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死线
    “回来啦,我们回来啦!”

    站在甲板上,贾环穿着一身孝衣,双手拢在嘴边,高声喊道。

    他身后,韩大用力的将他往后扯,往船舱里拉。

    太尼玛丢人了。

    你在热孝期间,才死了爹,就算不表现的悲切,可也不能这般欢愉吧?

    就算欢呼,你能不能关上房门拉上窗帘后再欢呼,这马上就要到灞水码头了,人山人海啊……

    好在韩大拉的及时,在其他船上和码头上的人看过来时,只剩下韩三一个人在甲板上哈哈大笑。

    “疯子……”

    “傻子……”

    “脑壳有病……”

    远远传来的若有若无的骂声,让韩三的笑声戛然而止。

    张大嘴呆在了那里……

    “噗嗤!”

    船楼上听到动静的林黛玉等人,透过窗子看到这一幕后,纷纷笑了出来。

    韩三被骂的郁闷,正想冲外面再喊几句,骂回去,就听见韩大的声音从船楼内传出:“闭嘴,滚进来。”

    韩三张大的嘴又没发出声音,闻声后,垂头丧气的进去了。

    “咯咯咯!好有趣!”

    二楼的一间房间窗户上打开了一条小缝儿,一个小脑瓜悄悄的挤在那里,看到这一幕幕后,轻声笑道。

    “冬儿,快进来。”

    她身后,一个和这个小脑瓜长的一模一样的丫头,将她拉了回去,叮嘱道:“马上就要进城了,不要贪玩了。进了城以后,也要仔细呢。”

    “姐姐啊,你都说了好多遍了。我们不过是两个丫头,有什么可仔细的。越是仔细,反而越会露出马脚哦。”

    被拉回来的小丫头撇着小嘴道:“唉,真是命苦。姐姐,难不成我们这一辈子都要这样像鼹鼠一样的活着吗?”

    虽然长的一模一样。但后一位丫头此刻明显成熟的多,她轻轻的摇了摇头,目光柔和歉意的看着妹妹,宽慰道:“不会的冬儿。只要我们能做好该做的事,或许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再也不用这样活了。你想上哪里去玩,就可以去玩呢。都是姐姐不好,没能保护好你……”

    “哎呀。姐姐啊,我不过发两句牢而已,你怎么又来了……好了好了,怕了你了。以后我再也不这样说了好不好?我会好好和姐姐你配合,将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送给……”

    “够了冬儿,不要再说了!我们……”

    “有夏,立冬……快下船了,你们快一点。”

    有夏的话没说完,门外传来一道声音很有韵味的话。

    有夏和立冬闻言后彼此相视一眼,而后异口同声道:“知道啦。卿眉姐姐。”

    “呵……两个有趣的小家伙!等进了城,干脆我们三个住一起,睡一张榻上,好不好啊?”

    门外的声音愈发缠。绵了,有夏和立冬两个丫头却一起将头摇成了拨浪鼓,连连拒绝道:“还是不要了,还是不要了,谢谢卿眉姐姐的好意。”

    “哈哈哈!你们俩……”

    “干吗呢?还不下船,磨磨唧唧的,准备在这里种地啊?”

    卿眉正准备继续调。笑几句。可话刚出口,楼道口就传来一阵让人“厌恶”的霸道声音。

    什么话嘛!

    可是,听到这个声音,神色妖娆的卿眉却挤出了一脸的小意儿笑容。娇声道:“哟!是爵爷啊,爵爷安!奴家正准备去跟爵爷请安哩……”

    “去去去,少给老子发。骚!

    记住了,回到府里还敢这么幺蛾子一样说话,老子让你去马圈打扫马粪蛋子去!

    都赶紧的,下船了!”

    ……

    “给三爷请安!”

    李万机为首的一票贾府仆人。齐齐的站在码头上,见贾环下船后,连忙上前跪地请安。

    “起来吧。”

    贾环点点头道,看了一圈后,对身边的韩家兄弟们道:“不对啊,奔哥、博哥还有风哥他们,怎么一个都没来?

    昨儿我就打发了付鼐回来送信儿,让他们都来迎接咱兄弟们,然后一起去东来顺给咱接风洗尘。

    怎么一个都没看见?

    付鼐,人呢?”

