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零六章 不告
    “去请太医进来,帮二丫头看看。”

    沉默了好一会儿,鸳鸯搀扶着贾母坐下后,贾母才淡淡开口吩咐道。

    鸳鸯闻言,看了眼木然站在那里流泪的迎春,微微叹息了声,点点头,应声出去了。

    听了贾母的话,大家终于将注意力放在迎春身上了。

    薛姨妈坐在贾母身旁连连叹息,道:“可怜见的,什么人这么狠心,对这孩子下的去这般狠毒的手?看来这宫里啊,还真不是一个好去处,太凶险了。也难怪环哥儿当初劝我不让宝丫头进宫……

    宝丫头,等环哥儿醒来后,你记得要去好好谢谢你环兄弟哩。”

    薛宝钗在一旁应了声,而后起身走到贾迎春身旁,拿出帕子来,在她骇人的脸上轻轻的擦拭起来,将一些灰土血泥污渍擦去,语气不忍道:“二妹妹,疼吗?”

    贾母一双老眼静静的看着薛宝钗的举动,眼角抽了抽。

    这个丫头,非同一般啊。

    换个女孩来,看着迎春脸上血呼剌剌,皮肉翻飞的景况,就是不吓晕过去,怕也要吐出来。

    薛宝钗却能面色不便的做到这一步……

    还有,这薛姨妈是什么意思?

    多年不管事了,此刻这般费脑子,贾母只觉得脑袋里转不过圈来,想不大明白。

    但她还是能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太医进来了,是熟人,太医院的院正王太医。

    他的儿子便是随同贾环一起下扬州的那位年轻太医。

    老王太医进屋后与贾母简单相叙了两句旧后,没有多说多问,就让贾迎春坐下,然后小心的用镊子、棉球沾蒸馏酒精清理她的面部。

    这个法子据说是当年太祖皇帝发明的,用在军中清理创伤,使得不知多少原本会丧命的兵卒活了过来。

    只是,蒸馏酒精的法子虽然都知道,但工序却始终无法。因为器具的原因,蒸馏出的酒精不纯,杂色太重。

    想要提纯,花费的代价就太高了。

    目前。也只有太医院勉强有这样的条件。

    不过,据说宁国府城外庄子上新开的烧酒埚子,似乎能蒸出极纯的烈酒,叫什么伏特加。

    消息传来后,太医院就有人想将主意打到伏特加头上了。想要下个条子征收……

    不过打这个主意的人差点没被太医院的主官给当成傻子轰出门去。

    麻痹的,那位爷连亲王世子都敢捶,你出这主意,是让老子去送死,想要借刀耶?

    不过贾环若是知道迎春会有今日之劫,他一定送十七八桶上等纯净的好酒给太医院。

    因为不纯的酒精消毒效果好不好且不说,单说带来的疼痛,就能让贾环心疼死。

    混含杂质的烈酒,蛰在血肉里,那滋味就如同火燎针扎一般。堪称酷刑。

    然而,贾迎春却如同感觉不到疼一样,木头人似得呆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其实哪里还用酒蛰,只她那没停过的眼泪,但凡还有一点感觉,就能痛的人求死不能。

    贾迎春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只是怔怔坐在那里,看着贾环被带离去的方向……

    见状,就连王老太医这般深得明哲保身之道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目露不忍之色。

    只是,他却也无他法,只能替这个丫头叹息一声……

    王老太医叹了口气后。手中的动作尽量轻柔些。

    其实就生命而言,贾迎春的伤势并不重。

    只要清理完创口,敷上药粉后包扎起来就好。

    只是……

    “老夫人,贵府小姐的伤势并无性命之危,只要忌水污渍,少食辛辣。每隔三日换一次伤药,半月即好。只是脸上的伤势,怕是会影响……”

    王老太医斟酌着说道,最后却不好多说什么,但众人也都明白。

    贾迎春那张温柔可亲的脸,怕是要毁了。

    贾母深叹息了声,对王老太医道:“麻烦你了,我这苦命的二孙女,唉,这都是命啊……”

    王老太医迟疑了下,还是咬了咬牙,压低声音道:“老夫人,以贵府与皇家的渊源,何不向太上皇相求,据下官所知,宫中密库中,应该珍藏有一种可去腐生肌的圣药,定然能治愈贵府二小姐的伤口,不过要快啊,得赶在伤口愈合结疤前……”

    贾母闻言,面色微微一变,老眼中眼神闪烁了下,而后却没有接这个话茬,只点头笑道:“多谢老太医了。”说罢,竟端起了身边小几上的茶盅。

    端茶送客……

    王老太医见状一怔,随即低头,不再多言,收拾好随身药箱便告辞出门了。

    待王老太医出门后,薛姨妈、李纨等人才从屏风后走出来。

    李纨、薛宝钗并白荷和小吉祥几个一起去看贾迎春。

    而薛姨妈则坐在贾母身边,笑道:“听老太医的意思,宫里有能治好姑娘的秘藏,这可不是天大的好消息?”

    贾母闻言后却笑的很淡,道:“我倒是知道那个药,是先荣国还在时,由西域吐蕃大雪山寺进贡的,相传,有活死人肉白骨之能。”

    薛姨妈高兴道:“真有这等神药?那得赶紧去求来啊。”

    贾母呵呵一笑,叹息道:“这等圣药,别说不知还在不在宫里,就算在宫里,又岂是那般轻易就能求得到的?

