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暴怒
    从龙首宫出来后,贾环的后背出了一身冷汗。●⌒,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庆幸。

    庆幸董明月没有跟着回来……

    皇权,敬畏。

    贾环回头深深的看了眼龙首宫,而后在内侍的指引下,前往大明宫。

    紫宸书阁。

    “陛下,这是巡盐御史林如海的遗表。”

    贾环将一白盒交给了大明宫太监总管苏培盛,苏培盛双手接过后,放在了御案上。

    御案后龙椅上坐着的隆正帝怔怔的看着白盒,许久没有出声。

    不知过了多久,总之,贾环的腿都快跪麻了,隆正才沙哑着嗓音,道:“起来吧。”

    贾环暗自呼了口气,借着起身的机会,悄眼看了隆正帝一眼,心中微微一惊。

    隆正帝的眼角,居然会有一抹晶莹……

    “你做的很好,朕……朕会有赏赐赐下。苏培盛,去内务府领十匹金锦赐予贾爱卿……跪安吧。”

    隆正帝拿起白盒,转身离去,背影……落寞。

    ……

    “贾爵爷,万岁爷得知林御史卒于扬州后,连续三天三夜没有合眼,真是悲痛欲绝。

    陛下尝言,自先北静郡王去后,忠心于朕者,无过林兰台也。

    并连连感慨:天地广阔兮,竟容不下朕的林大夫。

    其声之悲,就连我等奴婢们听了后,都感到痛心无比啊。

    不过,陛下也对贾爵爷扬州之行褒赞有佳,赞爵爷您杀伐果决,该出手时便干净利落的出手,将明教和白莲教两教几乎斩尽杀绝。

    夸赞爵爷您有乃祖之风!

    更难得的是,打破了扬州八大盐的抱团,抄了周汝南的家……”

    送贾环出宫的一路上,苏培盛说尽了好话,一直等到快出宫门的时候,他最后意味深长道:“贾爵爷。陛下对贾家,对宁国府,更准确的说,是对贾爵爷您。可着实是另眼相看哪。

    这十匹上等内造的金锦,不过是锦上添花,真正的施恩,爵爷您回去后就知道了。

    嘿哟,真真是国朝百年来。前所未有的隆恩圣眷了。

    贾爵爷可不要辜负了陛下的……贾爵爷?”

    苏培盛见贾环忽地皱起眉头,不顾他在说话,居然探头朝后方拐角处的华清宫方向凝神看去。

    华清宫乃中宫皇后所居之所,尽管贾环在这里探头肯定看不到,可是只这姿态就很有问题。

    这是想打望皇帝的老婆吗?

    “贾爵爷?”

    苏培盛轻声唤了声没有用后,眼中不由闪过一抹怒火,若换个人,他现在怕是已经挥手招来大内侍卫了。

    可是面对贾环,他只能加大声音再喊一次。

    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贾环非但还不理会他。甚至想用力推开他,朝华清宫走去。

    “贾爵爷!”

    苏培盛不能再无动于衷了,贾环是由他亲自带领出宫的,若是贾环闯出什么弥天大祸来,或许还能保命,可他苏培盛就算身为皇帝近侍,也免不了人头落地。

    因此他死死的挡在贾环身前,尖声道:“贾爵爷,这里是大内!”

    贾环闻言,身体一震。却还是没有直接理会,而是紧紧的皱着眉头,眺望着远方,沉声道:“苏总管。方才过去的那一队宫女,是什么来头?”

    苏培盛闻言,眼中忽地闪过一抹了然,脸上的阴沉之色消失殆尽,笑道:“哦,贾爵爷说的是那些人啊。那是陛下今年选秀的秀女们。呵呵,她们如今可是宫里的贵人哩,说不准哪个就直接飞上枝头做了……”

    “苏总管,告辞。”

    贾环再次很失礼的打断了苏培盛的话,只一拱手,而后面色铁青的大步走出宫门。

    苏培盛见状,眉头微微皱起,心里生气是小事,关键是,总觉得好像哪里出了大岔子。

    贾环出了宫门后,在宫门不远处与帖木儿并后来赶来的韩大并数个亲兵相会和,而后没有多言,径自翻身上马后,朝西城公侯街打马而去。

    ……

    “哎哟哟,可总算是回来啦!”

