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我去带二姐回家(一)
    “环哥儿,你是想逼死我这个老太婆吗?”

    贾环方才那句话,不仅让荣庆堂内的气氛瞬间凝结,更让贾母在这一刻苍老了何止十岁。

    贾赦再不成器,那也是她的儿子啊……

    贾环泪流满面的回过身,缓缓跪下,哽咽道:“老祖宗,孙儿岂敢……孙儿只想亲人平安,少受世间悲苦。

    老祖宗,别人不知,难道您还不知道吗?

    那宫里又岂是一般人能活下去的好去处?

    大姐姐自幼养在老祖宗膝下,受老祖宗调理管教多年,入宫之后,尚且步履维艰。

    孙儿自承爵以来,每年暗地里不知往宫里洒进去多少银子,又几番暗中托付梁九功梁公公,就这样,才勉强让大姐姐少受些罪过,熬到了今日……

    以大姐的能为,尚且仅能自保。

    可二姐她……二姐心性纯良质朴,温顺老实,从不与人争什么。

    又哪里能经的住宫里的那些明暗箭,阴。私算计?

    孙儿这心里……当真是犹如刀绞啊!”

    贾环的这番话,令堂上众人面色再变。

    尤其是王夫人和薛姨妈、王熙凤等人。

    以贾环素来的表现,大家都知道他重情重义,尤其是格外善待家里的几个姊妹。

    但大家当真谁都不知道,贾环居然连贾元春都照顾到了。

    贾府里又有谁不知道,贾元春的生母王夫人,几乎恨不得贾环母子俩即刻就死……

    可不想贾环却能做到这个地步……

    再这样一对比,贾环之前说的那句话的冲击,似乎就没这么大了。

    贾琏红肿着半边脸,眼神里又恨又羞,但更多的是怕,打心底的怕。

    尤其是当他看到贾环的眼神又扫过来时,整个人冷不丁的打了个激灵。

    咽了口血腥味儿的唾沫后,他强行压下恐惧。赔笑解释道:“环哥儿,你……你是不是担心过头了?以你如今的声势,宫里谁敢动二妹妹?我也是为了她……”

    “闭嘴!!”

    没等贾琏将话说尽,贾环就厉声喝断。刚压下去的怒火再次澎然爆发:“你真真是个混账东西,既然想搏富贵,就该效仿英烈先祖,习武练功后赴疆场杀敌立功便是。

    我们贾府满门的富贵都是这么得来的,祖宗如是。吾亦如是。

    何尝见过你这种没用的废物,为了贪图富贵,竟将自己的亲妹妹送入那等地方受苦受罪。

    贾琏,你枉为七尺男儿,你更不配当荣国子孙。”

    “环哥儿,你听我解……”

    “你再敢狡辩半句,我现在就一掌毙了你这个混账。

    我也是奇了,你这一房怎么就尽出你们这些丢人现眼的玩意儿?

    现在,滚去祠堂跪着!

    贾琏,今日我若是带不回二姐来……”

    贾环猩红着眼睛看着面无人色的贾琏。一字一句道:“你就好好想想,下去后,该怎么面对荣国先祖吧。”

    说罢后,贾环再不看他一眼,起身大步离开。

    “环哥儿,你干什么去?”

    贾母一脸焦急的看着贾环的背影喊道。

    “我去带二姐姐回家……”

    ……

    “这么说来,他居然不愿他那……二姐进宫?”

    大明宫紫宸书房内,隆正帝眯缝着细眼坐在龙椅上,听完苏培盛的话后,淡淡的道。

    “唉!算岔了。”

    帝师邬先生抚掌轻叹。摇头道:“不意此子竟重情至此。”

    苏培盛作为太监,本不当发言,不过他身为隆正帝潜邸之恩,乃是数得着的心腹。所以也能说几句:“可不是嘛,换个人家,一门二妃,这是何等的荣耀?日后若是再能诞下龙子,嘿……那就是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了。

    不过啊,依奴才所见。这贾环虽然很做了些不得了的事,不过由此事可知,他终究还只是个赤子之心的孩子,舍不得姐姐。

    若是陛下能全其之美,不怕他不感恩戴德。

    以他这般重情重义的心性来看……”

    隆正帝闻言,微微赞许的看了眼苏培盛,不过,脸色却有些难看起来,幽幽的道:“他若直接来求朕,朕给他个恩典,索性就成全了他又如何?

    可,怕他会直接去龙首宫那边,想用太上皇来压朕。

    他若如此,将朕置于何地?

    朕又岂能如了他的意?”

    ……

    “三爷,三爷等等……”

    “三爷,我有话说啊。”

    “三爷……”

    “等我回来再说。”

    索蓝宇气急败坏的看着扬鞭而去的贾环,气的满脸铁青,猛的一下将手里的马鞭摔在地上,怒道:“莽夫,糊涂!!不足为谋,不足为谋!!”

    ……

    “大哥,你们先回去吧,我不定多久才能出宫。”

    皇城前,贾环阴沉着脸,对韩大等人说道。

    韩大皱眉看着贾环道:“到底发生了何事?你这个样子让我们怎么放心回去?”

