不过也有些好奇,道:“秦风他们又是谁?比冯紫英他们还高一等?表哥也算是豪门公子了吧,竟没人和他耍?”

    薛蟠见妹妹竟然感兴趣,就更来神儿了,把可怜的香菱彻底抛之脑后了,反转过椅子,趴在椅背上,兴致勃勃的给薛宝钗吹起牛来:“妹妹,你是不知道,那秦风,可是武威侯秦梁的世子。

    自国朝定鼎西北以来,秦家就世代镇守西域。几十年了,是名副其实的西北王。你想想,那秦风作为武威侯世子,可不就是神京城里最顶尖儿的大衙内?

    还有方冲,嘿,他老爹也了不起!就是当朝太尉,义武侯方南天。方南天曾率领长城军团,肃清北方三边之地,才以侯爵之身,着斗牛公服。他的儿子,在都中还不横着走?

    那温博也厉害,他爹奋武侯温严正如今是军机阁大臣,以前带着黑辽军团镇守东北,也是一等一的权贵。

    啧啧,真真了不得!

    那秦风和温博还有那个牛奔,这三人都是三魔王的铁磁儿兄弟。

    方冲是另一伙的,拉着镇海侯李翰的儿子李武,还有其他几个大将的儿子是一个山头儿。

    两边闹了几起子了,热闹的很。听说朝中武将们都在看他们的热闹!

    啧啧,他们才是真正的顶级衙内圈子。

    冯紫英他们虽然也算不错,不过,也就是二流出头,勉强一流儿。

    至于王仁,切!”

    听薛蟠讲的精彩,薛姨妈好似第一次认识儿子一般。

    好像……好像也没那么草包?

    这乱糟糟的一大堆人名儿官名儿的,她都听糊涂了,偏他讲的头头是道。

    薛姨妈不知道的是,薛蟠记得这么清楚,不是为了要向这些人学习,只是单纯的向往这个圈子。

    听人说,这个圈子里,有全大秦最美的女人,有最好喝酒,还有最好吃的美食。

    而且,圈子里的人都是横着走的,大街上想打哪个就打哪个!

    不像他,生气了心里有火,也只能朝店小二啊,路人甲之流去发……

    心向往之,就对这些情势了解的细致些。

    “宝玉呢?宝玉不与他们一起耍?”

    忽地,薛宝钗轻声问道,让一旁的薛姨妈一怔……

    薛蟠闻言,嘿了声,颇为遗憾道:“也玩儿,宝玉和冯紫英、陈也俊他们的关系不赖,就是宝玉带我和他们认识的,不然的话,难道凭那二白猢狲一样的王仁?

    不过宝玉和秦风他们玩儿不到一起,人家也不和他玩儿。

    也不知道这些人脑子怎么想的,这么大好的家世,不好好高乐,整天练哪门子的武……

    搞不懂,实在搞不懂。

    要是我有这般家世,嘿,嘿嘿嘿……”

    当着薛姨妈和薛宝钗的面,薛大傻子陷入了狂想中……

    薛姨妈和薛宝钗见之,面色齐齐悲哀的沉了下来,互视一眼,又齐齐叹息了声。

    命啊……

    “哼!”

    冷哼一声,将口水都流出来的薛蟠惊醒后,看他手忙脚乱的擦完口水,薛宝钗道:“那你想不想进最顶层的圈子里耍?”

    薛蟠闻言一怔,随即惊喜的看着薛宝钗,道:“妹妹,你……你有法子?哎呀,我想明白了,我想明白了!妹妹,你要嫁给三魔王?那我不就成他的大舅哥儿了吗?哈哈!难怪娘将香菱送给三魔王了,送的好,送的妙啊!我倒也看看那三魔王以后还打不打我!!”

    薛蟠激动的差点没跳起来,一脸期盼的看着薛姨妈和薛宝钗。

    “啪!”

    薛姨妈从炕上捡起一鸡毛掸子,扬手砸到了薛蟠大脑袋上。

    “灌黄汤灌进心眼儿里迷住了?这话也是你当哥哥的说的?”

    薛姨妈厉声骂道。

    一旁薛宝钗眼泪也下来了,拉着薛姨妈的手,委屈道:“娘,你看哥哥他,说的是什么话?”

    薛蟠见状,深深的失望了,心里也冷静下来,知道薛宝钗嫁给贾环的可能性不高。

    不是她不想嫁,而是人家不要……

    有大秦第一金枝玉叶明珠郡主在,她怎么跟人家争?

    罢了罢了,既然条件不成熟,那咱也不做那卖妹求荣的事了……

    “啪啪!”

    轻轻的给自己脸上来了两记耳光,薛蟠求饶道:“妹妹,你就把我刚才的浑话当成屁给放了吧……”

    “你……”

    薛宝钗差点没给气得背过气去。

    薛姨妈也觉得实在谈不下去了,连赶带哄道:“走走走,快离了这地儿,随你找地方高乐你的去吧。你心里若还记得半点我们娘俩的好,只别惹事,我就阿弥陀佛了。快走快走……”

    薛蟠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哭的一塌糊涂的妹妹,垂头丧气道:“娘,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妹妹,都是哥哥不好,不能保护妹妹不说,还只说浑话,畜生一样,你大口啐我吧。”

    这一番还像人话的话,让薛姨妈也落下泪来了,薛宝钗反倒不哭了,一边给薛姨妈抹泪,一边红着眼对薛蟠道:“哥哥,如今家里就只有咱娘三个,这世上,也就只有咱们三个至亲的亲人了。你日后多少长进些,别让娘再操心了。

    你不是想到那个圈子里耍吗?那你就把自己好好拾掇拾掇,多往东边儿府上走走。

    都是亲戚,哪怕只混个面熟,以后也多些机会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