    荣国府,荣庆堂内,经过一番哭笑之后,王熙凤在贾母旁边凑趣道。

    贾母依旧高坐在正堂上方的软榻上,笑眯眯的拉着林黛玉的手,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番后,点头笑道:“还好,没清减太多,不然的话,我是断不与环哥儿善罢甘休的。”

    “哟!瞧瞧,这外孙女倒是比亲孙子还疼,到哪儿说天理去?老三要听了这话,那心还不碎成八瓣儿?方才我才瞧了老三从苏州带回来的苏锦,啧啧,别看他年纪小,还真会选东西,那锦帛,竟比内造的看着还好。

    老祖宗,我可先说好了,等夏天的时候,我可是要用那大红的锦缎做一身罗裙。多鲜艳哪!

    您老封君要是得罪了老三,他那脾气再一恼,不给了,你说我找谁要去?”

    王熙凤一副财迷心窍的小家子模样,将满堂人逗的捧腹大笑。

    连得知贾环和林黛玉回来的消息后,一起赶来的贾政和贾琏都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

    “你这破落户,也不怕姨妈笑话你穷酸没出息!”

    贾母大笑了一通后,用手指虚点着王熙凤嗔骂道:“你也经过不少好东西了,竟也好意思说什么大红的锦缎,连个锦帛都不认识,我看你以后还好意思夸嘴?”

    薛姨妈在一旁笑道:“凭她怎么经见过,如何敢比老太太呢?老太太何不教导了她,我们也听听。”

    王熙凤也笑道:“好祖宗,教给我罢。”

    贾母笑道:“那大红锦缎,是苏州宋锦。”

    王熙凤娇笑道:“四大名锦我都见过,喏,我里头的这件红袄不就是宋锦吗?怎地这般不同?”

    贾母白了她一眼,道:“你身上的虽然也好,可比不得环哥儿带来的这些。别说是你了,怕是连姨太太都认不得这几种。”

    薛姨妈笑道:“还真是没见过。”

    贾母道:“其他的倒也罢了,虽然稀奇,可如今这世面上总还能寻着一些。寻不着的,内造的也有。但有三种,却是连大内怕都难见。分别是青织金仙鹤宋锦、青织金穿花凤宋锦、青织金麒麟宋锦。

    凤丫头相中的,就是青织金穿花凤宋锦。艳的很。正是你们这个年纪穿的。

    苏州宋锦在前明时候极为昌盛,宣德年间织有“昼锦堂记”,当真是精妙绝伦。

    只可惜前朝末年,战乱肆虐,许多珍贵的宋锦手艺织法便失传了。

    也难为环哥儿。不知从哪给你们淘换来的。”

    薛姨妈笑道:“别说凤哥儿了,就连我都没听说过。”

    这面说话间,王熙凤已经打发人取来了一匹。

    贾母拿到手里,道:“可不就是这个!扯出来,给你们妯娌和姑娘们一人做一身袄子,剩下的再做些夹背心子给丫头们穿。放在那里做什么,我……”

    “三爷回来啦!”

    贾母正说着,门外传来丫鬟们的声音,叽叽喳喳的。

    只是奇怪的是,若是往常。贾环早与这些丫鬟们开起玩笑来,嘻嘻哈哈的。

    今日却只听得丫鬟们的声音,却不闻贾环的声音。

    贾母眼睛看向了堂前一处,见那人也有些坐不住,不由暗自叹息了声。

    “孙儿贾环,给老祖宗请安。”

    贾环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后,眼睛环视了大堂一圈后,脸色愈发难看,不过还是规矩的跪在堂上,给贾母请安道。

    然而。先前众人欢快的气氛,终究还是因为他阴沉的脸色散去了。

    “好,好,快起来吧。可怜见的。一来一回这么远的路,又是这个时节,难为你了。”

    贾母含笑道。

    贾环轻轻摇了摇头,却并未起身,他看向软榻下方的一侧,李纨的位置。强笑道:“大嫂子,劳烦大嫂带姊妹们先下去,待会儿小弟给大家发送带来的礼物。”

    李纨看着贾环,想劝说什么,可看到他脸上的神色后,又止住了,叹息了声,见贾母等人也没反对,就引着满面担忧的探春、黛玉、湘云,和一脸委屈的惜春还有面色淡淡的宝钗并贾宝玉一起离开了。

    等李纨等人的身影退去后,堂上的气氛愈发严肃了起来。

    贾环抬头直视着贾母,沉声道:“老祖宗,二姐安在?”

    贾母闻言,沉默了。

    “老祖宗,我二姐安在?!”

