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真传
    云.雨之后,睡觉之前。

    贾环搂着浑身呈瑰红色的薛宝钗,静静的躺在床榻上,轻抚着她丰润的香肩。

    过了好久,等薛宝钗差不多品味完余韵后,贾环才低头看向依旧闭目微喘的薛宝钗,笑道:“钗儿,刚才可还满意?

    最近虽不能去草场骑马了,可钗儿的骑术功夫却眼见大有增长!

    我有大功吧?”

    薛宝钗闻言大羞,轻轻咬了贾环一口,闷哼了声,以示抗议。

    分明是这坏人强迫她,非要她在上面的,这会儿子却来取笑,可恶!

    贾环看她娇羞的模样,得意的哈哈大笑,却不再逗她,轻轻在她湿漉漉的额前吻了吻,品味了点咸味后,道:“钗儿,之前劳你做的事,办的如何了?”

    听贾环言,薛宝钗登时睁开了眼,杏眼中的媚意还未散尽,但也起了正色,道:“我前些日子就同妈和哥哥说了,妈让哥哥速速去办。

    昨儿我还催了哥哥,他说就快了。

    爷,你要寻那么些会做生意的妇人上京做什么?

    我哥哥似乎有些为难,毕竟,那些妇人大都是他人妇,又多有孩子。

    让她们抛家舍业,远离乡土来京,怕是不容易。”

    贾环仰头看着头顶纱帐上的荷花纹路,轻声道:“有大用,说起来也是没法子。

    北方比起南边来,风气还是太保守了些。

    若非如此,园子里的船娘,也不用专门从苏杭扬州去雇佣。

    专门培养的话,一时也来不及。

    所以只能打南边的主意,人才难得啊!”

    薛宝钗闻言,轻轻咬了咬红唇,道:“如此,明儿我再去催催我哥哥。”

    贾环见之一笑,道:“也不用那样急,这几天还用不到。你可以告诉薛大哥,不用用强,让他连那些妇人的家人也可一并带来,我负责帮他们在都中安家落户,孩子的读书问题也不是难事……

    今年江南遭水灾,想来总有人过的不如意,愿意来京讨生活。

    对了还有件事……

    薛家是百年老族,世代经商。

    想必,应该积累了不少极有经验的老掌柜。

    我需要借这些人一用。”

    薛宝钗闻言诧异,有些为难道:“爷,你用他们?他们年纪都极大了,若想再让他们做掌柜的,怕是为难。”

    贾环笑道:“不是用他们做掌柜的,而是想要他们毕身经商的经验,汇集在一起,出本书,培育咱们自己的经商人才。”

    薛宝钗闻言怔了下,却愈发为难,道:“爷,这种手段,都是掌柜的传给儿子,儿子成了掌柜的,然后再传给孙子,却极少传给外人的。

    就好比……就好比外面师爷的行当,也多是如此。

    想让那些老人家说出他们吃饭的本事,恐不容易……”

    薛家掌柜的在上一世,也就是红楼原著世界里,在薛家举家进京后,便开始大肆蚕食贪.污薛家留在江南各地的商铺。

    不知是做假账的缘故,还是薛家太大意的缘故,总之,薛家居然一直都没发现。

    一直到薛蟠再次杀人,需要银子周转,去调银子时,薛姨妈才发现,曾经偌大家业的薛家,居然亏空的差不多要倒闭了。

    但这一世,因为薛宝钗嫁给了贾环,薛姨妈薛蟠二人又将薛家丰字号相托,贾环常派人去严查和监控的缘故,薛家至今依旧良好运转,极少出现亏空和坏账。

    因此,薛宝钗对薛家的掌柜的,尤其是几辈子老陈人,一直十分敬重,真心不愿逼迫他们。

    贾环格局自然不会那么小,他笑道:“他们以之传家,是为了让子孙能有口饭吃。

    你让薛大哥告诉他们,如果他们的经验,能帮我编制出一本满意的书,或者教导出一批满意的学徒,我许他们的儿子或者孙子,至少一个九品官位。

    教的极好的,七品都不是问题。

    何去何从,让他们自己选择。”

    贾环还真不信了,这个时代,有人能拒绝这种交易的。

    士农工商,这四大行业,不管在任何时代,也不管后三位的顺序如何改变,在华夏这片土地上,士,也就是当官,永远排名第一!

    在古代,商贾就是贱业,前明初期,商贾之家连丝绸都不许穿,家中子弟也不许投身科举。

    大秦虽没这么严苛,宽松许多。

    但商贾之道,在人们心中的地位,依旧不算高,远远低于做官。

    贾环许出这样优厚的条件,那群老头子非得疯了不可。

    薛宝钗一怔之下,也是睁大眼睛,道:“真的?”

