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坤宁宫
    从紫宸书房出来后,贾环多少也反应过来,隆正帝忽然面色落寞的缘由。?

    怕是,还是因为他总想着西域,让隆正帝以为他依旧想往西域转移家业造成的。

    其实,隆正帝真想多了……

    从始至终,贾环都没想过会有被逼的举家迁移到西域的一天。

    这个时代的西域,不是后世的西域。

    后世的西域,经过几辈人的开,已经成了可供人良好生存的熟地。

    而这个时代的西域,却是地地道道的不毛之地。

    要是带着一家子人去西域,乌仁哈沁肯定会高兴极了,但贾母、贾政、赵姨娘等人,怕没人能在那个干烈的环境里活过三年。

    贾环之前之所以不断的往西域转移产业,不是在为了贾家全家跑路做铺垫,只是单纯的为了转移产业而转移。

    因为,真到对立之时,对方许是不会冲动的拿贾家怎样,却可能找这些产业的麻烦。

    这些产业贾环都有大用,不能拿去喂狗。

    至于将都中贾家和金陵贾家的族人往西域迁徙,只是为了磨砺贾族人,希望多出几个人才。

    仅此而已。

    至于,贾家若真的面临灭族之危时该怎么办?

    难道也不往西域迁移?

    不迁移。

    贾环和隆正帝他们想的并不完全一致。

    他并非真正纯孝至忠之人。

    他毕竟是后世的灵魂,虽迫于现实,不得不融入这个时代,但却无法完全做到视忠义如信仰。

    因此,也做不到刀斧加身时,还惨笑一声“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他远没有忠孝到这个地步。

    真到了那一天,自有那一天的法子。

    不管哪个皇帝,若看贾家不顺眼,想顺手抹去时,贾环保证,一定会先制人……

    至于这样做会不会造成山河动荡,人心不宁,甚至烽烟四起,贾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敬重隆正帝爱民如子,也因此愿意做出许多妥协。

    他知道,也能感受到,隆正帝待他如子侄般的感情和喜爱。

    这也是他愿意为隆正帝效忠的原因。

    但他不是圣人,还做不到舍小家为大家……

    若是连家人都保护不了,他又何必在乎洪水滔天……

    但不管是何种情形,都不会出现隆正帝心伤的那种情况:带贾家全家跑路西域……

    只是,贾环实在没想将这些想法告诉隆正帝。

    否则,怕这位帝王会提前除害……

    ……

    皇城,坤宁宫。

    贾环笑呵呵的被一名穿着彩衣宫妆的昭容引了进来,看到的,除了董皇后和一众宫女昭容外,还有董剡董国舅。

    与董皇后行礼罢,贾环又与面色尴尬的董国舅打了招呼。

    董剡自己在坤宁宫时,都有些束缚,毕竟是国母之宫。

    所以看到贾环这般轻松自在,不禁有些侧目。

    “贾环,你做的好事!”

    董皇后今年刚刚四十出头,虽眼角已经有了鱼尾纹,但并不显老,反而添了抹妇人风韵。

    雍容之余,艳色未失。

    此刻却咬着银牙,杏眼含煞的怒声道。

    董剡在一旁看着,心里终于踏实了些,心中冷笑了声:真把这里当你宁国府了?

    嘿!还东张西望。

    我爹国丈爷在此,都要规规矩矩的恪守臣子本分!

    你倒不见外……

    再怎么说,董家都是皇后的娘家,你砸破了董家大门,皇后岂能饶你!

    只是,贾环的表现却有些让董剡失望。

    他非但没有诚惶诚恐的请罪,反而似没脸皮一般,笑嘻嘻道:“娘娘,臣今儿做了好些好事,不知您说的是哪一桩?”

    董剡忍不住插口提醒道:“贾环,你打破我董家大门,还险些杀了董成,娘娘都知道了……”

    贾环奇怪的看着董剡,道:“国舅爷,这件事国丈老爷子不是都解决了吗?”

    “国丈老爷子?呵,我父亲是如何解决的?”

    董皇后听这称呼眼睛微眯,轻笑了声,问道。

    贾环道:“老爷子罚董成去跪祠堂去了,因为他私自扣下了臣的拜帖,还指使门子不让臣进门,也不往里面通报。

    娘娘知道,上回您侄儿董成就蛊惑五皇子,谋夺臣家产业。

    被您和陛下收拾了顿后,便记恨到臣头上了……”

    “没有没有……”

    董剡面色骤变,连连否认道。

    董皇后脸上也无光,狠狠瞪了董剡一眼,显然,方才进宫告状的董剡,并没有说实话,或者,没有说完整。

    董皇后对她这个弟弟道:“没事就出宫去吧,回家后好生管教成儿。明日本宫派人带他去白家旧址看看,问问他,是不是想让董家成为第二个白家!”

