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零五章 教诲(二)
    赢历听到太上皇的话,心中陡然涌现出一股狂喜。

    这是太上皇第一次在他跟前,公然否定忠顺亲王赢遈。

    也就是说,如今在朝中势力雄厚到令隆正帝坐卧不宁的大秦贤王,在太上皇心中,其实已经出局了。

    他现在蹦的越欢实,日后也就栽的越狠。

    不过,赢历还是用他深沉的城府,将这股狂喜容纳,他沉声道:“孙儿谨记皇祖父教诲,以皇祖父的丰功伟业为学习的榜样,但绝不能单纯的去模仿。因为,这世间只有一个圣祖皇帝。”

    赢玄赞许的点点头,一旁处的梁九功也无声的笑着颔首。

    赢玄再问:“你可知如何去做了?”

    赢历闻言一怔,他刚不是说了吗,要学习太上皇的丰功伟绩,还做什么?

    可这话不能放在台面上,赢历想了想,道:“孙儿,要先做好学问,练好武道……”

    朝堂政事连他做皇帝的老子都插不上手,他自然没可能去做。

    所以,他只能先以学业武道为本。

    赢玄淡淡一笑,道:“你可知朕当年是怎样做的?”

    赢历闻言再次一怔,摇头道:“皇祖父在孙儿这个年纪,已经征战疆场了,孙儿……”

    赢玄目光从赢历身上移开,远眺宫外,看着被晶莹白雪覆盖下的峥嵘飞檐,叹息了声,道:“朕当年懂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结好贾代善。”

    ……

    宁国府里已然乱成一锅粥了。

    当昏迷不醒的贾环和醒来后如同痴傻了般,死死抓住贾环的手不放的贾迎春被送入府后。

    一片兵荒马乱。

    尤氏和秦氏自然哭成了泪人,匆匆赶来的赵姨娘、小鹊还有小吉祥,更是哭声连天。

    白荷更是不住的颤栗着身躯,一双足可媚惑众生的眼睛中,满是痛苦和心碎。

    “环哥儿啊,你这个蛆心的孽障,谁让你多管闲事的?

    她亲哥哥都不管。用的着你来操这个心哪?

    你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让娘还怎么活啊?

    你这个没造化的种子,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去折腾!

    娘……娘的熊儿啊……”

    赵姨娘来之后。一把推开了贾环身边的贾迎春,抓住贾环的手就开始嚎。

    她原本只不过是贾政的小妾,上不了什么台面。

    可她又是贾环的生母,这个身份,连牛继宗和柳芳等人都不好怎么劝。

    还好。没多久,贾母等人的车架便进了宁国府,在宁安堂前下了车。

    贾母在王熙凤和鸳鸯的搀扶下下了车,而薛姨妈则在李纨和薛宝钗的搀扶下走下来。

    身后还跟有一大群丫鬟婆子。

    当然,这些丫鬟婆子们只能在宁安堂外侍立着。

    贾母进屋后,牛继宗等人连忙上前见礼,简单说了两句后,贾母的眉头皱起,跨进堂内。

    “环儿啊,你这个上不了高台的……”

    “赵氏。你给我闭嘴!”

    看到眼泪鼻涕流成一团的赵姨娘在那里哭嚎不止,还说的那般难听,贾母险些没气晕过去,拄着拐杖厉喝道。

    “嘎!”

    赵姨娘的哭声顿时止住了,一旁陪哭的小吉祥一时没止住,又嚎了两声后,才在贾母刀子似的眼神下嘎巴住了嘴,毛毛虫眉挤在一起,满是委屈和伤心。

    “环哥儿受了伤,不赶紧打发人去请太医诊治。你们嚎的哪门子的鬼?再嚎就给我滚出去!”

    贾母指着赵姨娘一顿臭骂后,又对身后的牛继宗和柳芳道:“劳烦两位了,可去请了太医来?”

    牛继宗拱手道:“老夫人,陛下派的两位太医就在门外。不过,环哥儿府上自有高人,比太医更胜一筹,还是请他先看过吧。”

    贾母闻言不解道:“何人竟比太医更强?”

    牛继宗道:“据说是奉圣夫人送给环哥儿的,是一个武宗。”

    贾母闻言,眼中瞳孔猛然收缩。而后缓缓点点头,道:“那就快请人家来看吧。”

    话刚落地,门口一阵脚步传来,韩家三兄弟簇拥着一身粗布衣裳的乌远走了进来。

    乌远没有理会众人,甚至连见到贾母都没有行礼。

    他径直走向贾环,右手搭上贾环的脖颈处,简单的听了听,眉头便紧紧皱起。

    没有多言,他将贾环扛起就走,没有理会众人的目瞪口呆,只是对韩家三兄弟道:“替我守好门,我替他疗伤。”

    众人碍于其武宗的身份,也不敢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扛着贾环出门而去。

    牛奔、温博和秦风三人则紧跟着韩家三兄弟身后,一同去了。

    贾母毕竟老练,尽管心神不宁,可还是回过头来,对牛继宗和柳芳道:“二位去前堂喝茶吧,环哥儿他爹……他二叔也快赶来了。”

    牛继宗等人放心不下贾环,不愿就此离去,只能点头道:“劳烦老夫人了。”

