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一十章 斩!
    “三弟,我……我没有害人的心,更没有害二妹的心啊!我冤枉啊!”

    贾琏没有怀疑贾环能否做到这一点,其实他心里一直都在怀疑,甚至是相信,贾赦和贾珍等人的死,一定和贾环有关。

    有时午夜梦回,他都会被隆正十四年的那惨景给惊醒。

    他曾想,如果那夜他没有被贾赦打破头后撵走,那么他会不会也会那样惨死?

    他不知道,其实也知道,只是不敢承认,他也逃不了的。

    太狠了……

    贾琏现在无比后悔,为何会脑子一热,就忘记了会得罪这个绝世狠人。

    他现在怕的要死,他太怕死了,他知道,贾环四年前便能做到的事,现在更加没有难度。

    所以他苦苦哀求……

    “你冤枉?”

    贾环寒声道:“因为你,二姐姐的脸被毁容。

    因为你,我几被人暗伤致死。

    因为你,原本置身于党争之外的大秦军方,不得不踏入这潭淤泥。

    因为你,我不得不将贾府满门兴衰寄于他人之手。

    你这个混账,还敢说冤枉?!

    这一条条一款款,哪个不比你的命贵重?

    你还敢狡辩!”

    闻此厉喝,不止贾琏面无人色,就连贾母和贾政等人,面色都纷纷大变。

    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等故事。

    然而,诸人中最为震撼的,当属赵姨娘。

    赵姨娘如同见鬼一样的看着贾环,好似眼前之人不是从她肠子里爬出的那个……

    她之前是知道贾环出息了,有能为了,承爵了,还发财了……

    她也知道,贾环曾发作了不少贾府老人,可那些人说到底也只是奴仆,都是奴几辈的。

    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贾环能当着贾府里地位最高的几个人的面,将他幼年畏之如虎的哥哥,训的跟三孙子似的。

    这一幕。对赵姨娘的冲击实在太大。

    她根本无法想明白,当初她和白荷等人回府时,贾环还不得不跪在贾母跟前苦苦乞求,求贾母允许他留下白荷,为此。他甚至差点被废。

    怎么不过短短半年时光,情形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这个面色威严庄重的少年,还是她那熊儿?

    还是那个整天被她骂作“蛆心的孽障”、“没造化的种子”、“上不了高台的高脚鸡”的顽劣小儿?

    赵姨娘迷茫了……

    “环哥儿啊,你链二哥和你不同,他比不了你,虽比你大,可他没经过这些,不懂轻重。

    日后,你常提点着他,他不就能明白了。不会再犯错了?

    你看他这个样子,应该也是知错了,你就饶了他这一回吧。”

    看着瘫软在地上,吓的全身抖的筛糠似得贾琏,贾母着实看不下去眼了,劝道。

    贾政也自嘲的笑了声,看着贾环道:“别说链儿了,就是我,又何尝懂这些?也不知你小小年纪,跟谁学的这些门道。

    环儿啊。如今看来,操持家业,为父不如你。

    除了一点学问外,我也没甚可教导你的了。只想再说一点。还是你祖父先荣国公曾教诲我的。”

    说着,贾政顿了顿,见贾环苍白的脸变得更加肃然,心中满意的暗自点点头,继续道:“先荣国教诲我说,所谓为人处世。说到底,其实就是做人。

    而做人,最重要也最难的,便是要学会宽恕。

    不要得理不饶人,也不要太过咄咄逼人。

    要学会严于律己,宽于对人。

    这些年来,为父用心想要做到这一点,就像你祖父那般。

    可是现在想来,我也只是模仿了个皮毛,根本没学到父亲处世之道的精髓。

    想父亲在世时,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博学鸿儒,无不对他心悦诚服,与之交谈一二,便如沐春风。

    我远做不到这一点,而贾家如今,也只有看你的了……

    只是,你若连你的兄长都容不下,你还能容得下谁?

    传出去,对你,对咱们贾家的名声都不好。

    兄弟阋于墙,乃是衰家败门之兆啊。”

    贾政今日可能受到了些刺激,比如牛继宗和柳芳对他的“轻视”,以及牛李两人名正言顺的代替他教训儿子……

    若是面对贾宝玉,贾政可能会恨其不争的家法伺候。

    但面对贾环,尤其是今日贾环入宫要人之举,在贾政看来,颇有古人仁爱之风,日后几可传为佳话。

    因此,贾政不仅没有以“父亲之尊”呵斥于他,反而进行了自我反思,传授给他一些人生经验。

    严于律己,宽以待人。

    这八个字便是先荣国公贾代善的修身之道。

    贾政希望贾环类祖不类父……

    贾环听完这番话后,面色微微动容,还没表示什么,就见一旁处贾母听完贾政之言后,忽地老泪纵横,众人都知她心里一定是在悼念亡夫……

    薛姨妈、李纨和王熙凤见状连忙安慰起贾母来,王熙凤更是借机梨花带雨的看着贾环,泣求道:“三弟,你二哥真的知错了,你就看在老祖宗的面上,别废了他……”