    贾环的声音高了些,堂上众人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

    贾母还是没有回答,但却看了一角处贾琏一眼。

    贾琏不得不站出来了,他起身,脸上强挤出笑脸,看着贾环道:“三弟啊,你先起来,这不正准备给你通报这个喜讯儿吗?真是天大的喜信儿啊!

    你知道吗?咱们家的大小姐,就是元春,被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并加封为贤德妃!

    三弟,这可是贵妃啊!你成国舅爷啦!”

    贾环一双眼圆睁,死死的盯着贾琏,一字一句道:“我问的是,我二姐安在?”

    贾琏闻言一滞,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本也是纨绔惯了的公子哥儿,又是受贾母宠爱,还是哥哥,方才能那般放下身段儿对贾环说话,已经实属不易了。

    此刻贾环居然还“得寸进尺”,真是岂有此理。

    贾琏公子哥儿脾气上来,哼了声,拱手道:“蒙当今圣上隆恩圣眷,因念及先荣宁二公之功,所以,今次除了加封元春为贵妃外,还格外开恩,允许贾家再送一秀女入宫当值。并许诺,经过勘查,若是入宫之女依旧如大姑娘那般贤良淑德的话,贾家还能再出一妃!

    如今家里的适龄女孩子,就只有迎春了。所以,这个好事就落在了……”

    “砰!”

    贾琏话未说完,人就倒飞了出去,半空中嘴里喷出一条血练,横扫空中,而后重重的摔倒在地。

    众人惊的连惊呼声都忘了呼喊。

    贾环起身了,猩红着一双眼睛,铁青着脸,咬紧牙关朝贾琏走去。

    “你……你想干什么?”

    贾琏一边呕血,一边惊骇的问道。

    “你怎么不去死?”

    贾环死死咬紧的嘴里吐出了六个字。

    “我……我是她兄长,长兄如父!你算什么?你凭什么做主?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贾琏一边往后移,一边惶恐的喊道。

    “是!”

    贾环忽地顿住了脚,双手伸展,十指叉开,周身气势蓬勃而发,似不如此,便无法舒展他内心的暴怒一般。

    他歇斯底里的怒吼道:“是,你是她兄长,是长兄如父。”

    吼完这句,贾环的声音又忽地变轻,非常轻:“那你为何不像你那死鬼老子一般,安份的去死呢?”

    “环哥儿啊!”

    ……

    “杏儿,这件事你不要再插手了。”

    龙首宫,暖心阁内,赢玄面对着墙壁上悬挂着的大秦寰宇周天图,负手而立,语气平淡的拒绝道。

    即使对面堂下跪着的是他最宠爱的孙女,可在这件事上,他并不会动摇。

    赢杏儿原本一双灿若星辰般明亮的眼睛,此刻却有些黯淡下来,她恳求道:“祖父啊,贾环他……

    若是别个倒也罢了,可偏是他最为关心的二姐姐。

    他那个二姐秉性纯良的有些过分,心里没有半点城府,她根本不适合在宫里这种地方待下去的。

    祖父啊,他临走前,将家事相托于孙女,孙女也答应好了他,会帮他照顾好家。

    可现在……”

    赢玄看着赢杏儿黯淡了许多的眼睛,语气和缓下来,道:“若是别个秀女,你自己就可以做主,想来你皇伯父也不会不给你个面子。

    但这个丫头不同,她是你皇伯父特意加恩于贾家才挑选进来的。

    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她入宫后,只会更得宠。

    朕若插手此事,你想想,你皇伯父该怎样想?

    而且,对你,对贾环,甚至对整个大秦而言,都不是一件好事。

    杏儿啊,以你的权谋心思,不应该想不透这点才是。”

    赢杏儿不是想不透,而是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

    她悲哀的坐在地上,双手抱膝,喃喃苦恼道:“该怎么办啊,到底该怎么办啊?”

    赢玄还是第一次见赢杏儿这个大气无边的孙女露出这种小女儿心思,不由有些好笑,道:“其实,倒也并非一定让那个丫头入宫……”

    赢杏儿闻言,方才黯淡的眼神腾的一下明亮起来,抬头看向赢玄,一张并不算太美的脸上,露出十分阳光,十分灿烂的讨好笑容,她一路小跑跑到赢玄跟前,抓住他的胳膊摇晃道:“皇祖父,您就教教孙女嘛!您就教教孙女嘛!”

    赢玄大概也只有在这个孙女跟前能享受一些天伦之乐了,他哈哈大笑道:“再等等,再等等不是坏事……”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