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零四章 教诲 (一)
    江南与秦关相距太远,除非有一套专门的情报系统,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将消息呈报,否则的话,关中大地想要得知江南所发生的事,需要一段并不短的时间。

    黑冰台自然有属于他们的路子,但黑冰台呈上来的信儿,拢在了太上皇的手里。

    至于扬州大营方东成派出的传信兵,可能迷路了……

    反倒是扬州知府郭志荣派人呈上来林如海捐馆扬州城的报丧折子,先一步到了。

    但朝臣们也只知道,巡盐御史林如海死了,八大盐之一的周汝南死了,还有明教和白莲教遭受重创了。

    只是具体怎么回事,就不大清楚了。

    郭志荣巴不得能用春秋笔法将扬州之事糊弄过去,哪里会讲的太清楚。

    所以,牛继宗在听到秦风之言后,猛然倒吸了口冷气,眼神震惊。

    武宗!!

    作为一名八品大高手,再无人比他更清楚,想要出一个武宗条件有多么苛刻艰难了。

    这不只是需要银财和毅力就能办到的,更多的,反而是看天赋……

    不过此时不是详问的时候,他只点了点头,而后沉声向车队命令道:“转向宁国府。”

    ……

    车厢内,除却昏迷不醒的贾环姐弟外,还有两个身着宫妆的宫女,小心守护在旁边。

    两位相貌极为标志的宫女,看着车内人事不知的二人,眼中神色极为复杂。

    更多的是想不通,想不通这世上为何还会有人拒绝当皇妃。

    每一个宫女的终极目标,其实都是能成为一皇妃即可。

    至于皇后之位和皇贵妃之位,她们想都没想过。

    那不是只要有姿色就能办到的事,千百年来也只有一个杨贵妃,而杨贵妃家中也有一个当宰相的哥哥杨国忠。

    她们没有这样的出身,更没有杨贵妃能流传千古的姿色,不然的话,她们也不会就这样轻易的被送人……

    所以。她们曾经的终极梦想,只是能为成皇妃就好。

    可她们万万想不到,她们做梦都做不出的好事,居然还会有人拼死抗拒……

    唉!不公的命运啊!

    不过。看到贾迎春脸上的伤疤时,两人又嫉妒不起来了。

    女人这辈子最重要的是什么?

    在很多女子看来,其实就是容貌。

    有一个好颜色、好相貌,很多时候,就意味着能有一个好命运。

    而破相。破掉的不止是相貌,那还意味着没了福气,是薄命人。

    这样的人,又怎能得来好命运?

    唉!

    这弄人的造化啊!

    看着眉眼可亲的贾迎春脸上的伤口,两位宫女心中不由一叹,既叹迎春,也叹她们自己。

    只一转眼,她们就从那深不见人的宫里出来了。

    可以后又该怎么办呢?

    ……

    牛继宗看的没错,贾迎春本身其实也就脸上的伤看着可怖,内里并无受创。

    她之所以一直昏迷不醒。是因为惊惧,恐怖所致。

    一个几乎从未出过闺阁的柔弱女子,匆匆被家人送入这九重深宫内,放眼望去,连个熟悉的人都没有。

    宫里的宫人们虽然没有刁难她,可她周遭的秀女们,看向她的眼神却没有一丝善意。

    嫉妒,嫉恨,嫉怨。

    大家无声却又默契的将她这个脱离了“大众阶级”的运女子排挤在圈子外。

    没人愿意同她说话,而在她们的聊天中。又充满了阴阳怪气的风言风语。

    她本就已仓皇难安,孤苦无依,度日如年了。

    可谁知,更大的灾祸竟又从天而降。

    几个她都不认识的男子。将她拦住,问她是不是贾环的姐姐。

    她原以为这些人是贾环的熟人,便含笑点头应下了。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如同噩梦一般……

    辱骂,推搡,殴打……

    直到最后。有人用他长着长长指甲的手,从她脸上扇过……

    当她看到自己脸上低落的血后,再也承受不住惊惧,昏了过去。

    只是,在昏迷前,她似乎听到了……环弟的声音。

    环弟,环弟……

    你在哪儿啊?

    快回来吧。

    “环弟……”

    “环弟……”

    剧烈颤抖的睫毛终于睁开,贾迎春喊出声来。

    ……

    “赢历,今日之事,你怎么看?”

    龙首宫,暖心阁内,赢玄依旧负手而立,看着宫殿墙壁上悬挂的大秦周天寰宇图,淡淡的问道。

    他身后不远处站着二人,除了影子一般的梁九功外,就是今日那位赶车的少年。

    看年纪,不过十六七岁。

    他就是隆正帝第四子,也是太上皇最看重的孙辈第一人。

    虽还未得东宫太子之名,但却已经入住紧挨着大明宫紫宸书房,也就是御书房的景阳宫内,有了太子之实。

    他拥有赢秦皇族特有的面貌,细眉细眼,隆鼻薄唇,近女相,不过皇族称之为福相。

    赢历年纪虽轻,但气度极为沉稳,听了太上皇的问话后,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先想了想,才答道:“回皇祖父的话,孙儿……看不透。”

    “哦?看不透?”

