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零九章 失望
    众人听闻宝钗之言,自不好再哭,连小惜春都极为懂事的擦干净眼泪,强忍着难过,紧紧牵着贾迎春的手,和众人一起进了屋。

    不过她心里却打定主意,一定要给三哥告状,让三哥狠狠的锤那个欺负二姐姐的坏人!

    进了屋各自落座后,一时沉默了下来。

    因为大家的目光总是会不由的落在贾迎春受伤的脸上,偏又不好多问。

    贾迎春的心态或许真的不大一样了,她面对众人的目光并没有感到难堪或羞愧,甚至也没有感到自卑。

    反而变得有些落落自然,她主动大方道:“今日去龙首宫给皇太后请安,又去华清宫给皇后请安,路上碰到了……三四个不认识的人。也没说为什么,就打伤了我。我昏倒前,环弟赶到了。后面的事我不大清楚,我醒来后,就看到……看到环弟他躺在我身边,昏迷不醒……”

    “啊!”

    听到这里,众人脸上的愤愤之色顿时便成了惊色,失声喊出。

    “环儿怎么了?”

    林黛玉一张小脸煞白,一下站了起来,焦急的问道。

    一旁处,目睹此况的贾宝玉,脸色也一下白了。

    史湘云一双明亮的眼睛微微眯起,看了眼林黛玉后,又看向薛宝钗。

    之前因为贾母要出门,李纨须赶去服侍,薛宝钗因问得薛姨妈也要去,便也跟着一起去了。

    薛宝钗见林黛玉这般大动静,不由微微怔了怔,眉头蹙了蹙,不过没来得及细想,就感到有人看她,她转向看去,见竟是史湘云,便对她微微颔首一笑,道:“没事了。我们来时环兄弟已经醒过来,正在和老太太她们说话呢。

    也不知要说什么重要的事,就将二妹妹托给了我,要我们一起到这边来……

    噗嗤。宝兄弟,别看了,人就在这里,又跑不了,你再看就成呆头鹅了!”

    众人闻言贾环无事。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只还是不放心,想现下就过去亲眼瞧瞧。

    不想听到后面之语,顿时注意力都转向垂着头面红耳赤的贾宝玉。

    见他这样,不用解释,大家也知道他方才一定又在盯着林黛玉看了。

    若是寻常,他这样也就罢了,反正他总是这般。

    可是现在,贾迎春脸上的伤到底如何还不知,贾环更是昏迷刚醒。如何了也不知。

    他这位做兄弟的,做哥哥的,却只顾盯着林黛玉看,对二人不闻不问,着实有些……不堪。

    虽无人说他什么,但众人脸上的脸色却一下都寡淡了下来。

    贾宝玉对女孩子的情绪最敏感,感知此景后,脸色顿时涨红到发紫,只觉得心痛欲绝……

    ……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大明宫,紫宸书房内。隆正状若癫狂,仰天大笑不止,眼角甚至有泪光闪现。

    这一笑,似要将数十年积累下的愤懑、怨望乃至怨恨。全都发泄出来。

    想着太上皇最爱的那个儿子,那个满朝大臣都称赞不已的国朝贤王,方才那副德性,那副狼狈不堪的模样,隆正觉得要多畅快,就多畅快。

    “陛下。陛下……不可过喜,有伤龙体啊!”

    坐在轮椅上的邬先生面色担忧的看着隆正帝,开口劝道。

    苏培盛还走上前,想搀扶一把,却被隆正帝推开。

    他高声道:“先生是没看到十四当时的脸色,哈哈哈,他怕是这辈子都没这般丢脸过。哼,他怕是没想到,贾环会当众向朕效忠,更没想到,牛继宗这些老军头们,居然也开始向朕效忠了,父皇却没有异议!哈哈哈!老十四,老十四啊!”

    邬先生摇头苦笑道:“陛下,形势远没那么好,陛下不可过于乐观了……”

    隆正帝闻言一怔,皱眉道:“你这是何意?他们难道还敢诓骗于朕?”

    邬先生叹息了声,直言道:“他们自然不敢欺君,可是,除了贾环外,牛继宗他们并未说要效死陛下啊,他们只是谢陛下‘隆恩’罢了。”

    隆正闻言,怔了怔,仔细回忆了番后,终于反应了过来……

    脸上本还残有的狂喜之色,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变得一片铁青,隆正双拳攥紧,咬牙寒声道:“那贾环呢?他也只是嘴上谢我?”

    邬先生苦笑道:“他倒是不敢,可是,现在的他也做不了什么啊,更何况,他还要再守三年孝……”

    “砰!”

    话未说尽,隆正帝一拳砸在御桌上,怒道:“好胆!他们竟然敢……他们竟然敢如此诓骗于朕!当真以为朕拿他们……”

    怒到最后,隆正帝的声音却萎顿了下去,一脸的颓废。

    他这个帝王,做的当真憋屈。

    因为他还真奈何不了这些军头,不是他们自身了不得,而是因为,他们身后站着太上皇。

    “陛下,何故如此颓唐?”

