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在一起!
    史湘云木然的听着贾环的话,两滴清泪潸然落下。

    贾环见之心中大痛,他急道:“云儿,你骂我吧,骂我无耻,骂我贪心,打我啐我都成,就是别像现在这样,苦在心里,我要心疼死了。”

    史湘云看他着急的模样,不似作伪,又想起尤氏之前的叮嘱,心中不由悲切的叹息了声,眨了眨黯淡了许多的大眼睛,轻声道:“你既然知道我会生气,那你还……”

    贾环苦笑了声,又拉起在一旁自顾掉泪的林黛玉的手,对史湘云道:“云儿,就如同爱上你一样,对林姐姐,我亦是如此。

    我虽没读过什么书,可也知道那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云儿,我知道我贪心了,但我是真的爱你们。

    无论是为了你,还是为了林姐姐,我都可以去死。

    也是为了你,还有为了林姐姐,所以即使在必死的绝境中,我也不会放弃求生的希望。

    因为我知道你们在等着我……

    云儿,你就再容我一回,最后一回,成吗?”

    史湘云再精明,再爽朗,可她终究还是一个小女生。

    而且还是一个恋爱中的小女生,听了这番话后,她还能怎么办?

    况且,世情如此……

    深叹息一声,她垂下头,低声道:“真的最后一回?”

    贾环闻声知意,惊喜若狂,他猛然拍胸脯,想要起誓,可话没出口,就把自己拍的咳嗽连连,又疼起来。

    不过这次要比刚才轻许多,没等林史二人惊慌,他自己就强行压了下去,虽然又疼出了一头冷汗,可脸上的笑容却灿烂的耀眼。

    他抓着两人的手不放,诚恳道:“等出了孝期,我就上折子,请入军中。

    我今年不过十二,再过三年也才十五。

    我向你们保证,最多三年,我一定能成为伯。

    最多五年,就一定能位列侯爵。

    成了开国侯后,我就有资格娶两位平妻了。

    到时候,我就娶你们。

    林姐姐,云儿,我贾环不是贪得无厌的人,更不是好色之徒。

    尽管我可以纳数不清的美妾,但你们放心,我绝不会这样做。

    因为我知道,虽然我很无耻,也很贪婪,你们两人无一不是世间最美好最可贵的女子,我能得到你们一人的爱就应该谢天谢地了,我却贪婪的想拥有你们全部的爱。

    我知足了,真的知足了。我的心就那么大,拥有了你们后,就已经填得满满的,再容不得别人了。

    林姐姐,云儿,请相信我,相信我们一定会一起建立一个美好的家,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一个世间最温暖,最亲切的家。

    你们愿意吗?”

    家啊……

    无论是对林黛玉而言,还是对史湘云来说,一个贾环口中所述的家,都是那样的遥远,而又那样的充满了诱.惑。

    史湘云从未体会过有这样一个家的感觉,甚至林黛玉都没有。

    所以,她们心动了。

    只是……

    史湘云看着贾环,轻声道:“那家里有多少人呢?”

    “花言巧语”了一大通后,贾环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了,握着史湘云的那手,手指一动一动的跳着,像是在……数数……

    赢杏儿、史湘云、林黛玉、董明月、白荷、小吉祥?

    “咳咳!”

    在史湘云渐渐皱起的眉头中,贾环连忙道:“六个,就六个!不是,七个,算上我是七个!哦对了,还有二姐姐和小惜春,她们也是咱家人,九个!就这么多了,再没了!”

    “噗嗤!”

    林黛玉不知想到了什么,没忍住,给笑出声来。

    笑好啊,贾环最喜欢笑了,他连忙狗腿的问道:“林姐姐,你笑啥?”

    林黛玉白了他一眼,嗔道:“你娘呢?”

    贾环恍然大悟,“惨叫”一声:“完啦,果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十个了!”

    史湘云也忍不住一笑,却很快止住,哼了声,道:“你就那么小心眼儿,还记仇?探春怎么办?她才是你至亲的胞姐哩。”

    贾环闻言,面色微微一滞,苦笑道:“这个倒是个难题,算了,交给我娘去摆平吧。”

    史湘云又哼了声,站起身,看了眼贾环,道:“那等你先成了侯爵,再与我说这些吧,我走了!”

    “唉,云儿,云儿……”

    贾环连喊了两声,没喊住,史湘云的脚步反而更快了些。

    “傻子,别喊了。”

    林黛玉没好气的拍了贾环一巴掌,有些酸味道:“后悔了吧?”

    贾环一怔,收回眼神,道:“后悔什么?”

    林黛玉眼圈都红了,道:“若不是我,说不定她现在还和你在一起哩,你定是后悔了,我……”

    贾环闻言,哈哈一笑,一把搂过林黛玉的细腰,将她横抱于胸前,在她的惊呼声中,吻了下去……

    “哎哟!”

    一道惊诧声忽地从门口传来,绯红着脸沉醉在深吻中的林黛玉一个惊吓,却没有弹起,而是将头埋进了贾环的怀里,接着便流起泪来。

    贾环眼神凌厉的看向门口处,发现来者竟是王熙凤,眼睛眯起,清寒的目光让王熙凤只觉得浑身发冷。

    “是老……是老祖宗让我来瞧瞧你……你们的,呵呵,这个,我先出去,等会儿再进来,你们忙吧。”

    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后,王熙凤“嗖”的一下消失不见了。

    贾环哼了声,然后拍了拍身前人儿的背,柔声唤道:“林姐姐,别怕,没事的,有我在呢!”

