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二十章 敲打
    满脸迷糊的香菱被闻讯赶来的尤氏给带下去安排了,王熙凤则有些如坐针毡的留在房间里。

    倒不是她愿意留,而是贾环吩咐的。

    “二嫂,我隐约记得,西边儿府里赵嬷嬷,是你什么人,还是二哥的什么人?”

    贾环沉声道。

    王熙凤闻言,心中一凛,面上带笑道:“你说她啊,她是你二哥的奶嬷嬷,从小将你二哥奶大,又一直都看顾着他,所以你二哥对她倒是孝顺的紧。”

    贾环点点头,道:“孝顺?孝顺是对的,养恩大于生恩。”

    王熙凤闻言,笑的灿烂些,忙道:“谁说不是呢,所以……”

    不过她话没说完,就被贾环截断道:“所以,她就敢仗着二哥的势,狠劲掰四妹妹的手?”

    王熙凤之前一直以为贾环是因为贾迎春的事在迁怒于她,所以才这般冰冷的对她。

    只没想到,原来症结出在这儿。

    她有些哭笑不得,赵嬷嬷作为贾琏的奶嬷嬷和管教嬷嬷,别说是贾惜春了,她连贾琏都教训过。

    她是贾府几辈子的老人了,在贾母跟前都有几分体面。

    为人又不像贾宝玉的奶.子李嬷嬷那样倚老卖老惹人厌,所以贾府里的人对她都有几分敬意。

    王熙凤赔笑道:“三弟,这怕是有误会。那日宫里的人都在外面等着,等了好一会儿了,四妹妹抱着二妹妹死活不松手,也是没法子,赵嬷嬷才……”

    “不要让我在贾府再看到赵家人。”

    贾环没有给王熙凤说情解释的机会,淡淡的打断道。

    见王熙凤一脸为难的还想再求情,贾环摆手止住她,正色道:“二嫂,你是我二嫂,是贾家的人,是老太太最喜爱的孙媳妇。

    所以我愿意亲近你,我也尊重你。但是我希望你记住,永远,永远不要帮着外人说话。

    正因为赵嬷嬷对二哥有抚育之恩,所以她才有机会,带着她的家人,带着她的财产,完整的离开。

    不然的话,欺负我四妹妹之事,你以为就那么容易了结?

    若非她有恩于二哥,也就是有恩于贾家,就冲她敢欺负小惜春这点,我让她死都没地儿埋。

    同样,如果有朝一日,有人也欺负了你,或者欺负了其他贾家的人,我也会如此处理。

    因为你们是我的家人,作为贾家的男人,我必须要保护你们。

    我希望你能明白这点,并且把道理给二哥讲清楚。

    如果他听不进你的意思,你就让他直接来找我,我会跟他讲道理。”

    贾环说道他愿意亲近王熙凤的时候,王熙凤俏脸一红,心里要给赵嬷嬷说情的打算便开始动摇。

    再听下去,就彻底没脾气了。

    人家这是在护着家人,护着贾家的人。

    而且贾环说的很清楚,如果有朝一日,她也被人欺负了,他亦会为她做主。

    尽管王熙凤认为,这世上能欺负她的人真没几个,这种事几乎不可能发生,可她毕竟也是女人,听到一个男人这般霸气的说,她若有事,他一定会保护她时,她心里还是止不住的感到温暖,甚至是幸福。

    叹了口气,王熙凤道:“三弟的意思我明白了,回头我就去跟你二哥说,他不会不听的。罢了,我这就回去吧,给老太太那边交差后,就回去办这事。”

    贾环脸上带了些微笑,又道:“正巧,林姐姐也要回那边去了,二嫂和她一起回去吧,夜路里也有个照应。”

    王熙凤闻言,凤眼中眸光一闪,娇声笑道:“瞧你这话说的,我是做嫂子的,不呵护住这个小姑子,那还了得?别说三弟你,就是老太太也不依啊,林妹妹可是老祖宗的心头肉哩!”

    贾环闻言点点头,道:“老太太自然护着林姐姐,可底下难免会有一些不知轻重死活的长舌妇人,自以为山高皇帝远,说几句老祖宗也听不到……这种人,还要劳烦二嫂管教好了。

    当然,可能会有一些人仗着资历老,面子足,不给二嫂你面子。

    没关系,到时候二嫂只管来寻小弟便是,小弟去教她们怎么做人。

    若是真有人以为姑母不在了,姑丈也不在了,林姐姐就没人照顾保护了,你大可让她们只管寻死便是。”

    房间里就当事三人,所以贾环说话很直白,连一丝一毫的春秋笔法都没用,赤果果的在敲打王熙凤。

    他心里也是烦,烦这些内宅妇人勾心斗角,胆大阴毒还有鼠目寸光。

    在下扬州前贾环还觉得,他尊重王熙凤,和她嘻嘻哈哈的玩笑,应该算是朋友算是自己人了。

    可现实却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他走了不到两个月,他最亲近的姐姐贾迎春几乎被他们毫不犹豫的转手卖掉了。

    在利益面前,王熙凤根本不会有半点心慈手软!

