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憨香菱
    “就是这个丫头?”

    荣庆堂内,贾母看着底下低垂着脑袋站在那里的一个小丫头问道,语气微有不满。

    连头都不敢抬,这等小家子气,哪里配得上环哥儿?

    薛姨妈作为内宅高手,闻声知意,便对底下的丫头道:“香菱,抬起头来,别怕。老太太是最慈善不过,也最有福气不过的人了,你抬起头来让老太太看看,也好沾点子福气,就够你受用不尽了。”

    底下的香菱听了薛姨妈的话,这才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张绝美的脸。

    偏一双眼睛是那样的怯怯不安,那样的清澈,那样的……懵懂。

    贾母见之,心里总算满意了许多,符合她的审美观,而且,最起码是个没心机的、老实的。

    “是个好颜色,确实和秦氏像,还不错……”

    贾母点头道,然后又问了些关于她老子娘的事。

    结果自然是怜惜不已,但心里却愈发满意……

    不是贾母心狠,这个时代,大户人家最喜欢的奴仆就是家生子,因为知根知底。

    其次,便是像香菱这般,无牵无挂,没有了其他牵挂依靠的,这样的人用起来和家生子一样放心。

    而且还不会出现她家人打着女儿是贾环“跟前人”的名头招摇的事发生……

    因为这种事简直不要太多,贾母也见过太多,比如说,赵姨娘当年的兄长,钱启……

    所以,怜惜归怜惜,满意又是另一回事。

    贾母和薛姨妈还有一旁的王熙凤在一起说的热闹,可怜香菱却越听越怕,一双大眼睛中也渐渐蓄满了泪花儿,偏又不敢落下来,更不敢出声。

    上头的李纨看在眼里,怜惜不止,不过,她自觉没有说话的余地,所以只能扭过头去不看……

    薛姨妈也发现了,笑道:“瞧这个傻孩子,不定还以为我卖了她呢。”

    贾母闻言呵呵一笑,道:“再没有的福气了,如今两边府上,盯着这个位置的还少了?也算是便宜她了。”

    薛姨妈笑道:“可不是?偏她胆子小,糊里糊涂的。”

    贾母道:“胆子小也有胆子小的好,环哥儿本就是个无法无天的主,要是再摊上一个胆大的丫头,那还了得?”

    薛姨妈大笑起来,而后道:“那……她还入得了老太太的眼?”

    贾母又看了看香菱,道:“还行,不过是伺候人的活儿,也累不着她。”

    薛姨妈高兴道:“哎哟,总算能还上环哥儿一点子人情了,不然的话,我心里老不踏实。”

    “什么人情?”

    说话间,王夫人走了进来,和贾母问了声安后,问道。

    眼神扫过香菱,见她身姿婀娜,细腰修身,又一副柔弱娇怜的模样,眼中一抹厌恶一闪即逝……

    薛姨妈笑道:“之前不是总跟你说,因为宝丫头的事,欠了环哥儿一个大人情,总想还他,却又没有机会。正巧儿,今儿发现他竟连个跟前人都没有,所以就请老太太做主,还他一点小人情。”

    王夫人闻言,面色淡淡,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不过别人也都没在意,知道她素来就是这个性子。

    薛姨妈也没在意,她看着堂下的香菱笑道:“丫头,今儿我替你找了个好主子,你也知道,就是你环三爷。日后啊,你要用心服侍好他,要听话,懂事,明白了吗?”

    香菱眼中的泪珠大滴大滴的滴落,可哪里又有她反对的余地?

    她跪了下来,对着堂上的薛姨妈重重的磕了三个头,泣声道:“奴婢明白了,奴婢就是舍不得奶奶,也舍不得姑娘。还……还想再见姑娘一面。”

    薛姨妈闻言大笑了起来,跟贾母道:“可不是一个实诚丫头?她还以为要离多远呢。”

    王熙凤大笑着凑趣道:“刚才咱们过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二姑娘的丫鬟司琪在那里张望。

    保准现在姑娘们都在宁安堂里待着了,宝钗妹妹定然也在,要不,我现在就送她过去?”

    贾母想了想,笑着点点头,道:“送过去也好。”

    王熙凤得意笑道:“刚才宫里可是送来了不少好东西,什么烟纱碧霞宫罗、白金牡丹烟罗软宫纱,还有碧玉龙凤钗,碧玉棱花双合长簪,都是宫里特意给后妃们内造的,外面使银子去买都没有。

    如今我替姨妈送一个这般水灵儿的丫头子给老三,我就不信,他就好意思不表示表示!”

    “哈哈哈哈!”

    听她打的一手精明主意,贾母等人都大笑出声。

    笑罢,贾母道:“你去看看也好,看环哥儿醒了没有?再有,你去了看着她们,不许她们淘气,气着环哥儿了。太医再三叮嘱,不准他生气。”

    王熙凤笑道:“老祖宗尽管放心就是,三弟那好东西多的是,我带着她们姊妹去打打土豪,替三弟分润一点。”

    大家闻言,又笑了阵后,王熙凤就带着可怜巴巴、哭哭啼啼的香菱出门了。

    “这是怎么了?”