    董剡闻言,脸上彻底没了人色,似极怕他这个长姐,三十多的人,唯唯诺诺的被昭容送出宫去了。

    临出宫门前,就听到身后笑语声传来:

    “你这皮猴,真真是没治了,你仔细着吧,早晚本宫将你圈在景阳宫,让你和皇子皇孙们一起读书……”

    董剡不知贾环最怕读书,心里一时间差点没崩溃掉。

    和皇子皇孙们一起读书,这是何等的恩典?

    皇后难道已经厌弃自己的娘家了吗?

    送董剡出门的宫女,乃是皇后心腹,见董剡面色惨然,步履踉跄,心生不忍,小声道:“国舅爷,陛下和娘娘待宁侯如子侄,宁侯前日大婚,陛下和娘娘还亲自去给他做父母高堂。这个时候,您和宁侯过不去,那岂不是……”

    话未说尽,但董剡却听明白了。

    这个时候和贾环作对,那他娘的不是在作对,是在作死啊!

    悔恨不已的董剡拱拱手,匆匆回家。

    宫女看着他的背影,叹息一声。

    倒不是心疼董家父子,而是担心他们给皇后惹祸……

    ……

    “嘿!娘娘,您甭这样看臣,您放心,对董家臣绝无半点不敬。和董成打闹过招,不过是耍耍罢了。

    真的,因为有您和国丈爷严加管着,他想给臣添恼,都没那能为。

    顶多被臣抽两下子,也就老实了。”

    见董皇后坐在凤榻上,嗔怪的看着他,贾环到底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人家前儿才去宁国府,送了贾环天大一份大礼,以皇后之尊,做臣子高堂,自古而今都没听说过。

    结果转过身来,贾环就打上皇后母族家里去,还破了人家的大门儿……

    不过让贾环低头说软话,也不是不行,只是显得太不诚心。

    索性,贾环就直白说道。

    果然,在宫里打熬了半辈子的董皇后,可以听出贾环到底是虚情还是真意,眼睛一亮,道:“果真?”

    贾环笑道:“娘娘,只看董家那门风之清正,臣就佩服不已。对国丈爷的气度和行事法子,也极为钦佩。

    娘娘又有一代贤后之名,臣怎敢欺您?

    对了娘娘,您将善德钱庄交给臣吧,日后您和陛下也就用不上了。

    臣收了善德钱庄,兑换成银行股份给董家。

    别的臣不敢保证,但只要董家守住这份银行股份,不卖出去,那么董家世代都不会为银财愁。

    国丈爷也可以在大宅子和园子里,安享晚年。

    都是合情合理的收益。”

    董皇后闻言,唏嘘倒吸了口气,道:“你那银行,到底是个什么物什?有这般聚财之能!”

    贾环嘿嘿一笑,道:“娘娘,过些日子,臣还要求娘娘一桩事……您放心,绝对是奉公守法,利国利民的好事!到时候,您就能清楚的看明白,臣筹备的银行是什么物什了。”

    董皇后看着贾环,缓缓一笑,道:“既然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本宫去看看也无妨。不过,你要是敢糊弄本宫,那你就准备和昼皇儿一起去景阳宫里读书吧。不读到进士水平,休想出宫。”

    贾环脸色微变,干笑了两声,道:“娘娘说笑了……不过,臣不怕,因为臣并未说谎。”

    董皇后哼哼一笑,道:“瞧你那脸都唬白了,还说不心虚?

    好了,闲话少说,本宫还有一事问你……

    那甄家四姑娘,这两天可还好?”

    贾环闻言一怔,挠了挠头,道:“娘娘,臣这两日有些忙……想来应该还好,管吃管住……”

    董皇后闻言,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道:“如此就好,贾环,你如今不比从前了,已经成了亲,纵然陛下和本宫当你是孩子,可外面却当你是大人了。

    甄家四姑娘住在你家,本就容易出闲话。

    寻日里,你最好少与他见面。

    本宫不是在要求你,而是建议你,谨言慎行,明白吗?”

    贾环点点头,正色道:“这是自然,臣向来最知礼了!”

    董皇后闻言,面色古怪的看着贾环,道:“怎地本宫听你这样说,总想笑呢?噗嗤……”

    贾环:“……”

    “呵呵呵!”