    跟韩大等人抱怨完后,贾环又朝李万机旁边的人群里看去。

    虽然只是玩笑话,但贾环确实没想到今天没人来接。

    说是去接风洗尘当然是个幌子,贾环主要是想让他们见识见识传说中的武宗……

    当然了,也不排除他想好好炫耀一下的心思。

    毕竟作为当年堂堂军方第一门,贾家后来居然沦落到连个家将都没了的地步,全在三十年前的北海战争中给折了。

    而牛家、温家和秦家却一门比一门兴盛,家中家将亲兵如云似雨,这让贾环很是“嫉妒”不已。

    如今好了,贾家不仅有了家将,而且还是堂堂的武宗!

    一个就能干翻他们全部……

    本来想好好震震他们,可如今媚眼儿抛给了瞎子看,太让他扫兴。

    付鼐就站在李万机身后,闻声后站出来,躬身道:“回三爷的话,昨日我已经将三爷今日回城的信儿传到了三家,也见到了三位小爷。”

    “那他们怎么说的?”

    贾环皱眉道。

    “环哥儿,先进城再说吧。”

    韩大在一旁劝道。

    贾环闻言点点头,正要开口说话,只见前方跑来一人,还是贾环认识之人,正是镇国公牛府的二门管家陈生,曾经负责牛家城南外的老庄子。

    “老陈,你家那个丑鬼呢?怎么没来?”

    贾环怒视着陈生,道。

    陈生苦笑了声,道:“三爷,大爷让奴才给三爷带个话儿,提前说明,这话不是我说的。”

    “什么话?”

    贾环觑着眼看他,显然知道不会是什么好话。

    陈生赔笑道:“大爷说,今儿是好汉庄本月的决赛日,他要去狠狠的捶义武侯府的世子方冲,没功夫来接三爷您。还有。奋武侯府的温世子也是如此,他要对战镇海侯府世子李武,武威侯世子要对战镇国将军府的大公子赢昌,都没功夫来。

    还有……还有……”

    贾环闻言本已“怒气冲冲”。骂着这一群“没情义的”,再一看陈生还有后话没说完,而且看样子更不好听,便更怒了,喝道:“还有什么?快说!”

    陈生苦笑道:“大爷还说。说三爷真是没文化。

    谁听说过钦差回京后不先去宫里交差还旨,就要直接去酒楼潇洒的?

    还说这就是三爷以前说过的,磕脑残片磕多了的后果,嘿嘿嘿!”

    “去去去,快滚!你家牛奔才是磕脑残片磕多了!滚!”

    恼羞成怒的贾环,赤红着脸,连打带骂的将陈生打跑了。

    等陈生走后,贾环回头看向表情无辜的韩家兄弟,道:“你们……”

    韩三哈哈大笑道:“环哥儿,谁知道你打发人去给他们报信儿了?再说了。钦差回京后先不能回家,得先去宫里交差还旨,这本是常识,我们哪知道你居然会不知!”

    “行了行了行了!”

    贾环厚着脸皮道:“不过是想戏耍于他们罢了,你们当我真不知道吗……

    咳咳!废话不多说了,劳烦三位哥哥护送着家眷先回府。

    唔,林姐姐的轿子并诸多苏扬土产都送去西边儿,其他的人带回咱们府里。

    就这样吧,我先进宫去了。

    帖木儿,备马!”

    在众人鄙视的目光中。贾环着实待不下去了,匆匆交待了番后,就让帖木儿将马匹牵出,翻身上马。头也不回的跑了。

    韩家三兄弟等人见状,忍不住摇头笑出声来。

    不过,大概也只有韩家三兄弟才能知道一些贾环如此高兴的缘由。

    或许不是全部,但一定有一部分。

    那就是,贾敬终于死了。

    除却他不能继续再挥霍银子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从今而后。宁国府才算是真正属于贾环了。

    而在此之前,贾环虽然名义上属于宁国府主人,但宁国府还有一个更名正言顺的主人,那就是贾敬。

    如果贾敬愿意,他甚至有收回贾环爵位的能力。

    还有贩宁国府财产的权利……

    但自他死之后,宁国府再也没有人有资格对贾环指手画脚了。

    贾环的银库,也可以放心的与宁国府银库合二为一。

    ……

    “大师兄,你怎么没跟三爷讲那事,他回来后,会不会生气?”