    她可不是内宅的无知妇人,知道九品乃至七品官是个什么概念。

    九品且不去说,七品,那至少是二甲进士才能得到的品级。

    二甲进士,需要经过多少场考试才能得来?

    大秦不知有多少人,皓首穷经,读的头发白了,都还是童生。

    这些读书人拼了老命读书,所为者何?

    真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屁!

    说到底,还不是为了做官?

    只为贾环编纂出一本经济之道的书,或是教出一批能得用的掌柜学徒,贾环就可许下一个官位,哪怕只是九品。

    薛宝钗相信,也会让家族中那些老掌柜们聊发少年狂,疯狂为贾环卖命。

    见贾环不在意的点点头后,薛宝钗再次体会到了枕边人滔天的权势,她想了想,道:“若真能如此,不止我家的掌柜的,还有琴儿家以前的一些老掌柜的,再加上一些世交家的掌柜的,都是极好的,经验极老道的,想来能帮爷做好事。

    只是……有那么些官位吗?

    而且,那些人能做好官么?”

    贾环嗤笑一声,道:“大秦最多的就是官,最缺的,还是官。

    这些人的后代都会经济之术,不是吃干饭的。

    我将他们荐给张廷玉,张廷玉怕要请我吃酒席。

    如今都中各个衙门堂口都在清洗忠顺余孽,不管哪个堂口,都需要会计算银子的人才。

    张廷玉正欠我人情呢,放心吧,只要真有才华,位置管够。”

    薛宝钗道:“若如此,肯定没甚问题!只是……爷,你为何不直接用那些老掌柜的后人?他们不是更合要求?”

    贾环笑道:“那些人可不行,已经被涂了颜色,有了心思,若让他们学习新的规矩,怕不容易。

    而且贾家的生意明年就要十倍百倍的扩大了,需要大量掌柜的,你家那些老掌柜再能生,也没那些后人。

    全家男女老幼一起上阵都不够……”

    薛宝钗闻言,眼睛却忽然一亮,坐起身,不顾一身炫目的肌肤白的贾环耀眼,激动道:“爷,我想到了,那些掌柜家里的内眷,多也会些经济之术,能做些小买卖哩,好比胭脂水粉和绸缎什么的……

    这岂不正合爷的要求?”

    贾环哈哈笑道:“若如此,的确是最好的,省我好大气力,薛大哥也不用作难了。

    好钗儿,说说看,帮我大忙,想要什么赏?”

    薛宝钗闻言,抿口笑道:“我讨什么赏,能帮到爷就是极好的。”

    贾环作苦思状,寻思道:“这不成,总要赏你些什么,有功必赏嘛。只是,赏你些什么呢?

    吃穿用度都是极好的,首饰头面你又不爱……

    算了,爷豁出去了,还是赏你一顿蟠龙棍吧!

    小娘子,接招!”

    说罢,狞笑一声翻起身,在薛宝钗又一次的惊呼声中,架起一对白皙笔直的腿弯,俯身压下……

    ……

    翌日,清晨。

    天蒙蒙亮,大观园蘅芜苑的大门再次被人拍响。

    没一会儿,莺儿就噘着嘴,带了一人进了外间,没好气的叮嘱道:“在这里等着,我去叫三爷。”

    来人也不恼,乐呵呵的点点头。

    又过了一会儿,贾环才在薛宝钗的服侍下,一边穿衣戴冠,一边往外间走来,看了眼来人,被她面上的笑容感染,笑道:“小吉祥,一大早就顽皮,来做什么?捣乱么?”

    来人正是小吉祥,她听到贾环的话后,咯咯一乐,不过忙又收敛起来,正经道:“哪里是捣乱,是家里来了好些人要见三爷你哩!西府的老太太那里也派鸳鸯姐姐来寻三爷,说是来了不少诰命夫人,哭哭啼啼的好不烦人呢!”

    薛宝钗并不知贾环昨夜做了什么,整个贾家昨晚也没被人侵扰。

    因为有秦梁率领二万京营人马,在神京一百零八坊间都布了防,列了宵禁。

    纵然有人想登门,也无法。

    这会儿,一夜醒来,听外面有这样大的动静,薛宝钗心里有些不安。

    对小吉祥一大早就来捣乱的厌恶淡了些……

    贾环闻言,倒不在意,只冷笑了声,道:“他们速度倒是快。”

    等薛宝钗服侍他戴好紫金冠后,贾环道:“你继续去休息吧,昨夜累着你了。我和小吉祥先去老太太那里请个安。”

    薛宝钗面色羞红,羞恼的嗔了贾环一眼后,道:“爷别忘了吃早饭呢。”

    小吉祥笑嘻嘻插嘴道:“忘不了,我都让人准备好了!黄羊大骨汤和牛肉大包子!”

