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零一章 我去带二姐回家(三)
    丢大人了。

    贾环又回来了。

    看着依旧站在原地的赢杏儿,他嘿嘿傻笑了声。

    赢杏儿原本一双明亮如骄阳的眼睛,此刻水濛濛的,她看着贾环的眼神有些复杂,似娇羞,似薄怒,似幽怨、似……说不清。

    “杏儿……”

    “干嘛?”

    “这个……嘿嘿!杏儿?”

    “到底干嘛?”

    “这个,迷……迷路了。能送我去大明宫不?我打个的!”

    “哈哈哈哈……”

    ……

    在古香古色气势恢宏的大明宫内,贾环和赢杏儿并肩而行。

    自被一无耻。贼非礼后,赢杏儿的脸就一直色若桃花,双眼亦是水亮水亮的。

    饶是她天生姿色一般,只算中上,可这幅模样,依旧将贾环惊艳住了。

    “杏儿,不是我说嘴,你们宫里宫人的品性实在是不大好,我兜兜转转问了好几个人,居然都不带搭理我的,嘛人啊?

    要不是今日有正事办,我非捶死他们不可!敢看不起我?”

    贾环只觉得将几辈子的老脸都丢尽了,一边埋头走路一边抱怨。

    赢杏儿瞪了他一眼,嗔道:“就会胡说,哪个宫人敢私自跟外臣说话?

    小黄门要是敢,就会被视为不安分的耳目,转头就被打发到不知哪个冷宫里做打扫杂役去了。

    要是宫女就更惨了……

    所以,你若是心有慈悲,就别去祸祸人家。”

    贾环闻言,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赢杏儿何等聪明,听到他猥琐的笑声,俏脸登时又红三分,嗔道:“更不准祸祸我……呸!”

    “哈哈哈……嗯?草!泥!玛!”

    贾环先是大笑了三声,可当他目光扫过大明宫与华清宫的拐角时,笑声戛然而止。脸色瞬间铁青,咬牙切齿的吐出了三字经后,整个人便化成一道残影,消失在赢杏儿身边。

    “赢朗。住手!贾环,别冲动!”

    当赢杏儿的目光顺着贾环的眼神看过去,发现她弟弟赢朗和另外两个年轻子弟正堵在那里拽一女子头发,甚至用脚踢人时,登时面色大变。一边呵斥赢朗,一边劝贾环。

    可此刻别说是赢杏儿,就是太上皇亲至,怕是都拦不住发疯的贾环。

    ……

    神京城西,待贤坊,好汉庄。

    “你说什么?”

    满头大汗,满脸青肿的牛奔怒视着身前的酸文人,咆哮道。

    “你急什么?让索兄将话说完不行吗?”

    眼角也有些红肿的秦风少有厉色的喝道,而后对一脸焦色的索蓝宇道:“索兄,到底怎么回事。你说!”

    索蓝宇捶手叹息道:“我也是和宁国府管家李万机交谈后才知道事情来由,三爷并不想让他二姐入宫当皇妃,所以刚回府,转身又去了皇城,八成是要人去了。”

    “靠!”

    一旁处神经紧绷了半天的牛奔闻言骂了声,大喘气道:“这算个的出事了,这也算事儿……我说你们这些文人有病吧,我……”

    “行了!”

    秦风脸色肃然的看着牛奔,沉声斥道:“你懂什么?环哥儿二姐一旦进宫,那就是储秀的身份。是陛下的……谁都能往回要吗?没进宫前还好,婉拒就婉拒了,可现在……谁敢跟皇家毁亲?”

    牛奔本来听到秦风的呵斥,八字眉都竖起来了。就要翻脸,可听到后面,眉毛又耷拉下去了,迟疑道:“没……没那么严重吧?以太上皇对环哥儿的爱……”

    温博也点头附和道:“应该没事吧。”

    秦风闻言,恨铁不成钢的怒视二人道:“最近的朝局你们不知道啊?”

    牛奔和温博一起眨起了眼睛,莫名其妙的看着秦风。

    秦风一拍额头。不再理会俩混球,看向索蓝宇,道:“索兄,你的意思是……”

    索蓝宇摇头苦笑道:“三爷并不看重于我,苦拦不住,徒之奈何。风哥儿,实不相瞒,我都想请辞了。”

    “诶……”

    秦风连忙摆手劝道:“不至于此,不至于此。索兄,环哥儿身上最可贵之处,不在于他的出身和身份,而是那份重情重义的心。今日是事出有因,索兄当有宽容之心才是。”

    “这我知道,若非如此,韩家三兄弟也不会对他死心塌地。甚至连堂堂武宗级高手,如今都甘心跟在他身边,听他调遣……”

    “噗!咳咳咳……”

    索蓝宇话未说完,一旁正大口喝酒的温博一口酒水岔进气管,然后歇斯底里的咳嗽起来……

    牛奔和秦风二人都惊诧莫名的站了起来,异口同声的看着索蓝宇道:“你说什么?”

    索蓝宇见二人的神色,忽然省悟过来,连忙道:“想来你们还不知道,在江南金陵时,奉圣夫人送与三爷一武宗级高手作为家将,若非如此,扬州之行也不会这般顺利。”

    “我的天!”

    好容易恢复过来的温博,仰天哀叹了声:“命运不公啊!”