    虽然如今是贾琏一人扛下了这事,但他也曾交代过,里面有王夫人和王仁的手尾。

    贾环答应过贾母,不再在贾府里起波澜,所以,他这次暂且忍了,不去再找王夫人和王熙凤的麻烦。

    可是,总要有人来承担他的怒火。

    很快,很快这些人就会知道,关心亲近的亲人被人伤害会是一种什么滋味……

    王熙凤的脸色一阵青红变幻,僵硬的笑脸让她原本俊俏的脸显得很不自然,她干笑道:“三弟尽管放心就是,绝不会有人敢嚼舌根子的。”

    贾环点点头,从林黛玉手中接过汤盅,一饮而尽后,又接过帕子,擦拭了下嘴角,才重新抬头看向王熙凤,脸色已然再变,笑容可掬,道:“方才宫里赐下了不少锦帛罗纱,二嫂一会儿走时,去找尤大嫂子,让她吩咐人,一样分出一半来,算我孝敬老太太,还有大嫂、二嫂和诸位姊妹们的。还有几匹宫马,你给链二哥和宝二哥带句话,让他们得空了自己来挑,对了,兰哥儿也有。”

    王熙凤闻言,心里叹了口气,纳闷到底是谁将以前那个人厌狗烦、上不了高台的高脚鸡给教成了如今这般,一打一压又一拉拢,让受教训的人连恨意都生不起。

    心内感慨,面色却高兴的不得了,亲切道:“你以为我干什么来的?可不就是惦记着你这些好东西?我还跟老祖宗说,三弟定然不会小气的,如今看看,可不是够大方?”

    贾环哈哈笑道:“不过一些穿的用的罢了,留我这里也用不上。二嫂管家几年,见多识广,什么没见过,不过是给我面子罢了?”

    王熙凤笑的愈发灿烂,道:“那可说好了,我可要挑好的选!那内造的烟纱碧霞宫罗,是专门给宫里嫔妃以上的贵人们造罗裳用的,最为华丽瑰丽,以前就是花银子都没地儿去买。如今可算逮着机会了,我可要做一身最俏的罗裳穿穿!林妹妹,咱们一起做?”

    林黛玉轻笑着点点头,心里说不出的踏实和甜蜜。

    她看中的人,果然是有能为的。

    王熙凤是出了名儿的心高气傲的主儿,总号称巾帼不让须眉,是脂粉堆里的英雄。

    可那又如何?

    还不是被他几番言谈敲打,就老老实实的了?

    真好呢!

    ……

    林黛玉与王熙凤走后,贾环还在吃。

    从武之人,除了人参药材等花费巨大外,最大的开支就是肉食了。

    简直就跟无底洞似得,填不满。

    贾环曾经被自己的食量给吓坏了,后来他猜想,这会不会是另一种能量守恒的表现?

    力气也是一种能量,它不会凭空出现,只能以一种形式转换成另一种形式。

    而贾环以为,他体内不断在增长的力量,便是由人参药材还有就是这些肉食中蕴含的能量吸收转化的。

    吃了好一大通,连骨头都嚼碎咽下没有剩下后,贾环自感好了许多。

    长吁了口气后,才发现门口处又进来了三个人。

    “荷儿,小吉祥!”

    白荷和小吉祥身后,跟着的是她们的新朋友,香菱。

    温柔的白荷和贪玩的小吉祥,此刻都很安静,一双足以媚惑众生的长柳眼,一双满满童真的大眼睛,两双都充满了担忧和焦虑。

    她们担忧的是贾环的身体,焦虑的也是贾环的身体……

    “怎么啦?才不到两个月不见,就不认识了?”

    贾环虽然脸色依旧苍白,但眼神却明亮了许多,看着两人笑道。

    “哇!”

    和贾惜春一个调调,尽管小吉祥也已经十一岁快十二岁了,可被赵姨娘和贾环宠的还是个小孩子。

    扑到贾环怀里,就开始嚎啕大哭,眼泪鼻涕不住的往贾环身上擦……

    而懂事得多的白荷,此刻也红了那双让人甘愿沉醉其中的眼眸。

    贾环昏迷不醒被抬回来后,她们只来得及看一眼,哭嚎两声,就被赶来的贾母等人给轰走了,只有赵姨娘才勉强有资格留在那里。

    两人在无限的恐惧和担忧中等了许久,直到方才尤氏送了香菱过去后,她们才等到机会。

    站在外面等了好久,等到王熙凤和林黛玉离去后,她们才终于能进屋了。

    可怜的香菱,来之前就被冻了一通,来以后,又被冻一大通,颜色极好的脸上,有些发青,鼻子下面也有些清鼻涕在流,不过她没太不好意思,挺自然的一吸一吸的,配上那一双清澈见底偏又懵懂迷茫的眼睛,让人觉得很有趣,很招人喜欢。

    好容易哄住了嚎啕大哭的小吉祥,左手搂住,又抱了抱白荷后,揽在右怀,贾环得意笑道:“两个傻家伙,别人信不过我也就罢了,你们从城南庄子起就跟着三爷我,怎么还会信不过我?尤其是小吉祥,当年牛头马面都没拘走三爷我,如今不过几只臭番茄烂虾米,能耐我何?”

    白荷笑的很温柔,小吉祥笑的张牙舞爪,似乎在捶那些臭番茄烂虾米,只有香菱有些摸不着情况,有些耐不住寂寞的插嘴道:“三爷,是你被人打了呢。”

    “……”

    “噗嗤!”

    “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