    等众人再次启程后,落在后面照顾众人的李万机一行人中,胡老八悄声对李万机说道。

    李万机脸上的难为之色一闪而没,摇头道:“这事才发生,我们也没机会去给三爷报信儿。再说……刚才也没有机会说这些。等等吧,唉,那边儿的人也真是糊涂了,居然能做出这事来。”

    胡老八闻言冷笑一声,道:“还不是那位二爷,我看他是真想当一个正儿八经的真国舅,现在这个,毕竟还隔着一层哩……”

    “行了,不要多话。这些事也是我们能说的?总没他好果子就是了。看仔细一点,别落下东西,回府!”

    ……

    龙首宫,暖心阁。

    “起来吧。”

    赢玄瞥了眼梁九功收回的金牌,放下手中的狼毫小楷笔,看着贾环身上的蟒袍,淡淡的道。

    贾环身上自然不会再是一身孝服,理论上,别说孝服,就是正在热孝的人都不允许入宫。

    贾环因为身份特殊,又有金牌在身,才入得宫来。

    谢过皇恩后,贾环站了起来,笑呵呵的看向赢玄。

    赢玄目光平和的上下打量了番贾环后,点点头,道:“孙嬷嬷身体可还好?”

    孙嬷嬷,说的就是奉圣夫人。

    贾环笑道:“奉圣夫人身体十分康健,每日里和孙子孙女们说笑玩耍,清闲自在。”

    赢玄闻言,神色柔和了些,道:“嬷嬷上了年纪了,清闲点好,清闲点好啊……”

    自言了两句后,目光重新落在了贾环脸上,道:“难为你这点子年纪,就当了回这等难差,做的还不差。”

    听了赢玄的表扬后,贾环的嘴顿时咧到了耳根,露出一口白牙,笑的一脸阳光。

    一旁处,梁九功见之也无声的笑了起来,摇了摇头。

    “哼”了声,赢玄似有些看不惯道:“你别得意,你在扬州的事朕都知道,虽说做的不差,但也没多出彩。若非嬷嬷送了一个天大的厚礼给你,你以为你现在能站在朕的面前?”

    贾环嘿嘿笑道:“太上皇圣明,小子也是这么深刻的自我认识的,已经在心里反省了好几回了。”

    赢玄细眉轻挑,道:“哦?那你就给朕说说,你是怎么反省的。”

    贾环闻言,干笑了两声,道:“就是没动什么脑子,仗着奉圣夫人相送的远叔,就胡打胡闹,凑巧做成了事。要是没有奉圣夫人的馈赠,小子现在说不定都还在扬州巡盐衙门里窝着呢。”

    赢玄闻言,暗自点头,不过,面色却愈发严厉起来,训道:“你能明白这点最好,记住,不要以为有朕着,就可以无法无天。真惹出大乱子来,你以为朕下不去手打你的板子吗?”

    贾环大感冤枉,道:“太上皇,小子在扬州老实的很,哪有无法无天过?”

    一旁处,梁九功听了这话都倒吸了口冷气,有些担忧的看向赢玄。

    果然,赢玄闻言后,本就狭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声音清冷道:“还敢狡辩!朕问你,那个董明月是怎么回事?”

    贾环闻言,顿时打了一个激灵,脸色一白,跪倒在地不吭声了。

    “哼!说话啊!你不是很能说吗?”

    赢玄怒气暗生,训斥道:“小小年纪,就如命。

    在府里养了一个北城贱婢也就罢了,朕给你一次机会。

    可你不仅不知收敛,还变本加厉,居然勾上了反教贼女。

    仗着朕的爱,却反过头来践踏朕的规矩,你这不是无法无天是什么?

    若非看你最后将那贼女赶走之故,此刻你就该在天牢里待着了。

    混账东西,彼时,你又将杏儿置于何地?”

    说罢,赢玄看都不看跪在那里怔怔发愣的贾环,一甩龙袖,转身离去了。

    “唉,起来吧。”

    梁九功弯腰伸手将贾环扶起来,替他整理了下起皱的袍服后,语重心长道:“环哥儿啊,记住,能得太上皇的教训,是你的福气。

    多少龙子龙孙想要这样的教训都不可得呢,这说明太上皇心里器重你,对你赋予了厚望,别钻了牛角尖啊。

    你也算是咱家看着长起来的孩子,是个好孩子。

    咱家就多嘴再说一句:记住了,心里一定要有敬畏,对皇家的敬畏,尤其是对皇权的敬畏。

    这是一条死线,绝不可碰触。

    以你家二公的勋劳,再加上你又入了太上皇的眼,只要不触碰这点,凡事都好说。

    否则的话……

    你记住了吗?”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