    刚出院门儿,就遇见平儿带着两个婆子来找王熙凤,说点事情。

    平儿见到跟在王熙凤后面的香菱后,关心的问道。

    王熙凤笑道:“这个傻丫头,也不知哪辈子修来的福气,被姨太太送给环儿当丫头了。她不赶紧捂嘴偷乐,还在这里哭哭啼啼的。”

    平儿闻言一笑,对香菱柔声道:“快别哭了,你三爷性子好,对姊妹们更好。你去了保管吃不了苦,也不会有人欺负你。

    呵呵,两边府上不知多少人惦记着那个位子,找我们奶奶来送礼说情的也不知多少拨了,你还哭?放心吧,不是坏事。

    而且,两边儿府这般近,你平日里无事,还不一样可以找你们姑娘和我们说话?”

    香菱认识平儿,知道她性子好,人心好,听了她的话后,终于止住了哭声,一双美眸中满是迷茫之色,抽泣道:“平儿姐姐,真……真的?”

    平儿笑着走上前,掏出帕子替她擦去凝脂一般腮边的泪珠,道:“当然是真的,两边府走一遭儿也不过一炷香的功夫,耽搁什么。”

    香菱抓住平儿的手,期盼道:“平儿姐姐,你跟我一起去吧?”

    “哈哈哈!哎哟哟!”

    在一旁耐心看戏的王熙凤忍不住抚掌大笑起来,叫道:“这还没过去,就开始帮老三往房里划拉人了?还要拉平儿过去,这胳膊肘拐的也太快了吧?

    不过这话你不该问平儿,也别问我,该问你链二爷才是,他要同意,平儿才能过去,和你一起……”

    “哎呀!奶奶!”

    香菱听得满脸迷糊,二.奶奶说虾米呢?平儿却已经羞的俏脸通红,羞不可抑的嗔恼道:“奶奶,哪有你这样的?”

    王熙凤哈哈大笑,跟着平儿的两个婆子也小心赔着笑,王熙凤道:“你少做美梦!你以为你三爷看得上你?你也不瞧瞧他身边的那些人儿,都是什么人?”

    一个婆子捧哏道:“天爷啊!谁说不是呢?连堂堂郡主,真真儿的金枝玉叶,都巴巴的赶上来!”

    另一婆子继续:“不说郡主,就是其他那几个,老天爷,怕不是就和传说中的四大美人一样?那叫一个颜色好!”

    王熙凤闻言,端着架子觑眼扫了两人一眼,笑骂道:“不是……我说你们两个,什么意思啊?她们都是好的,都是四大美人,我们家平儿难道就差了?就凭我们平儿,要是过去了,会输给谁?老三还不乐疯了!”

    “哎呀,奶奶,越说越不像了!”

    平儿脸红的跟蒸笼似得,跺脚嗔恼道。

    她是贾琏的通房,就是贾琏的女人,哪有再往贾环房里去的道理?

    难不成还真是好吃不过嫂子?

    王熙凤见状,哈哈大笑,骂道:“少做你的春秋大梦了!你没听人说吗,老三周边儿不是沉鱼就是落雁,你又不是闭月和羞花,去了人也不要!”

    平儿再不堪羞辱,一跺脚,甩着帕子,就走了……

    “不和你这疯子说话!”

    ……

    “啊哈哈!!”

    “三哥,救命啊!”

    “好姐姐,好姐姐,你就饶了我这一遭吧!我哪知道,林姐姐你就正好亲在这儿了~嘎嘎!”

    贾惜春乐得不亦说乎,一边绕着圈儿的跑,一边还在撩着林黛玉。

    林黛玉一张绝美的俏脸跟晚来云霞似得,一双冬泉般的明眸,此刻更是犹如云雾缭绕,美的让人心醉。

    贾迎春等人被贾惜春的话给惊住了,然后就都小心的看向林黛玉。

    大家都知道她的性儿,受不得半点委屈,不然定然会哭个没完……

    被贾惜春这般捉弄,若是搁在往常,怕早就水漫金山,让大家好生赔不是、哄一场了。

    可今日……

    只是如此羞涩?

    而且,她虽然在追贾惜春,可水波一样的眼神,却怎地老是“悄悄”的瞟向某个三蹦子……

    这……

    史湘云等几个心思通透的人,面色愈发微妙起来。

    只有贾迎春老实,还在那里替调皮的贾惜春给林黛玉赔不是……

    一伙人正追赶玩闹着,尤氏带着她的丫鬟银蝶进来了。

    身后还跟着十来个丫鬟,或捧、或抱,还有几个是抬着的。

    零零散散一大堆的吃食食盒。

    尤氏进门后,看到这一屋子的小姑子们,头微大,脸上却还得带笑招呼着:“就知道你们姊妹们放心不下三爷,果然都来了。吃了吗?要不要陪三爷一起吃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