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零三章 姐姐,回家(完)
    僵局是贾环打破的。△↗,

    他勉力挣开了赢杏儿的搀扶,独自站起来,虽摇摇欲坠,可终究还是站住了。

    而后,一步,一步的走向了贾迎春。

    众人就静静的沉默的看着他走完那一段并不遥远,但对贾环来说很遥远的路程。

    而后,又见贾环挣扎着,用尽所有的气力,将躺在地上人事不知的女子抱起。

    他又吐了好多血……

    一步,一步,踩着血印,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太上皇和隆正帝跟前,跪地,叩首:“求……求陛下……隆恩,准……准许臣,带……姐姐……回家,回家……”

    体内的剧痛,让贾环头上的汗水不断渗出,即使在寒冬雪日,却仿若身在酷暑中一般,汗水汇聚在他的脸上,鼻尖,而后混杂着口中的血,低落在地。

    赢玄听了贾环的话后,眉头微微一皱,看向了身边的隆正帝。

    隆正帝此刻当真是无比尴尬,心中的羞怒几乎快将他逼疯了。

    尤其是在牛继宗等一干勋贵重臣的注视下,他似乎成了强抢民女的恶霸了。

    可他当初不过是派苏培盛去贾府露了个模棱两可的口风,若是对方婉拒,他也不会强求。

    是贾府中人巴巴儿的迫不及待将人送进宫来,如今却让他背负这种骂名!

    可饶是他心里羞愤暗恼不已,可此刻却依旧不能不答话,因为上至太上皇,下至数十勋贵重臣都在等他的回应。

    咬紧牙关,铁青着脸色,隆正帝沉声道:“朕意,原本是要加恩于你贾家。却不想,好心办了差事……既然你如此不愿,朕……准你二姐出宫。”

    贾环此刻几欲昏厥过去,可他却知道,还不能昏。有些话不能说,但有些话不说出来,才是真正的后患无穷。

    他抱着贾迎春,浑身汗水已然湿透。却还是勉力磕了个头,气息暗弱道:“臣谢……谢陛下隆恩。此事,此事皆乃……臣,管束族人不力,贾……贾家。本已出了个……贵妃,沐浴皇恩甚重,他们却……却还贪心不足,才造成今日之祸。陛下隆恩,臣谨记在心,日……日后,必然以死报效。”

    所有人都傻眼儿了,包括隆正帝本人。

    他原本以为,好好的事弄到了这个地步,必然成了不死不休的死结。

    贾环隐隐所聚集的庞大的军事集团。日后纵然不与他这个皇帝敌对,也必然对他敬而远之,相敬如冰。

    唯一让他心安的是,忠顺亲王那边更不可能得到贾环

    却没想到,峰回路转间,贾环居然服软了……

    这……

    忠顺亲王闻言,一双细眼都发红了。

    今日他进宫本是意外,可既然看到了贾环在狂打他儿子,他便打算顺势除掉他。

    今时不同往日,以前贾环保持中立时。赢遈还能暂且容忍于他,只要贾环两不相帮就好。

    可是自隆正帝纳贾家二女为妃的消息传开后,赢遈便知道,贾家必然难以保证中立了。

    原因很简单。这是太上皇的意思。

    既然如此,赢遈如何还能在容的下贾环?

    他要起事,靠的并不是军队,而是文臣的支持,以及太上皇的默许。

    只要太上皇能默许,那么他这个“最出色”的儿子。大秦“贤王”,就一定能上位。

    他也不担心军队会干扰,原因同样简单,因为有太上皇在,军队就绝不会乱。

    所以,赢遈并不怕贾环。

    这也是他敢让蒙石出手的原因所在。

    就算除不掉贾环,可只要能离间贾环与隆正的关系,也成。

    事态的发展也都还不错。

    眼看隆正帝上不得下不来,丢人现眼到了极致,谁曾想,这个时候,贾环居然会给他解围。

    看着隆正帝铁青的脸忽然变得发红甚至激动到颤抖,赢遈直觉得肺要炸开了。

    而牛继宗等人也有些奇怪的看着贾环,却没有开口说什么。

    在他们眼里,贾环纵然不是什么少年老成的奇才,可也绝对不是无的放矢的傻子,最重要的是,他绝不是软蛋……

    只是,隆正帝虽然激动的难以自已,一旁的太上皇赢玄的脸上,却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而隆正帝身后站着的那位少年,看向贾环的细眸中的光泽,却有些闪烁不定……

    贾环极为吃力的,缓缓的将贾迎春抱起,摇摇欲坠间,对太上皇道:“太上皇,小子告退了。”

    赢玄眼睛轻眯,微微颔首。

    贾环又对梁九功强笑道:“公公今日救命之恩,环,必铭记于心。”

    梁九功皱眉叹息道:“快回去吧。”

    贾环点点头,颤巍巍的转过身,目光落在了赢杏儿脸上,看着她那一双黯淡了许多的流泪的眼,轻声道:“谢谢你,等过了孝期,我就娶你。”

    赢杏儿闻言后,原本一双黯淡无光的眼睛,陡然又明亮了起来。

    对面的赢遈看到这一幕,只觉得一股腥甜涌上喉头……

    倒是一直无动于衷的赢玄,又微微颔首,点了点头。

    终于,终于说完该说的话了。

    暗地松了口气后,贾环便只觉得天地都开始转动起来,他用尽全身最后的气力,高高扬起头,紧紧抱住怀里的贾迎春,嘶声呐喊道:“姐姐,回家!”