    “命运不公啊!”

    绿豆眼儿的牛奔和一表人才的秦风对视了眼,异口同声的哀叹道。

    那可是武宗啊!!

    别的不说,就说秦风父亲武威侯秦梁,在其麾下黄沙军团二十万铁血战卒中,尽管高手辈出,就连七品以上的大高手都有一些,甚至秦梁本身就是一位九品大高手。

    可是,二十万精锐武卒中,却无一人是武宗。

    由此而知,武宗级高手有多珍奇。

    当然,别说二十万级大军团作战,就是上万披甲战卒对阵作战时,单独一个武宗都没什么太大作用。

    但当以一个武宗为战阵尖峰时,这世上就再不会有破不开的敌阵。

    再坚硬的盾牌,也挡不住武宗级高手挥矛一掷之力。

    而有一武宗作为贴身侍卫,这世上怕是再没谁能用刺杀手段奈何得了贾环了。

    索蓝宇自然明白这个意义,所以他理解秦风等人的失态。

    可是……

    “风哥儿,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必须要有一人赶紧入宫。在三爷去龙首宫前告诉他,让他直接去大明宫求旨降恩。”

    索蓝宇微微焦急道。

    “这是为什么?环哥儿和当今陛下又没什么交情,和太上皇才是好交情。”

    牛奔不解的问道。

    索蓝宇闻言心中苦笑了声,这就是差别。也只有这些武勋子弟,敢和两代人皇谈交情……

    他摇摇头道:“别的事太上皇都可干预,但当今储秀,事关陛下根本威严,太上皇绝不会手。三爷若去相求。怕是连太上皇的面都见不到。而且,还会因此深恶于陛下。此等心怨一旦缔结,后患无穷。”

    秦风三人闻言,面色陡然凛冽。

    “走,我们一起去。”

    牛奔一边沉声说,一边招了招手,示意远处的亲兵将他准备好的干净换洗衣服拿来。

    温博亦是如此。

    索蓝宇却摆手相拦,道:“不可去太多人,尤其是你们这样的子弟。否则的话,就会给人留下胁迫凌上的话柄。那样一来。不仅是三爷,怕是连你们都要搭进去。慎重,一定要慎重。”

    此言一出,牛奔瞪着一双绿豆眼怒视着索蓝宇,可总归只是怒视。

    温博脾气更加火爆,今日他和镇海侯李翰之子李武对阵,被那孙子层出不穷的猥琐招式打的困手困脚,虽然在他最终发飙狂攻下李武投降认输了,可一肚子的怒火却没有发泄出来。

    此刻见一“酸秀才”又是想“背主”而去,又是三番两次的阻拦于他们。尤其是贾环此刻身处“险境”之时,温博满腔怒火登时爆发,一步向前,挥拳劈头盖脸就朝索蓝宇头上砸去。

    管他能不能打死。先砸翻了这恼人的贼厮鸟再说。

    好在,秦风早一步看出了温博不对劲,提前迈出一步,挡在了索蓝宇身前。

    不然的话,温博这一记奔雷拳下去,索蓝宇的脑瓜可能都要碎成稀巴烂……

    “秦风。你敢挡我!!”

    温博有些疯魔了,猩红着双眼看着秦风,咆哮道:“你怕牵连你家,你就滚开,我和奔哥儿不怕!”

    得!牛奔本来还残存一点理智,被这话一激也给激没了,八字眉吊起,绿豆眼里也开始冒起凶光来。

    “你放什么?”

    原本极为注重自身风度的秦风差点没被这混账话给气炸了,要不是时间不允许,他真想撂开膀子和这俩孙子好好干一架。

    可是现在……

    秦风强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怒火,虽然脸色都气的有些发黄,可还是沉下气来,道:“我说不去了吗?”

    “那你在这里废什么话?”

    牛奔眼神清冷的看着秦风,沉声道。

    秦风拳头攥紧了松开,松开又攥紧,他心里打定主意,事后一定要和这两个王八羔子见个高低……

    深吸一口气,秦风道:“索兄说的没错,我们不能都进宫,去可以,但你们两个得在皇城外等着,我一个人入宫去寻环……”

    “你算老几?!”

    温博梗着脖颈,面红耳赤的冲着秦风吼道。

    这种讲义气的事,热血如斯的他们怎么肯让给别人……

    秦风也压制不住怒火了,吼道:“你他娘的抢什么?去,你去!到时候你自己陷进去不说,连环哥儿都要跟着陷进去!胁迫凌*君上之罪,总有抄家灭族的时候!”

    “我和你……”

    温博一双黑粗的扫把眉都快瞪上天了,拳头握紧,就要冲上去干秦风,却被牛奔拉住了:“别争了,风哥儿说的对,我们别害了环哥儿,走吧,不啰嗦了。”

    “你等着!”

    温博这鸟人,打死不认输,都这份儿上了,还不忘威胁秦风一把。

    秦风鼻子差点气歪了:“等着,等事了了,我绝不与你个二货罢休!”

    ……

    (未完待续。)

    ps:  亲爱的书友们,订阅要跟上啊,不然爆发的越多,均订掉的越厉害,编辑看均订狂掉,就不会给了。

    一更的时候均订哗哗的往上涨,三天涨了大几时,两更时候涨的慢点。三更的时候别掉就成。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