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月落日升
    “呜呜……”

    “还在哭?”

    袭人端着一黄铜水盆走来,叹了口气,问道。

    晴雯哼了声,道:“也不知在哪里受了气,偏回来折腾我们……”

    袭人闻言,放下铜盆,从梳妆架上取下一块帕子,放在盆中轻揉了几下,拧干后,又叹息一声,道:“除了那几位姊妹,谁还能让他哭成这般?就是老爷打他时,也不曾见他哭成这样。”

    晴雯皱眉道:“姑娘们也是,明知他的性儿,也不知让着他些。要我说,肯定是今天回来的林姑娘惹的祸。她不过……”

    “行了。”

    袭人打断了晴雯的话,道:“这话你也敢说,作祸呢?要我说,到底还是宝玉的错。林姑娘没回来时日日想,夜夜盼。既然人家回来了,就该好好相处,都容忍人家一些。

    纵然她脾性大,说几句不好听的,忍忍不就过去了?她对谁不是那样,又不是只对宝玉……”

    两个女婢在旁边一唱一和的劝着,却不知,她们不是在劝,而是在往贾宝玉心里捅刀子。

    林妹妹不是对谁都这样的,她对……她对老三……

    想起林黛玉给贾环喂饭的场景,贾宝玉直欲吐血,真真是心如刀绞。

    呜呜……

    我算是……白认得她一场了。

    唉,要是现在就能死去,那该多好啊?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

    呜呜呜!

    “好了好了,别哭了。原本就是位爷,不该整天和姑娘们混在一起。

    之前说你多少回就是不听,现在知道好了吧?

    要我说,赶明儿你还是去找那位秦公子一起进学吧……”

    “呜呜,小钟儿……”

    ……

    “小吉祥……”

    “小吉祥?”

    “嘿嘿,她终于睡着了,荷儿,我来了!”

    “三爷,不好,你身子还没好呢,当心伤着……”

    “没事没事,咱们又不动真格儿的,就是亲亲,嘿嘿,亲亲……”

    “嗯哼,嗯哼!”

    “我……小吉祥,你装睡?”

    贾环气急败坏的转头看着躺在床榻里面,黑暗中正睁着一双大大的、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的小吉祥骂道。

    床榻外侧,白荷娇羞无限的将头藏进锦被里,在被里理了理胸前散乱的亵.衣……

    小吉祥一点都不怕府里人人畏惧的“小霸王”,小人儿披着一头柔软的头发,昂着小脑袋,理直气壮道:“就许你们背着我偷吃,就不许我捉人?”

    “哈哈哈!”

    贾环看她可爱的模样,哪里还恼的起来,将她放倒,又将她起身时掀起的被子掩好,笑道:“你从哪儿学的这些?还偷吃?我偷吃什么了?”

    小吉祥趁机溜到贾环的被子里,钻进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住后,才幸福的说道:“都是跟奶奶学的,奶奶正在传授我怎样做一个好姨娘!奶奶最好了!

    你还问我偷吃什么,你以为我没看见,你在吃白荷的……唔!”

    “小吉祥!”

    外间守夜火烛的烛光隐隐照射进来,透过床纱,映在三人的脸上。

    白荷一双美到动人心魄的眼睛,在幽幽烛光的笼罩下,显得愈发不可方物。

    她哪里忍得下去两个不要脸的人继续说下去,在小吉祥说出最后一个可羞的字时,她的手穿过了贾环的锦被,精准的捂住了小吉祥要命的“大嘴巴”。

    真要让她说出口,那就真没法做人了。

    轻声呵斥了声,白荷才在小吉祥讨好的弯月牙似得眼神中,收回了手。

    可惜,进狼窝容易,出狼窝难。

    白荷刚想退回自己的被里,却不妨一只结实的手,抓住她的胳膊,顺势就将她裹入他的被里。

    “啊!”

    白荷轻声惊叫了声,而后就发现她已经躺在贾老三的右怀里了。

    “三爷啊,你的伤还没好哩!不能乱来……”

    白荷连规劝的时候,声音还是那样的轻柔,就仿若屋外的月光一般。

    “三爷,她不让你吃,我让你吃!”

    小吉祥不甘示弱,挺着小胸脯叫嚣道。

    “噗嗤!”

    贾环和白荷两人没忍住,一起喷笑出声。

    “你们笑甚?!”

    小吉祥怒了,怒视着两人道。

    贾环笑的愈发大声了,还好白荷心底善良,正要开口安抚一下身材和贾环差不了多少,顶多只有两个小花骨朵的小吉祥。

    然而还没开口,就见房门忽然打开,一个同样只身着一身白色单薄小衣的丫头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迷糊道:“怎……怎么了?三爷要起了吗?我……我来服侍三爷更衣。”

    困的眼睛都睁不开的香菱,一路上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看到挤在一个被窝里的三人也没怎么吃惊,她以前还跟贾宝钗和莹儿也挤过……

    贾环三人见到她后,惊得面面相觑,白荷更是羞红了脸,又悄悄藏进被里。

    贾环干笑了两声,道:“香菱啊,你去睡吧,我还没准备起呢,就是……咳咳,做梦吓醒了。你去吧去吧!”

