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百章 我去带二姐回家(二)
    “他还是先去了龙首宫!

    哈哈!好,好!

    一个个都不将朕这个皇帝放在眼里,军国大事他做主,百官调动他做主,户部内务府也是他做主!

    朕倒要看看,朕这个当皇帝的选个秀女,他是不是也要来做主?!!”

    隆正帝得闻贾环前往龙首宫的消息后,面色陡然铁青起来。

    一双紧攥的拳头青筋暴露,口中越说越怒,越说越怒,最后甚至咆哮了起来。

    后面几个“他”,显然指的不是贾环……

    “陛下,慎言!”

    隆正帝暴怒,苏培盛吓得跪地伏首,磕头如捣蒜。

    倒是坐在轮椅上的邬先生因为有帝师的身份,还敢耐心的劝说两句:“陛下,贾环不是没进门嘛!

    他既然被明珠郡主挡在了宫门外,这就说明那边并不准备插手这事。

    这是好事啊!

    至于贾环此子……呵呵,陛下,不是臣替他说好话,以臣观测,此子绝非心机阴沉之辈。

    说好听一些,叫赤子诚心。

    说难听一点,叫做天真幼稚。

    竟然看不透,太上皇他没错,可那也要分情况。

    在如今朝局失衡的状况下,太上皇是万万不会因小失大的……

    陛下,且等等,很快就大不同了。

    那边猖獗如斯,逼的太上皇不得不放开一条缝隙与陛下,而且还是最为重要的军方。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啊陛下,很快,很快就要大不同了。

    这个时候,陛下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要有耐心,去坐等对面再出昏招!”

    隆正帝闻言,眼中暴怒之火渐渐熄灭,面色柔和下来,狭细的眼睛中眸光闪烁,缓缓点了点头。道:“没错,那些人实在是太猖獗了,皇父都不满意了。只是……贾环……”

    见隆正帝还在犹疑,邬先生哈哈大笑起来。道:“陛下,陛下啊!这小子就是个混小子罢了。

    他但凡有半点权谋头脑和野心,也绝不会做出此等举动。

    一门二妃啊,也只有前明洪武皇帝时郭家才有这等荣耀。

    郭家也因此,成为不逊于徐家一门二公的豪门。

    那是何等的权势。何等的圣眷啊!

    此等诱。惑,他都能弃之不顾。可见,在他心中,亲情重于泰山。

    陛下,这是好事啊……”

    隆正帝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自语道:“看来,朕是将他想复杂了?”

    说罢,又觑着眼看向邬先生,道:“朕怎么觉得。你是在替那混账小子说好话?”

    邬先生闻言,非但不惊惧,反而仰头大笑起来:“实不相瞒,陛下所言不差,臣确实替他多说了几句好话,臣也是怕啊!”

    隆正帝好笑道:“你是堂堂帝师,你怕什么?”

    邬先生连连摆手道:“当身为一个荣国子孙和宁国传人,心里却没有太多权谋私心,也不会不择手段的往上爬时,别说是区区微臣。就是太上皇和皇上都不得不呵护着他,着他。

    否则,当初忠顺王世子也不会白白挨了一顿打……

    陛下,荣宁二公。着实与赢秦有定鼎之功、成国之德啊!”

    隆正帝闻言,面色微变,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沉声道:“先生所言甚是,荣宁二公,尤其是两代荣国公。都与国有大功大德。”

    邬先生又笑道:“所以,臣才不得不多替他说几句好话。不然的话,日后他怪臣出了馊主意,将他二姐收进宫里,还不对臣饱以老拳?到时候,臣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隆正帝闻言,面色古怪的看着邬先生,而后两人又齐齐大笑出声。

    笑了好一阵后,隆正帝还是有些不甘道:“那,就将他二姐还他?”

    “诶,不不。”

    邬先生连声阻止道:“再怎么说,他也不过是人臣的身份,岂有这般容易之事?那将陛下之威严置于何地?”

    隆正帝闻言恨声一哼,讥讽道:“原来你还知道朕的威严?”

    这话就太大了,即使是帝师都承受不起。

    邬先生苦笑一声,就要起身请罪。

    “行了行了!”

    见这瘸子艰难的想要起身,隆正皇帝赶紧制止,又对一旁跪趴了好久的苏培盛道:“你这狗才,还跪在那里做甚?还不快扶先生坐好!”

    苏培盛闻言后,赶紧磕头谢恩,然后才起身去搀扶着邬先生重新坐正。

    “说说吧,你又有什么主意?皇父曾骂你为妖师,朕看一点都没错。”

    隆正帝没好气的说道。

    邬先生闻言哈哈大笑起来,得意道:“能得太上皇如此盛赞,实乃微臣之荣幸也……咳咳!”

    不过见隆正帝的脸色又难看起来,邬先生就不再刺激他了,连忙道:“那女子可以还,但却不能还的那么轻松。否则,陛下威严必然受损。不如这样,陛下您看可行否……”

    ……

    “你爹脑子抽了吧?内阁总共就五位阁臣,除却李光地那个老泥鳅外,也就四个,你爹就敢拉过去三哥?”

