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天日昭昭,报应不爽
    “这件事,怕是和国舅爷了解的有些出入。”

    在董原董剡父子防备甚至有些厌恶的眼神中,贾环轻笑道。

    “什么出入?”

    董原沉声道。

    贾环道:“本侯要筹备银行不假,要给朝廷借银子也不假,但却不是搜刮来的银子。

    关停和兼并钱庄,不是因为本侯要用他们的银子借花献佛。

    而是因为,大多数钱庄,都行恶太甚。

    据本侯所知,董家也是经营钱庄生意的。

    当知道,钱庄想盈利,最好的法子,就是放印子钱。

    而放印子钱的,就没有没逼死过人的!”

    此言一出,董原董剡父子面色都变了。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善德钱庄虽然名为善德,但也没少放过印子钱。

    甚至,也曾逼死过人。

    催账催的急,要收人宅第和田产,总会有想不开的。

    可钱庄却不能因为别人想不开,就不去收债。

    但这件事,毕竟上不了台面。

    “逼的人家破人亡,逼的人卖妻卖女。这种恶事,不仅丧天良,还是犯国法的。

    所以,就算本侯不筹备银行,朝廷也会对这些钱庄下手。”

    贾环淡淡的道,见董家父子面色难看,话锋却攸然一转,笑道:“当然,就本侯所知,董家的善德钱庄,在这方面却是好的多。虽然也有几例人命案子,但那都是苦主自己想不开,寻了短见,却和董家无关。”

    “呼……”

    轻轻的呼出口气后,董家父子的脸色好看了些。

    董原道:“自然如此,我董家虽不敢说大善之门,却也当得上是极善之家。怎会做那些丧天良之恶事?”

    贾环笑道:“董家家风之正,小子自然清楚。

    今日上门,就是为了送董家一桩富贵。”

    董原将信将疑,道:“银行?”

    贾环点头道:“国丈猜的不错,正是银行。小子想用银行股份,来兼并董家的善德钱庄。

    国丈尽管放心,每年银行股份的分红,一定会比善德钱庄的收益多。

    若有不足,小子十倍补偿!

    绝无虚言!”

    董原闻言微微动容,看着贾环,沉声道:“不是老朽不信宁侯,宁侯陶朱之能,都中谁人不知?只是……

    善德钱庄,却不能给宁侯。”

    被拒绝,贾环也不急恼,呵呵笑道:“却不知,国丈有何苦衷?”

    见贾环这般年纪,却有这等沉稳心性,董原又高看他一眼,耐心道:“善德钱庄这些年,其实是赚了不少银子的。但宁侯也可见到,董家并不奢华,堂堂后族,甚至还不如寻常商贾之家。

    不是因为董家吝啬,不肯花银子,而是因为,这些年善德钱庄所出,都送进了宫里。

    善德钱庄虽被董家经营,却是陪嫁给娘娘的嫁妆。

    因此,老朽无法做主。”

    贾环闻言,心中一叹,果不其然。

    不过,也不当紧。

    他看着董原,道:“娘娘那里,小子会亲自去拜见分说,当不会有问题。再者……从今而后,宫里不论是娘娘,还是陛下,怕都用不到董家送进宫的银子了。

    因为银行股里,小子给天家留了三成股份,股资由日后银行股红利偿还。

    但不管怎样,日后天家一定是大秦第一富户。

    而善德钱庄,还是由董家继承吧。

    日后,董家也不会再为区区银财所困。

    国丈,您也该住大宅子,修个好园子,颐养天年了。”

    董原看着贾环,道:“若真如宁侯所言,自也无不可。只是……到底如何,宁侯还是进宫与娘娘商议为是。

    娘娘若同意,董家自无拒绝之理。”

    贾环点点头,道:“好,今晚,小子便会入宫。”

    ……

    “环哥儿,谈妥了吗?”

    被董家父子送出府后,贾环一行人继续上路,韩大关心问道。

    贾环点点头,道:“再进宫,给皇后说一声即可……对了大哥,安排人连夜给董家换一扇大门。

    另外,再送一车白瓷,给董家老夫人赏玩。”

    “好。”

    韩大应下后,便吩咐人回家安排。

    韩三则嘎嘎笑道:“环哥儿,你从不做赔本儿的买卖,怎么今日却做了?

    一车白瓷,可以买董家那样的宅第三五座都不止,你就为了赔一个门儿,不划算吧?”

    贾环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帐是这样算的吗?

    韩大面无表情的回头,看了韩三一眼,韩三登时闭口。

    韩大道:“人手都安排好了没有?”

    韩三忙道:“都安排妥当了,有青隼的人通信儿,韩楚、魏锁他们都埋伏好了。等环哥儿再拿下下一家,正好过去一锅端了!那群废物点心,值当些什么?”