    不说还好,林黛玉还只是无声的哭泣,一说这话,林黛玉都哭出声来了,泣恼道:“都怪你……”

    贾环哈哈轻笑,还不忘给她拍背顺气,哄道:“都怪我,都怪我,好了吧?快起来,别闷坏了。放心,没事的,二嫂她不敢乱说。你再不起来,又要来人了哦!”

    林黛玉这才慢慢的起身,艳若桃花的俏脸上满是泪痕,美眸微红,目光幽怨担心的看着贾环。

    贾环呵呵一笑,牵起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柔声道:“傻瓜,怕什么?有我在,谁敢笑你?捶不死他!”

    林黛玉还是哭,哽咽道:“她们该怎么看我?怪道人都说,失怙长女,不可为家门大妇,因为少了教诫。我若有母亲教导,定然不会让你轻.薄了去。呜呜……”

    贾环闻言,明显震惊了下,然后就是心疼,连声道:“这是什么话?这叫什么话?

    我与林姐姐相亲,是因为我深爱林姐姐,林姐姐愿意和我相亲,亦是心中有我。

    这般美好的感情,怎能用一轻.薄来评价?

    还有,什么失怙长女不可为家门大妇?

    这叫什么狗屁论调?林姐姐自来贾家以来,便一直自尊自爱,半步都不肯迈错,小心知礼,谁不赞叹佩服?

    这般好的女子,谁要敢多嘴,那就一定是在背后嫉妒林姐姐!

    林姐姐以后可别再这般说了,不然我都要生气了!”

    贾环正色道。

    林黛玉忘了哭,呆呆的看着贾环,问道:“真的?”

    贾环严肃的点头,道:“当然是真的。”

    林黛玉还在流泪,道:“可是,我们却……”

    贾环面色和缓下来,握着她的手,道:“因为我坚信,林姐姐会是伴我一生的人。

    无论我是在顺境或逆境,无论我富裕或贫穷,无论我健康或疾病,无论是一起快乐还是一起忧伤,我都坚定不移的相信,林姐姐一定会陪着我,伴着我,爱着我,不离不弃,直到永远。

    所以,我才会用我的心去吻你,去为我们的爱,增添快乐。”

    林黛玉怔怔的看着贾环,喃喃道:“无论是顺境或逆境,无论是富裕或贫穷,无论是健康或疾病,无论是一起快乐还是忧伤,我们都会在一起,永远在一起吗?”

    贾环双眼直视着林黛玉,自信的微笑道:“对,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永远不会分开!”

    林黛玉感动莫名的看着贾环,唇角微微颤抖着,美眸中又流下两行清泪,没有悲伤,只有幸福。

    只为知心……

    难怪都说,这世上最动听的情话不是“我爱你”,而是“在一起”,是生死相依而不离不弃的陪伴。

    林黛玉这种心思敏感多思的少女,哪里经得起这等情话的“摧残”?

    第一次,她闭上眼睛,主动吻向了贾环……

    ……

    “二嫂,进来吧。”

    王熙凤在门口差点没冻成渐冻人,终于听到传进的声音了。

    她拉着站在门口,同样冻的稀里哈拉的香菱,一起进了屋。

    香菱心中那叫一个委屈哦……

    这世道太艰难,连平儿姐姐这样的好人都开始骗人了……

    还说环三爷最和善不过了,可她刚来没多久,就差点被冻死!

    呜呜,太太,小姐,你们在哪里啊……

    王熙凤进屋后,就看到林黛玉刹红着俏脸,微红着美眸,垂着臻首坐在那里。

    贾环则一边狼吞虎咽着酱牛肉,眼神清冷的看着她。

    王熙凤干笑了两声,打心里对这个小霸王感到发憷,没等发问,就连忙拉着身后怯怯诺诺的香菱解释道:“三弟,是老太太和姨妈看你这里连个贴身伺候的跟前人都没有,回去后仔细搜罗了一圈,才寻着这么一个既标志又可靠的,叫香菱。这不,找好后老太太就吩咐我给你送来了。”

    说罢,又对香菱道:“香菱啊,以后你就跟着三爷了,他就是你的主子,你得听他的话,记住了吗?”

    香菱一脸怯怯畏惧的点点头,然后在王熙凤的示意下,上前两小步,跪下来,磕头道:“奴婢香菱给三爷请安。”

    贾环嘴角抽了抽,刚想拒绝,却忽地想起了地上这个丫头的命运。

    在红楼世界中,太多丫鬟的命运悲惨,但总能寻到一些“可恨”的缘由。

    比如说晴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只因长的好,就在园子里飞扬跋扈,打骂小丫鬟,纵然事出有因,但毕竟还是折了福分。

    还有金钏,作为女婢,面对贾宝玉的骚扰,并没有反抗,反而是在引.诱。

    贾宝玉的逃固然可恨,可她若自爱一些,怕也不会有此命运。

    除此之外,其他悲惨女婢的命运,多少都有些因果在其中。

    唯有这个香菱,原本是书香门第家的小姐,却横遭厄运,几番流落,命运坎坷堪怜。

    念及此,贾环心中一软,叹息了声,回头看向林黛玉,眼神垂询。

    原本林黛玉见之香菱的姿色,心里还有几分恼意和提防,可看到贾环询问她的眼神后,心里又是一甜,更要表现的大度,就点了点头。

    王熙凤在一旁看的心里微凉,而后只听贾环道:“起来吧,我这里也没什么累活,我是武人,穿衣洗漱什么的都不用你伺候,平日里也不用守夜。

    无事时你自去玩耍,若你有事,就找林姑娘为你做主,听她的话就好。”

    跪在地上的香菱听的满脸迷糊,连穿衣洗漱都不用她管,夜里还不用她守夜,那要她做什么?

    而且,有事找林姑娘?

    找林姑娘?

    什么和什么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