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九十六章 神京在望
    “是付鼐……停船靠岸。”

    贾环面无表情道。

    看着付鼐身上的那一身白孝,贾环心中差不多也就猜到出了何事。

    不止是他,连韩家三兄弟心里大概也都有了谱。

    玄真观的那位,到底把自己给造死了……

    福船缓缓靠岸,付鼐一脸沧桑的上了船,一身白孝已经成了灰色,风尘仆仆。

    看到贾环后,付鼐跪倒在地,行大礼,而后沉声道:“三爷,本月初九,老爷在玄真观内升仙。

    大奶奶吩咐人将那群道士都锁了,交由顺天府衙门看管,然后就让奴才前来扬州给三爷报丧。

    去了扬州府后,奴才才得知……”

    “行了,什么毛病,还奴才个没完了,起来说人话。”

    贾环听着这奴才来奴才去的话只觉得反胃,不耐烦道。

    付鼐呵呵一笑,起身后跟韩家三兄弟点点头,而后对贾环道:“三爷,老爷终于死了。”

    “嘎!”

    一旁的刘舵闻言,差点没把他剩下的那颗眼睛给瞪爆掉。

    嘛玩意儿?

    终于死了……

    “知道了……家里怎么样?”

    贾环轻描淡写的略过贾敬之死,问道。

    一旁韩大微微叹息了声,而后转身离去。

    付鼐瞥了眼,而后对贾环道:“家里一切都好,里头由大奶奶掌总,外头由李万机大管家管着。

    镇国公府的牛小伯爷,奋武侯府的温小伯爷还有武威侯府的秦小侯爷都来过几次,让李管家有事就派人去告诉他们。我出门时,三位爷正好赶到宁国府。

    西边儿的也都还好,临出府时,西边儿里面的婆子替四小姐送了一个小包袱出来,让我捎给三爷。”

    说着,付鼐从身后解下一个行囊,打开后。从里面取出一素花儿小布包,递给了贾环。

    贾环接过布包后,没有急着打开,身后韩大又从船舱走出。手里多了件白布麻衣,这是大孝之服。

    此刻贾环身上虽然也是白衣,可却只是细棉帛衣,只腰间扎了条粗布白条,算是给林如海带的小孝。

    因为那时贾敬并未死。家中有尊长在世,他也不好穿大孝服。

    但现在贾敬死了,贾环作为贾敬的承嗣人,再穿一身细棉帛衣,传出去就会被人说嘴了。

    他虽不在乎这些,但作为兄长,韩大不能不替他考虑这些。

    韩让接过贾环手中的小布包,让他换上了孝服。

    贾环换好后,看着付鼐一脸的疲惫,道:“赶那么急作甚?再赶也赶不上老头子的出殡。关中下了大雪。你就这么骑马出来的?”

    付鼐呵呵一笑,道:“西府二老爷说,虽然三爷您赶不回去,但该有的规矩还是不能少,所以我想早点赶到才好。

    都中下的雪还行,官道上每天车马人踩压不停,虽然不大好走,不过好歹还没封路,控马技艺高一点的话就没甚问题。”

    贾环点头笑了笑,回头对闻讯赶来的纳兰森若道:“你去领着付鼐到二楼挑间客房。让人准备一些热水,让他洗个热水澡。再备一些肉食……”

    付鼐闻言,神色动容,连忙道:“不用不用。劳烦三爷操心了,只是府上正在热孝中,哪里敢吃肉!”

    贾环瞪了他一眼,道:“哪那么多废话?这些规矩等回去再守吧。行了,去吧。”

    付鼐无法,见贾环脸色不是很好。就跟着纳兰森若下去了。

    一旁的刘舵也不敢多听高层谈话,带着满脑子的浆糊悄悄退下了。

    心中无声的腹诽感叹着:难怪都说豪门无情,果然是无情啊。

    “环哥儿,等到了苏州,将林大人安葬后,咱们就赶紧启程回京吧。在外耽搁的时间太久了,对你的名声不好。没事时倒也罢了,一旦有个风吹草动,甚至还会有御史拿这事聒噪。”

    待外人离去后,韩大沉声道。

    韩让和韩三也点头称是。

    贾环“嗯”了声,道:“就按大哥说的办,我们……”