    韩大沉声喝道:“不要掉以轻心。”

    韩三又闭嘴了……

    贾环忽然笑道:“韩楚他们知道,就要调离京城后,有什么意见没有?”

    韩三闻言,又活跃开了,抓耳挠腮笑道:“他们有个屁的意见!调到各省去当掌军指挥使,他们差点没乐疯!从大头兵到官职,韩楚说他爹当天就出城,去乱葬岗上看看他韩家祖坟是不是冒青烟儿了!哈哈哈!”

    贾环笑道:“没意见就好。”

    五城兵马司一千兵马,追随贾环前往西域,于雨夜突袭厄罗斯军营,连烧带杀,生生灭了一路上万兵马。

    又打穿了西域仆从联军,生擒厄罗斯公主。

    论军功,人人都可积功至营指挥使,最次也是带兵校尉。

    从西域生还回来八百六十多人,都中肯定没那么多缺儿给他们补,所以贾环就准备将他们,全部打发出京。

    到大秦各省、各府甚至各县,去当带兵指挥或是校尉。

    这也是贾环应得的“分红”……

    秦梁、牛继宗、温严正他们,分润的都是九边重兵军团。

    偌大一个长城军团,转眼间就被他们瓜分了。

    可真正出了大力,立下大功的贾环,却一无所得。

    一来隆正帝忌惮,不好分润。

    二来,贾环夹带里也没有能接手可用的将领。

    三者,贾环也不想和这些长辈有利益冲突……

    所以,他就将目标落在了内陆腹地城市,驻扎的常备军营上。

    这些军,多是些连寻常操练都勉强的面子军队,能拉开五下普通弓的弓手都没几个。

    一年到头能出操三回都是好的。

    所以,也没人和贾环争什么,贾环便准备将五城兵马司那一千嫡系,全部派出去占位置。

    这对银行的筹建和经营,极有意义……

    “环哥儿,你真准备拿那家开刀?”

    一直沉默的韩让,忽然开口道,语气有些担忧。

    他看了眼贾家队伍后面忽然多出的那些人,觉得不大舒服。

    从董家出来后,当贾家队伍路过永平坊时,就不断有人加入。

    那些人,却不是宁国亲卫。

    而是……黑冰台的缇骑。

    贾环淡淡的道:“让哥,银行之事,关系重大。事成,朝廷三百年内,国运无忧。

    贾家也至少会再富贵三百载。

    为了这个目标,任何人,任何家族,都不能成为阻碍。”

    韩让忧虑道:“可是那家……虽然看起来已经中落了,可毕竟还是八大国公的门第,门生故旧不知凡几。环哥儿你出手,影响太不好……”

    贾环笑道:“所以嘛,我才给他家一个名额。但是……我怕他们贪心不足。

    而且,他家那个钱庄,比君子钱庄更坏。

    他接下这个名额,就全当他家将功赎罪了。

    若是不接,也是他家自寻的造化。

    二哥,不必担心。”

    韩让苦笑了声,道:“那好吧,反正……他家祖宗的威名,也被糟蹋的差不多了。”

    贾环呵呵一笑,勒住胯.下战马,道:“到了!”

    一行上百人的队伍,停在了一座气度巍峨的大宅门前。

    门楼上有一牌匾,书刻六个鎏金大字:

    敕造缮国公府!

    缮国公当年亦是威名赫赫的军中巨头,虽不及荣宁二公,却也战功显著。

    最重要的是,缮国公是八大国公中,最晚去世的一个。

    虽子孙不肖,但他庇佑家族的时间最久。

    如今军中,仍有许多缮国旧部。

    如今缮国公府的家主,为缮国公之孙,石光珠。

    缮国公病逝后,其子承继一等神威将军爵。

    但好景不长,缮国公病逝没多久,其子亦丧。

    而后便是石光珠承爵,只一三等将军爵。

    虽然爵位不显,但因缮国公军中旧部极多,照顾之下,缮国公府过的极自在。

    少有人敢招惹。

    “吱……呀!”

    缮国公府门楼下,悬挂着两盏极大的灯笼,照耀的门前如同白昼。

    忽地,大门缓缓打开。

    贾环嘴角弯起一抹弧度,“真巧”……

    “哟!环哥儿!大喜啊!”

    一个身着锦衣,油头粉面的……中年人,从正门出来,满面含笑的油滑说道。

    贾环翻身下马,也笑的极灿烂,道:“多谢石世叔,世叔送的八宝玻璃炕屏,小侄极喜欢。”

    “哈哈!”

    石光珠闻言笑的愈发欢喜,道:“喜欢吗?我也极喜欢!

    那是我从一个大海商手里得到的,那老小子欠我的债,我便带人抄了他家,搜出了这个。

    不过,我虽然喜欢的紧,可知道环哥儿你大婚,也要忍痛割爱!