    而后,轰然倒地。

    “环哥儿!”

    牛继宗一个箭步上前,在贾环倒地前抱住了他。

    抱住贾环后,他摸了摸贾环的脉搏,脸色陡然一片铁青。

    倒是之前一直昏迷的贾迎春的眼睛动了起来,睫毛也在翻动,看样子快要醒来了。

    只看她的气息,牛继宗都能确定,她脸上的伤疤看起来虽然有些吓人,可内里其实没什么问题,并无大碍。

    可贾环就不同了。

    若无妥善救治,哪怕能保住性命,怕是武道根基也要损坏。

    念及此,他转头看向忠顺王一眼,眼中满是肃杀,而后对隆正帝道:“求陛下赐与宫车一辆,贾环的身体经不起马上颠簸。”

    这大概是牛继宗第一次因私事相求于隆正帝。

    说来好笑,身为堂堂至尊,隆正帝居然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他连忙回头吩咐道:“去,调一辆车来,好生送贾环回府。另外,再让太医院派两位医术高明的太医去贾家,好生为贾环诊治,咳咳……”

    就在隆正帝自己惊醒,觉得都有些过了,失了帝王体面时,牛继宗忽然沉声高喊道:

    “谢陛下隆恩!”

    “谢陛下隆恩!!”

    紧跟着,柳芳、侯孝康、蒋子宁、谢鲸、戚建辉、韩德功并十数将军校尉,同时高声喊道。

    隆正帝闻言,先是茫然一怔,随即就是压抑不住的狂喜。

    他期盼这一日,已经不知多少年了。

    可是之前,他千求万盼,不管怎样明里暗里拉拢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今日居然就这般实现了。

    这如何不让他心中狂喜莫名。

    尽管,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小步。

    可是隆正有信心,只要走出这一步,未来,一定是他的,一定!

    赢玄面色淡淡的看着这一切,谁都不知这位人间至尊在想什么,只在最后,他对梁九功说了句:“去将朕书房里放着的那株老参,给贾环送去。”

    说罢,便在众人的恭送中,负手离去了。

    赢玄离去后,牛继宗将贾环并他怀里的贾迎春一起抱上了苏培盛送来的宫车里,而后跟隆正帝告辞后,一大群勋贵重将,呼啦啦的离开了。

    一众武将看都未看大秦朝堂上,文官口中人人称赞的国朝贤王赢遈一眼。

    曲终人散,赢遈看着躺在地上人事不知的儿子和侄子,再看看满地狼藉。

    他猛然拽下腰间悬挂的玉佩,狠狠的掼在了地上,摔成了稀巴烂……

    ……

    出了皇城后,牛继宗在温严正的提醒下,遣散了他召集来的众“党羽”,让他们都回各自的衙门营地办差去吧。

    只他和柳芳并韩德功三人并牛奔、温博和秦风和韩家三兄弟,一个九人,护持着马车往回走。

    温严正等人则先各回衙门军营,老是聚集在一起,着实不像,容易犯忌讳。

    况且贾环如今还是昏迷状态,人去多了只能添乱……

    “牛叔叔。”

    牛奔不敢上前,秦风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唤了声脸上煞气惊人的牛继宗。

    “什么事?”

    牛继宗见是秦风,他先冷冷的瞥了眼后面的“怂货”,而后冷声道。

    不提后面被这一眼吓的差点从马上掉下去的牛奔,连秦风心里都发寒。

    不是他没出息,而是牛继宗身上的气势不是因为官爵产生的,而是由当年在九边沙场上厮杀,用血气和人头堆积出来的。

    他和牛奔虽然在神京城内年轻一辈中算是佼佼者了,可哪里又能经受的住这等煞气?

    秦风干笑了声,道:“小侄见马车的行进方向好像不是回贾府……”

    牛继宗道:“先回我家。”

    秦风咳嗽了声,道:“按理说是应该先回牛叔叔家,以便牛叔叔好照顾,不过……”

    “有话快说,磨叽什么?”

    牛继宗厉声喝道。

    秦风在二代中算是难得出众的人物了,可在牛老虎的一声厉喝中,还是冷不丁的打了个激灵,连忙道:“是这样的,环哥儿从扬州回来时,带回了一个武宗,环哥儿受的又是内伤。所以小侄就想,是不是请那武宗好好诊治一番,会更好?”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