    韩让也紧皱眉头,道:“不应该有什么坏事啊,不然的话,奔哥儿他们岂会不来?环哥儿,到底何事?”

    贾环苦笑道:“换个人家,怕是笑也要笑死了。可我却笑不出,我家宫里的大姐获封贤德妃,我家二姐也被送进宫了。”

    “这是好事啊!”

    韩三闻言,双眼放光道:“我的老天爷!一门二妃,这……环哥儿,这是天大的好……”

    “住口!”

    韩大看不下他的跳脱,话没让他说完便呵斥道。

    贾环痛苦的摇头道:“我二姐性格柔软和善,从不会与人争什么,更是连防人之心都无。她若进宫,怕是连一年都活不下去。我贾府满门富贵皆来自战场厮杀,又岂能以姊妹……

    不说了,三位哥哥回去吧,今儿我就豁出去不要了这身蟒袍玉带,也要将二姐带回家。”

    “环哥儿……”

    韩大闻言,面色为难的唤了声,可喊住后却也不知该如何劝说。

    贾环看着韩大点点头。道:“大哥,我们是兄弟,你们不用劝我了。如果能用这身爵服换我二姐平安回家,我又岂会吝惜?至于前程。你我兄弟日后自能在疆场上杀回。”

    韩大闻言,面色渐渐坚定下来,他伸出手,沉声道:“不管如何,我韩家三兄弟必然鞍前马后。同生共死,荣辱与共。”

    贾环看着韩大坚定的眼神,眼睛微微湿润,亦将手抬起,与韩大的手重重握在一起,沉声道:“环,亦愿与哥哥们同生共死,荣辱与共。”

    韩让没有说话,但是走上前一步,将手搭上。

    韩三激动满面。似立刻赴死也在所不惜,也将手重重的搭上,不过他刚想开口说几句,就被韩大的眼神给制止了……

    贾环收回手后,冲韩家三兄弟一拱手,而后大步进入皇城。

    ……

    龙首宫前,贾环淡淡的看着对面之人,目光清寒。

    “环哥儿,你二姐之事,起初我并不知情。谁都没有想到。皇伯父会再次加恩于贾家。后来我知道了后,也已经晚了。”

    看着贾环的眼神,赢杏儿明亮的眼中闪过一抹愧疚之色,还夹杂着一丝委屈。

    贾环闻言。看着她点了点头,道:“我没有怪你,这本就不是你的错。”

    赢杏儿闻言,明亮的眼睛微微一黯,但却并未低头,她依旧看着贾环。道:“环哥儿,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皇祖父不会出手帮你的,你……”

    赢杏儿话未说完,贾环就急了,一把上前抓住赢杏儿的胳膊:“你说什么?”

    赢杏儿尽管性格大气无边,对武道也有所了解,可也只是纸面上的了解,毕竟不是武人。

    贾环如今的手劲大的惊人,这一忘形下的捏拿,让赢杏儿痛的“哎哟”一声叫出了声。

    贾环闻声连忙松手道歉道:“杏儿,你没事吧?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太心急……”

    赢杏儿紧蹙着眉心,疼的眼中泪花浮现,不过却只道了声“不打紧”,就继续对贾环道:“环哥儿,你现在去求见太上皇也是碰钉子,我方才已经求了半天了都无用。”

    “为什么?”

    贾环很想不通,以贾家的功绩,以先荣宁二公对他赢玄的恩德,他怎么会这般不近人情。

    赢杏儿苦笑了声,没有先回答,而是抬头扫视了一圈。

    皇宫之内,不显眼的旮旯角里都能藏个人,不定是哪个的耳目。

    贾环没有经验,赢杏儿自宫中长大,心里自然有谱。

    被她明亮如炬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后,不论是过路的宫女,还是在路旁打扫积雪的小黄门,纷纷加快了脚步,远离开这是非之地。

    别看赢杏儿此刻在贾环面前表现的小媳妇一样,就以为她是个好脾气。

    在皇宫里,谁要是有这个想法,就是最可笑的人。

    作为最正宗的皇三代,又是太上皇膝下最得的孙女,赢杏儿是这个世上最配得上“金枝玉叶”这四个字的女孩子。

    别说是他们这些奴婢,就是宫里寻常的妃子,甚至是中宫皇后,都会时常送她一些奇珍首饰……

    贾环曾对贾母等人自吹,说他是天生富贵。

    可跟赢杏儿相比,他连草根都不如……

    能在宫里活下来的人哪一个不是人精。子?岂会对这种行情不了然于心!

    在宫人们私下列出的,在宫内绝对不能得罪的人的名单里,赢杏儿至少能排到前五,甚至是前三……

    所以,虽然她手上未曾沾染过一滴人血,但却没有人想做这个让她破戒的人……

    因此,短短几个呼吸内,龙首宫宫门前竟然出现了一片清静之地!

    等周围安静下来后,回过头看着目光呆呆看着她的贾环,赢杏儿忽然觉得有些害羞,不好意思的抿嘴腆然一笑。

    灿若夏花。

    ……

    (未完待续。)

    ps:  第一更,晚上还有。

    保证这个月将二十章外债还完!!

    看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