    薛宝钗闻言,抽了抽嘴角,只觉的一夜的幸福都被这股妖风给冲散了许多。

    贾环却哈哈一笑,一只胳膊搂过小吉祥将其揽起夹住,不顾她的挣扎,与薛宝钗和听到热闹赶出来的薛宝琴挥挥手作别后,就出了蘅芜苑。

    “哇呀呀!三爷,快放我下来!”

    小吉祥张牙舞爪的挣扎着,贾环愈发笑的开怀,道:“再不给你些颜色看,你愈发没规矩了!”

    小吉祥忙道:“不是我使坏,是真的家里来人寻三爷哩!”

    贾环笑了笑,胳膊一甩,在小吉祥的惊笑声中,把她甩上肩头坐稳了后,道:“你这小家伙,以后别太顽皮了。

    人家都不和你作对了,你怎地还专门作弄人家?

    你有我护着,娘也疼着你,连老太太都拿你没法,可你也不能再捉弄别人。

    记住了吗?”

    小吉祥抱着贾环头,嘟嘴道:“记住了,我也没想作弄她嘛!”

    “好了,不提这个了。今儿怎么就你一个,香菱呢?”

    贾环舍不得真批评她,笑问道。

    小吉祥咯咯笑道:“香菱是个大懒虫,我出门时还没起床哩!她没有习武,比不得我,不过没关系,我会保护她!”

    贾环笑道:“你还在和闲云小娘皮练武?”

    小吉祥笑的愈发大声,银铃般的笑声在深秋的大观园里回荡着。

    不远处正在清扫园中道路的嬷嬷们听到这笑声,再看小吉祥竟坐在贾环肩头,无不艳羡,巴不得自家女儿也能如此受主子宠爱。

    小吉祥得意的看了那几个嬷嬷一眼后,对贾环道:“当然练!师父说我极适合练武!上次那个坏蛋用邪法害我,让我全身精血汇聚于百汇,但是最后被蛇娘给救了,她用她的功力帮我将精血送回奇经八脉和心窍,相当于彻彻底底的洗筋伐髓了回!

    所以,如今我的身子比师父还适合从武哩!”

    贾环闻言哑然失笑,怪道贾母老说小吉祥是有大福气的,如今看来,可不是吗?

    别说别人,就说他自己,当初为了从武,差点没开筋锻骨差点没疼死过去。

    再看看小吉祥,做了次好人好事,就全都摆平了。

    见她眉飞凤舞的得意模样,贾环笑道:“你这般喜欢练武?”

    小吉祥重重点点头,道:“我要练武,还要练到武宗哩!”

    “为何?”

    贾环奇道。

    练到武宗可不只需要一副好根骨,还需要艰难的历练。

    即使是他这样如同开挂般的进步,也是每每在险死还生后才取得的。

    贾环却不会舍得小吉祥经历这些。

    小吉祥握着小拳头挥舞了下,口气坚毅道:“我听师父说,武宗可以活到一百二十岁!

    我要是不练成武宗,就活不了那么久,又怎么陪三爷?

    我可不能让三爷一个人过那么些年,那怎么成?我舍不得哩!

    所以,我一定要成武宗!”

    说着,还小猫儿一样的用脸亲昵的蹭了蹭贾环的脸。

    贾环闻言,只觉得一颗心都快暖化了,他心疼的拍了怕小吉祥的小脸儿。

    要不说,姜还是老的辣。

    若是林黛玉和史湘云在此,听到小吉祥和贾环的对话,就会愈发清楚,贾母昨夜对她们传授的人生经验,真真是真知灼见。

    在如何与自家爷们相处方面,得到赵姨娘真传的小吉祥,功力愈发炉火纯青……

    当然,与赵姨娘对贾政一样,都是发自真心的。

    “咯咯咯!”

    被贾环拍了拍后,小吉祥欢快的笑出声,然后一个漂亮的凌空翻,从贾环肩头翻落在地,看着贾环笑道:“三爷,你去忙正事吧,我回家去,把黄羊大骨汤和牛肉大包子给你再热一热,一会儿三爷忙完了,别忘了回家吃早饭哟!”

    贾环呵呵笑道:“好!”

    ……

    ps:奇怪,上一章有书友说污,可我看了几遍,没发现哪里污啊!

    连手以上脖子以下的部位都没出现……

    嘿嘿!

    其实是你们太污了……

    另外,谢谢大家关心,胃痛好些了。

    我努力第三更,十一点前有就有,没有就看明天,状态不好,强写很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