    贾环目瞪口呆的看着赢杏儿道。

    赢杏儿闻言,苦涩一笑,道:“他也是没法子,权势之变,亦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他之前差不多已经扩张到极致了,若是就此罢手,接下来就该成了颓降之态。所以,他不得不继续往前迈一步。

    不迈是败,迈出这一步,唉……”

    贾环咂摸着嘴巴,若有所思道:“我就说,按理来说,太上皇没道理同意陛下纳贾家女为妃才是,更何况还是一次纳两个。现在看来,原来是你爹那边触犯了太上皇的底线,成尾大不掉之势了。

    李光地那个滑不溜秋的老泥鳅一直处中立之势,只跟太上皇亲近。张伯行倒是够忠直,站在陛下这边,可却孤掌难鸣,在内阁中了,没什么实际大权。

    其余三个都靠到了你爹那边……所以,太上皇就需要军方来帮陛下一把。让格局恢复平衡……”

    “想清楚了?”

    赢杏儿很满意贾环能够冷静下来,并且只需要一点,就能立刻理清头绪。

    这说明他本质上不是一个慌张莽撞之人。

    贾环闻言叹息了声,点点头道:“难怪啊……这种态势。别说我只是贾家子弟,我就是龙子龙孙,也没法挽回。可悲的棋子……”

    “什么?”

    因为最后五个字说的声音太轻,所以赢杏儿没有听清,问道。

    贾环缓缓摇摇头。道:“没什么。”

    “噗嗤!”

    赢杏儿见贾环面无表情的模样,一笑道:“瞧你,这就放弃了?”

    贾环斜着眼睛看她,道:“你什么意思?”

    赢杏儿微微得意的扬起头,嘴角弯起,一双明亮的眼睛简直让人惊艳到炫目,她也学着贾环,微微吊起眼角,斜视着他,道:“我有法子!”

    贾环不爱惯她。皱眉道:“有法子就赶紧说,你别忘了,二姐姐可不是外人,那是你大姑子!”

    “呸!不害臊!”

    饶是赢杏儿天性大气,可听闻此言,也登时俏脸刹红,啐了一口。

    不过她终究不是普通闺阁中养出来的女子,只一双明亮的眼睛中浮现了层水意,轻轻嗔视了贾环一眼后,便又正色道:“皇伯父欲纳贾家二女为妃。其因无非是为了施恩于贾家,拉拢于贾家,或者再直白一点说,就是为了拢住你。

    拢住了你。不敢说立刻让军机阁那三位身怀深厚贾家背景的军机阁臣归心,但至少,他们一定会倾向于皇伯父。

    这,就是皇祖父和皇伯父二人的真正目的。”

    “我知道这些,不就是因为如此,才没法破解吗?”

    贾环瞪了赢杏儿一眼。苦恼道。

    赢杏儿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你啊!环哥儿,你以后不能光顾练武了,也得多琢磨琢磨朝政,不然的话,日后怕是要吃大亏呢。”

    贾环闻言后老脸发热,觉得被妹纸鄙视了有些丢人。

    不过总算他还有些男人的肚量,便点头应道:“你放心,等咱们成亲了后,每天晚上都好好跟你学习……”

    “啪!”

    赢杏儿闻言脸色滚烫如火,扬手在贾环肩头抽了下,左右转头看了看附近,没发现什么人后,才嗔怒道:“我看你还是不急,都什么时候了,还油嘴滑舌!”

    贾环讪笑了两声,态度诚恳老实认错道:“是,主要是看你总占上风,斗不过你,所以才仗着一点卑劣的优势逆袭一次,结果还是被了……

    你说你说,杏儿,二姐姐于我虽不是亲姐姐,但更亲于胞姐,我实不忍心让她在宫里多待片刻。”

    赢杏儿闻言白了他一眼,道:“哪有那么玄乎?你放心就是了,我上下都叮嘱过了,绝不会有不开眼的宫女太监敢欺负她。而且都知道她是皇伯父亲自点名要进宫来的,短时间内,巴结都来不及呢,谁敢欺负她?”

    贾环闻言松了口气,嘿嘿笑道:“杏儿,我就知道你最好……你再说说看,怎么才能把我二姐接出宫去?”

    赢杏儿还没来得及甜蜜,就被他的现实给打败了,又“怒气”的白了他一眼后,看贾环那“怂样”,自己反而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后道:“多简单的事,既然皇伯父纳妃的目的只是为了笼络住你,那么你主动去臣服于他,给他个台阶下,让他有隆恩降施于你不就好了?”

    贾环闻言,直如醍醐灌顶,“啪”的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还不算完,冲上前,一把抱住赢杏儿,而后在她那并未涂脂而浅红的唇上狠狠的亲了口后,转身尥蹶子跑路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