    邬先生皱着眉头,声音中满是责备道。

    隆正帝无力的坐在龙椅上,喃喃道:“历朝历代,有哪个君王,会像朕这般,窝囊……”

    邬先生脸上不悦之色更重,怒哼一声,看的一旁的苏培盛只抽冷气。

    邬先生沉声道:“陛下,时至今日,局势可以说越来越有利于陛下,眼看距离陛下执掌乾坤之日不远,为何却因为一点小事便这般沮丧?”

    话虽如此说,但邬先生心里还是很同情隆正帝的。

    他知道原因,原因也很简单。

    隆正帝本以为通过今日之举,他就算不能彻底指挥军机阁,但只要牛继宗、温严正等一大批武勋亲贵,手握军中大权的方面大将靠拢于他,臣服于他,那么他就有足够的底气去面对任何挑战。

    可谁想,狂喜了半天后,才发现他居然被一群大老粗们给哄骗了。

    人家只说谢恩,却没说要效忠。

    现在想来,也是可笑。

    他怎么就会以为。牛继宗等人会这般莫名其妙的效忠于他,而且还是当着太上皇的面……

    就因为他放了贾环的姐姐回家?

    幼稚!

    不过,隆正帝毕竟是经历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磨砺的人,纵然一时心神失守。可在邬先生的当头棒喝下,他还是恢复了心智。

    脸上的颓唐之色尽扫,佝偻下去的腰板又挺的笔直,一双细眼中也恢复了神光,眼神清冷……

    他看着邬先生道:“先生何以教朕?”

    邬先生有些欣慰的点头微笑。道:“其实陛下已经稳操胜券了。”

    隆正帝眉尖轻挑,道:“怎么说?”

    邬先生呵呵笑道:“因为太上皇确实有将兵权慢慢移交给陛下的打算,而且,通过今日之举,太上皇想来已经对忠顺王彻底死心了。”

    隆正帝若有所思道:“因为……他想要杀贾环?”

    邬先生点点头,道:“正是!”

    隆正帝微微皱眉,眼中光芒闪烁,轻声道:“至于吗?”

    邬先生正色看着隆正帝,道:“陛下,绝对至于。

    虽然就目前而言。贾环本身并没什么特别出众之处。

    但是,只要他从武,并且进了武勋体系,那就意味着他接收了荣宁二公遗留下来的遗泽。

    在大秦军中,贾家荣宁二公和那面黑云旗意味着什么,想来不用臣再赘述。

    臣到现在都不知忠顺王到底是怎样想的,难道他想逼太上皇将军中六成以上的重将全部清洗一遍吗?

    这会引起多大的震动,我大秦又该遭受何等的重创,一个不慎,整个社稷都会不稳!

    呵。他居然敢对没有太大过错的贾环下死手,贾环今日如果当真死在了皇家之人手中,那么在大秦百万军中,将会造成何等巨大的影响!

    而且不止是军中。甚至在满朝文武百官中,大家又该如何看待赢秦皇室?

    太祖亲书,与荣宁二公共富贵的铁券尚供奉于太庙。

    太上皇御笔,已后儿孙承福德,至今黎庶念荣宁的福联亦悬于贾家宗祠。

    陛下,荣宁二公。实于赢秦有定鼎抚国之功。

    如今这份功德又落在了贾环此子身上,只要他不犯谋逆大罪,谁能动他?

    为了一个毛头小子,几乎造成社稷不稳,这等人物,也敢妄自窥探大宝?

    陛下,如果臣没猜错,今日太上皇离去,怕是连瞧都没瞧忠顺王一眼。”

    隆正帝的注意力却已经没有放在忠顺王身上了,而是在,贾环身上。

    他细眉紧皱,轻声道:“邬先生,你觉不觉得,贾家……似乎有些尾大不掉了?”

    ……

    贾琏一脸红肿,满身狼狈,可能是跪的时间久了,走路都有些顺拐……

    “老祖宗……”

    公子哥儿出身的贾琏,此刻要多委屈就多委屈,眼中擎泪的看着贾母,企盼她能主持公道。

    贾母对如今这个长孙还是很看重的,有些心疼和不忍,但最终却只能化为一声长叹,让贾琏的心瞬间拔凉。

    贾琏不死心,目光向贾政望去,可贾政看着他的目光,只抽了抽嘴角,然后为难的转过头去……

    贾琏还不死心,又将目光看向最后的救命稻草,薛姨妈。

    然而,薛姨妈只是怜悯的看着他,看着他……

    面色死灰的贾琏,最终木然的看向榻上面色惨白的贾环,他还不知道贾迎春被带回来了没,也不知道,如果贾迎春没被带回来,贾环是不是真的要让他下去,亲自跟先荣国请罪……

    他心里怕的要死,脸上也火辣辣的疼。

    “贾琏,你该死。”

    “噗通……”

    听到贾环说出的那句冰冷无情的话,贾琏腿一软,便瘫倒在地。

    ……

    (未完待续。)

    ps:  为下一个高朝做准备,咳咳,今天两更,明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