    看着贾环幽怨的眼神,董皇后用绣凤锦帕掩口轻笑起来。

    笑罢,叹息道:“怪道陛下这般宠爱你,你果然不同别的。难得一颗赤诚之心,还懂得忠孝。

    好了,夜深了,你不好在宫里久留。

    本宫派人送你出宫,再送些回礼给荣国太夫人和你两位夫人。

    昨儿收你一车白瓷,本宫很喜欢。”

    “那回头臣再送两车进来!臣这个人,最是大方豪爽!”

    贾环呵呵笑道。

    这是极好的广告效应,送十车都不赔本。

    董皇后却又笑个不停,挥手道:“快走快走,笑多了,本宫怕夜里睡不好。”

    贾环挠挠头,笑道:“如此,臣就告退了!”

    ……

    神京西城,荣国府。

    今夜神京震怖,但居深似海的荣国府内宅荣庆堂内,却依旧静谧安详。

    今日是三天回门日,贾母并未放林黛玉和史湘云去她们未出阁时的闺房中过夜,而是留在了荣庆堂的暖阁内。

    祖孙三人,睡在一张炕上。

    拇指粗的牛油小蜡,晕染的东暖阁内一片宁寂。

    贾母偎靠在一叠锦被上,满面含笑的看着含羞坐在一旁的林黛玉和史湘云,道:“这有什么害羞的?都已经是诰命太太了。”

    二女都穿着里面小衣,此刻面红耳赤的垂头听着,并不言语。

    一旁,一直在服侍着三人的鸳鸯则悄悄的抿嘴笑了笑。

    贾母忽地压低声音,道:“你两个可别大意,之前环哥儿没和宝丫头要孩子,那是因为我早早就同环哥儿说了,他第一个孩子的母亲,要么是玉儿,要么是云儿,否则,我可不依。

    你俩要是因为害着臊,要面子不肯奉承他,结果让头个孩子给别人得去了,日后可怎么好?

    皇帝爱长子,百姓疼幺儿。

    环哥儿虽不是皇帝,也是世袭的爵位。

    日后,多半是要传给长子的。

    你俩不拘哪一个先生了长子,都是好的!

    也不枉老太太我偏的这份心。”

    林黛玉和史湘云闻言诧异,不想其中还有这等典故。

    羞涩之余,就又是感动。

    不管怎么说,能有一个外祖母或是姑祖母这般为她们没爹没娘的孩子着想,都让人心里温暖。

    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齐道:“谢老太太关爱。”

    贾母闻言,心里大悦,笑的愈慈爱,道:“你俩能明白我这份心,就是极好的。

    不过,不能光明白我的心,还要抓住环哥儿的心。

    虽然你俩都是一品诰命,可我看,你们的性子也不喜欢迎来送往。

    与外面诰命迎合的事,你俩都来不了,索性,就不管这些,全让公主府的那个大的去操心。

    你俩做什么呢?你俩好生和环哥儿他娘学学!

    我算是看明白了,咱们女人家,什么名分什么出身,都是虚的,只有一样是真的,那就是爷们儿的心!”

    听贾母给她们传授妇人经验,林黛玉史湘云两人的俏脸一直红着,心儿也一直砰砰的跳,既紧张,又兴奋。

    眼睛和耳朵却不舍得垂下,一直看着贾母,听她讲解……

    贾母极满意她们的态度,讲的愈尽心,道:“瞧瞧太太和赵氏的下场,你们就该明白我为何这般说了。

    再看看凤丫头和链儿外面养的那个……

    若不是有我和环哥儿压着,凤丫头的下场比太太也强不到哪去。

    还有小吉祥和宝丫头……

    宝丫头和她娘也是聪明人,见势头不好,赶紧变了法儿,不再执拗环哥儿的意,这才有了今天的气象。

    若不然,分明又是一出太太和赵氏的下场。

    论出身,论学识,论身份相貌,小吉祥哪一样能比得上宝丫头?

    可她被赵氏教的好啊,一心一意侍奉环哥儿,才换来环哥儿疼眼珠子一般的宠爱。

    所以啊,你们要走赵氏的路,好生将环哥儿的心拢紧了,早日生出孩子来,就更万事大吉了!”

    林黛玉和史湘云闻言,一双冬泉般灵动的眸眼,一双明亮如灯火般的大眼睛,都愈动人起来……

    真真是……

    听老太太一席话,胜读国子监啊!

    ……

    ps:捂着热水杯暖胃,居然还写出了第三更!

    我已经沉迷于码字无法自拔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