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福气
    从皇城出来,贾环并未直接返回西城宁国府,而是去了东城。

    神京格局,是东富西贵,南穷北贱。

    大富之家,多落第在东城。

    当然,这里的东西南北,多指的是远离皇城脚下的方向。

    若是靠近皇城脚,那不分方向,全是贵地。

    不说南城的朱雀大街,就连贱籍云集的北城,在靠近皇城处,也大都是宫里公公的外宅,多修的富丽堂皇。

    不过今夜,皇城四周,皆有乱事。

    东城,宣平坊。

    海家大宅。

    海闻此老,极有经济手段。

    海家的四海钱庄,为都中十大钱庄之一。

    每年进项,即使抛除给各种关系的上供,也依旧是金山银海。

    所以,海家的大宅,极为奢华。

    且此人虽已年近七旬,却依旧每年纳新妾,是士林中,出了名的一树梨花压海棠,颇有盛誉,传为佳话……

    因此,此刻海家,半个宅第里,都是年轻女人的惊慌哭啼声。

    若按常理,这等被抄家入罪人家里的内眷,都是要被罚入教坊司,调.教好了后,出去接客的。

    这也是朝廷创汇的一种手段……

    海家女人们许是也知道这种情形,心知要从良籍落入贱籍,所以才这般惊恐。

    不过,等她们发现,前来捉拿她们的,并非是黑冰台的锦衣番子,也不是刑部或者县衙的捕快,而是一些女扮男装的雌儿时,就变得茫然了。

    “月儿,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家?”

    海家大门外,贾环看着马背上坐着笔直,双手抱于胸前静候着的董明月,笑问道。

    董明月看到贾环忽然到来,也是非常惊喜,原本肃穆的脸色,瞬间明媚起来,不过惊喜之余,似还有些别的神色……

    她抿嘴笑道:“我听说,环郎要将今夜抄家府上的年轻女子都收集起来,便想来看看,有没有好苗子!”

    “好苗子?”

    贾环笑问道。

    董明月道:“青隼的人,不大够用了呢。”

    她说的是最核心成员。

    大秦都中有密探的府第不少,黑冰台、中车府就不必说,像镇国公府、武威公府、奋武侯府等府,也都有暗卫,做些明面上不方便做的事,比如往宫里插人……

    但像贾家青隼这般,核心成员全是年轻女子者,一个也没有。

    董明月手下最得用的,也是最信得过的人手,都是当年她做白莲圣女时,白莲教从最虔诚的教民信众家中,为她挑选培养出的白莲侍女。

    这部分人,自幼便接受培训,满脑子里都是忠于白莲圣女,随时为圣女献生的思想。

    所以,忠诚度极高。

    原本也算够用,二百人的队伍为核心,再扩展到外围,足以为青隼囊括上千,甚至数千人马的盘子。

    若只守一个神京都中,自然是够用了。

    可贾环的脚步,眼看就要布局整个大秦。

    那么现在的青隼,就差的太多了……

    最重要的,就是核心成员。

    外围暗线,只要有银子,就很容易发展起来。

    但核心成员,却需要有足够的忠诚度。

    这点却不容易。

    只是……

    “她们行吗?”

    贾环瞄了眼被青隼人手带出来的那些柔柔弱弱的女孩子,虽然多只有十四五,甚至十二三岁,但多已经知人事了。

    光忠诚度,就很难在培养。

    因此怀疑问道。

    听贾环这般说,董明月却忽然犹豫了下,目光有些闪烁的看向贾环,道:“也并不是让她们都去学杀人的法儿……”

    贾环闻言一怔,又道:“刺探消息也难吧?她们怕是做不来密间。”

    董明月轻轻摇头,目光愈发闪烁,道:“她们也不做密间……”

    贾环与董明月所言的密间,就是以普通人身份,进入目标府第暗藏,做一眼线,往外传递消息。

    目标府第可以是寻常大臣的府第,也可以是勋贵豪门的府第,还可以是……皇宫。

    在这样的人家里,尽量要低调些。

    千万不要想着去得到重用,从而窃取重要的信息。

    这几乎不可能,也极易引起怀疑,为密间大忌……

    而这样的密间,心性也要坚韧。

    就好比贾府里那些,不知是哪些势力塞进来的人。

    她们明知贾环会不断搜查调查她们,却不得不装成清白人,继续潜伏。

    这就需要一颗大心脏。

    而海家门前这些哭啼不休的娇弱女子们,显然都不是这样的人。

    听董明月说,连密间都不是,贾环就更奇了,忽地眉尖一挑,乐呵呵道:“你不会是想用她们去施美人计吧?”

    董明月闻言,面色登时涨红,不是羞涩,而是惭愧。

    她知道贾环并不喜欢这样的手段,甚至从前还专门与她谈过,不要让她手下那些人,为了目标不择手段。

    卖艺可以,但不能卖身。

    但是如今,她却希望寻一批可以卖身的人……

    看到董明月的模样,贾环岂会不知他猜对了,有些挠头道:“月儿,你怎会有这种想法?”