    忽地,贾环顿住了口,猛然回首,望向岸边。

    福船已经缓缓行驶在河中心的航道上,然而在河岸边的一处坡地上,不知何时,一道清影孑然而立。

    明若初雪,清丽无双。

    虽然间隔着漫天飞雪,但两人的目光似乎却能毫无阻碍的相融于一。

    只一眼,就痴痴的对望在了一起。

    这一眼,千山暮雪。

    这一眼,月满拦江。

    ……

    苏州之行,波澜不惊。

    虽然林氏族人对贾环甚至对林黛玉都不怎么抱有好感,尤其是在扬州被贾环打折骨头赶回苏州的那一房林家人,心中深恨贾环。

    可他们的仇恨大概永远都只能埋在心里,甚至在见到贾环的时候,还不得不赔着笑脸。

    因为贾环身边不仅有苏州府的知府大老爷相陪,还有林家大本营所在地,吴县的县太爷。

    而这两位足以掌控林家生死的父母官老爷,在陪同贾环走路时,都只能落后贾环半步而行……

    在这种情况下,林家人只要没有嗑脑残片,就绝不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所以,在林如海下葬祖坟三日后,贾环携带着林黛玉,启程回京。

    “环儿,你都看了很多遍了,怎地还看不够?”

    林黛玉穿着一身白孝,杏眼微微红肿,但情绪看起来已经恢复了过来。

    福船三楼贾环的房间内,她嗔视着贾环道。

    贾环亦是一身白孝,懒散的躺在榻上,头下枕着被子和枕头,手里却捧着一副画布,嘴角含笑的细细欣赏着。

    不大的一张画布上,却画着一副夜空图。

    夜空下方,是一个不大的小院儿,院子里,一个不大的男孩子,抱着一个更小些的小女孩儿。

    两人的嘴巴都画的大大的。笑的很灿烂。

    画布的右上角,还有一行眉批,娟秀的小字写道: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三哥。天上的眼睛眨啊眨。三哥的心儿鲁冰花……

    “嘿嘿嘿!”

    贾环居然无视了林美人的娇嗔,自得自乐的发出了一阵傻笑声。

    “环儿!!”

    林黛玉薄怒起来,跺脚叫道。

    “啊……啊?哟,林姐姐!咦,林姐姐。你发现没?咱俩穿的像是情侣装耶……”

    贾环看了看林黛玉身上的白衣,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叫道。

    林黛玉闻言,一张俏脸气的通红,左右瞧了瞧,在榻边儿上发现了一根野鸭子毛掸子,她摘下掸子后,抄在手里,而后就朝在那里哈哈大笑的贾环身上招呼去。

    “我让你情侣装,我让你情侣装……”

    “哈哈哈!”

    “哎呀。你干什么,你……唔!”

    ……

    紫鹃进房时,感觉气氛有些怪怪的。

    贾环不停的扇呼着耳朵,耳朵……红的跟猴儿耳朵一般,神色一脸的愤懑委屈。

    不过紫鹃还是能从他伪装的眼神里,发现一丝窃喜……

    而林黛玉,则是俏脸绯红,双眼水汪汪的坐在一旁,嗔视着贾老三。

    但是眼中的情意,却是连作为旁观者的紫鹃。都能感到绵绵如玉。

    看看贾老三这个鳖孙弯起的嘴角吧,心里指不定多得意呢。

    一定是他方才又欺负姑娘了!

    念及此,再一想到之前在贾环房中看到的那几张纸,紫鹃就觉得心中之火在往上蹿。

    可是蹿到了嗓子眼儿。这火又熄灭了。

    那件事,毕竟与贾环无相干。

    而且,且不说如今的林黛玉多么喜欢贾环,只单考虑她如今的处境,除了贾环以外,她还能依靠得了谁呢?

    在荣国府里。王夫人不喜欢林黛玉的娘亲贾敏,也牵连着不喜欢林黛玉,几乎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无人不知的。

    大家只是忌于贾母尚在,不好明说罢了。

    如今虽有贾母呵护着,但相比于林黛玉,贾母心中其实更看重贾宝玉。

    而且贾母如今年岁愈发大了,还能再活几年都不晓得。

    一旦贾母去后,林黛玉该怎么办?

    唉!

    罢了,罢了,只要他能待姑娘好,这个秘密就当我从来没看过吧。

    紫鹃心里暗叹道。

    “呀!”

    回过神来,紫鹃就被眼前近在咫尺的一张脸给吓了一跳,她拍着胸脯,大口呼吸着,看着贾环嗔怒道:“三爷,你做什么?”

    贾环眨着眼睛,道:“我还想问你做什么呢?虽然都说,要想俏,一身孝。

    三爷我也能理解你的爱美之心,可你也总该懂得凡事要适可而止才是。

    你就睁着一双眼睛巴巴儿的仰慕着我,我也会害羞的好不好,你太过分了!”

    “呸!”