    环哥儿,为叔不得不当面说你两句。

    你可不地道!

    大喜的日子,怎么不请为叔?

    可是小瞧为叔只是一个三等将军爵儿,不配登你宁国大门?”

    “哎哟喂!”

    看石光珠说变就变的脸,贾环忙喊冤道:“王八蛋才不想风风光光的大办呢!世叔您不登门都送了这么好一个玩意儿给小侄。您若是登门了,还不得送更好的宝贝?

    我这不是没法子吗?让人盯的紧,连成个亲都得偷偷摸摸的。

    不能提这茬,提多了伤心。”

    “哈哈哈!”

    石光珠又变回了笑脸,大笑道:“谁让你小子树大招风?得了,既然你不愿提,那这茬就算圆过去了,为叔也知道你年纪轻轻撑起一家子不容易,不和你计较了。”

    “那就谢过世叔宽宏大量了。”

    贾环拱手笑眯眯道。

    石光珠大笑道:“好说好说,走,环哥儿,咱们里头说话!你刚才说的对,之前你要请咱上门,那贺礼,是一定要再重三分的。世叔带你去瞧瞧我缮国公府的宝库,看看比得上比不上你贾家的内库!”

    说罢,石光珠拉着贾环,往缮国公府内走去。

    “世叔啊,这宝库,咱们还是一会儿再看。小侄儿今儿上门,是来送世叔一份富贵的。”

    入了缮国公府后,贾环不动声色的抽出手后,笑呵呵的道。

    石光珠闻言,眼睛一眯,笑道:“环哥儿所言的,便是银行之事?”

    贾环点点头,道:“看来世叔也听说了,不错,正是银行之事。”

    石光珠道:“好啊!环哥儿你想做大买卖,还带着为叔一起发财,自然没说的。

    你办的那什么银行,听说是一千两银子一分股,为叔要一万两银子的!

    不为发财,只为帮环哥儿你架架场子!

    同为勋贵一脉,又是老亲,又是世交,没有不帮衬自己人的道理。

    环哥儿你说对不对?”

    贾环点点头,道:“对,世叔言之有理,所以,小侄今日便亲自上门,给世叔一个兼并的机会。”

    “兼并?”

    石光珠眼角一抽,笑容敛去了大半,道:“什么兼并?谁兼并谁?”

    贾环道:“自然是……大秦银行,兼并世叔的大富钱庄。”

    石光珠不笑了,看着贾环正色道:“环哥儿,非要如此吗?咱们勋贵一脉,同气连枝,何苦自相对付,让外人看了笑话去?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贾环摇头道:“世叔,不是相煎何太急,是一起发财。”

    石光珠冷笑一声,道:“我缮国公府本来就在发大财……环哥儿,我也听说了,你给人许诺,只要来年银行的收益比不上钱庄的收益,你就十倍补偿。却不知,你敢不敢对我缮国公府也这般许诺?

    你若敢,大富钱庄你现在拿去就是!

    为叔也不是小气的人。”

    贾环轻轻一笑,道:“若是旁的钱庄,我还有这个胆量。可世叔的大富钱庄,小侄还真是……不敢把话说死了。”

    石光珠以家势为资本,强行借贷给没有跟脚的巨贾,或是初来都中扎根的商家。

    逼的人家业破败,被他生吞活剥的大富之家不知多少。

    贾环还真没把握,一定能让石家银行收益,高于钱庄收益。

    毕竟,他家钱庄不会置换多少股份。

    其次,他家做的是没本的买卖,一本万利。

    听贾环这般说,石光珠脸色难看起来,冷笑道:“既然如此,环哥儿你还是免开尊口的好,省得伤了你我两家的情分。”

    贾环轻轻沉吟了会儿,道:“果真没法谈?”

    石光珠断然拒绝道:“绝无可能。”

    贾环点点头,拱手道:“既然如此,贾某就告辞了!世叔,多保重。”

    石光珠冷笑一声,道:“好走不送!”

    断人钱财如杀人父母,再好的交情都没用。

    更何况,本就是场面上的交情,顶个屁用。

    不过,想起贾环最后一眼中,有些怜悯的眼神,石光珠忽然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对。

    刚准备让奴仆门子把大门关上,就见数十骑缇骑,狞笑着打马而入。

    石光珠眼前一黑,凄厉声道:“贾环,你助纣为虐,你会有报应啊!”

    ……

    “环哥儿……”

    看着百年世族缮国公府的门匾掉落在地,韩让还是有些担忧,唤了声。

    贾环摇摇头,道:“真要让他家安然度过这一劫,我心里反而不会痛快。

    天日昭昭,报应不爽。

    岂可让奸邪平安过关?

    至于勋贵中的波澜,我会处理妥当的。

    无非是付出些利益罢了……

    走吧,收拾完那一伙子,进宫分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