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拦截
    林如海终究还是去了,走时没有带走太多的遗憾。¥f,

    林黛玉哭昏过去好几次,贾环一直陪在身边,寸步不离。

    没办法,他若不在,林黛玉连口水都不肯喝……

    贾环脱不开身,所以林如海的后事,多由来时带来的几个荣国府老人在处理,还有韩家三兄弟也都在帮忙。

    扬州方面事务则多由金三斤大力相助,和尚、道士、尼姑三套班子一套不缺,连喇嘛都弄来了一套……

    而这几天,扬州盐政衙门的衙役们则四处出动,根据金三斤提供的消息,严查私盐盐库,并着实下狠手打击了一番聚集在扬州的私盐贩子,让某些人肉痛的不要不要的……

    被查没的那些盐货倒也罢了,盐工们多赶几次海晒晒煮煮也就出来了。

    可那些聚集在扬州,负责往大秦各地走私私盐的大盐贩子们被抓被杀,才真正让大盐商们感到了肉痛。

    虽然这个时代还没有渠道为王的说法,可实际上的影响是已经存在了的。

    盐政衙门打掉了这些大户私盐贩,对扬州盐商的利益打击非常沉重,影响还颇为深远。

    因为这样一来,沉重打击了他们的出货渠道,而这些渠道又不是短期内能够建立起来的。

    不过,倒霉的都是其他盐商手下的私盐贩子,金家手下的盐贩子不仅没有被抓,还趁机扩大了许多地盘。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金三斤割肉掏出的五十万两银子,用不了一年他就能赚回来。

    当然,前提是他能抗的住其他盐商的惨烈反扑……

    不过,这些就是金三斤的事了,与贾环无关。

    林如海的头七过后,贾环便带着林黛玉一起,乘船护送林如海的棺栋去苏州下葬。

    在贾环贴心的呵护关怀中,林黛玉虽然依旧悲痛万分,但也已经渐渐开始从丧父的悲影中走出来。

    福船之上。贾环站在三楼自己的房间内,临窗而立,眺望着大雪中的河景。

    但若有人细看他,就会发现他眼神并未聚焦。不知在想些什么……

    “环儿?”

    身披一件白裘的林黛玉悄然站在了贾环身后,身姿婀娜,轻声唤道。

    “嗯?”

    贾环回过神,转头看去,被林黛玉的妆扮给惊艳了下。他伸手替她轻轻紧了紧领口,又随手关上窗户,柔声微笑道:“睡醒了?林姐姐穿这一身真好看。”

    林黛玉闻言,轻轻的嗔了他一眼,微哑着嗓音道:“瞧我的眼睛……哪里还好看?”

    她的眼睛一直都在红肿着,哭的。

    贾环微笑道:“那也好看,病若西子嘛。”

    “乱说。”

    虽然面上无笑容,可声音里,已经多了一分笑意。

    贾环不反驳,只微笑的看着她。目光轻柔。

    在他的注视下,林黛玉苍白的俏脸上缓缓多了一分朱色,明眸低垂,长长的睫毛眨了又眨。

    很美。

    忽地,她抬起眼帘,冬泉般的眸眼回视着贾环,轻轻的咬了下唇角,而后轻启朱唇,她轻声道:“环儿,你去将明月姑娘接回来吧……”

    贾环闻言一怔。眼中闪过一抹茫然,看着林黛玉道:“什么?”

    林黛玉没有再重复,只是用她那双灵气溢然的眼睛静静的看着贾环。

    贾环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竟然有些心虚的感觉。他干笑了两声,道:“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林黛玉目光柔和了些,不再似方才那样能看到人心底般的凛冽,她轻声道:“因为我不愿每天都看环儿你这样寂寥,虽然你脸上也带着笑容,可我总觉得。你心里其实并不高兴。

    我虽然……我虽然很恨那些邪魔歪教的人害死了我娘亲和弟弟。

    可是,毕竟不是她下的手,对不对?

    而且,那些害人的凶手都被环儿你除去了,也算是为我报了仇。

    她也受了那么重的伤,她爹也……

    总之,我不恨她了,你去接她回来吧。”

    看着这般委屈自己的林黛玉,贾环感动的眼泪都差点下来了,他将她揽入怀里,紧紧的抱着。

    用下巴不断摩挲着她的秀发,嗅着她青丝间的芬芳。

    “好不好吗?”

    林黛玉怕他将她的发髻弄乱,悄悄的挣脱出来,看着贾环道。

    她能看得出,贾环此刻脸上的笑容,是真实的,是发自心底和肺腑的,她也很高兴,便继续追问道。

    贾环轻轻环抱着她两个消瘦的肩头,柔声道:“短时间内怕是不成了……”

    “为什么?”

    眷烟眉蹙起,林黛玉问道。

    贾环苦笑了声,道:“虽然我本意并非是赶她走,只是让她暂时离开一些日子。可在她看来,我就是在赶她走。

    你想啊,白莲教基本上全灭,她也算是家婆人亡了。

    再加上……再加上脸上又刚受了伤,还没好,我就……

    她心里岂能没有怨气?

    我现在怕是都难找到她了。”

    林黛玉原本以为她是世上最可怜的人,可是听了贾环这么一说,同情的眼圈都红了。

    太惨了!