    贾母叹息了声,摇摇头,道:“环哥儿在外面,一直都由你们几位荣国故旧扶持相助,老身还未谢过你们哪……唉,今日不是说话的时候。凤哥儿,去领两位叔伯去前头喝茶。”

    贾母环视一周,却心寒不已,偌大个贾家,贾环一旦出事,连个出面应承的男丁都没有。只能矮子里面拔高个儿,让王熙凤先去应付。

    等外人尽去后,众人似乎才想起来,被抬回来的,不只有一个贾环,还有一个贾迎春。

    看着贾迎春脸上的骇人伤口,内眷们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可是,此刻却没有人前来安慰她一句,关心她一句。

    因为在她们心中,恨不得此刻人事不知的人是她。

    这一刻,木然站在那里的贾迎春心中无比的孤寒,更是无比的痛苦。

    她也宁愿受伤的那人是她,而不是她的环弟。

    她甚至后悔为何没有早早的死去,这样的话,她的环弟就不会为了她伤成这般……

    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空白一片。只有一张笑的极为灿烂的小黑脸。

    小黑脸上张开一张口,露出一口白牙,一遍又一遍的开心的唱道:

    “夜半三更哟,盼天明。

    寒冬腊月哟。盼春风。

    若要盼的哟,姐姐来。

    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

    听了太上皇的话后,赢历有些凌乱感。

    什么?

    和一臣子成为朋友?

    皇帝不该都是孤家寡人,所以才会称孤道寡吗?

    “呵呵。这是奉圣夫人教导于朕的。”

    谈到奉圣夫人,赢玄的眼神又微微深邃起来,道:“那个时候,朕的皇父还在,正与贾演和贾源一起,率领大秦铁骑,追亡逐北,驱逐鞑虏,努力恢复大秦的万里河山。

    那个时候,真是惨烈啊。

    几乎每一战。父皇和荣宁二公都要冲锋在前,随时都有驾崩于阵前的可能。

    因此,每次出征前,他都将遗诏留在宫里。

    那时朕虽为太子,但其实并不稳当。

    裕亲王是朕的兄长,虽然他母妃乃是胡人,但他勇武过人,又颇有战功,并不将朕这个太子放在眼里。

    更兼朕的那几位皇叔,没一个是安分的。

    那时。连朕的一日三餐,都是嬷嬷亲自煮的。

    只一次,朕看御桌上的糕点极为鲜美,想偷吃一块。却被赶来的嬷嬷一巴掌打落地。

    朕当时气急,几欲让人将嬷嬷拖下去杖毙。

    后来,嬷嬷让人抱来一条狗,狗将那块点心吃下后,没一炷香的功夫,就吐血毙命了。呵呵。”

    赢玄说的轻描淡写,可赢历听的却不寒而栗。

    谁人能知,面前这位权柄通天的千古帝王,竟然有过此等凶险的过往。

    若无奉圣夫人的那一巴掌,怕是,怕是……

    赢历额头上的冷汗都流下来了,不过这也很好的解释了,为何在后来,太上皇的那些皇叔,还有裕亲王及其子孙们,会尽皆战死于疆场……

    “嬷嬷教导朕,要跟太祖皇帝学,不要当孤家寡人,要有一真正的心腹。

    这个人,要有能力,因为日后必然会大用,废物可不成。

    这个人,要重情义,因为重情义的人是做不了枭雄的。

    这个人,还不能有大野心……

    而嬷嬷替朕挑选的人,就是代善。”

    赢玄与其说是在教导皇孙,不如说是一个老人在回顾往事。

    即使圣明如太上皇,也免不了老人的通病,回忆过往。

    “嬷嬷还说,对这个人,不能只施以恩威,最重要的,是要以诚心相待之,比如太祖皇帝与荣国公贾源。

    嬷嬷说的对啊,如今想想,若非当初父皇如此相待于贾源,怕是这大秦的万里江山,后来未必就会姓赢……”

    一句句的感慨,听入赢历的耳中,却化为了无数惊险之极的刀光剑影。

    但凡有一个偶然发生,或是有一个误会发生,历史怕都将改变。

    只是……

    赢历硬着头皮咬牙道:“皇祖父,但臣子若是太强的话,岂不是会形成臣强主弱的不利局面?那样一来,会不会社稷不稳?”

    赢玄被打断了回忆的眼神,却并无什么怒色,他呵呵一笑,道:“臣强主弱?为什么会臣强主弱呢?既然是弱者,就没有资格成为人主。”

    赢历闻言又怔住了。

    赢玄正色看着他,再道:“记住,既然想成为人主,就一定让自己成为最强者。否则,你又何德何能,成为这亿兆黎民的主宰?”

    赢历有些懵了,喃喃问道:“那什么才是最强者,如何才能成为最强者?”

    赢玄眼睛微眯,道:“所谓最强者,不只是让你有状元之才,也不是让你简单的成为武道王者,最重要的,是你要在大秦百万军中,立下无上的威望。

    让所有的军将,都心甘情愿的臣服于你,敬仰于你,崇拜于你,听命于你。

    只有如此,你才有成为最强者的根基。

    而想做到这点,贾环,就是你最好的助手。

    记住,要以诚心相待,用心去感化他,收服他,让他心甘情愿的忠于你,臣服于你。

    最终,让他用贾家黑云旗的威望,助你成为最强者,尽揽军心。

    而后,才能坐稳这大秦天下,寰宇周天的帝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