    香菱闻言,大不乐意的撇嘴,嘟囔道:“三爷这么大的人哩,还怕做噩梦,我还当天明了哩……”说着,又一路跌跌撞撞的出门而去,转眼没了动静……

    “三爷,睡吧。”

    白荷没有将放在她胸前的咸猪手打开,而是用一双饱含柔情的眼睛看着贾环,深情无限道。

    她真的能将人融化……

    贾环探头在她的红唇上一啄,当然,在另一侧的人主动提醒下,也啄了一口,然后幸福满满的嘿嘿一笑,大叫一声:“高兴,睡觉!”

    三人一起嘻嘻一笑,刚一合眼,房门又打开了:“三……三爷,你叫我?”

    ……

    纷闹喧嚣的一日过去了,一夜也过去了。

    清晨来临,有的人离开了,有的人回来了。

    赵家人不知到底得到了什么信儿,天还没大亮,一家人就如同做贼一般,早早的溜了,出门后,还频频朝东边儿张望,似乎唯恐跳出一强人,大喊一声: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然后就将他们几辈子积攒的家业全都抄了……

    赵嬷嬷一家人走的无声无息,梨香院回来的人却咋咋呼呼。

    “香菱,香菱!快给大爷准备热水,我要沐浴。娘的,喝了一宿,全身都快黏一起了,香菱,香菱呢?再不出来,爷进去钻你被窝了啊!”

    大冷的天,大头少年薛蟠居然敞着个怀,在院儿里高声嚷嚷着。

    “吵吵什么呢?整天没笼子的野马一样不着家,回来也不安生。这大清早的,你就嚷嚷?”

    薛姨妈出了帘门,一脸怒其不争的说道。

    也是可悲,女人不管再怎样精明,可摊上了这样的男人,不管是父亲也好,丈夫也罢,或者是现在这般的儿子,都是可悲的,却也是无法逃避的。

    还能怎么办?只能自认命苦。

    “娘,香菱这丫头呢?”

    薛蟠酒意未醒,敞着个怀对着薛姨妈咋呼。

    “你就这么跟娘说话?”

    另一间屋子的门也打开了,薛宝钗冷着个脸,走出来道。

    薛蟠虽然混,但也不是全无人性,心里毕竟还是有娘和妹子,见两人都冷脸看他,酒意便散开了大半,干笑着赔礼道:“哟!娘,妹妹,都起了?都是我不对,不该大声嚷嚷,吵着你们了。你们继续回去睡吧,我就找香菱,让她给我弄些热水,洗个澡。”

    薛姨妈瞪了他一眼,道:“先把衣服穿好,进来说话。”

    说罢,撩开帘子转身进屋了。

    薛宝钗也瞪了眼吊儿郎当的薛蟠,而后跟着薛姨妈进了她的屋。

    两人的反应让薛蟠有些摸不着头脑,又不是第一次这般回来了,怎么搞的?

    搞不明白就不想了,“啪啪”拍了两下大脑袋,薛蟠胡里麻堂的扎好衣服,就进屋了。

    进了里间后,随意往椅子上一倒,也没个坐相,打了个大哈欠,看着炕上的薛姨妈母女俩,马虎道:“娘,妹妹,到底什么事儿啊,这么当真儿?

    我昨夜不过是去高乐了一回,不过我可没混来,是神武将军冯唐之子冯紫英请我吃酒。

    娘,你们猜他为何请我吃酒?

    哈哈哈!说来有趣,还和东边儿那个三魔王相干。

    昨儿那三魔王刚一回来,就把忠顺王世子赢朗给打废了,一同被打的,还有顺承郡王之子,义烈郡王之子……

    反正三四个都是忠顺王那边儿的,这伙子人平日里仗着忠顺王的势,总和冯紫英他们过不去,冯紫英他们也是没法子,闹不过他们。

    谁曾想,这次这伙子王八蛋碰到硬茬子了,让东边儿的三魔王全给废了,哈哈哈!

    冯紫英他们就差点没放炮竹庆祝了,不过也都跟过年似得。

    你们猜最有趣的是什么?我居然还能沾那三魔王的光,昨日里一干神京城里的王孙公子,居然都跟我拉关系,还想让我替他们引荐一下三魔王!

    哎哟!可笑死我了,今儿他们一准还来请我去吃席!

    不说了,我得赶紧去沐浴睡觉,不然晚上没力气高乐了。

    娘,我去了啊!”

    “香菱被我送人了。”

    薛姨妈听了儿子兴高采烈的一大通棉话后,淡淡的道。

    “嘎!”

    薛蟠顿时笑不出了,不敢置信道:“娘,你说甚?”

    香菱可是他玩命儿抢回来的,他还没来得及拔头筹,就被送人了?

    薛呆子的眼睛都鼓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