    董明月似做了错事被抓了现成,羞愧不已,轻声道:“环郎来年就要下江南了,我素知那里形势之险恶,所以便与卿眉意商量,多招些力量。

    只是,一时间好手不易培养,才想到了这条路子……”

    贾环道:“是卿眉意的法子吧?那妖婆子,若是让索兄知道她的想法,看还要她不要她!”

    董明月闻言,面色却一白,小心翼翼的看向贾环,眼圈有些发红。

    见她这幅怜人模样,贾环忙笑道:“明月不要多心,我说的不是你。”

    董明月心里又委屈又自惭形秽,道:“我也同意了这个法子的……”

    不是董明月小题大做,暗卫密碟虽然权重,但却是见不得光的。

    不只是她们工作的性质见不得光,在人们的目光中,也往往都是畏惧和邪恶的混合.体。

    用寻常的话来说,并不是正经人该做的事。

    只看看百官们对黑冰台和中车府的厌恶,就能明白。

    而逼迫良家,即使是就要被罚入贱籍的良家,去做皮.肉之计,就更显得下作和卑劣。

    这件事若是在贾府中传扬开,从上到下都会对董明月“另眼相待”。

    贾母和贾政甚至会逼贾环休了她!

    这绝不夸张。

    所以,当贾环说出“若是让索兄知道她的想法,看还要她不要她”这句话时,董明月的心里就猛然一揪。

    一来,这件事的确是瞒着索蓝宇的。

    卿眉意也确实不敢让索蓝宇知道。

    二来,董明月也担忧贾环的态度……

    尽管,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幸好,看着就要落泪的董明月,贾环忽然笑了。

    他甚至不顾周围士卒和青隼人手就在附近,在马背上一个起落,就落在了董明月的座马背上,从后面抱住了她,吻了吻她的耳朵,柔声笑道:“你真是傻的可爱,纵然这件事是你做的,那又如何?

    我虽不喜这样的手段,却爱煞你的心意。

    你甘愿背负骂名也要为我谋事,我又岂能怪你?”

    “环郎……”

    自身心意被爱郎所知,董明月直觉的一切委屈和压力都是值得的,一时间快要醉了,呢喃了声。

    目光却瞥见有几个青隼的小蹄子偷笑的目光,登时清醒过来,羞恼的瞪了眼,让手下人老实做事后,她又道:“环郎,那……你不怪我?”

    贾环笑道:“自然不怪,不过,这件事却不必急着做。而且,还要注意甄选。”

    不必急着做董明月理解,可甄选?

    选什么?

    贾环笑着解惑:“咱们不是恶人,但也不是圣人。世上女儿家千千万,有心思贞烈的,自然也有心思虚荣轻佻的。

    贞烈的女子,还按老法子,送往西域,好生做事或者再成家过日子吧。

    而心思虚荣轻佻,愿以自身身子为本,去爱慕富贵的,咱们也不能拦着,可以成全她们,对吧?”

    董明月闻言,眼睛顿时亮了,回头看着贾环,道:“对!还是环郎了解女儿家!并不是每个女孩子,都是自尊自爱的哩!

    那些愿意嫁给一七旬老翁做妾者,不是图慕富贵,又是为了什么?”

    贾环见她嘟着红唇,有点以同为女儿家恨其不争的立场说道。

    这幅小女儿模样寻日里可是不容易见到的,因此贾环忍不住在她嘟起的红唇上亲了口。

    董明月大羞,嗔怨的白了贾环一眼后,道:“我知道怎么做了,环郎你先回去吧。待我忙完这段,就回去了。”

    说到底,她还是不愿看贾环见她做这种事。

    而且……

    她是女扮男装,且身形气度颇有英姿。

    所以,在稍远处的士卒们看来,贾环此刻正与一年轻俊俏的男子共乘一骑,亲密无间,方才还嘴儿了一个……

    这限制级的一幕,对士卒们的冲击不算小。

    尽管这个时代,多有红相公和兔爷。

    书生的书童多半都是这个作用……

    可他们大都是在密室中完成的,像贾环这般,光天化日之下,就敢上马的,万中无一。

    因此,周围颇有些喧嚣声起。

    董明月江湖出身,并不在意这种目光和打量,却不舍得贾环让人指指点点的非议。

    贾环也知道周围人的动静,浑不在意。

    不过听董明月说罢,他又亲了下后,还是回到自己马上,笑道:“那你也早点回家,我再去旁处转一转,然后回来接你。”

    董明月闻言,笑的愈发甜美,但还是摇头道:“今晚真是没时间回去了,今晚是最能看出她们心性的时候。

    我和卿眉意还有白鸪几个,要趁机挑选出人手。

    抱歉啊环郎……”

    “这样啊……”

    贾环笑了笑,道:“那你明儿可不能再累一天,不然我可不依。”

    董明月抿嘴一笑,点点头,眼睛闪亮。

    贾环哈哈一笑,摆摆手,道:“月儿明天见!”