    赢玄轻轻挑了挑眉尖,道:“此言怎讲?”

    赢历微微皱起细眉,朗声道:“贾环……着实复杂难懂。他今日此举,说是鲁莽冲动亦不为过。因为不论赢朗他们所行是不是有大错,他们都是皇族子弟。他竟然敢下死手……

    这般不计后果的行为,着实令人轻视。

    可是,到了最后,他竟然会向我父皇请罪,还……

    看起来,又像是一深思熟虑之辈,城府不浅。

    所以,孙儿竟看不透他到底是何种人。

    还请皇祖父指点。”

    赢玄闻言,淡淡一笑,却不置可否。没有回答他的求教,而是继续问道:“那你怎么看牛继宗他们今天的所作所为?”

    赢历闻言,心中一震,这个问题。绝对非同小可。

    没错,他的确是太上皇心中的孙辈第一人,可他却还不是东宫太子。

    而且,就算成了太子,甚至是成了皇帝。那又如何?

    看看他父皇隆正帝吧,登基已然十七年,可哪一日不是活的战战兢兢,憋屈无比?

    为何?

    就因为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清瘦的老人。

    他一日没有彻底放权,隆正帝就只能活在憋屈和随时被废的胆战心惊中。

    皇帝尚且如此,何况他还只是一个皇孙?

    太上皇难道还少了皇孙不成?

    所以,赢历明白,他每时每刻的所作所为,其实都在他这位皇祖父的考察中。

    而眼下这个问题,尤为关键。因为这涉及到军队集团,甚至涉及到国本。

    牛继宗等人代表的不止是他们这几十号人这么简单,他们背后,站着的是大秦的百万大军,是大秦军方真正的实力所在,精锐所在,元气所在。

    对于他们,太上皇从来都是乾坤独断的,从未问过他人的意见。

    这也是太上皇主宰大秦亿兆黎庶生民生死的底气所在。

    今日太上皇能够问赢历这个问题,不禁让赢历心中又是惊喜。又是紧张。

    惊喜的是,他终于迈出这一步了,甚至比他父皇还要更近一步。

    紧张的是,这个问题。实在不好回答。

    但,他却又不能不赶紧回答,因为问话的人,是太上皇。

    “回皇祖父的话,孙儿心中,其实对他们是有些意见的。”

    这就是赢历的聪明之处。他深知对面站着的人是何等人物,执掌乾坤一甲子,什么样的英雄人物没见过?

    在他跟前,任何耍小聪明的心思都是自取其辱之举。

    所以,尽管赢历自忖城府了得,可在他这位皇祖父面前,他还是选择了老老实实将心里话说出,当然,说归说,但说话的方式还是有讲究的。

    见赢玄没有表什么态度,赢历就继续道:“孙儿能体谅他们关心荣国公后人的心,也欣赏他们的忠义之举,但是,朝廷自有法度,皇家更有威严。他们私自聚众,以势相迫,实在是……当然,孙儿明白,他们相迫的是十四叔,并非是皇祖父和父皇。可……”

    “那如果你是朕,你想怎么办?”

    赢玄目光依旧平淡,语气也波澜不惊的问道。

    赢历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不过他却没有跪地请罪,说什么万万不敢的话,这不仅显得他太虚伪,也会让太上皇看轻了去。

    赢历脑筋急转,想了小片刻后,咬牙道:“若孙儿拥有太上皇的崇高威望,自然会无视他们的举动。因为他们不敢怎样翻浪,都不敢违逆太上皇。”

    “对了!”

    赢玄的语气终于发生了变化,他哼了声后,皓首微扬,沉声道:“因为朕有足够的威望,所以朕不像你那没出息的父皇和十四叔,会忌惮他们。

    朕尚未弱冠,便于马上征伐天下,追南逐北,百战百胜。

    大秦百万军中,战将千员,谁敢违逆朕?谁敢心存不敬?

    所以,朕才不会没出息的忌惮自己的武将。”

    赢历闻言,面上一阵尴尬的青红变幻,隆正毕竟是他父皇,被赢玄这般“糟蹋”,他心里着实不舒服。

    忍了半天后,他还是咬了咬牙,道:“皇祖父,可天下只有一个皇祖父,皇祖父之功绩,可称千古一帝,父皇……后人又如何能及皇祖父?”

    “赢历啊……”

    赢玄转过身来,正视着这位让他最满意的皇孙,教诲道:“你命格贵重,资质甚佳,心智亦是远超同龄人。

    但你要记住,你可以敬仰朕,也可以学习朕的丰功伟业,但不要畏惧这些,更不要单纯的去模仿。

    朝里的大臣们,十之八.九都在夸赞你十四叔,说他是贤王,说他最肖朕。

    而你十四叔呢,也是在处处模仿朕,模仿到了连他自己原有的优点都失去的程度,偏又只模仿了个四不像,徒惹人笑。

    所以,朕希望,你不要走他的老路。

    因为,模仿不仅模仿不到精髓,更会永远无法超越!”

    (未完待续。)

    ps:  第三更,求票票,求订阅。

    均订快九百了,正在跟编辑请求补一个强推,这要看成绩,所以希望书友们助我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