    这个事,就不要告诉环哥儿了。不然的话,以他的性子,还不知要闹出多少事来。

    我如今,哪里还经得起这些?”

    薛姨妈闻言怔了怔,随即连忙赔笑道:“是我糊涂了,想来这等圣药,纵然真有,也被用了。前些年,着实去了不少老太妃呢。”

    贾母看了眼薛姨妈,点头道:“正是这个理儿。”

    两人相视一笑,但各自的心思却谁也不知。

    贾母身后,赵姨娘眨巴着一双好看的眼睛,左瞧瞧。右瞅瞅。

    ……

    “林妹妹,这串鹘苓香念珠是我专门给你留的,你瞧瞧!”

    林黛玉房,气氛不算太好。尽管林黛玉将她从苏扬带回的礼物都分发给了贾宝玉、贾探春、贾惜春和史湘云,可是,气氛依旧闷闷的。

    只有贾宝玉高兴极了,收了林黛玉送他的一套文房四宝后,珍重的从手腕上取下一串念珠。送给了她。

    林黛玉看了看他手中的念珠,眷烟眉蹙起,恼道:“什么臭男人戴过的东西,我不要。”

    贾宝玉碰了钉子后,满腔喜悦化为灰灰,却只能收回。

    林黛玉水灵灵的眸子在他脸上打了个圈儿,而后问道:“方才大嫂子在,问你们都不说,现下大嫂子和宝姐姐都离了这地儿,你们总该说了吧?怎么不见二姐姐呢?她去哪里了?”

    众人闻言。气氛愈发沉闷,贾惜春竟然抽泣起来,声音中满是委屈……

    “哭什么?快说啊。可是二姐姐她,出了什么事?”

    林黛玉见状心中一沉,眉头蹙紧,焦急道。

    虽然她在贾府这几年,与贾迎春相交并不亲厚,话也未说过多少。

    可是她却清楚的知道,贾迎春是他在贾府里最亲近的姐姐,甚至比胞姐还要亲。

    贾迎春若有个闪失。他还不将天翻过来?

    贾宝玉见她急恼,连忙赔笑道:“林妹妹不用太担心,二姐姐没出甚事,就是进宫里和大姐姐作伴去了。

    盖因当今圣上隆恩浩荡。乃是古往今来少有的圣君天子。

    今年大明宫储秀,陛下念及先荣宁二公的殊勋,特地加恩于贾府。除了大姐姐晋封贤德妃外,还将二姐姐也招进宫里去。

    说不定,贾家这次能出两位皇妃呢。”

    贾宝玉话罢,贾惜春停止了抽噎。哽咽反抗道:“二姐姐分明就不想入宫,是他们非逼着她进宫的。

    呜呜,都怪三哥那时不在,不然的话,三哥一定会保护二姐姐和我的。

    我不让他们带二姐姐走,他们还凶我……”

    “你懂什么?”

    贾宝玉听了贾惜春的哭诉后,心里有些发虚,也有些羞恼,高声喝道。

    贾惜春被他的声音吓的打了个寒颤,低下头,抿着嘴悄声流起泪来,委屈至极。

    贾宝玉见状,心里又不忍,连忙道歉道:“四妹妹,都是我的不是,我也不愿故意凶你。只是你还小,不明白。

    让二姐姐进宫,并非是让她去吃苦受罪的,而是让她去当皇妃的,大姐姐不就这样?

    若真是让她往火坑里跳,难不成家里还会同意?”

    贾惜春小声泣道:“可是当初宝姐姐要入宫,三哥就拦下了。三哥说,宫里不是好去处。”

    贾宝玉眉头又皱起了,不耐烦道:“他连书都没读过,他能知道什么?”

    “就你知道?”

    贾惜春不敢和贾宝玉顶,撅起嘴不理他,一个人流泪。

    林黛玉却不乐意了,冷冰冰的顶了贾宝玉一句,贾宝玉闻言顿时蔫儿了,垂头丧气的站在那里。

    若是他能做主,他心里也不愿贾迎春离开,去进那劳什子的皇宫。

    可他只开了个口,就被他娘狠狠的训了通,他哪里还敢多说什么。

    史湘云在一旁冷眼旁观,看向贾宝玉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失望,男儿啊……

    不过她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起身走到窗前,临窗而立。

    望着窗外的薄雪,轻轻的叹了口气。

    这世道,哪里又有女孩子反抗的余地?

    但愿二姐姐在宫里没有受苦。

    但愿他能带回二姐姐来……

    林黛玉也没了说话的心情,怔怔的坐在那里,心里祈祷菩萨,能保佑他平安无事。

    只是,心儿为何跳的那样快?

    贾探春眼神复杂的看着众人,心里却更加复杂莫名。

    若是这次进宫的人是她,她那胞弟,也会为她去讨个公道吗?

    ……

    (未完待续。)

    ps:  再读红楼,忽然发觉一件有趣的事。

    诸位可曾发现,整部红楼巨著中,居然没有一次贾母和林黛玉正面谈话的描写。

    咳咳,今天尽量有第三更,若没有,明天一定是三更。

    本月肯定会有二十天是三更的,还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