    紫鹃气的一张不算俊俏的脸涨的通红,尤其是在看到一旁林黛玉非但不帮她,居然还笑的“咯咯”的时,就愈发恼了。

    “行了行了,别害羞了,瞧你脸都红成什么样了?我不是都已经说了嘛,这爱美之人人皆有之,我不怪你就是了。

    只是有一点你一定要注意,要记得保密,千万不要走漏了风声,不然的话,我……呃……”

    贾环自吹自擂还未说完,嘴角就被一只纤白瘦手给揪住了,还往一边扯了扯。

    林黛玉眼中满是笑意,嘲笑道:“这脸皮愈发雄厚了,还要保密?就你这张黑脸,谁稀罕!”

    贾环洋洋自得道:“林噘噘啊!”

    虽然因为被扯着嘴角说话含糊不清,可林黛玉还是听出了他在说她。

    顿时不屑的啐了口,松开手道:“谁稀罕你了?”

    贾环可能脑子烧坏了,口不择言道:“不稀罕,那你刚才还亲……唔!”

    林黛玉俏脸红的如同滴血一般,一只手死死的捂住贾环的臭嘴,一只手拼命使劲在他身上乱敲,口齿不清道:“让你再说疯话,让你没脑子,让你再混说……”

    贾环可能也反应过来刚才的话不对,紧闭着眼睛,一脸悲壮的站在那儿,任打任骂!

    林黛玉打了一会儿后,可能觉得这般动作有些不妥,太过激了,会不会此地无银三百两?

    这才有些重的喘息着气,捋了捋耳际凌乱的发梢,转过头若无其事的对凌乱在风中的紫鹃道:“回房去把牌取来,咱们一起斗刁民!”

    紫鹃闻言后眨巴了下眼睛,而后木然转身离开,耳际晕红……

    等紫鹃身影刚消失在屋内,房门关上后,林黛玉一双小手又雨点般落到了贾环身上。

    “叫你乱说……”

    “叫你发昏……”

    “叫你口不择言……”

    “叫你……唔!”

    林黛玉的手在贾环身上敲的越来越无力,而后双肩垂下,一双纤白小手自然的搭在了贾环的腰间,最后,轻轻的环抱了起来……

    ……

    由于是冬日行舟,又要时时规避河道上的大块冰凌。

    所以贾环等人从都中下扬州时只用了十来天,可返程,却足足用了一个整月。

    这一个月的时间,众人倒也没有荒废。

    有乌远这个武宗级的大高手在,贾环等人怎会不知道好好利用一番。

    每日,贾环都会与韩家三兄弟轮番实战,而后接受乌远的指点。

    韩家三兄弟的定军倒也罢了,乌远只是轻轻的点点头,说了声不错。

    可贾环所习的《苦竹身法》和《白莲金身经》,却让乌远都侧目不已。

    更惊奇的是,其中更让乌远刮目相看一筹的,居然不是《白莲金身经》,而是《苦竹身法》。

    贾环并未藏着掖着,见众人感兴趣,便将《苦竹身法》的口诀讲了出来,甚至将天涯贡献出的《五行之道》中关于隐匿追踪的法子也一并说出。

    只可惜,无论是乌远还是韩家三兄弟,都听的满头雾水,完全无法理解贾环口中的“等差数列”、“等比数列”以及“微积分”和武功身法有什么关系。

    不过,对于身法的效果,众人却纷纷赞不绝口。

    用乌远的话来说,此功法虽然深奥玄涩,难以理解,但若能练到深处,其威力甚至可近于传说中的玄门之术。

    贾环闻言却是苦笑不已,他只练了个皮毛,就已经用到了微积分推演。

    再往下练,他前世在大学学到的那点大数知识,完全不够用。

    而且多深才算深?

    每当贾环在推演上前进了一点,就会发现前方的空白更大更广阔。

    完全看不到尽头。

    所以,他索性也就不心急了,一点点的推演练习就好。

    然而,只凭借那么一点点成绩,若是不用兵器的话,再配合《白莲金身经》的锻体效果,贾环已经能够单独扛着韩家三兄弟的围攻了。

    而经过了扬州之役,在围杀过一个六品高手和一个超品武宗后,贾环和韩家三兄弟对“劲”的感悟深刻了许多,又经乌远几番隐晦点拨后,四人先后都突破到了五品高手的境界。

    可以说,是这一次扬州之行最大的收获。

    而前方,神京城已然遥遥在望中。

    ……

    (未完待续。)

    ps:  咳咳,本书的尺度大概就是这样了,期盼写肉戏的书友们只能靠乃们经验丰富的想象力了。

    另外,这个时候我应该已经坐上大巴出发了。

    有票票的书友帮忙投张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