    “环郎明天见!”

    董明月学着贾环的动作,也招了招手,笑盈盈的道。

    心田里,满满都是幸福的福气!

    ……

    “三爷来了?这样晚了……”

    蘅芜苑守门的嬷嬷打开小门后,惊讶的看着贾环道。

    贾环没心情和一个五六十的老太婆夜谈,面色淡淡的点了点头。

    那嬷嬷看清贾环脸色后,忙提着灯笼让道,不敢再多言半句。

    贾环是贾府仆婢界公认的最不好说话的主子,可不敢得罪了去。

    不过,外门的动静,还是惊动了里面。

    贾环刚上了抄手游廊,就见短短的游廊另一头,出现了一个一手披着外裳,一手提着灯笼的丫头。

    不是莺儿又是哪个?

    “呀!三爷来啦?”

    听着莺儿的惊喜声,贾环心道,怪道贾宝玉最喜欢女孩子,而不喜欢老婆子。

    还是有道理的,刚才那老太婆就极不会说话。

    瞧瞧小丫头子,多会说话!

    贾环也给出了一抹笑容,道:“宝姐姐可睡下了?”

    “没呢没呢!正和琴姑娘说话哩!听到外面动静,就打发我来瞧瞧,三爷快进去吧!”

    莺儿一脸喜色道。

    贾环点点头,轻笑一声,道:“好。”

    说罢,就着莺儿举着灯笼的火光,进了蘅芜苑。

    甫一进门,就见薛宝钗身着一件常服,温婉端庄的站在门口处,笑盈盈的道:“爷回来了。”

    贾环“嗯”了声,薛宝钗便上前替他解下披风,又交给莺儿。

    又有一丫头端来铜盆热水和脸帕来,薛宝钗服侍着贾环净了把脸。

    薛宝钗给他擦干面上的水后,贾环笑问道:“莺儿不说你正和琴儿说话吗?琴儿呢?”

    薛宝钗面色不变,笑道:“方才就猜到是爷来了,她前些日子给爷做了身衣裳,就回她屋里去取了……这不,来了。”

    贾环回头一看,就见薛宝琴捧着一件宝蓝色的衣裳,俏脸微红的走了过来,抿了抿红唇,笑道:“环哥儿,我送你的。”

    贾环接过来,展开一看,脸上笑容深了些,不过又怀疑道:“我这个年纪穿这样的颜色,是不是太鲜亮了些?”

    “噗嗤!”

    薛宝琴本来还担心不入贾环眼,可听他这个理由,登时笑喷了。

    贾环今年才将将十五……

    薛宝钗脸色更不好,嗔怨道:“爷比我还小几岁呢,按爷的说法,我岂不是连红都不能穿了?”

    贾环忙道:“不是不是,钗儿穿大红赏最好看,你皮肤白,衬着好看!”

    薛宝钗俏脸登时刹红,一双杏眼水盈盈的白了贾环一眼。

    贾环在人前从来都只叫她“宝姐姐”的,如今在薛宝琴面前,称呼她钗儿,这却是以往只两人在一起时才叫的。

    薛宝琴乖巧,送了衣裳后,打了个哈欠,道:“夜了,环哥儿,姐姐,我先回去休息了。”

    贾环和薛宝钗一了点头,薛宝琴转回了西暖阁。

    薛宝钗见贾环一直看着薛宝琴窈窕的背影直到看不见,笑道:“爷何时娶了琴儿妹妹?”

    贾环抽了抽嘴角,道:“再等等吧……”

    薛宝钗又道:“爷怎地这晚来这里?”

    贾环斜目觑视,道:“你不喜欢?”

    薛宝钗笑道:“这怎么会?”

    贾环嘿嘿笑道:“今儿爷在外面大杀四方,染了一身的煞气,所以,要回来用钗儿的福气中和中和……”

    薛宝钗闻言,一张雪白的俏脸登时变得深红,羞恼的看着贾环,嗔道:“爷啊!!”

    当初薛姨妈为了让薛宝钗嫁给贾环,勾连了清虚观张真人,以金戈良缘及一通福气论,说服了贾母和赵姨娘,最终促成了亲事。

    虽然后来妻变成了妾,可这种做法,到底不光彩。

    贾环此时以之打趣,薛宝钗岂能不心虚羞恼?

    贾环却哈哈大笑一声,在薛宝钗的惊呼中,一把抱起她,道:“好钗儿,爷今日就看看你的手段,到底能不能中和了爷这一身的煞气!”

    薛宝钗羞涩的环抱着贾环的脖颈,看着他炙热的眼神,轻轻呢喃了声:“爷啊,轻些哩……”

    ……

    ps:古人幸福不幸福?放在今日,妥妥的渣男。

    可放在古代,居然毫无违和感,还是顾家好男人……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