    本来已经瘫软在地上的贾琏,听闻“废了他”三个字后,冷不丁又打了个寒颤,眼睛中满是惊恐的看着面色冰寒,眼神无情的注视着他的贾环。

    也是奇怪,刚才以为快要死了的时候,贾琏虽然也怕的要命,站都站不住了,可脸上好歹还能绷住,也只是木然,眼泪还擎在眼眶里,没落下。

    可此刻猛地听说他要被废掉,也不知怎么想的,贾琏居然趴在那里嚎啕大哭起来。

    贾环见他这幅德性,苍白的脸上瞬间铁青,尽管身受重创,可他还是挣扎着起身,摇摇晃晃的,唬的赵姨娘连忙扶住她这个孽子……

    贾环在赵姨娘的搀扶下,在众人不解诧异的注视下。费力的走到墙边,竟然伸手摘下了悬挂在墙上的一把剑,然后又晃晃悠悠的朝还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大哭的贾琏走去……

    ……

    “尾大不掉?”

    邬先生觉得好笑,道:“陛下怎会有此言?”

    隆正皱起眉头。看着邬先生道:“先生怎会有此言?”

    邬先生哈哈大笑道:“陛下,若他不是贾环,而是贾代善,怕是连太上皇心里都会有所忌惮。

    或是说,贾环极类其祖。有大魄力,有大能力,更有超人一等的权术手腕……

    那么假以时日,他或许真的会尾大不掉,成为大患。

    可是以贾环如今的表现来看,终究不过还是一承蒙祖荫的纨绔罢了。

    不过这个纨绔,不是高衙内,也不是脂粉堆里的混账。

    他有出息,有毅力,还有些小聪明。会赚银子,而且,非常重情意。

    他是个好孩子,甚至可以称作武勋亲贵豪门中的典范。

    但,也就是如此了。

    他远远没有他祖父荣国公那般惊才绝艳!

    他统合不了牛继宗、温严正、秦梁等人,这些人虽护着他,但却不会听命于他。

    牛继宗和温严正还有秦梁,可以说三人已经各有各的山头……

    在这些人面前,贾环不过是个晚辈。”

    隆正还是无法开解:“可是,他却是一个连朕。甚至连太上皇都轻易动不得的人,牵扯太广。”

    邬先生奇怪道:“陛下,你非要动他作甚?”

    隆正帝闻言一滞,有些恼火道:“朕不喜欢超出掌控的人。”

    邬先生摇头道:“贾环并非不在掌控中。陛下,您给贾环下旨,他敢不听?

    而且,如果他有不臣之心,陛下只需派几个中车卫士便能将之击杀。

    臣敢保证,到时候。大秦军中绝不会有人会为一逆臣出头,包括牛继宗等人。

    陛下,恕臣直言,贾环的存在对陛下来说,非但不是坏事,反而是天大的好事。

    只要拉拢住贾环,纵然因太上皇之故,还不能将军方握在陛下手中,但至少也能让他们倾向于陛下。

    趁贾环年幼,还是赤子诚心,陛下当多施恩于他,让其归心于陛下。

    以其重情重义之心,到时候必然会死心塌地的效忠于陛下。

    待其长大后,再调他入军中掌军。

    呵呵,陛下,到那时,一个忠于陛下的军事集团便会诞生。

    即使太上皇仍在,陛下手中也将会有可用之兵。

    而且到时候,牛继宗之子,温严正之子,秦梁之子,甚至柳芳、韩德功等人之子,必然都将在这个军事集团中。

    呵呵,陛下,臣说句俗气的话,这可是一本万利的买啊!”

    隆正帝本来听的眼中精芒闪烁,呼吸都急促了些。

    他不同于忠顺王,他站的要高一些,自然不会如同赢遈一般,幼稚的以为只要掌握住满朝文臣,就能够逼宫上位。

    隆正心思刚辣果决,他能非常清楚的认识到他目前的情况,所缺者,绝非文臣的拥护。

    治理天下自然少不得文官,可是想要定鼎上位,想要坐稳九五至尊之位,若无兵戈之利,只能是镜花水月,了不起就像现在这般,做一受气傀儡。

    听着帝师邬先生展开的大致规划和思路,隆正帝岂能不心动?

    可没想到,邬先生最后竟说出了句这般世俗的话来。

    他没好气的瞪了眼邬先生,不过最终两人却大笑了起来,笑罢,隆正帝神色一敛,沉声道:“苏培盛,传旨。”

    ……

    “环哥儿,你干什么?你别乱来!快,快拦住他。”

    贾母见一脸铁青色的贾环拔出剑,朝趴在那里嚎啕的贾琏走去,顿时慌了起来,连忙呼喊道。

    可李纨等人又怎敢上前,那明晃晃的宝剑在前,万一被暴怒中的贾环戳一剑,还不被他戳死?

    谁不知道,贾老三如今是武艺高强的武人,谁拦得住他?

    王熙凤哭喊道:“链儿,快逃,快逃啊!”

    贾琏趴那哭了会儿,听声音不对劲,抬起头来,骇得亡魂大冒。

    因为贾环的剑都快斩到他头上了……

    “啊!”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