    “你的本事那么大,就不能用心去找找?她一个姑娘家,还刚破了相,心里指不定多痛苦呢。你……你就忍心将她赶出门?

    环儿,你……你好狠的心!”

    林黛玉眼泪都掉下来了,不满的看着贾环。

    贾环苦笑了声,摇摇头,道:“不这样做,我过不了自己心里的关,也无法面对林姐姐你。”

    林黛玉闻言,顿时怔住了。

    心里在这一刹那间,感动莫名。

    她是知道贾环有多喜欢董明月的,也知道董明月曾经救过贾环,更知道,董明月绝美的容貌并不输于她,而且,她还是武功高强的女侠!

    可是,贾环居然为了不惹她伤心难过。就将“无辜”的董明月赶走!

    尽管心里有些责备贾环的冷血无情,可是,百般情绪,最终还是化为了最刻骨的甜蜜。

    “环儿……”

    这大概是林黛玉第一次主动拥抱贾环。

    贾环微笑着反手搂住林黛玉。眼中却闪过一抹愧色……

    ……

    “怎么回事?”

    感觉福船缓缓减速停下后,贾环并韩家三兄弟走上甲板,皱眉看向刘舵问道。

    刘舵沉声道:“爵爷,前方有水军的船只拦住了航路,并发旗讯。让我们停船。”

    贾环等人放眼望去,只见对面江面上果然有两艘挂着水军旗帜的官船,就那样大大咧咧的横在江面上,拦住了主航道。

    众人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嚣张。

    古运河北至涿郡(燕京),南至江都苏杭,东至淮河以东,西通八百里秦关。

    其运输作用和地位,都无需赘言,几乎可称之为大秦内河之生命线。

    何人敢如此放肆。于运河河面上横舟阻断?

    尤其是,贾环等人乘坐之船是福船,福船乃战船。

    这是要造反吗?

    “做好战斗准备,不给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就……”

    贾环沉着脸命令道,不过话没说完他就自己止住了。

    看到对面的来人,他就明白过来,为何对方会有如此勇气,敢横舟阻断运河拦人。

    不过想来也是,在江南之地。大概也只有这家人能做出这种事来。

    他看到了甄頫。

    眯着眼上下打量了番这位翩翩公子,贾环哼哼的笑了两声。

    还不错,甄頫总算没有穿着一身红袍上船,不然的话。贾环当真要与他当场翻脸。

    甄頫从两船之间搭连的木板上走了过来,笑的满脸和煦,拱手问候道:“哈哈哈,老三,旬日不见,别来无恙耶?”

    贾环身着孝服。面色淡淡的看着他,微笑道:“原来是大兄,大兄不是身体欠安吗?怎么还能冒着风雪度舟?”

    林如海的丧事甄家只派了个管家草草拜祭了番,给贾环留的场面话就是,府里大爷身子不适,万望海涵。

    甄頫听到贾环的话后,面色上的笑容微微一滞,他身后跟着的数位或官或文人还有走在最后的武官们,听到贾环微微带有嘲讽语气的话后,都面色一惊。

    他们着实想不到,在江南地界儿上,还有人敢这样跟甄府大爷说话。

    多少年没见过的景儿了……

    更让他们惊讶的是,甄頫并未发怒后挥袖而去,而是只简单打了个哈哈,就揭了过去。

    这……

    江南地界儿,谁不知甄府大爷的规矩是出了名儿的大。

    据说,在金陵官场酒席上,金陵应天府知府都要等这位大爷入座后,才笑着落座。

    而且还传闻,甄頫与两江节度使,都是以平礼论交的。

    这是何等的气势?

    怎地今日会被人如此呛声还不发怒?

    当然,这些“随从们”的疑惑自然得不到甄頫的解释。

    他们也没得到船主人的欢迎,甚至连个像样儿的眼神都没有。

    看起来,福船主人的气派,并不在甄頫之下。

    在官场上厮混的人,多是人精。子,因此这些“随从”的官儿们在形势未清前,暂且压住了心中的愤懑和不满。

    连江南第一家出身的甄頫都没有动怒,他们还翻什么浪?

    这都是命!

    众人进了福船一楼大堂,看着明显军旅营地的陈设,上船的人不由都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般寒酸?不应该啊……

    “嘿呀,老三,唉,都是哥哥我的不是,大意了。早知你的座船如此简陋,为兄说什么也要送你一……”

    “大兄要送我一艘福船?”

    没等甄頫将话说完,贾环就“惊喜交加”道。

    “咳咳咳……”

    甄頫被呛住了。

    福船那可不是秦淮河上的画舫,精致点儿的楼船了不起也就是万把两银子。

    福船乃是战船,是要铺设龙骨的。

    而大秦造船的龙骨原木多来自于黑辽老林之木,可想而知其价格之昂贵。

    一艘精心打造的福船,其造价甚至高达近十万两银子。

    甄頫就是再大的手笔,也不可能一次送贾环十万两银子的礼物。

    他干咳了一阵后,又干笑了两声顺了顺气,道:“三弟说笑了,我其实是想赠送三弟一些古董摆设,妆饰一二……”

    ……

    (未完待续。)